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一十七章 五行战阵

二百一十七章 五行战阵

天外灵宝?!刀疤眼角抽了抽,瞬间便认出谢尘所祭出的两件东西乃是天外灵宝!

一个灵宗级别的小家伙竟然拥有两件天外灵宝和名噪一时的雷罚城,这简直就是暴敛天物嘛!

想到这里,刀疤的眼中不禁泛起贪婪之色。抬手一招一柄短斧已经出现在手中!

“兄弟们,灭了他们!”

“杀!”得到首领的命令,刀疤魔军同声咆哮,如同潮水般冲向谢尘与兄弟盟众人!

谢尘嘴角微微一掀,长刀一指,“杀!”

“嗡!”暗金色的光芒被谢尘一划而出!刀主空间裂开之际,一道道人形火焰呼啸着跃出!

“噼啪!”夹杂着细碎电流的紫色雾气开始向四周扩散,所有被雾气笼罩的刀疤魔军尽皆身子一颤,全身麻痹!

地面上细如发丝的猩红色草叶翻卷而起,瞬间便缠住一个个魔军的身体。一片哀声惨嚎中,这些魔军挣扎着被淹没在猩红色汪洋之中!

“杀!”玉长风手中血色弯刀猛然一划!血色光芒迸现的同时,周围空间瞬间开始一阵剧烈震荡!

融合了西天赤金之后,玉长风不但本命灵由长刀化作了弯刀,而且在灵宗阶段便可以震荡周围的区域空间!

在这片震荡的空间之中,所有敌人的战力尽皆被大幅削弱!

“杀!”空空呲牙一笑,一阵雾气涌动之下整个人已经消失在了原地。接下来,便是有无数刚刚冲上主城废墟的魔军莫名其妙的头颅碎裂,倒地身亡!

“唳!”凤七早已化身为巨大的千幻火鸟!双翼展开之下,道道如刀锋般的火焰之力迸射而出!一时间便是巅峰宗级强者也很难近身!

几人超凡的战力,再加上两件天外灵宝和七十多人形火焰的冲击。顷刻之间刀疤魔城上已经化作了杀戮炼狱!

纵是刀疤魔军的人数仍旧占据优势,但在如猛虎下山般的兄弟盟众人冲杀之下,这仅有的数量优势也将荡然无存!

只不过无论是谢尘还是刀疤。都并没有去过多的去关注战场上的形式。他们比任何人都清楚,短兵相接之时拼的是巅峰战力!

短斧在阳光之下反射出点点寒芒,刀疤目光转动,望着谢尘身后的洪氏兄弟五人,冷笑道:“五个一级灵圣,一起来吧。”

说话之间刀疤的身子缓缓飘起,凌空虚踏着直奔主城上的兄弟盟大旗!他每一步下去,周围的空间都是微微一颤!三级灵圣的强悍实力,足以震慑四方!

“有把握么?”谢尘眼眉微微挑了挑,此刻他也感觉到了来自刀疤身上那强悍的气息!虽然在陈词的探查之中已经得知了刀疤是圣级。但却没想到竟然会是三级灵圣!

圣级强者,每提升一级都需要巨大的灵力来支撑,每一级的差距自然也是极大。正因为知道了这一点,谢尘才会如此问洪氏兄弟五人!

“城主放心,我们五人的合击之术岂会畏惧一个三级灵圣!”洪金微微躬身,语气中尽是自信。

说出此话的同时,洪氏兄弟五人同时向前踏步,同样凌空虚踏迎向刀疤!

“召灵,结阵!”洪金一声低吼。同时抬手一划一柄金色三股叉骤然浮现而出!

“刷!刷!刷!……”

同样的三股叉分别在其余兄弟四人手中召出,除了颜色与气息不同之外,兄弟五人的本命灵竟然一模一样!

五行战阵?刀疤圣尊的眼角不禁抽了抽。在混沌中闯荡了这么多年,他的见识自然不弱!洪氏五兄弟一出手他便猛然想到了一种传说中威力不小的战阵!

“你们三个还在等什么?难道想让我一个人出战吗?!”在感觉到来自洪氏兄弟五人的压力之后。刀疤不禁身子一凝,对麾下的另外三名圣级强者喝道。

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立即纷纷召唤出本命灵腾空而起,站在了刀疤的身后!如今是刀疤魔军生死存亡的时刻。他们自然不愿见到自己所在的魔军覆灭!

四个?洪金的眼睛微微一眯,其余三人虽然修为不及刀疤,却也是两个一级灵圣和一个二级灵圣!若是以寻常经验判断。洪氏兄弟并无丝毫胜算!

但便是四人又如何?我们洪氏兄弟早在千年之前便已独抗过千军万马!随着洪金的一声低吼,兄弟五人同时出手!

“五行战阵!”

“轰!”洪土手中三股叉向上一划,一道土墙随即凭空浮现!而下一刻洪木和洪水二人却是忽然身子同时一幻,融入土墙之中!

“刷!刷!”随着土墙的飞速前行,一青一蓝两柄三股叉瞬间从土墙中冲出,继而分别化为数十柄,向着刀疤破空而至!

近百柄三股叉,每一柄之上都蕴含着圣级强者引以为傲的空间之力!片刻之间,便将刀疤的所有退路完全封死!

“雕虫小技!给我开!”刀疤冷笑一声,手中金色短斧忽然划出了一个半圆!随后身躯猛地一转!

“轰隆隆!”土崩、瓦解!烟尘爆散之中,洪木与洪水二人同时飞身暴退!而洪土却是不断的拍出一道道的土黄色光芒帮助二人化解刀疤的这一斧之力!

“受死!”洪氏兄弟的攻击并未结束!洪水和洪木倒退之际,洪金与洪火二人却是一左一右夹攻而至!

此刻正是刀疤一斧劈出,灵力尚未补充之时,面对两名圣级强者的进攻一时间无法抵挡!

“保护城主!”就在这时,刀疤身后的三人却是同时一动挡在了刀疤身前!就在洪金、洪火冲来之际,三人各自催动着本命灵齐齐出手!

“轰!”道道空间波动的涟漪四面扩散,双方灵力所碰撞之处的空间更是布满了狰狞可怖的裂痕!

硬憾一记之后,刀疤魔军三人同时被震得后退数米!而洪水与洪木二人却又翻身而上!

“轰!轰!轰!”

接连不断的轰鸣之声从半空中响起,洪氏兄弟五人便如同是一架水车一般,你你方唱罢我登场,不断的发出一道道狂猛的攻击!

而刀疤和三名圣级手下,在这种似乎无穷无尽的攻击之下。纵然实力高出对手但却被逼得节节败退,眼看便要退到刀疤魔城的边缘!

“好阵法!”就在这时,长空中一道流光划过,却是陈词驾驭着鎏金撵破空而至!跟在鎏金撵旁的,还有四头宗级魔兽。

这一次,陈词利用大阵幻化出雷罚城的虚影。在进入混沌气流的刹那间,便已经与真正的雷罚城互换了位置。

其实刀疤魔军后来所跟踪的雷罚城便只是一个幻影而已,真正的雷罚城却是悄然隐没在蒙蒙的混沌气流之中,只待刀疤魔城疏于防范之际突然攻击!

“辛苦了,参战还是休息。你自己决定。”见陈词来到身边,谢尘微微一笑。

走下鎏金撵,陈词先是对谢尘一笑,随后双眼放光的望着九名圣级强者的战斗,不禁赞不绝口。

“五行之力相生相克,互相轮转生生不息。而恰恰这洪氏兄弟五人又是一奶同胞,心意相通……老大,这阵法也是傲雷君主所创的么?”

谢尘笑道:“按照洪金所说,此阵并非是傲雷所创。而是傲雷手下一名姓陈的强者根据五行属性的特点创造并教给他们五个的。”

“姓陈……”陈词心中一动,随即点头道:“我记得圣旗老祖曾经说过,我族祖先便是斗灵帝国中的重臣,想必这阵法便是先祖所创!”

一想到这。陈词的目光更是灼热无比。虽然并没有见过家族的先祖,但此刻能见到先祖所创造的阵法,也令他兴奋不已。

“妙,实在是妙!原来五行之中竟然还有这么多的变化!先祖果然是一代人杰!”紧盯着洪氏兄弟五人的变幻。陈词不时击节赞叹。

谢尘见陈词竟然对阵法如此痴迷,不禁轻轻一笑,道:“你若喜欢。回头尽可以让他们五人给你讲讲其中的道理……”

“那倒不必。”陈词忽然摇了摇头,正色道:“每个阵主的阵法都有自己的特点,我观阵只是为了破阵,我不想受先祖的影响,而且早晚有一天我在阵法上的造诣一定要超越他!”

“哦?”谢尘诧异的挑了挑眉毛,看着陈词无比认真的表情,不禁暗暗点了点头。

转头再看战场,刀疤和他的三个手下已经被洪氏兄弟五人逼得退无可退,纷纷怒吼着催动本命灵奋力相拼!看来在五行战阵之下,洪氏兄弟的实力增幅绝非一点半点!

“嘭!”就在此刻,洪火忽然抓住了一名一级灵圣的空隙,一掌便击在对方的胸口!

“噗!”一口鲜血喷洒而出!那名灵圣甚至连哀嚎都没来得及发出便坠入了下方茫茫混沌!

“啊——!”紧接着又是一声惨呼发出!却是洪水的蓝色三股叉生生的刺透了令一名灵圣的前胸,长叉一甩之下,那名灵圣轰然砸在刀疤魔城的地面之上!

“杀!”此刻,城中的战斗也已经接近了尾声。在兄弟盟众人势如破竹般的冲杀之下,刀疤魔军已然溃不成军,更是有不少人跪地投降!

眼见着大势已去,刀疤身边那名二级灵圣忽然身子一转,向着城外头也不回的飞驰逃遁!

“逃兵!胆小鬼!”刀疤狠狠的望着那如丧家之犬般逃命的灵圣,不禁张口怒骂!

“轰!”雷罚城主城之上,忽然雷光一闪!苍天之刃的攻击瞬间划破空间,后发先至!轰鸣声中,生生的将那刚刚逃出的灵圣轰成碎肉!

“刀疤,投降吧。”谢尘的声音响起,站在虚空中面带微笑的盯着刀疤。而此时,洪氏兄弟五人也已经将刀疤围在了中央!(……)

ps:继续罗嗦一下,求收藏、求推荐、求首章订阅,求一切!拜谢了!

上午的感言好像并没有显示出来?再次感谢“古啊古啊”大大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