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二百九十九章 天王峰飘雪

二百九十九章 天王峰飘雪

“啊——!”充满压抑的惨叫声中,一条手臂伴着鲜血抛飞。

如今已成一片废墟的要塞上已经没有了活人,除了一人一马和一个姑且还能称得上“人”的生物。

“说吧,你主子妖刀在哪。说出来,或许会少些痛苦。”

白色面具之下,一双眸子中充满了冷漠。既然这里有兄弟盟的足迹,那么显然那柄刀便应该是兄弟盟之主,妖刀谢尘!

“嗬嗬……想知道吗?跪下来求老子啊!老子高兴的话,或许会给你这个送死的机会!”

四肢已去其三的刀疤,依旧用他仅剩的那条腿昂然而立!他的脸因为剧痛而扭曲着,显得分外狰狞。但他的眼中,却是不见丝毫恐惧!

“好吧,既然你不说,那就不必说了。”白衣人手中寒芒一闪,道道剑气如秋霜般飞掠!

似乎已经感觉到了死亡的到来,刀疤忽然仰天狂笑:“人们都说我刀疤面恶心软,不是条汉子!我看现在谁敢再说!我为兄弟盟力战至死,我以我命殉旗!兄弟盟万岁!哈哈哈……”

笑声戛然而止,剑气消散之后,刀疤挺立的身躯如一堆朽木般逐渐坍塌!一剑,支离破碎!

“剑主,你杀了他线索不就……”

“无妨,该来的总会来。既然这是他与我的宿命,那他想必也不会逃避。”白衣人淡漠的打断了心中响起的声音,扫了一眼残破要塞上如山般的尸骸。

“妖刀谢尘?兄弟盟?我若是将你的兄弟们一个个除掉,不知你会不会很伤心呢?”

“嘶——!”

“刀主,你怎么了?刚才我好像感觉到你的神魂怪异的波动?”

妖刀城中,谢尘睁开眼双眉紧锁。片刻之后他才淡淡道:“我忽然感觉到神魂中有什么东西在微微刺痛,而且下意识的便想到了雷罚城……”

雷罚城?剑九沉吟了片刻,恍然道:“难道是雷罚城的哪个城奴陨落了?”

“哪个城奴陨落?”谢尘心中一动。

雷罚城一共只有十个城奴。其中四个宗级魔兽留在天港之中未曾进入金弓大陆。若是黄道盟进攻天港的话,这四个宗级魔兽想来应该不可能只死一个。

洪氏兄弟五人向来一起行动,单独陨落一人的机会极小。这么说来。难道是刀疤?

就在谢尘思索之间,一道讯息也已经传到了他的传讯玉简之上!

发出讯息的是萧十三。讯息上只有一句话:“刀疤被一不知姓名的白衣人所杀,我们正在赶去一看究竟!”

不知姓名的白衣人?!难道是……

“刀主是雷罚城之主,刀疤是雷罚城城奴,若是那剑主现在在金弓大陆上,想必会察觉到他的气息!”剑九分析道。

果然是那个家伙!谢尘眼中寒芒一闪,当即传讯给萧十三,“所有人不得轻动。不要轻易去招惹那白衣人,在天王山等我回来!切记!”

传罢讯息之后,谢尘眉头皱得更深,沉声道:“灵宫不是说这家伙还不知道我的身份么?难道灵宫竟然违背约定。将我的讯息又卖给了他?!”

剑九摇摇头,说道:“我看不然,灵宫素来以信誉著称,不可能做出这种事。依我所见,应是这剑主在逐一排查中。偶然撞见了你。”

“逐一排查?”谢尘一怔。

剑九点头道:“神兵一分为二重生,势必不会相距太远,应该尽皆都在这北混沌之中。而既然对方知道另一半神兵为刀,想来应该会从本命灵为刀,在北混沌中声名显赫之人开始着手。如此排查之下。不难筛选出一批强者。在这些强者中,按照成名的时间和修为再次排查,所剩之人想来也就不太多了。无论在哪个方面,刀主都符合这些条件,而且最近又盛传黄道盟要在金弓大陆围剿于你。他能来到金弓大陆,就也不奇怪了。”

“这么说来,倒是我最近的高调行事,把他给引来了?”谢尘皱眉道。

剑九微微一笑,“怎么?刀主后悔了么?”

“后悔?开什么玩笑!主动找上我,后悔的应该是他!”谢尘昂然一笑,忽然起身走出房间。

“莫开,距离金弓大陆还有几天路程?”

主城之上,正在观察混沌图的莫开一笑,说道:“老大着急了么?再有十五天,我们便可到达金弓大陆了。”

谢尘点点头,说道:“想必现在黄道盟也应该掌握了我们的行踪,已经开始布置了吧。传令全军放慢速度,缓缓推进。”

“这是为何?现在还不到准备应战的时候吧?”

谢尘目光沉凝遥望着金弓大陆的方向,沉声道:“有些事情必须要去解决!在与黄道盟正面交锋的时候,我可不希望再同时去面对宿命中的对手!”

金弓大陆,天王峰。

又是一个满月,早在黄昏之前天王峰上便已经人影绰绰。虽然此刻金弓大陆正在战乱之中,且四周被黄道盟的大军封锁,但却并不能减退大陆上的强者们来此观看金弓虚影的热情。

天王峰之巅,一块巨石之上静静的坐着一男一女二人。巨石周围,五名面貌极为相似的老者静静站立,眼中不约而同的充满了期待。

“又是一个满月了……”男子背对着夕阳,望着东方天际轻轻一叹。

数年征战,在他憨厚的脸上留下了些许沧桑。青须须的胡茬从下颌一直延伸到双鬓,为这沧桑中染上了男人的成熟与魅力。

“嗯,真怀念当初大家一起看月亮的时候。”红衣女子轻轻点头,无声的将头靠在了男子宽厚的肩膀。

在大陆诸国的眼中,女子是杀伐果断叱诧一方的强者,那一袭红衣便代表着鲜血与烈焰。但在此刻,她只想做一个温婉的女人,只想靠在男人的肩头享受这片刻安宁。她累了。她祈盼着重新过回那种和伙伴们一起冒险一起纵声欢笑的生活。

伸展手臂,萧十三轻轻揽住身边人的香肩。他笑着,他感到了发自内心的满足。这种满足是任何成功都无法比拟的。

斜阳晚霞即将消退,而自己却拥着那永恒的火红。便经风霜又如何?唯有情人相依。唯兄弟遥相守望,唯心中拥有希望,这便够了。

“老大说他会在落日之前赶到,到时候我们一起找到长风,抛下这里的一切再到混沌中遨游!”萧十三在微笑,他淡淡的勾画出向往的未来,却只字不提即将到来的大战。

“萧大哥。我们不会分开的,对吗?”凤七没有抬头,静静问道。虽然萧十三不说,但她又怎能不知道这即将到来的危险?

手臂微微一僵。随后立即又紧紧的拥住,萧十三重重的点点头,“我们不会分开!永远!”

“你们几个,也是妖刀的城奴?”

清冷的声音瞬间将夕阳所洒下的暖意瞬间驱散,白衣胜雪。面具如霜!天王峰之巅的温度瞬间降到了冰点!

“你是谁!”洪氏五兄弟心中同时一凛,瞬间列开战阵对白衣人对峙。

“该来的总会来……”萧十三无声一笑,他的八卦镜又岂能注意不到最近一直有人在跟踪自己?

“来便来!若非老大不让我们动手,我早就废了他!”凤目中闪过一道寒芒,杀伐之气在凤七身上滕然而起!

目光越过洪氏五兄弟。白衣人饶有兴致的望着背对着自己的男女,“你们看起来不是城奴,想必应该是兄弟盟里的比较有地位之人了。”

“明知故问。”萧十三紧紧拥了一下凤七,随后站起身望向白衣人,“你一直在暗中窥伺我们,难道直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们是谁么?”

凤七站到萧十三身边,凤目一眯,“倒是你,装神弄鬼没脸见人的样子!难道是为自己的长相而感到自卑?”

自卑?面具之下,双眼中寒芒一闪!

白衣人冷笑道:“原本我是想等着妖刀来到这之后再一起收拾,既然你们如此不识抬举,那我便让你们为说过的话感到后悔!”

严冬般寒意瞬间将天王峰顶完全笼罩!等待着观看金弓虚影的其余人在感觉到这彻骨的寒意之后纷纷退避,生恐被这强者之间的战斗所波及。霎时间,天王峰顶变得空空荡荡。

寒风浮动,不知何时天空中竟然飘起了片片雪花。在夕阳余晖的照射之下,雪花璀璨夺目,如宝石般晶莹。

“区区小技,竟想伤人?”萧十三眼中一寒,一面巨大的八卦镜倏然升起!

就在八卦镜被祭出的刹那,片片晶莹的雪花竟忽然变得如利刃般凛冽!呼啸着向着萧十三等七人蜂拥而至!

“嗡!”

一道如冰晶般的寒芒同时在八卦镜之上射出!凡是被这寒芒所笼罩的雪花忽然一凝,继而迅速被一层更厚的寒冰包裹,在半空中诡异的轻颤!

“去!”萧十三一声轻喝,无数轻颤的雪花仿佛有了生命一般忽然猛的转向,轰然射向那白衣人!只是这一次,雪花更加锋利,去势更加猛烈!隐隐间,所过之处的空间传来阵阵嗡鸣!

“反射么?不错的能力……”白衣人饶有兴致望着呼啸而至的冰刃,轻声低语。忽然之间,他手中凭空多出了一柄雪亮的长剑!

“但在我的面前,这都不过只是虚妄罢了!”

长剑若长空银龙,一动风雷阵阵,一击万物失声!

“轰隆隆!”

爆涌的冰刃瞬间化作齑粉,飘落尘埃!剑锋所过之处的空间倏然划出一道完美的弧度,随即轰然而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