刀纵天穹

二百零二章 再见谢轩

第一卷 第二百零二章 再见谢轩

云宗主的态度前倨后恭,倒是令谢尘颇感意外。

而且在谢尘的观察之中,云宗主面上并无半分尴尬与不安之色,便仿佛与自己第一次相见一般。

贵宾席位于距离二层平台最近之处,巨大的白玉座椅上铺着厚厚的白色兽皮,看起来舒适无比,座椅前的白玉桌案显然也比寻常坐席考究许多。而这种贵宾席,在整个大厅之中只有四个。

“云宗主,不知这其余三位贵宾我是否认识?”谢尘落座之后,淡淡问道。

云宗主一笑:“尊驾见谅,在下人微言轻此事却是不知。还请尊驾稍坐,在下暂且告退。”

谢尘点点头,从云宗主刚刚见到自己之时目露诧异之色看来,他的确应该不知道这四个贵宾都是什么人。他索性也不再多问,坐在座位上垂头沉思。

过了不久之后,大厅之中逐渐热闹起来。显然在广场上的灵师们也已经开始按照顺序陆续进场。

谢尘一瞥间,见到所有人的落座顺序,尽皆都是按照请柬的颜色而定。贵宾席之后乃是手持紫色请柬的灵宗强者,依次则是蓝色与青色。

直至千宗大会开始之前,偌大的厅中已然落座了四百多位斗灵大陆上的灵宗强者。

而来自四圣地和凤池城的强者,则只有寥寥二十余人。当这些人见谢尘独自坐在最前方的贵宾席位之后,不约而同的都是面现复杂之色,甚至有的人已经开始微微皱眉,隐隐露出了敌意。

“尊驾,请上座。”这时云宗主的声音再次响起,循着目光望去,一个长眉老叟正在云宗主的引领下直奔贵宾席位。

“呵呵,原来小友也来了。”长眉老叟对着微微欠身的谢尘一笑。坐在了谢尘的对面。

“兽祖老哥。”谢尘微笑着点点头,重新坐下。

在兽祖身后,沙驼王、炎兽王和青龟王以及一干魔兽强者陆续进入厅中。看来天宫对魔兽这一支力量,也极为重视。

“冰熊参见兽祖。”另一侧,早已落座的冰熊王见兽祖到来,赶忙站起身遥遥对着兽祖一拜,面色甚为尴尬。

兽祖扫了一眼冰熊王,面上古井无波,淡淡道:“雪域魔兽早已有了新主子,参拜就不必了。客气话留到日后你成为阶下囚时再说吧。”

“放肆!竟敢对我王无礼!”

冰熊王身边一名独臂人愤然起身,一双狼眼盯着兽祖朗声怒喝!此人正是被谢尘废去一臂的银狼,看起来他在回到雪域之后混的不错,如今已然能够坐在冰熊身侧了。

坐在另一侧的炎兽王等人见状,不禁同时心中大怒!“呼啦!”一声尽皆站起,若非此地乃是天宫重地,恐怕这些人立时便会让冰熊王和银狼等雪域魔兽血溅当场!

“罢了,跳梁小丑而已。”兽祖抖了抖长眉,扫了一眼炎兽王等人。忽然呵呵一笑。拿起案上的白玉茶杯,说道:“冰熊,你另拜他人为主,我自不会勉强。但你我间毕竟还有数百年之情。喝了这杯茶,你我日后战场相见,再也无需顾念旧情了。”

说话之间,兽祖手腕微微一动。白玉茶杯忽然化作一道流光,如闪电般射向冰熊王!

大厅中都不是庸手,兽祖这杯子的力道与速度虽然都很一般。但隐隐间周围空间却微微颤动宛若欲要碎裂一般!

显然兽祖在这一掷之中加注了空间之力,若是冰熊王接下这杯子,则至少会被空间之力震成重伤!若是不接下,兽祖恐怕会立即以冰熊王目中无人为由直接将其杀了!

如今的局势十分微妙,冰熊王虽然已经与天宫结盟,但兽祖乃是天宫的贵宾,立场未定之前天宫也不能随意得罪,至少不会在兽祖理由充分的情况下横加阻拦。

接还是不接?!刹那间,冰熊王面色变了又变。眼见着白玉茶杯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甚至他都能感觉到那隐隐的压迫之力!

“兽祖阁下何必杯茶断义?说不定二位将来或许还有把酒言欢的机会,我看这杯茶,就先免了吧。”

就在白玉茶杯即将飞到冰熊王身前之时,忽然一声轻笑从二层平台之上响起!紧接着,白玉茶杯忽然凌空一转,便仿佛被一根无形的线牵扯一般,倏然向着斜上方飞去。

与此同时,一名青袍玉带面目俊朗的中年男子,忽然出现在平台之上。谈笑间手掌一翻,将白玉茶杯持到手中,滴水未溅!

“参见校座大人!”

青袍男子刚刚出现,大厅之内所有天宫之人“呼啦”一下全部单膝跪地,齐声高呼。

而大陆上的诸多强者也是被这中年人的实力与威势震慑,纷纷起身见礼,大厅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中,唯有一人在目光望见这青袍男子身影之时,忽然微微一颤!随即便如同定格了一般,目光再也移不开半分。

校座?!父亲原本只是谢氏家族在乌石镇分支的族长而已,短短数年,一个大灵师竟然会成为黄道盟中统领六座神城的校座?!而且还是圣级高手!这怎么可能?!

在大厅中所有人或是起身见礼或是跪地参拜的情况下,坐在前排贵宾席上一动不动的谢尘无疑极为显眼。

但谢轩的目光只是在谢尘的身上稍作停留,便转而淡淡对众人笑道:“承蒙诸位豪杰远道而来共赴盛会,谢轩便以茶代酒,先略表谢意了。”

说着,谢轩双手托起手中茶杯笑着一饮而尽。

饮罢之后,谢轩这才转向兽祖,微笑道:“兽祖阁下,谢轩未经同意便借花献佛,还请见谅。”

兽祖呵呵一笑,捻须道:“区区盏茶而已,校座大人何必客气?能得阁下礼待,才是老朽之幸啊。”

谢轩闻言微微点了点头,目光环视厅中,朗声道:“今日请诸位到此。一则是为了与斗灵大陆之上的英雄豪杰把酒言欢。二则么,便是还有一件事欲要向诸位宣布,还请诸位稍候片刻。”

说罢,谢轩再次抱拳一笑,转身飘然离去,至始至终再也没看谢尘一眼。

“小兄弟,你可是早就识得这位校座大人?”

就在谢轩离开,大厅中众人纷纷低声议论之时,兽祖忽然目光一转,望着谢尘传音说道。

“哦?”谢尘从失神中刹那清醒。目光与兽祖相对,端起茶杯一边喝茶一边传音回道:“兽祖老哥看出来了么?”

“呵呵,老朽虽不才,但也虚渡了数千年岁月。适才这校座大人的目光只在老朽与你的身上停留,想必小兄弟与他有些渊源吧。”

谢尘沉吟了一下,忽然脸上浮现出了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情,淡淡传音道:“老哥说的不错,这校座大人正是家父。”

什么?!虽只是隔空传音,但兽祖却是如遭雷击般猛的一震!天宫校座竟然是谢尘的父亲?!执掌六座神城。挥手间便能荡平一座大陆的圣级强者?!那谢尘又是什么来头?难道他并不是传说中天罗国谢家分支的子弟?而原本就是天外天宫之人?!若真是这样,这玩笑可开大了!

“老哥莫怪,其实在下也是刚刚才知道此事。”谢尘见素来淡定的兽祖神色变幻,不禁微微一笑。传音说道。

兽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长眉抖了抖,举起手中的茶杯遥遥向着谢尘举了举,“老朽虽不知其中原委。但却相信小兄弟的为人。无论小兄弟站在哪一方,老朽都会鼎力相助。”

谢尘无声一笑,同样举起茶杯一饮而尽。但同时。他心中也是苦笑了一下。在兽祖看来,自己身怀诸多秘密必定所图非小。可只有自己才明白,其实自己如今进退维谷!

谢尘无比确定,刚刚当着所有人的面施展绝技震慑群雄的,绝对是父亲谢轩。但此次相见,除了再次见到父亲的激动之外,谢尘还隐隐间察觉到了父亲的变化!

这种变化并非是修为和身份,而是那种只有至亲之人才能感觉到的,一种极为微妙的不同!

正如当初谢拓所说,父亲一如既往般淡然的眉宇间仿佛多了些什么。而多的这些东西,正是谢尘迷惑的根源。

在统一了南方六国之后,谢尘曾悄悄的回到过乌石镇。在那里,他发现了一件十分奇怪的事情。

乌石镇的后山脚下是家族的墓园,可在墓园之中,母亲的坟已经消失不见!

谢尘依稀的记得,父亲每年必到的地方便是这里。无论自己或者家族中发生了什么事,谢轩都会来到坟前与母亲述说分享。有的时候甚至会喝点酒,大笑或者大哭一场。

但如今,母亲的坟墓早已不见踪影,便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那时,谢尘便已经隐隐有了些猜测,继而他又去了魔兽山脉,谢拓父母陨落之处。

一座墓碑静静的矗立在深山之中,无数啸月狼的骸骨洒落其间,浓重的戾气使得周围数里没有魔兽敢于靠近。

谢尘在镌刻着“先兄谢致远”的墓碑之前静立良久。那是父亲的字迹,便如同他的人一般,潇洒俊逸。显然父亲曾经来过,并亲手为二伯谢致远立碑祭奠!

二伯的墓碑竖起,母亲的坟墓消失。再联想到当初,大伯谢致山在临死之前所说的那番话,答案几乎已经呼之欲出!

而今再次见到了父亲,在感觉到父亲眉宇间多出的那一抹欣然与幸福之后。谢尘不禁砰然心动!

“尘哥!你果然在这里!”就在谢尘沉吟之时,尖锐的声音忽然在一旁响起。

谢尘目光一转,目光却是被一张充满肉感的大脸完全遮挡,唯一能看清的便是堆在两道弯眉之下的两座小肉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