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九十二章 巨大的枷锁

二百九十二章 巨大的枷锁

感谢莲心的评价票和一直以来的支持!顺便多求几章票,无论推荐、评价、月票都好!论道需要支持!

“踏波逐浪兮,苍天飘渺。弹指弄焰兮,大地尘嚣。荡舟独行兮,浮云漫卷。日月浮沉兮,独我狂骄……”

谢尘尚未睁眼,便听到耳畔有人做歌轻吟,轻吟声如梦如幻似如远山飘渺,又仿佛皇天后土般厚重。

随着声音的起伏,歌声逐渐铿锵起来。

“我观天道兮,如视敝履!众生所求兮,苟活世间!他日旗动兮,教天翻覆!兵戈所指兮,大地消沉!”

好狂妄!谢尘努力睁开眼,目光所及之处,一枯瘦绿发老者一手负在背后,另一只手将一只玉盏端在胸前仰天高歌。

“天不容兮,我便为魔!人不容兮,我便是妖!苍穹冠盖,我破天!混沌无边,我做崖!”

盏中之物一饮而尽,枯瘦的绿发老者忽然怒发喷张,掷杯指天!

“大道无恨也无情,苍生皆庸自飘零。我聚风云斩天道,谁敢随我逆苍穹!”

“轰隆隆!”

似乎在回应绿发老者一般,阴沉的天空中忽然响起滚滚雷鸣。道道耀眼的闪电在乌云中游走,凄厉的寒芒将老者的目光映照得明灭不定!

“哈哈哈哈!你若不服,便来劈我!我敢逆天,又安惧尔等细雨般的雷霆!”

老者纵声狂笑,万千雷霆之中绿发飘动。下方的大地之上烈焰升腾!在这一刻,这天地间仿佛便只有这老者一人。而他那枯瘦的身影却好似脚踩着大地,头顶着天空一般巍峨无比!

他是谁?谢尘怔怔的望着那绿发老者。他想开口,却发现喉咙中似乎已经失声,他想起身却感觉全身提不起半分的力气。

风停,雷止。绿发老者目光一转,正与谢尘的双目对视。

谢尘只感觉在这一刻自己的神魂似乎都要离体而出,被那一双碧绿色的眸子直接摄去吞噬!

“小娃娃,你醒了?”绿发老者淡淡说道。

谢尘无法动弹也不能说话。唯有眨了眨眼睛作为回答。

“醒了便好,你现在死还早了些。”

绿发老者说着,抬手一挥!谢尘忽然感觉到好似万千条绳索在自己身上解开了束缚,四肢重新恢复了知觉,甚至喉咙都不自觉的上下滚动了一下。

“晚辈谢尘,多谢……”

“不必谢我,救你只不过是不想让你死得太早罢了。早晚有一天。你还会将这条命还给老夫。”

绿发老者挥了挥手,淡淡说道:“你能动吗?”

谢尘诧异的望着绿发老者,勉强爬起。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竟是身在一座数十米长的画舫之上!

这条画舫通体竟都是一整块绿色玉石所雕,其上没有雕栏画柱的华美,有的只是一张张狰狞可怖,而又痛苦至极的人面浮雕!

“无论前辈怎么说。救命之恩恩同再造,谢尘必将铭记此恩。”谢尘站在这如鬼府般的画舫之中,深深一拜。

此刻之事再明了不过,定是这老者在自己即将被炼魂火湮灭之时,出手将自己救下。虽然此人言谈行事尽皆诡异。但毕竟也是救了自己一命。

“哼!倒是有着几分气概,只不过再过些时间你也就不会这么想了。你的麾下来寻你了。你走吧。”

老者轻哼一声,碧绿的眸子望向天际。

此时,炼魂大陆的天空之中,十几座魔城轰然而动,城头之上赤红色的铁拳魔旗迎风飞舞,正是莫开带着青门回到天港之后,调动所有魔城来此驰援谢尘!

谢尘眼眉微微挑了挑,经过炼魂火的灼烧,此刻他只觉得全身仿佛散了架子一般使不出半分力气,甚至神魂也只能勉强让自己不至于再次昏睡过去而已。

“还不走?”绿发老者扫了一眼谢尘。

谢尘深深吸了一口气,再次躬身道:“既然前辈不喜晚辈,晚辈这便告退。”

说罢,谢尘咬着牙,竟是生生提聚起一丝灵力摇摇晃晃的腾空而起。只不过任谁都能看得出来,现在的谢尘恐怕飞出不到十米便会一头栽落向下方的火海!

“倔强的家伙!”绿发老者轻轻摇了摇头,忽然手腕轻轻一动!

一股浑厚的灵力瞬间涌向谢尘,将谢尘直接托起。但这灵力却并不如何轻柔,而是如狂风般霸道!

谢尘仿佛觉得自己忽然变成了狂风中飘零的落叶,在这无可抗拒的力量之前,身体不由自主的被向着远方扫去!

“是老大!”

冲来的魔城早已发现了那绿色的画舫,待见到那画舫上一道柳絮般浮动的人影向着自己的方向飘来之时,莫开不禁一声低呼!

高大的身影如箭一般从魔城之上蹿出,就在推送谢尘的狂风已然力竭,谢尘的身体正在无力的坠下之时,莫开及时的接住了谢尘。

“老大!你果然还活着!”莫开惊喜交加,扶着谢尘走向魔城。

谢尘勉强一笑,却是不自觉的回望了一眼身后那画舫。但那画舫此刻却是早已消失在茫茫天地之间,不知所踪。

浮云之上,碧绿色的画舫之中。一名黑袍女子从画舫船头缓步走来,向着绿发老者盈盈一拜。

“君主,您的老朋友到了。”

“恩,我知道了。”

绿发老者微微点点头,转眼望向远方长空那一道如流星般划过天际的银色光影。

谢尘被莫开接回天港之后,便一直处在昏迷之中。当他终于悠悠转醒之时。已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

这时青门也已经苏醒。按照青门所说,他自从拥有了灼魄火之后。便一直忍受着神魂灼伤的煎熬。对于灼魄火的灼烧他或多或少的有了一丝抗性,这次之所以昏迷只是被灼烧的太过猛烈罢了。

而谢尘却是不同,谢尘的神魂本就受损严重,再加上炼魂火的灼烧现在几乎已经虚弱到了极点。便是实力稍强些的灵王,现在的神魂恐怕都要强于谢尘。

对于自己的伤势,谢尘自然心中有数。一直以来最为令他感到不解的是,青门的灼魄火因何会在没有催动的情况下自燃?

“大哥,我要炼魂火!”

在回答谢尘这个问题之前。青门忽然眼中闪出希翼的光芒,斩钉截铁的说道。

“哦?”谢尘半卧在**盯着青门,他从未在青门的眼中看到如此渴望的神情。

一直以来,青门便是一个十分随性的人。看似圆滑,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坚持。他跟着谢尘,是因为他觉得这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并且谢尘也是一个值得他来托付性命的伙伴。

但是这一次。青门眼中却是霸道与不容置疑的渴望!

“当我踏上炼魂大陆的时候,便仿佛感觉到了一种宿命。这宿命给我一种我必须死在这里,或者将在这里升华的强烈感觉。”青门直视着谢尘,沉声说道。

“原本我并没有发现这种感觉到底指的是什么,但是现在我却明白了。当炼魂火悄悄的将我体内的灼魄火引燃之时,我就感觉到了那种融合!”

“融合?”谢尘和一旁的莫开对视一眼。随后他们又静静的望向青门。

青门点点头,“我体内的灼魄火与这大陆上的炼魂火同出一源,就如同魂与魄皆为神魂之本一般,它们本就应是一体的!炼魂火企图靠着这种一体的联系引得灼魄火将我毁灭,但因为大哥和莫开舍命相救。我最终活了下来。既然我活着,那么被吞噬的就应该是那炼魂火!”

到了此刻。谢尘和莫开已经完全明白了青门的意思。两种同出一源之物在这里相遇,它们之间必有一战!

这就如同谢尘这刀主的宿命一般,或许此战可以逃避。但逃避的结果是什么?结果便是青门只能拖着一个神魂受损的身体去闯荡大陆,而那变异之后拥有灵智的炼魂火却将永远被禁锢在这炼魂大陆之上!

“青门,你需要我们做什么?”谢尘沉吟了一下,沉声问道。

青门昂着头,眼中闪过一道精芒:“为我观战!我要我的大哥,我的兄弟见证我这宿命一战!我胜了,为我欢呼!我败了,为我收尸!”

“可是青门,那炼魂……”

“我原本并没有过什么理想,甚至讨厌战斗……”

青门打断了欲要劝阻自己的莫开,声音悠远:“但自从我的本命灵以先天满灵力觉醒之后,便被家族的期望所禁锢。在别人看来,拼命修炼是我唯一的选择,中兴家族是我这个天才子弟的责任。但他们却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套在我身上的巨大枷锁!”

青门苦笑了一下:“它使得原本散漫而讨厌战斗的我,不得不去为了别人的期盼而活着,而努力,而修炼……它不会明白我只想作为一个普通人而平静的渡过一生,它迫使我不断的重复着先祖一直以来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

“我累了,我以纨绔当做面纱,遮挡着我对这种责任的愤怒。但家族却并未因此而放过我,他们以为我的纨绔是因家族对我太过宠溺,于是他们将我送入了一个宗门。宗门中的我继续纨绔,理所当然的遭到了惩罚和蔑视。也直到那时,我才发现我还有一颗不甘屈辱的心。”

“我开始反抗,我爆发出了超乎寻常的力量,我杀了一直在侮辱我的师兄!杀人的那一刻我感到害怕,我逃了,逃得很远逃到天边。莫名其妙的进入了一个叫极地空间的地方……”

“我九死一生,从地狱中爬了出来。直到那时我才知道我的家族因我而覆灭!我愤怒,我开始了杀戮!我灭掉了宗门,我开始为自己的生存而战!”

“当无数生命在我的火焰中被焚灭之时,我忽然悟了。这世界又何尝不是一个巨大的枷锁?它锁着每一个人的命运,任何人都无法逃出它的掌控!我本来只想平凡终老一生的,但我的命运却让我不得不去杀戮,不得不去战斗!就如同今天一样,这个命运又来召唤我了。既然逃不出,那我便去面对!这是属于我的战斗,也是我的宿命,只有我自己能够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