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二十九章 六道淬身

二百二十九章 六道淬身!

毁灭!消融!再生!再灭!

在无尽的雷霆包裹之中,谢尘初时尚且还在凝聚全身灵力抵抗。

但当他精心准备的“乾坤般若诀”在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便被彻底摧垮之后,他便已经完全在雷电的海洋中沉沦!

幽蓝色的火苗在雷霆风暴中不断摇曳,随时都有可能直接被彻底湮灭!

狂暴的轰击下,谢尘早已无法保持与屠龙刀融合。而他的肉身也早已化作了齑粉!

他怎么活下来的?如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谢尘已经死了。肉身都已经彻底陨灭的情况下,谢尘只能依靠着屠龙刀上那点蓝色的火苗守住神魂!

毁灭的是肉身,消融的是神魂!

每当谢尘的神魂刚刚恢复一点神志的时候,便再次被湮灭!

这种感觉浑浑噩噩,这种痛苦却无比真实!

这并不是谢尘在融合刀魂之时那种接近于真实的幻境,而是真真正正,痛到了灵魂深处的摧残!

每一次清醒,都伴随着几乎令人昏厥的剧痛!每一次湮灭都令谢尘痛不欲生!他浑噩并痛苦着,耳边不时响起剑九的只言片语,却根本无法去思索对方到底在说什么。

有的时候,谢尘真的打算放弃。他唯一知道的是,让这天威雷霆停止的方法只有两个!一个是自己能够真正的在雷霆中得到重生,另一个便是自己彻底湮灭!

重生?有可能么?连肉体的碎渣都找不到半分,便是生死人肉白骨的南冥离火都无法恢复!便是活下来,也只是残魂而已!

不如就这样死了吧?死了便不用经历这无穷无尽的痛苦,反正最后一点南冥离火也要熄灭了,死亡只是早晚的事情,不是么?

“我的感悟,我所坚持的道路是错的么?”

谢尘再一次清醒时,忍着巨大的痛苦微微苦笑。希望与无憾是自己的感悟,但现在谢尘却根本看不到半分的希望。可心中却充满了遗憾!才刚刚进入混沌啊,兄弟盟刚刚崛起,自己就要陨落了?

“……灵!快……”

剑九断断续续的声音再次响起,谢尘的意识却又一次消失。速度之快,甚至谢尘还来不及做出心中的决定。

这时的剑九早已融入了屠龙刀之中,望着刀身上那随时都有可能熄灭的蓝色火苗,不禁心急如焚!

本命灵会因灵主的陨落而消散。虽然天生神兵并不会彻底消失,但剑九也很可能直接陷入沉睡。尤其是屠龙刀这种被一分为二的神兵,更加可能直接被引导到另一半神兵之中,被另一半吞噬!

要保住谢尘的一丝残魂,也并非没有办法,怎奈现在剑九根本就无法与谢尘沟通!谢尘时而清醒时而昏睡的神魂。也根本无法做出任何有效的动作。如果这种情况再如此持续下去之后的话,恐怕再要不了几个往复,谢尘便会彻底陨灭!

“我谢家只有铁骨铮铮的汉子,没有懦夫!”

剧烈的痛苦之中,谢尘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浑噩之中,他仿佛又听到了前世的父亲谢逊那霸气十足的爽朗声音。

“爹,他力气比我大。我打不过他……”年幼的谢尘眼中含泪,使劲吸着鼻子。

“打不过?”金色长发无风自动,谢逊瞪着眼仔细看着自己的儿子。

“那你害怕他吗?”

“儿子不怕!他虽然力气比我大,但我不怕他!”谢尘昂着满是淤青的小脸,倔强的说道。

“很好!这才是我儿子!”谢逊忽然哈哈大笑,说道:“孩子你记住,这世界上没有人能够天下无敌!谁都会遇到无法击败的对手,这个对手可能是人。可能是岁月,也可能是天!作为一个男人,我们能做的只有让自己更加坚强!人不能无敌,但心却要足够强大!心若无敌,便是战死,你也是最终的胜利者!”

“我明白了爹!孩儿的心很强大!”谢尘稚嫩的小脸上充满了坚毅和倔强,清澈的眼眸中闪烁着坚定的光芒!

我的心。无敌!再一次清醒之时,谢尘的意识中反复叨念着这句话。

忽然,他猛的抬起虚幻的头,仰望长天无尽雷霆从灵魂中发出咆哮!

“天雷可灭我谢尘的肉身神魂。但却灭不了我的强者之心!我心无敌,天地难诛!”

“轰隆隆!”

灵魂的咆哮本就无声无息,周围无尽雷霆肆虐依旧,甚至更加狂暴!仿佛正是谢尘的咆哮激怒了它们,让它们更加疯狂的想要将这苦苦挣扎的弱小灵魂完全湮灭!

“刚才,我好像听到了老大的声音……”混沌风暴之外,空空抓了抓头皮。就在刚刚,他忽然感觉到了一阵莫名的心悸。

听到了,兄弟盟六人几乎同时听到了那源自于灵魂的咆哮!虽然没有血脉相连,但他们却有着生死契阔的牵绊!这一刻,他们同时听到了那个声音!

“是谁……在说话?”谢尘再次清醒之时,仿佛听到了那源自于虚无缥缈的声音。

声音很轻,很缥缈,仿若来自于另一个世界,又好似很近,近的好像就在耳边。

“化三生之魂,族人泣血拜扣。愿以我身代他身,愿以我魂为他魂,此心此念永世不渝,愿生死相随,愿福祸相依,愿与卿同入轮回,愿与他共赴九幽,愿同受轮回之痛,愿同为比翼之蝶。我愿以蝶魂为祭,以双翼为牲,唯求卿安,纵死无悔。彩蝶拜祈……”

双目微合,泪如珍珠。玉蝶儿娇躯微颤,十指紧扣抱在胸前,口中喃喃自语,背后一双透明蝶翼之上道道流光隐现。

见玉蝶儿如此,空空心中一动,不禁双手合十双膝跪地,胸前“卍”字隐隐闪现,口中喃喃而言。

“诸天世尊,四方菩萨。弟子空空拜祈尊言,祈诸天佛祖,一切如来。世尊显圣,聆观世音,降无上法,铸无上德。吾兄谢尘,今逢劫难,愿以吾身为兄身,代其受天诛之苦。为其铸功德浮屠,今达天听,唯望福泽,阿弥陀佛……”

“造化三清,自在天尊,天寿无量。功德无量,不肖弟子愿为兄眼,辨阴阳分生死,破虚妄,见性情……”萧十三盘膝打坐,默念心中信仰直达云霄。

“诸天神魔,我以魔血换兄血。我以魔念醒兄魂,只求魔神之力助兄渡劫,天地可诛唯兄不死……”玉长风仰天洒出一泓精血,仰天长啸!

“拜祈兽神,弟子以涅槃之心,浴火之躯祈愿与兄同受磨难,若为齑粉则共飘混沌,若得天怒则共遭天罚……”凤七缓缓伸展双臂。周身上下滕然燃起滚滚烈焰!

“诸贤诸圣,以文达天下,以教醒世人。弟子陈词,愿以卑微之躯,祈请圣听,唯助我兄脱离劫难……”

六人皆有各自的信仰,此刻虔诚祷告甚至不惜以命相祈。一道道飘渺的信仰之力缓缓传入虚空。不知飘向何方。

他们不知道,在这灵师修者为尊的世界中,是否有人真的能够左右天劫这种存在。但他们如今却是无比渴望着奇迹的诞生!

谢尘的那声咆哮,便彷如一个烙印般铭刻在他们六人心里。“我心无敌,天地难诛!”

一声声虔诚的祈祷之中,没有人注意到,周围的天空正在发生着极为微妙的变化。一道道恍如虚幻般的灵光正在悄然无声的,在混乱的天空中隐现……

一个个熟悉的声音在谢尘的灵魂中越来越清晰,在这一刻他仿佛能够看见玉蝶儿俏脸上闪烁的泪花,仿佛能看见玉长风洒满长天的鲜血,仿佛能看见凤七在烈焰中轻吟……

兄弟们的面孔一张张浮现,不觉间谢尘的神魂为之一震!

道道灵光悄然涌入肆虐的雷霆之中,环绕在屠龙刀上那蓝色的火苗周围。就在这些颜色各异的灵光将火苗包裹之时,谢尘忽然觉得周围的雷霆不那么狂躁了!便仿佛在这些灵光的面前,天雷有些犹豫,犹豫着是否要继续毁灭。

“这是!这些是准天道!怎么可能?!”剑九的声音微微发颤,便好似见到了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

“准天道?”谢尘的神志并没有再次被湮灭,他诧异无比的环视着周围道道灵光。

“那白色的是妖之道!血色的是魔之道!金色的佛之道!还有道门之道!圣贤之道!神兽之道!天地大衍之数来临之际,这些可都是最有望征服归墟的强者之道!他们怎么会帮你?又怎么会……”

剑九早已惊讶的无以复加!这些强者之道竟然同时汇聚在此地,为何?难道,难道它们竟然认为天地变数真的会在谢尘身上产生?!

就在剑九惊愕之间,更加令他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本已经几欲熄灭的蓝色火苗,在这些灵光的包裹之下,竟是轰然再次升腾而起!

在火苗蓝芒的包裹之下,谢尘仅存的一丝神魂忽然开始凝实起来!凝实的神魂缓缓蠕动,逐渐变化。片刻之后,竟然凝聚成了一个只有指甲盖大小的人形!

小人儿的身上,各色灵光不断环绕,眉目四肢甚至毛发皮肤逐渐清晰,仔细看去竟是一个缩小了无数倍的谢尘!

“轰!”火焰再次暴涨!谢尘的身体也随之增长!随着这些灵光的不断加速,谢尘的身躯越来越大,到了最后竟然完全与原本的谢尘一般无二!

“咔——!”恢复到原本大小之后,谢尘忽然感觉到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碎裂了一般,传出清脆的声响!

内视之下,原本悬浮在丹田之中的灵力丹,此刻竟是开始缓缓碎裂,精纯无比的灵力顺着裂痕瞬间传入四肢百骸!

“啊——!”随着精纯无比的灵不断力传入,谢尘胸中忽然充满了难以宣泄的万丈豪情!这一刻,谢尘须发皆张!这一刻,他不禁仰天长啸!

“天雷!今我以六道淬身,看你能奈我何!屠龙刀!”

狂暴的雷霆之中,谢尘猛然抬头怒视长天!屠龙刀在手,自下而上,一刀直斩苍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