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九十四章 为何道

刀纵天穹 二百九十四章 为何道

“你这不孝子!”

“不争气的东西!”

“没用的小畜生!白白浪费了大好的天资!”

“废物!娘娘腔!”

“垃圾!狗一样的东西!”……

一声声喝斥、嘲讽、辱骂……瞬间将青门完全淹没!

“我没用,我愧对我的家族,愧对我的天赋!可我只想无忧无虑,平平安安的活着,为什么不行!”青门捂着头,咆哮着,颤抖着,哭泣着!

渐渐地,青门停止了颤抖。.他抬起头,双目已经赤红,手中多了一柄锋利的尖刀!

“你们不让我无忧无虑的活,那我就让你们去死!”

鲜血充满了眼前的世界,一具具在鲜血中浮沉的尸体狰狞的望着青门。青门怕极了,他不敢去看那一双双怨毒的眼睛,甚至不敢呼吸!

“你们死了也不愿意放过我吗?那我就和你们一起死!到你们那个世界再杀你们一次!看你们还敢不敢纠缠我!”

青门疯了一般举起刀,狠狠的刺向自己的喉咙!

而与此同时,那笼罩在绿光之中的青火盘之上忽然浮现出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

一刀刺进了心脏!青门只感觉那彻骨的凉意瞬间席卷全身!

冰冷无情的金属,在心口的血肉中不停搅动,便仿佛要生生的将那跳动的心彻底搅碎!

没有疼痛,但源自于心底的痛苦却更加猛烈!猛烈到青门忍不住向着自己刺出第二刀!

转瞬间,青门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身上的鲜血仿佛流不尽般仍旧在不断的冒出。青门低吼着,狂笑着,冷漠的向着自己一刀刀刺下!

他忽然觉得这样很好玩,就仿佛自己回到了童年,正在拼命的拆开一件层层包裹的礼物一般。或许待到鲜血流干,身体破碎,那件他一直期待的礼物便会出现在眼前。

细碎的裂痕不断在青火盘上浮现,便好似在这件无暇的瓷器上被人画满了道道诡异的花纹。这花纹如此的诡异凄美,但隐隐间却透着一股濒死的绝望。

绿妖瞳绽放出妖异的光芒,它仿佛在笑,又好似在颠。它笑的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即将在它眼前陨灭,它颠的是自己即将拥有那梦寐以求的灵魂!

有了灵魂,我便可以离开这火焰炼狱!离开这万古孤寂!我便可以去感悟,便可以拥有喜怒哀愁!绿妖瞳无声咆哮着,它仿佛见到了自己走出炼魂大陆的那一幕!它仿佛感觉到了自己从未有过,但却无比渴望的眼泪!

是的,眼泪。绿妖瞳是强者的双瞳所化,但却从未体会过眼泪的滋味。它只是一个灵宝,它没有灵魂。作为一双眼睛,它比任何人都渴望去体会那种从自己体内流出的**。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

一滴晶莹的水珠从青火盘中滴落,那是青门的泪。幻境之中,青门那俊美而冷漠的脸上忽然流下了泪,泪水滑过脸颊,冲刷着脸庞的鲜血,晶莹逐渐变得浑浊,随即又被染成殷红。

青门依旧一刀刀刺向自己的身体。这一刻他忽然明白,想要真正的死去需要流干的不仅仅是血,还有泪!

大滴大滴,断线珍珠般的泪水从青门眼角滚落,模糊了他的视线涤荡着他的心!

初时,这些泪水中饱含着委屈与无助,它们是酸涩的。渐渐的,其中又充满了愤怒的辛辣!

到了后来,泪水逐渐变得苦涩,那种令人难以忍受的苦涩。是绝望吗?好像不是,应该是一种在命运洪流中挣扎的艰辛。

为何没有甘甜的味道?青门恍惚间思索着,难道自己这一生竟只有酸、辣和苦?

他努力回想着快乐,奈何童年的记忆早已模糊,他抓不住也体会不到。他只能在自己这有限的记忆中去寻找那寥寥的快乐。

他真的快乐过吗?这些年,几乎他天天在笑,但笑却并不代表快乐。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看起来是在笑,其实却是在用另一个表情去哭。

青火盘已经快要到了崩碎的边缘,当神魂中的眼泪流干,便是一颗心的寂灭,一条生命的消亡。

“这种时候,你还在感悟?”

低沉的声音忽然在谢尘耳畔响起,谢尘周身的金光骤然消散,微笑的表情也变成森冷。

谢尘抬起头,望着不知何时出现在城头的一个银色身影。他记得,那是龙王铠。

“这是他的命运,我没有办法干涉。”

谢尘并没有诧异于为何银蛇君主会出现在自己的魔城上,反而他忽然感觉很正常。就如同走在大街上,遇到一个住在附近的熟人一般。

“命运?”银蛇君主嘲讽般的低笑,“命运是用来做什么的?”

“命运是枷锁,它束缚着每一个人。”谢尘很自然的将自己刚才的感悟说出,虽然他知道这感悟还很稚嫩。

“哦?那修炼又是为了什么?”银蛇君主玩味的问道。

“修炼是为了……”

谢尘说到这里,忽然怔住了。修炼是为了什么?感悟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修炼与感悟,便是为了知道自己身处在这个枷锁之中?!

天道以欲/望的锁链束缚住所有人,没人能够打破这道锁链,因为没人能够彻底根除心底的欲/望!那为什么有那么多人要去逆天?!

“看来,你似乎懂了。”银蛇君主背对着谢尘,虽然他没有看见,却能够感觉到谢尘心中的迷茫。

我懂了?我懂了!谢尘眼睛一亮!

如同此理,修炼是为了什么?感悟是为了什么?亲情、友情、爱情等诸多情感又是为了什么?这一切为的,并不是去顺从命运,也不能根除欲/望这个枷锁!它们是为了能够让自己去掌控自己的命运!

为何道?为何道!为了掌控而道!无论是自身修炼、感悟,还是周边的一切环境影响,都是为了将命运这个巨大的枷锁掌控,将这束缚着自己的枷锁变成自己登临巅峰的阶梯!

谢尘忽然笑了,他笑得畅快无比,笑得几欲癫狂!

与此同时,谢尘身上陡然绽放出了耀眼的金光,这道金光直冲天际!这道金光光耀四方!

一声龙吟声贯九霄,一道厉闪刺破苍穹!

阴沉的天地间,耀目的金光成为了主题,它的光芒甚至已经盖过了那漫天的绿色火焰!

“青门!命在你手,却不由天!你前番纵然有千般苦涩,但有了兄弟你将永不孤单!”

龙吟之中,谢尘的声音有若万钧雷霆!轰鸣间风云激荡,飘散处雷火升腾!

闪烁着妖异之光的绿妖瞳骤然一黯!而那几欲崩碎的青火盘却是微微一震如遭雷击!

幻境中,青门猛的抬头。他忽然发现一束阳光穿破乌云笼罩全身!

好温暖!早已因为鲜血流干而逐渐冰冷的身体轻颤了一下,这种久违温暖让青门的嘴角不自觉间向上掀起。

眼泪仍旧继续留着,但青门忽然觉得它似乎没那么苦涩了。我想起来了,我曾经也曾快乐过……

青门想起了童年,自己尚在襁褓中便见过父母那慈和的笑脸,自己咿呀学语,自己蹒跚而行……自己以先天满灵力觉醒出青火盘。直到那时,身边的人都在笑,笑得那么亲切,笑得那么真!

泪水忽然变得有了丝丝甜意,青门近乎贪婪的在吮吸着,回味着那久违的惬意。

一面大旗!青门眯着眼,朦胧中仿佛看到那刺眼的骄阳中飘起了一片赤红如血的大旗!

大旗上,一只黑色的铁拳迎风挥舞!高举着大旗的,是一个扛着龙纹长刀的青年!

青年在向着自己挥手,仿佛在说着什么。说什么呢?听不清,但却能感觉到那声音中的力量。

“你有了兄弟,将永不孤单!”

听清了!青门的目光逐渐亮起!我有兄弟,我不孤单!有兄弟在身边,苦涩也会变得甘甜!

青门仿佛见到,一个青年高举龙纹长刀,面对十几座魔城仰天长啸!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正是因为这句话,青门第一次知道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也正是那时起,青门有了挺起胸膛咆哮的勇气!那个青年是他的目标,那杆大旗成为了他的脊梁!

绿妖瞳见即将崩碎的青火盘忽然开始变得凝实,它愤怒了,它开始歇斯底里的咆哮!

“死吧!蝼蚁般的人类,你这种家伙活着也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死?我为什么要死?幻境中的青门忽然笑了,笑得如阳光般灿烂,笑得甘甜的泪水滚滚而下!这一次他不是在笑着哭,而是哭着笑!

“我有兄弟,我不孤单,我的生命充满希望我有我的目标!该死的,是你这个只会蛊惑人心,甚至连灵魂都没有的家伙!”

“轰!”

幻境如玻璃板的轰然崩碎!布满裂痕的青火盘上忽然绽放出耀眼的青芒!

青芒消退,俊美少年沐浴在碧绿色的烈焰之中,他在微笑,他张开了双臂!一双如寒星般的眸子直面那妖异的双瞳!

“青冥神火,玩够了便该回家。不过在回家之前,先将这个家伙湮灭!”

一根手指忽然指向绿妖瞳,而周围那滔天的绿色火焰,便仿佛训练有素的猎犬一般,呼啸着冲向主人所指的目标!

“不,这不可能!它们、它们怎么会听你的指挥!”绿妖瞳射出的恐惧的光芒,它不明白,这融合之后的火焰怎么会听命于青门?!

“道理很简单,便是火焰也懂得选择强者。在你我之间,我更强!”

青门笑着飘到绿妖瞳前方,俯视着惊恐的双瞳,“你呢?现在你要怎么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