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零一章 你曾是我头上悬着的一柄刀

第三百章 冰与火的交融,冰火凤凰

301章,近百万字了,论道再次坚持了下来。吼一声,求些推荐票、月票抑或者点击与收藏等支持!论道拜谢各位兄弟了!

轰天的雷鸣忽然仿佛变得极为遥远,而冰火凤凰所带出的巨大声势也随着微微一滞!

当那柄剑高高举起,当一道比夕阳还要璀璨的光芒飘散而出之时,天地间忽然静了下来!

如水般的波纹一圈圈荡开,那巨大的冰火凤凰竟然在白衣人手中那柄剑落下之时崩碎!

大片大片的冰晶从冰火凤凰的身体上剥落,道道火焰如同烟花火雨般四散纷飞!红霞漫天的天空中,冰雪在飘舞,火焰在飞腾!景色美轮美奂,却带着一种寞落的凄凉!

冰火凤凰哀鸣着,竭尽全力欲要冲破那剑的压迫。但那剑却如同磐石般坚定,如一座不可抗拒的大山一般缓缓落下

“轰!”

一处山头被一块巨大冰晶击中,烟尘四起冰屑飞溅!另一座山却是陡然燃起熊熊烈焰,与天边红霞遥相辉映!

萧十三和凤七相拥着,十指紧扣!他们的面色如纸般苍白,但目光却无比坚定。虽然他们没有料到冰火凤凰会被击败,但他们此刻只能静静的接受眼前这一切,接受凤凰焚灭形神俱毁的命运!

他们在竭力抗争着这几乎令人惊恐的力量,他们尽可能的靠近对方,尽可能享受这二人相拥的感觉。死亡,已经近了。

“唳——!”

冰火凤凰仰天悲鸣,它已经再也承受不住这源自于天道的威压!轰然之间,双翼折断!巨大的残躯带着冰与火的愤怒缓缓下沉!

“天道之前,一切皆为蝼蚁!而你们,却只不过只是微尘。”

白衣人冰冷的声音响起,他目光凛然,他要将一切胆敢阻挡在面前东西尽皆毁灭!他感悟的是纯粹的天道。他坚信天道永恒,一切忤逆皆是当诛的罪恶!

“小七,站到我身后,我保护你。”萧十三苍白的笑着,望着怀中女子。

“嗯。”凤七温柔的点了点头。站到萧十三的身后。

但是当她望见那宽阔而坚实的脊背时。却忽然无声的哭了。她知道,这恐怕就是这个男人此生最大的心愿。虽然明知道这种保护根本无法改变二人一起陨落的命运,但只刹那便足够了。

凤七伸双手。环住萧十三的腰,将身体紧紧贴着那宽阔的脊背。她哭着微笑,她很满足。她的男人在保护着她,她甘愿在这种幸福中与他一起消散。

白衣人的目光更冷了,天道无情,唯有区区蝼蚁才会拥有这可悲又可笑的儿女之情!他不容,他不齿,他……要将之彻底毁灭!

“带着你们的无知,去死!”

“轰隆隆!”

愤怒的雷霆淹没了一切声音。淹没了冰火凤凰的悲鸣!天在颤抖,地在耸动,夕阳扯来一片巨大的乌云遮住脸庞,空间在这巨大的压迫下发出破碎前的呻吟!

一剑,寒冰消融!一剑,烈焰化作飞灰!这蕴含着天道之力的永恒之剑。无情的斩向相拥相守的二人!

萧十三抓住环在身前的柔荑,平淡的望着那一剑,他在微笑。凤七泪湿长襟,但却也露出了笑容。被湮灭的只能是肉体与灵魂,但任何东西都无法湮灭他们已经融合在一起的心!

所有在远处观战的大陆强者们都在惊呼。他们看到的是一个卷起金弓大陆惊涛骇浪的帝国即将覆灭,他们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

忽然,天地间再次静了下来。遮住夕阳的云层骤然被撕开了一道裂痕,一缕金色的阳光只在瞬间便破云而出,射在了萧十三与凤七的身体之上!

云翻卷,风狂啸

!一柄刀从云深处起,逆狂风而上!刀上龙纹金芒璀璨,刀中锋刃杀意凛然!

“昂——!”

龙吟之声击碎长空!狂暴的战意直指苍穹!

“轰!”

刀剑相击,击碎了周围的空间摧毁着所波及到的一切!没有那金属的铿锵,只有如雷霆般的爆裂!

风云倒卷,为这惊天威势喝退!山川崩碎,大地在脚下颤抖!

“轰隆隆!”

金色刀芒冲天而起,几乎将天空撕裂!雪亮的剑芒如天河瀑布般倾泻,霎时间在大地上切开一道狰狞的裂痕!

萧十三和凤七没有死,他们的目光重新亮了起来,同一个声音在他们的心中回荡,“老大来了!”

不错,来的正是谢尘!

当洪氏五兄弟相继陨落之时,谢尘便已经感觉到了危险。他心急如焚,他怒火升腾!当远远的见到那巨大的冰火凤凰正在崩碎,当见到两个生死之交相拥而笑之时,他不顾一切的挥出了这一刀!

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能够一刀挥开那恐怖的永恒剑意,但他却真的做到了。面对着强大的永恒剑意,手中的屠龙刀似乎也燃起了从未有过的高昂战意!

强大的剑气从萧十三和凤七二人的身边划过!二人虽然保住了生命,但却同时身子一震,喷出了一口鲜血。

白衣人侧目望着远处如流星般飞驰而来的谢尘,单手一挥竟是将委顿的萧十三和凤七直接摄起!现在的二人已经几乎失去了反抗之力,只要他手掌一动便可以将他们一切捏爆。

“住手!”谢尘怒发喷张,嘶声大吼!手中长刀挥动,但却是迟迟未斩向对方!

“住手?我为什么要听你的?”白衣人眼中闪出了一抹戏谑!

“要杀便杀,挟持人质算什么本事?”被束缚的萧十三抱着凤七怒目圆睁,显然他并不想让谢尘因为他们而束手束脚。

“人质?你们有这个分量么?我只不过是不想让你们死在一起而已!”白衣人瞥了一眼仍旧相拥的二人,手掌忽然猛的一动!

“小七!”萧十三一声惊呼!在白衣人的力量下,凤七竟是被猛地扯开,随即直接向着下方地面上那深邃无比的裂缝中抛去!

谢尘见状正待要飞身去救之时,白衣人忽然手臂猛的一挥,将愤怒的萧十三向着相反的方向猛的抛飞!

“妖刀,你想要救哪个?”白衣人冷笑着盯着谢尘,抛出这二人之时他都已经运用了空间之力!二人身上所受的力道,足以让他们粉身碎骨!

救哪个?谢尘猛然一怔!救哪个!他忽然感觉到自己在挣扎,在彷徨。都是生死兄弟,而他们必定都希望对方活着,自己要救哪个?

谢尘瞬间的失神尽皆被白衣人看在了眼中,他忽然冷笑一声,沉喝道:“你还是先救救你自己吧

!”

剑如流云,瞬间化作万千剑影,霎时间道道剑芒如山海般刺向谢尘!白衣人想要的,并不是让谢尘去救人,而只是谢尘这一刹那的失神!

“噗!噗!噗!……”

谢尘的身体接连被剑气所贯穿,道道鲜血如鲜花般在全身各处绽放!谢尘剧烈的腾空使得谢尘脸上的肌肉猛然纠结在一起,而心中的痛苦却绝对不输于身体!

刀疤死了,洪氏五兄弟死了!而自己又错过了去救萧十三和凤七的最好机会!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这是自己的宿命,凭什么要让这些人去承担?!

森寒的剑尖停在谢尘心脏前不足一毫之处,白衣人有些失望的看着脸上因痛苦而狰狞的谢尘。

“我本以为,这一战会精彩。”

谢尘抬起头,狰狞的脸庞上充满了愤怒,“我本以为,我的生命才是这一战唯一的筹码。”

“你的命?你错了,你的命只是我的垫脚石,而你那些不中用的手下,也只不过是开胃小菜罢了。”白衣人眼中轻蔑一笑,手中长剑向前递出半分,刺入了谢尘的心脏!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痛痛快快的杀了我?”谢尘眼中已经布满了血丝,如野兽般低吼。

白衣人似乎笑了笑,淡淡道:“我的确是要杀你,只不过我觉得很无聊,你知道吗?在没有遇到你之前,你一直都是悬在我头顶的那把刀。你使我心神不宁,我经常担心你会忽然劈下来,将我劈得粉碎。只不过现在我却没有那柄感觉了,因为我发现,你这柄刀只不过是纸糊的罢了。”

“呵呵,哈哈哈哈……”

听到白衣人这极尽轻蔑的话,谢尘忽然仰天大笑起来。

“纪如雪,哦不,倚天剑主!其实曾经我又何尝不是你这种想法呢?只不过我一直将你当做我必须要去修炼的动力!今天我本是想与你择日约战的,若不是你对我兄弟出手,我也不会对你动杀机!”

“杀机?死到临头,你有什么资格……”

“刷!”

一道暗金色的刀芒瞬间从谢尘的手中亮起!面对已经刺入心脏的剑锋,谢尘竟是不退反进,任由长剑直接刺入自己的心脏!而那一刀也如迅雷般自下而上斩向纪如雪!

纪如雪此刻想杀谢尘,只需灵力一吐便可摧毁对方的心脉!但身为神兵掌控者,他和谢尘都无比清楚,在这么近的距离,寻常的空间壁障根本无法防御屠龙刀的一击!

也就是说,当纪如雪将谢尘的心脏搅碎之时,他自己也同时要承受着被劈为两半的危险!

生死关头,作为倚天剑主的纪如雪会如何选择?谢尘张狂的狞笑着,刚才他并非无法闪躲纪如雪那一剑!只是他知道,自己如今还无法抗衡“永恒剑意”,只能用这种以命换命的方式搏得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