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七十章 青门

第一卷 第二百七十章 青门

“嘭!嘭!嘭!……”

谢尘与中年男子之间的空气中忽然发出轻微的气爆之声!便仿佛有两股无形的力量正在那里轻轻碰撞一般。

片刻后,中年男子轻吁了一口气,忽然笑道:“呵呵,我猎魂虽然是个视财如命的商人,但却并不是瞎子。只不过,如今毁楼的疯虎魔军已经尽数归到了阁下的麾下,想来阁下也应该给我一个交待才是。”

谢尘也是淡淡一笑,“那个阁下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交待呢?”

就在刚刚二人对视的刹那,其实已经正面交锋了一次。猎魂的名字中有一个“魂”字,自然神魂之力十分强悍。但谢尘将龙魂收服之后,神魂之力更非寻常人能够比拟。

方才二人看似不经意间的一次神魂碰撞,实则却是平分秋色,甚至谢尘还隐隐占了上风。但饶是如此,二人也各自暗暗心惊。

谢尘惊的是猎魂的修为只是六级灵圣,但神魂之力却已经堪比高阶圣级强者。此人的真正实力绝对要远超过悬赏的三百万灵石,很可能比当初的血斧还要难对付。

而猎魂却更加惊疑不定,一直以来即便是在同级之间都鲜少有人能够正面硬憾自己的神魂攻击。但对面这青年看起来只是一级灵圣,但神魂却无比稳固。难道真的是自己看走眼了?其实对方是刻意隐藏身份的高阶圣级强者?!

在这种情况下,双方的态度自然变得谨慎起来。

猎魂呵呵笑道:“区区一座楼,毁了自然可以再建。只是阁下如此高手来到祁山大陆,但天港中却并无记载。作为此座大陆的庇护者,我自然免不了要请教阁下的名号了。”

谢尘微笑道:“阁下过誉了,在下哪里是什么高手?只是一阶无名小卒罢了。区区薄名,不提也罢。阁下放心,在下来到祁山大陆只是办些私事,若是顺利晚些时候便会离开。不会给阁下造成任何麻烦。”

见谢尘不愿道出姓名,猎魂也并没有勉强。他眼望着谢尘腰间挂着的几颗拥有悬赏的人头,笑道:“阁下可是要去灵宫?若是不嫌弃,在下倒愿意与阁下交个朋友,请阁下去过灵宫之后到在下的居处小酌一杯。阁下不会连这个面子都不给吧?”

小酌?谢尘心中一动。他曾经也听说过猎魂其人,此人连同麾下的魔军行事都极为低调,而且以猎取混沌兽的兽魂换取灵石。平日里很少与其他魔军交恶,甚至连黄道盟也对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自己在混沌中的确鲜少有互通有无的朋友,便是见见又有何妨?

想到这,谢尘点头说道:“既然如此,那么在下便恭敬不如从命了。待我从灵宫归来,少不得要到府上叨扰。”

“哈哈,阁下肯赏光才是我猎魂的荣幸。我的居处便在祁山城中,在下便在府中等待阁下大驾光临了。”猎魂说罢,微微拱手。随后便吩咐麾下之人收拾三胜楼的废墟,筹备重建之事。

待到谢尘飘然而去直奔城内的灵宫之后,猎魂这才轻轻吐出一口气,转而望向身边的手下。

“你确定今日来到天港中的漂流者便是此人么?”

“回禀城主,今日天港中除了此人之外再无漂流者进入,属下绝对不会认错。”

“好,你下去吧。告诉手下人,对疯虎的那两座魔城严加看管,没我的命令不许他们离开天港!”

手下离去之后,猎魂眼中精芒微微一闪。

此刻已是华灯初上,夜空深沉。猎魂抬眼看了看天色,翻手取出一枚玉简,在传递出讯息后,他才淡淡说道:“无事人等皆随我回府,设宴准备迎接贵客。”

谢尘离开灵宫之时已是月至中天,意外的横财到来,他的刀主空间中自然又是满满当当的堆满了灵石。

灵宫之外早已有猎魂魔军之人等候迎接谢尘,见谢尘出来之后便直接恭敬的将之引到猎魂的府邸。

身为祁山大陆的守护者,和一个猎杀混沌兽的“商人”,猎魂自然一年中有大半时间都留在祁山大陆。而他的府邸也是恢弘无比,极近奢华,丝毫不亚于祁山帝国的皇宫。

随着侍者穿过雕梁画栋的廊道,谢尘来到一座辉煌的大厅之前。

猎魂早已一袭锦袍站在台阶之上等待,见谢尘到来他急忙笑着走下台阶,拱手道:“阁下光临,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里面请。”

谢尘呵呵一笑,寒暄两句之后随着猎魂进入了大厅。

大厅之中更是金碧辉煌,陈设不俗。此次猎魂的宴席只宴请谢尘一人,但看其排场却丝毫不逊于帝王之家大宴百官。

落座之后,歌舞昇平,猎魂便一味与谢尘谈些祁山大陆的奇闻异事,却对谢尘的名讳只字不问。

谢尘见状也不禁暗暗点头,若是论起城府,这猎魂恐怕是要高出许多的魔军了。

酒过三巡,猎魂忽然笑问道:“据我所知,阁下是第一次来到祁山大陆吧?”

谢尘笑道:“的确如此,在下也只是偶然路过而已。”

“哦?这样……”猎魂似乎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却不知阁下是如何结识青门那小子的?”

青门?谢尘眼眉微微挑了挑,就在刚刚不久,青门还给自己传来讯息说天港方面的事情已经安排妥当,就等着自己接收两座魔城了。但如今听猎魂的口气,似乎对这青门有些不屑?

想到这,谢尘淡淡道:“平水相逢而已。”

“萍水相逢?”猎魂的表情更是诧异,沉声道:“阁下莫怪猎魂多嘴,只不过仅是萍水相逢,阁下便将疯虎的两座魔城交给那小子打理,这……合适么?”

听猎魂似乎话里有话,谢尘微笑道:“猎魂兄有话,不妨直说?”

“呃,那好吧。”猎魂微微叹了口气,说道:“阁下有所不知,青门这小子就是我们祁山大陆之人。因他的天赋不错运气逆天,所以也颇有些名气。但这名气么,呵呵……”

说到这里,猎魂似乎有些惋惜的摇了摇头。紧接着,便简单的述说起了青门之事。

根据猎魂所说,青门原本是祁山大陆上一个没落的贵族之子。因其先天满灵力的天赋,使得那个家族看到了中兴的希望,所以不惜倾家荡产加以培养。

但这家伙却根本不将家族之事当做一回事,整日里游手好闲荒废修炼。族人一筹莫展之下,遂将其送入一处灵师宗门。

怎料在宗门之中,这家伙恶习不改。先是不服师父管教,继而又将同门师兄打成了重伤,直接叛出宗门不知所踪。那时候,青门才仅仅是一个十一岁的少年。

那宗门自然不肯对此事善罢甘休,兴师动众前往青门的家族要人。因索要无果,结果更是出手将青门的家族直接铲平!

但谁又料想到,仅仅四年之后,叛出宗门的少年竟然又重新出现!而且当时十五岁的青门竟然已经成为了宗级强者!

得知自己的家族被宗门所灭,青门独自一人杀进宗门,凭借着一种奇异的青色火焰竟然将整个宗门的上上下下数百人尽皆屠了一个干净!一场大火,宗门所在的山峰直接被烧尽,就连半具尸骨也没有剩下!

原本在大陆上的强者们看来,此事虽然青门叛师在先,但屠尽宗门也是为家族报仇。孰对孰错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但到了后来,青门再又做了几件事之后,便使得他成为了大陆上所有强者的众矢之的。

这家伙先是接连洗劫大陆北方数十个家族,每一次都将这些家族中所积攒了灵石和天才地宝洗劫一空。若是被撞见,便硬拼一场,杀个鸡飞狗跳。

渐渐的,这些世家大族中的天才地宝和灵石再也引不起青门的兴趣,他开始将目标指向祁山帝国的皇室和路过大陆的那些魔军。

因其身法诡异,狡猾如狐,竟然频频得手。被偷盗的魔军往往都会大发雷霆,纷纷向祁山帝国要个说法。

事实上岐山帝国也屡次派出强者,或是大张旗鼓的围剿,或是设局伏杀青门。但每次都让这家伙在最后时刻逃脱。

但被盗的魔军自然不会听这些理由,若是祁山帝国不给,他们便要闹个地覆天翻。幸亏每次都是猎魂出面调停,才使得如今的祁山大陆仍旧处在安定之中。

说到这,猎魂又是轻叹了一声道:“最近半年来,这小子倒是没什么动作。本以为他改邪归正了,但却没想到竟然又偷到了疯虎头上!而且还渡劫化圣,成为了圣级强者!今日我没出手拿他,完全是给阁下的面子。刚才之所以向阁下说这些,也完全是想要阁下了解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希望阁下能够看在在下薄面之上,不要袒护此人。”

听完猎魂的诉说之后,谢尘微微沉吟了一下,忽然问道:“若按照猎魂兄所说,这青门的确有些可恶。可是猎魂兄是否知道他为何要如此么?”

“为何如此?”猎魂微微一怔,淡淡道:“我管他为何,他如此作为已经罪不可赦,我看他这是性格乖戾,天性使然!”

“我看倒不然。”谢尘摇了摇头,说道:“今日我虽然是第一次见他,但却也发现他的神魂波动异常剧烈,似乎受过重创一直未愈。而且若是我猜的不错,青门的本命灵应该不同于寻常吧?”

“你怎么知道的?”猎魂诧异说道。

“能够在十六岁的年纪便渡劫化圣,除了得到强者的传承之外便只有一个原因,他得到了大陆某个四极灵物的认可!四极灵物岂是常人能够降服吸收?他当年以灵师修为神魂尚未与本命灵融合便进入极地,怕是在那时便已经受到了神魂重创!但他的天赋却是着实了得,本命灵更是拥有罕见的药师天赋。若非如此,便是再多的天才地宝也无法支撑他活到现在!”

说话间谢尘微微一笑,忽然将手掌一翻,一团蓝色的火焰滕然而起!

“这种感觉我也曾有过,只不过我和我的兄弟们却是比他幸运一些罢了。想必这一点你也从毒枭君主那里知晓了吧?猎魂城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