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七十六章 巨大的拳头

二百七十六章 巨大的拳头

铸石大陆,这是一个拥有无数传说之地,同时也是北混沌中少数几个除了黄道盟之外再无任何庇护者的大型大陆。

铸石大陆上没有任何人胆敢飞扬跋扈,因为你很可能会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小茶摊上便惹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在这里的天港之中,各种各样的旗帜屡见不鲜,整个北混沌中几乎九成以上的魔军都造访过此处。

黄道盟身为混沌中唯一的正统,却只在这个“群魔乱舞”的铸石大陆上驻扎了寥寥六座神城。这不但是因为黄道盟无法一下子围剿掉成百上千座魔城,更是因为没有哪个魔军胆敢去打铸石大陆的主意。

铸石大陆上有君级强者坐镇守护!这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而是混沌之中人尽皆知的事情。

百余年前,如今已经消失在北混沌中的傲雷魔军之主曾亲自造访过铸石大陆,并且悄然离去之事。更是从另一个侧面证明了这个实力已经达到君级的大陆守护者的存在。

当年傲雷君主曾带领麾下二十座魔城浩浩荡荡来到铸石大陆,寻找那神秘的大陆守护者。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铸石大陆之上即将上演一场君级强者之间的龙争虎斗,影响深远的大战之时。傲雷君主却是在到此半年之后带领麾下无声离去。

有人说,傲雷君主并没有找到大陆守护者,所以才悻悻离开。

但立即便有人反驳了这种观点,傲雷魔军无往不利,傲雷君主更是霸绝天下。他来到铸石大陆若是真的没找到大陆守护者的话,定然会一怒之下抢夺铸石大陆的守护权!

当时的傲雷魔军如日中天,放眼整个北混沌,便是毒枭也不敢去觊觎傲雷所看中的猎物!

继而又传出了傲雷君主被黄道盟所擒的消息。虽然最后被证实那乃是傲雷君主所布的一个局,但很多人却都在纷纷猜测,定是傲雷君主找到了铸石大陆的守护者并在交手中被击伤才会被黄道盟所擒!

这种传说很快便被传为了主流,甚至还有人绘声绘色的说自己曾亲眼见到那场旷世大战。

据说傲雷君主与大陆守护者原本只是相约在铸石山中论道演武。但不知为何最终还是交手了。为了不使铸石大陆受到波及,所以二人直接飞入混沌气流一场大战!至于最终的结果么?当然是傲雷君主输了半招,黯然离去……

什么?你说人类灵师不可能在混沌中交手?那你就错了,没听说傲雷君主连混沌锁链都不怕吗?!傲雷能做到的事,自然大陆守护者也能做到!在混沌气流中交手,那才是真正的强者所为!

“放屁!无知!”听到这话之后,剑九在谢尘的丹田之内不断吹胡子瞪眼。摇头唠叨:“混沌气流天生克制拥有本命灵的人类灵师,就算是君级也不可能在混沌气流里交手!当然,傲雷那个变态除外!除非这个什么大陆守护者是化了人形的君级混沌兽或者干脆就是妖武者!”

谢尘闻言,淡淡一笑将面前茶杯的中茶水一饮而尽。此刻他也正在饶有兴趣的坐在茶楼上,听着邻座一个生着山羊胡子的宗级灵师绘声绘色的讲起那场傲雷君主与大陆守护者的大战。

那“山羊胡”讲得吐沫星子横飞,一会儿说起傲雷君主挥手掷出一道直径百米的天雷。一会儿又说大陆守护者凭空摄来一座大山……

只听得那一桌的其他人和周围邻桌之人纷纷侧目,竖起耳朵倾听。更是有人不时的击掌赞叹,不断的点头。

“大哥,听说你见过那个傲雷君主,他真的有这么强?”青门抹了一把脸,悄声对谢尘问道。

谢尘淡淡一笑,说道:“我见到傲雷之时。连巅峰灵宗都不是,哪里知道他到底有多强?只不过,我却亲眼见过他一挥手便挡住了黄道盟数道镇城宝器的攻击。”

“镇、镇城宝器?!啧啧,我的天……”青门咂了咂嘴,目瞪口呆。

谢尘别过头,不再理会惊愕的青门。这时那“山羊胡”正讲到傲雷君主整个人化身万千条闪电,编织成天罗地网攻向大陆守护者,而大陆守护者则凝身不动任凭万雷临身!

“放屁!”就在那灵宗说得正精彩之时。一声不屑的轻哼忽然响起。

初时谢尘还以为这是体内剑九所说,但片刻之后,当整座茶楼上变得寂静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一个角落之时,才知道除了剑九之外还有人听不下去了。

说话的是一个年纪在二十多岁,身穿蓝色粗布衣衫的男子。男子生得浓眉大眼,一张国字脸看起来满脸正气。

只不过这副面容再配上他现在的打扮,却是使人不自觉的感觉到一股乡土之气。若非其眼中不时有些许精芒闪过。甚至就连谢尘也会误以为此人只是一个农夫而已。

那正讲到兴起处的“山羊胡”十分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男子,片刻之后才眯起眼睛说道:“小子,你说谁放屁?!”

男子毫不客气的与山羊胡对视,沉声说道:“你以为混沌气流是谁都能进入的?还化身万千雷霆。摄来一座大山?编故事也要靠谱一点,我说你放屁简直是高抬你了,你说的这些连屁都不如!”

“你……”山羊胡一时语塞,瞪着眼睛想要发作,却是深恐这男子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而不敢轻易回嘴。

“我怎么了?许你满口胡诌,就不许我说你吗?”男子说着又哼了一声,端起面前桌上的一大碗茶“咕嘟咕嘟”一饮而尽。

也直到这时,谢尘与众人才发现这男子竟然在用这么大的碗,牛饮一般喝茶。

“好,好,好!你说我说的不对,那你倒说说看,到底傲雷君主和大陆守护者这一战是怎么打的?”山羊胡总算是抓住了“反唇相讥”的机会,他不敢贸然动手,但动嘴还是可以的。就算你真是什么高手,也不至于为了一句话杀人吧?这里可是铸石大陆!

“怎么打的?”男子冷笑了一声,淡淡说道:“他们没打,就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伙计,结账!”

说罢之后,男子也不理会其余人的目光,直接扔了一块碎银子在桌上,站起身向着门外行去。

在男子站起之后,谢尘才明白这家伙为何要用大碗喝茶了。这男子的身高足有两米开外,站在那里如同一座高大的影壁墙一般!

他的下身也穿了一条深色的粗布裤子,但腰间却是扎了一根白色的腰带,看起来好似在给什么人服丧。

“这小子身上有禁制,让人根本看不出他的真正修为!”丹田中,剑九沉声说道。

“哦。”谢尘不以为意的应了一声,铸石大陆上的强者极多,拥有隐匿修为的禁制之人也屡见不鲜。

谢尘现在满心盘算的是如何多赚些灵石,如何能够打造出一座战力强悍的魔城,顺便再雇佣一支实力不俗的军队。也好早点杀回金弓大陆,解救仍旧在苦苦支撑的凤七等人。此时却哪里还会关心什么隐匿气息之事?

只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却是让谢尘不得不暂时放下心中思索,转而见注意力重新回到了那高大的男子身上。

“我当你小子能说出来什么四五六呢,原来竟是说这些废话!没打?没打傲雷君主又怎么会离开?后来他又怎么会被抓?我看你才是真的在放屁吧!”

山羊胡见高大男子说罢之后起身要走,当时便来了精神,阴阳怪气的说道。在他的思维中,真正的强者是不会在这种时候退避的,这小子既然要走,就说明他根本就没什么本事!

“你说谁放屁!”高大男子身子一顿,怒视着山羊胡。

“哟?怎么着,还想动手吗?”山羊胡向椅子背上靠了靠,老神在在的问道。与他同桌的可是灵圣高手,他难道会怕一个乡巴佬?!

“喀吧喀吧!”一阵骨节碰撞的爆响在高大男子的双拳之上传出!

高大男子的脸颊微微鼓了鼓,沉声说道:“若不是我在服丧期间不愿杀人,现在你已经死了。”

“服丧?”山羊胡嗤笑了一声,耷拉着眼皮扫了一眼男子腰间的白色布带。就在男子正欲转身离开之际,他却是细声细气的讥讽道:“乡巴佬,不敢动手就拿自己爹妈死了当借口。能生下这样的窝囊废,看来他爹娘这辈子也算是白活了。”

大概是为了挽回刚刚被男子喝住的面子,山羊胡这话说得极为刻薄。甚至就连谢尘听了都不禁皱了皱眉,青门更是张了张嘴欲要说上两句。死者为大,就算双方仇深似海,也不能拿已故之人说事啊!

但就在青门的话还未说出口,山羊胡正兀自冷笑之时,忽然之间整个茶楼之中猛的被一股庞大的灵力完全笼罩!

“有高手!”谢尘眼眉一挑,凭他的神魂立即便判断出这股灵力的强大!

能够发出如此强大力量的绝对不是寻常的初阶圣级强者!很可能是中阶甚至是高阶圣级强者!如此强者骤然发难,到底是冲着谁来的?!

“嘭!”

就在谢尘凝神戒备思索之间,一声闷响已经从邻桌传来!

一只磨盘般大小的拳头,忽然狠狠的砸在了山羊胡的头上!可怜那山羊胡甚至连吭都没吭一声,整个人便在这一拳之下被生生轰成了一团肉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