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八十六章 何必执着于镜花水月

二百八十六章 何必执着于镜花水月

崔东风真的糊涂了,从始至终他也根本就未听说过莫家有什么宝物。但看到莫开如此郑重,却是不得不疑惑起来。难道是谢尘和……

想到这,崔东风不禁将目光瞟向正在检视药材的青门。

厅中骤然安静了下来之后,青门也是有些错愕的抬起了头,“崔大哥,你看我做什么?”

莫开刚才对崔东风说的话青门自然也听到了,但他却根本就没想到会和自己有关。自己不就是顺手“拿”了一副铠甲吗?

那东西虽然能够改变人的气息,但却根本无法改变神魂强度,只要敌人用神魂探查,就全都露馅了。根本就是一种没啥大用的唬人玩意啊!也能算宝物?

崔东风见青门一副迷茫之色,以为他也如自己一样。索性便不再说什么,而是转头望向莫开说道:“莫兄弟,我们岂会觊觎莫家的宝物?会不会是昨夜有人趁乱……”

“崔兄,我莫开敢用项上人头担保,此物便在贵军手中!”莫开显然已经有了几分怒意,打断了崔东风的话之后,低沉说道:“若是我没有说错的话,昨夜出现的银蛇君主,应该并非真的是银蛇君主吧?”

“哦?”崔东风见莫开打断了自己的话,本就有几分不悦。银蛇魔军之人何等狂傲,又怎能被一个大陆土著质问?

如今听到莫开公然质疑银蛇君主的身份,崔东风更是冷哼一声,怫然道:“是不是,又与你何干?难道四公子还想管我银蛇魔军之事吗?”

厅中气氛骤然紧张了起来,莫开与崔东风二人相互对视。互不相让。显然二人已经动了真火!若不是银蛇君主有言,要小楼东风二人尽量避免与铸石大陆的冲突,恐怕现在崔东风已经出手将莫开拿下!

“这么说,崔兄是执意要将我莫家之物据为己有了?”莫开咬了咬牙,声音忽然变得冰冷起来。

崔东风眯了眯眼睛。心中升起一股傲气:“莫开,不要以为你们莫家当做宝贝的东西我崔东风便会看得上!若是你此来是存心想要找茬的,我崔东风奉陪到底!”

“哼!好一个卑鄙无耻,沽名钓誉的银蛇魔军!”莫开霍然站起身,双拳捏得“噼啪”作响,显然已经怒火冲天!

“你说什么?”崔东风眼中寒芒一闪。透出一股凛冽的杀机!敢当着他的面侮辱银蛇魔军之人,没有一个能活!

“我说你们银蛇魔军尽皆是一群沽名钓誉卑鄙无耻之徒!我莫开虽然修为不及你,但却生得顶天立地,问心无愧!既然我接下了父亲的重托,那我便拼上这条命,也要讨一个公道!”

莫开越说越怒。忽然之间整个人开始膨胀了起来!妖化,大力天妖王!

以莫开如今的修为,妖化之时只能巨化身体的某个部分。在平时他与人交手惯用的就是拳头,而此刻他的双拳都已经瞬间变得如同磨盘般巨大!

“区区四级灵圣也敢在我面前嚣张?滚!”崔东风强压着心头杀机,一声冷喝!

“轰!”

一道狂暴的灵力瞬间从崔东风的袍袖中甩出,而莫开那高大的身体却是忽然一震,霎时间轰然暴退。竟是被崔东风直接轰出了客厅之外!

而崔东风身子一动,如影随形般瞬间再次出现在了莫开面前!

“小子,你刚才说银蛇魔军怎么了?”

莫开胸中一阵翻涌,但眼中却是依旧燃烧着浓浓的怒意!“你们银蛇魔军无耻!便是我死,也与你们势不两立!”

“找死!”崔东风再也按捺不住,手中一抖,淡金色金蛇软剑骤然浮现!

“住手!”

就在崔东风已经举起金蛇软剑,即将在狂怒之下痛下杀手之时,忽然厅内响起一声大喝!

与此同时,一道身影倏然出现在了崔东风与莫开中间!正是崔东风的妻子岳小楼!

“夫君。怎么回事?”岳小楼诧异的望着自己的丈夫,蹙眉问道。

崔东风瞥了一眼莫开,冷声道:“这小子不识好歹,污蔑我银蛇魔军。”

有这等事?岳小楼转目望向莫开。而此刻莫开也挺起胸膛,昂然道:“何为污蔑。你们银蛇魔军本就都是无耻小人!”

“恩?”原本还欲要阻拦丈夫的岳小楼闻言,忽然俏脸一寒冷冷望向莫开!无数年来,银蛇魔军已经成为了他们二人的信仰,谁敢对银蛇魔军不敬,便是死罪!

“都住手!咳咳……”

眼见着来劝架的岳小楼似乎也要暴走,刚刚被青门扶着走到厅门口的谢尘急忙再次大呼,随后却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见谢尘出来,小楼东风二人稍稍压制了一下怒气,但气息却是不约而同的将莫开牢牢锁定!当初二人只是因为一支魔军对银蛇君主颇有微词便屠城灭旗,这一次莫开能够活到现在已经算是奇迹了。

谢尘皱着眉,在青门的搀扶下来到三人中间。刚才的事他也只听到了只言片语,若非是剑九感觉到了前厅的杀气,恐怕现在已经酿成了大祸!

青门是这一切的见证者,当谢尘将事情了解大概之后,不禁望向莫开拱手说道:“莫兄,此次之事在谢尘看来,想必应是一个误会。”

“误会?”莫开看了一眼谢尘,似乎觉得有些眼熟,但却不确定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此人。而谢尘这个名字,也好像有些印象。

谢尘微微一笑,说道:“莫兄之前说的不错,之前出现在府中的银蛇君主,的确并非君主本人,而是这位兄弟青门所扮。而在下么,则是……”

“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兄弟盟的妖刀谢尘!”莫开不待谢尘将话说完,忽然眼睛一亮惊声说道。

随后,他稍微顿了一下继续说道:“那一刀……昨夜那持刀的老者就是你!”

“不错,正是在下。”谢尘微微一笑。点头说道:“只不过我的秘法却是不比铸石大陆之上的不传之秘,每次使用之后都会让我身受反噬之苦。”

此时即便是谢尘不说,众人也都猜到了谢尘这“秘法”的后遗症。不然的话,堂堂兄弟盟首领,名震混沌的新星又怎么会这样一副虚弱模样?

“不传之秘……”莫开忽然苦笑了一下。岔开话题说道:“妖刀城主切莫妄自菲薄,城主高义义薄云天,更是舍身出手使我莫家得以保全。莫开无知,还请城主见谅。”

“呵呵,客气话便不必说了,还请莫兄重新入内一叙如何?”谢尘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又对小楼东风二人道:“二位也暂且息雷霆之怒。此间之事的确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谢尘的面子,小楼东风自然要给。

而莫开则早在佣兵团的时候便已经听说过谢尘之名,此次更是见到谢尘因莫家而受伤,所以也便不再多言,闷声随着谢尘重新进入客厅。

再次落座之后,谢尘直接开门见山。对莫开笑道:“莫兄,若是我所料不错。你所说的那个宝物应是与大陆守护者有关吧?”

“这……”莫开一怔,有些错愕的望着谢尘。

谢尘微微一笑,也没有要莫开回答的意思,却是直接转头望向崔东风说道:“崔兄,此事说来谢尘难辞其咎。我兄弟青门的确是从莫家拿出了一样宝物。”

青门?!谢尘此话一出,厅内三人的目光顿时全都集中到了青门身上!

青门一愣。诧异的望着谢尘说道:“大哥,我虽然喜欢顺手牵羊,但却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又怎么会……”

“你先别急着否认。”谢尘摇了摇手,说道:“你昨夜扮作银蛇君主时所穿的那件铠甲是从何而来的?”

铠甲?!青门失笑道:“大哥,那儿戏般的东西也能算是宝物?而且这东西就摆在他们莫家后宅的一座阁楼之中,根本就没有任何特别的守卫啊!”

“那阁楼乃是我莫家供奉历代先祖之处,而历代先祖的遗物也都在阁楼之中!供奉之地何须兵甲守卫?”莫开不悦道。

青门耸了耸肩,道:“莫兄你先别生气。好吧,我承认当时我的确有些浑水摸鱼的想法,但却并没有真的要动你们莫家宝物的意思啊!恰好那时我见到了这副铠甲。觉得挺威风的便滴血认主直接传在了身上……”

“什么?!你竟然滴血认主了!”不待青门说完,莫开忽然猛的站起身望着青门双眼冒火!

“啊!那铠甲奇怪的很,不滴血认主就无法穿上,所以我就……”青门有些心虚的道。

“唉!你!”莫开指着青门,现在的他甚至恨不得冲上去把那张女人见了都要嫉妒的脸直接踩个稀巴烂!

通过莫开的表情和自己的判断。谢尘已经感觉到了青门这次似乎闯了大祸。不禁皱眉道:“莫兄稍安勿躁,或许事情并还有回旋的余地……”

“回旋?”莫开怒视着青门,低吼道:“的确是有回旋的余地,把这小子杀了,一切就都简单了。”

“你说啥?!”青门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这莫开没病吧?这唬人的铠甲就算真的是一件天外灵宝,也不至于这样发疯啊!

谢尘面色一沉,他自然不能支持莫开的想法,沉声道:“莫兄!一切都只是镜花水月而已!你又何必执着?难道你真的想见到铸石大陆一直活在这种虚妄之中吗?你有没有想过真相大白之日,铸石大陆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

谢尘的话语种虽然并没有蕴含灵力,但却如同滚雷般在莫开脑海中炸响!莫开那高大的身躯骤然如遭雷击般猛然一震,一双眼睛惊骇莫名的望向谢尘。

“妖刀城主,你……都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