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一十五章 取金弓

三百一十五章 取金弓

金弓大陆,满月之日,遍地流火。

内海之上狂涛汹涌,但近处一望这些波涛却是凝住不动晶莹剔透。

冰封的海面上,谢尘等人分别站在浪尖之处,静静等待着斜阳西沉满月东升。

“踏日逐月”和“望影寻弓”,正是兄弟盟七人所得到的提示。他们在各自静静的思索着自己所得到那四个字的含义,能否与这金弓灵宝有缘,便全在今日。

踏日逐月……

谢尘站在一道冰封的巨浪之上,眯起眼睛凝望夕阳。放眼处,内海之外的整座大陆都在燃烧,赤红色的夕阳也如同被地面的火焰点燃了一般,绽放着火红色的光芒。

这四个字,谢尘曾思索过无数次。但许久以来混沌中无数天赋异禀之辈都无法参透的东西,又岂是那么好理解的?

天空之中,日月同辉之时只有刹那。若想踏日逐月,怕是便只在那一瞬间吧?但事情真的会那么简单么?

夕阳已经有大半没入了西方天际,而此时东方空中的月影已然隐约可见。

第一个动的是凤七!她忽然微微一笑,背后火红的双翼忽然展开化作一道红影踏着遍地流火直奔西方。

夕阳余晖渐渐没落,最后束成了一线,如一柄长矛般横贯长空!

而就在这时,一抹火红却再次出现在天际。那是凤七,她缓缓的,踏着那柄横贯长空的长矛,一步步的走向犹如遮在一抹轻纱中的月影!

她微笑着,凤目中充满了自信。在夕阳余晖的映照下,她的全身仿佛瞬间升起万道霞光,她的脸庞美得完美无瑕。

谢尘静静的望着凤七,他能猜到凤七的想法,但心中却是充满了不确定。真的是这样么?若真的是这样,那么这金弓被小七得到也不是坏事。

凤七走得看似悠闲无比,但实际上却是速度极快。她必须要在夕阳彻底消散之前找到那种感觉。感觉到金弓的存在。

忽然她脸上的笑容更盛,双眼中也闪烁出了兴奋的光芒!

谢尘心中一动,找到了?

只见凤七忽然停住脚步,便那么静静的站在夕阳的余晖之上,缓缓伸出手,仿佛要抓向那天空中虚无缥缈的圆月!

圆月的轮廓此时已经更加明显,那如双翼般展开的金弓弓臂也更加清晰。随着凤七的手掌伸出。那金弓仿佛动了一下!

如今不止是谢尘,兄弟盟的所有人都已经屏住了呼吸!金弓竟然已经有了反应!

凤七的眼中仿佛忽然浮现出了疑惑之色,她的嘴唇开始紧紧的抿了起来,仿佛很吃力的样子欲要拿下什么。但那东西却好像有亿万钧的重量一般,任凭她如何用力伸出的手臂却只停留在半空之中一动不动!

“轰!”

一团赤红的火焰瞬间在凤七的身上燃起,刹那间凤七竟然完全妖化成了一只火焰巨鸟!一根根火红色的羽毛在她的身上生出。宛若精致的铠甲一般覆盖了全身!

“唳——!”

一声凤鸣响彻天际,显然是为了抓住那物,凤七全力催动了神兽血脉!

时间一分一秒,凤七身上的火焰越来越盛但脸上的表情却是越来越痛苦,任谁都看得出她在竭尽全力!

夕阳渐渐没入了黑暗,如血般的辉煌消散,留在凤七脸上的却只有浓浓的不甘!

她的身子忽然向前踉跄了一下。似乎什么东西忽然在她的手中消散使她站立不稳。

失败了!凤七怔怔的望着自己的手掌心,那里有着明显有着一道浅浅的弓痕,她明明已经抓住了那张弓,但却无力将其留在手中!

“小七……”萧十三腾身而起,来到站在空中有些黯然的凤七身边。

“它……不属于我。”凤七望着萧十三勉强一笑,收了火焰背后双翼一展落回冰面之上。

这时,凤七脸上仿佛轻松了许多。她笑着望了一眼众人:“我发现了它,但却无力撼动。这金弓的确存在我能感觉到它的力量!你们加油。我为你们护法。”

说罢,凤七静静的走到一旁,与青门和莫开一起开始为其余的六人护法。

周围再次安静了下来,夜幕深沉。在夕阳消散之后,圆月金弓已经再次清晰的出现在了天空!无论金弓大陆毁灭与否,无论有没有人去看,这金弓便宛若永恒的存在一般。便那么安静的挂在那里,缓缓张开!

圆月金弓出现,得到“望影寻弓”提示的五人也已经开始了行动。

陈词背负双手,仰头望着金弓虚影。似乎在沉思着。

而空空则无法如他一般安静的去思索,直接腾身而起上下左右的开始环视四周。在他看来,寻弓,自然便是寻找。

玉长风召出血月弯刀,一刀刀向着圆月金弓虚劈,仿佛在尝试着什么刀法。他本身对金弓并没有什么兴趣,他的心中只有刀!

萧十三在见到凤七已经无恙之后,这才转身离开。只不过他的方法很奇特,他竟是将八卦镜召唤出来,静静的望着在镜中映出的金弓虚影。

玉蝶儿变得很安静,她如陈词一般,站在一道巨浪之上仰着脸望着天空。清风吹动着她的发丝,轻轻荡起衣袂。在褪去了稚气之后,此刻的玉蝶儿沉静如水,美得令人几乎屏住了呼吸。

谢尘望着玉蝶儿呆了一呆,人总会长大的。当初那个刁钻鬼精的小丫头已经蜕变,但在谢尘的眼中,无论什么样的蝶儿都是完美的。哪怕容颜老去,哪怕岁月沧桑。

有些不舍的压下心中那一抹柔情,谢尘也抬头望向天空。金弓已经缓缓被满月拉开,那充满力量感的扩张使得谢尘也不禁再次感叹天地造化的神奇。

凤七刚刚应该抓住了什么,但她却根本无法将之撼动分毫。可那到底是什么呢?又是什么样的力量,能让凤七无法撼动的金弓被拉起?!

谢尘隐隐觉得自己好像也捕捉到了什么,但却无法将之变成自己可以理解之物。

“哈哈!我找到了!”

就在谢尘正在沉吟之间,忽然半空中传来一声大笑!那是空空的笑声!

空空此刻已经妖化成白毛巨猿,腾身在数千米的高空之上!他的一只手掌似乎抓住了什么东西,全身的肌肉忽然如同一座座山丘般隆起!

“给我开!”白毛巨猿怒吼着,双臂同时用力!便是下方的众人也能够感觉到他身上的肌肉如钢铁般坚硬!

“吼!”

到了后来,空空已经无法开口说话。他怒吼着奋力拉扯,整个身体忽然“轰”的化作一团白雾,隐隐间白雾之中一个金色的“卍”字浮现而出!

只不过这一次天空中的圆月金弓却是动也没动,它们依旧那么缓缓的,按照自己的步调升起、张开。便如同空空这能够拔起一座山的巨大力量,根本就没有作用在它们身上一般。

“我也感觉到了!”

就在空空正在竭尽全力之时,萧十三也忽然一振,向着八卦镜中伸手抓去!

冰晶瞬间在萧十三的手掌之中凝结,仿佛空气在这一刻都已经被冻住了一般!片刻之后,萧十三的身体之上仿佛覆盖了一层晶莹的冰甲。而他便穿着这身冰甲,极力的想从那镜中拉出什么东西!

只不过萧十三却不似空空那般只用蛮力,他的身后隐隐间一道太极图虚影浮现而出!道门之力,四两可破千钧。在这圆柔而内敛的力道之下,萧十三身上的冰甲越来越厚,转瞬间几乎已经变成了一座冰雕!

月至中天,陈词也开始有了动作。他已经不再仰首向天,而是盘膝而坐。一面方正的棋盘摆在他的面前,他的手一动不动的按在棋盘上那唯一一颗棋子之上,面色凝重!

虽然看起来,陈词好像在琢磨着这一步棋该如何走。但谢尘却是敏锐的发现,在陈词的周身隐隐间大道之力弥散!

陈词并不是在向着如何去动那颗棋子,而是他正在努力的用自己的感悟去撼动这颗棋子!此时,他看似云淡风轻,但却已经全力以赴!

玉长风缓缓收刀,他冷冷的看了一眼正在行动的三人,又望了望天空中已经拉满的长弓。他的眼忽然赤红起来!

“原本只是灵宝而已,却诸多限制装神弄鬼!看我将你劈下来!”

说罢,玉长风忽然对月挥刀!一道道蕴含着凛冽杀意的红色刀芒瞬间冲天而起,破开空间斩向虚空!

这一刻的玉长风仿佛疯了,又好像是杀神附体!他张狂大吼,不留丝毫余地!他的敌人就是那圆月金弓,月不落弓不断,他便挥刀不止!

六人中,已经有四人开始了行动,一道道或是狂猛或是刚柔并济的力量在夜空中纵横。这些力量足以使天空震撼大地颤抖,但那满月金弓却始终无动于衷。

“师父,你想到什么了么?”玉蝶儿不知何时已经飘然来到谢尘身边。

“好像想到了,却好像什么都没有……”谢尘摇摇头,有些无奈。他自然能够察觉到,兄弟们虽然都已经竭尽全力,但却绝对远远不够。

玉蝶儿笑了笑,“他们虽然都能感觉到金弓的存在,但却都无法撼动金弓,是么?”

谢尘心中一动,“蝶儿,你也感觉到了?!”

玉蝶儿微微点头,嘴边也是无奈一笑:“我感觉到了,却也知道这只是徒劳。我的神魂感知比你们敏锐一些,就在刚刚,我忽然察觉到了取得金弓的临界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