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三十七章 玄座驾到

三百三十七章 玄座驾到

出现在谢尘身后的正是剑九,他捋着胡子笑道:“原本我已经陷入了昏睡,但青门那小子的药力实在是太猛,就算是想睡也睡不成了。”

直到这时,谢尘才忽然发现,原来现在高台上的青门一直没有停止过炼药。见到谢尘解毒之后仍旧未醒,他更是疯狂的催动青色火焰,将一颗颗恢复神魂的丹药喂给谢尘!在这种几乎不间断的神魂滋养之下,沉睡的剑九竟然也苏醒了过来。

剑九看了一眼小刀,忽然沉声道:“刀主,这个神魂本就是与你一源所生,只因你的神魂被封禁而衍化而出。他便是你心底的善,难道你想眼睁睁看着你自己消弭么?”

我心底的善?谢尘一愣,失声道:“你的意思是,小刀可以不灭?”

“当然可以!先让他停下再说!”

剑九点点头,而谢尘的反应则更快!他一步上前,抓住小刀吼道:“小刀!你听到了吗?你不必走,你可以留下!留下来和我们大家在一起!”

“留下?真的吗?!”小刀一震,停止了燃烧。虽然此刻他的神魂再次变得虚弱无比,但眼中却是亮起了希翼之光。

“自然是真的!难道老夫是那种口无遮拦之人吗?”剑九缓步向前,昂首说道。

“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第一便是融合!你们原本便是一体,融合起来虽然耗费时日,但却并不相互排斥。你们还可以成为同一个神魂!而这个神魂更是会拥有你们双方的力量。势必强大无比!”

说到这,剑九顿了顿。继续说道:“第二么,便是夺舍!是分是和,你们自己决定。只不过我要提前说明白,融合之后会新生一魂,那个魂虽然是你们的融合体,但却并不是任何一个。其间千丝万缕,十分复杂,希望你们深思熟虑。而且夺舍也并非全无风险。在找到合适的夺舍之躯前,也需要暂时禁锢一个神魂,两个神魂不能并存同一身体之内。”

是分是和……

谢尘与小刀对视了一眼,顷刻间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夺舍!”

他们几乎同时说出了答案!失去自我又与湮灭有什么区别?纵然是再如何强大,也根本不是原本的自己!

无论谢尘还是小刀,他们都有自己的性格和记忆。有些东西,他们绝不愿分享!

皓月当空。谢尘从上午一直在擂台上站到现在仍旧没有丝毫的动静。不久之前,青门便已经委顿在地,疯狂的炼药使他的现在全身的灵力几乎耗尽。

沉月也没有动,她虽然已经察觉到了自己的失败,但谢尘现在的状态着实令她不解。尤其是在白天之时,谢尘体内所迸发出的那种神圣的力量。便是那力量。使得她的荏苒之毒几乎被摧枯拉朽般消融!那到底是什么?!

黄道盟和在场的观众都已经开始**了起来,甚至已经有人发出了质疑,难道谢尘一日不动,药师大会就没有结果吗?!

兄弟盟众人早已围在药罐子旁边询问,但即便是药罐子也不知道在“人皇精血”被吸收后。谢尘的体内究竟发生了什么。只不过他可以确定的是,谢尘还没死!

有一件事药罐子并没有和兄弟盟众人说明。他已经察觉到吸收了人皇精血的是一个十分虚弱的神魂。按说谢尘的神魂本不应那么虚弱,若是吸收了人皇精血的是“小刀”的话,那么醒来的则很有可能是……

想到这,药罐子心中微微一叹。冥冥中自有天意,看来一切只能等到最后一刻揭晓了。

偌大的广场,数以十万计的人们轻微**着,虽然有着不满之声,但直到现在也很少有人退场离开。毕竟这是药师大会的决战,新的药王即将揭晓!

忽然,负责守卫高台的黄道盟强者们猛然抬起头!紧接着,他们竟出人意料的同时单膝跪地,似乎在惶恐的迎接什么人的到来!

“哗——!”

随着高台周围的黄道盟强者跪下,四面八方隐藏在人群中或是远处的黄道盟强者们也都同样如潮水般的跪地行礼!

“恭迎玄座大人!”

几乎整齐划一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所有的黄道盟强者脸上都浮现出了无比恭谨之色!

玄座?!难道北混沌黄道盟的最高统帅陆震霄竟然到了?!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离开那依旧没有结果的高台,同时向着夜空中望去!

而就在无数道目光中,月影微微一暗!数道身影便仿佛踏月而来一般从天而降,缓缓的落向高台!

人未至,那霸道气息便已经将在场所有人尽皆笼罩!黑色披风,金色战甲,面黑如碳,虎目生威!来的正是黄道盟执掌北混沌的最高统帅,玄座陆震霄!

随着陆震霄一起落在高台上的,还有六人。其中四人都穿着黑色豹头战甲,修为已至圣级巅峰。而另外两人一个是身穿黄袍瘦小枯干的中年男子,另一个则全身上下尽皆笼罩在一件黄色披风之中看不清面目。

这两人的共同点便是都看不出修为,而且即便是在陆震霄的身边,他们也丝毫没有恭谨之意,反而与玄座大人并肩而立,显得卓尔不群。

“参见玄座大人,参见御史大人!”

高台上黄道盟强者的声音再次响起,显然是他们已经认出了陆震霄身边的那个黄袍中年男子。

“免了!”

陆震霄淡淡点头,扫了一眼台上的三人和台下的观者。随后忽然一转头,对身边那面目罩在黄袍之下的人说道:“阁下可感觉到了什么?”

阁下?!听到陆震霄对那人的称呼之后,非但是黄道盟之人。便是擂台下的各路魔军也都心中一动!在北混沌,陆震霄便是帝王!能够被他称为阁下之人。会是什么样的身份?!

那看不清面目的神秘人沉默了一下,似乎在感知着什么。片刻之后,他转向陆震霄,好似正在传音。

陆震霄听罢,浓眉微微皱了皱,沉声问道:“刚才可曾有什么人离开这里?”

高台上为首的黄道盟强者急忙躬身答道:“回禀玄座,因此次药师大会的决赛时间拖延太久,所以中途确是有人先行离开……”

“哼!竟然让这么重要的人跑了?!传令下去。立即封锁整个药王大陆,凡是之前离开者全部羁押,敢反抗的杀无赦!”那枯瘦的黄衣男子冷哼一声,尖声说道。

说罢之后,他还特意转身对那神秘人笑道:“阁下觉得在下这么处理可是妥当?”

封锁药王大陆?这一下台下之人开始剧烈的**了起来!药王大陆极大,因为此次药师大会,大陆的灵师强者更是不计其数!想要全部羁押。黄道盟至少也要派出数个兵团的强者!

再加上此地魔军数量极多,要是真的闹起来,恐怕药师大陆也就彻底没了!

陆震霄闻言也是眉头一皱,望向那被称为“御史”的黄衣男子。只不过还未待他开口,那神秘人却是缓缓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为何要押?都杀了干净。”

都杀了!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便判定了一整座大陆,亿万万人的生死!而且似乎在这神秘人的口中,就如同是无意间碾死一只蚂蚁般简单!他到底将人命看成了什么!

台下已经喧哗一片!陆震霄更是皱紧了眉头!如今在这药师大陆上的,可都不是寻常人。北混沌中各路魔军齐至,一旦大开杀戒恐怕还会惹来更多的麻烦!这位大人难道就没有想过后果么?

“怎么?陆玄座为何还不下令?”黄色风帽之下。两道极为轻蔑的目光望向陆震霄。在他的眼中,陆震霄与其它这些“贱民”并没有任何区别。若是说唯一的区别。恐怕就只是前者稍微还有些利用价值而已。

“阁下,此地聚集的都是我北混沌顶尖的药师,若是大开杀戒,恐怕……”

“不过是一群劣等猪狗而已!陆玄座莫不是想为一些猪狗求情么?”神秘人倨傲无比,声音越来越冷,“你要知道,就算是再多猪狗的性命,也抵不上我贵胄的一根汗毛!他们如此,你陆震霄也一样!狗若是不听话会有什么后果,你应该明白吧?”

噪杂的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无论是黄道盟还是魔军,都怔愕的望着那高台上的神秘人。这人到底是谁?竟敢当面斥责将黄道盟的玄座称之为狗?!

陆震霄的两腮鼓了鼓,面色更黑!他此时真想冲过去将这个狂妄自大的家伙撕成碎片,但是他不能,他早已对黄道十二星旗宣誓效忠!

“还不想动手么?既然你的北混沌军已经不奉我之号令,那就让破军部来动手吧。你可以滚了!”

说到这,神秘人已经对陆震霄失去了耐心,手腕一翻一枚金色玉简已经出现在手掌之中!

破军部?!陆震霄身子一震,而那黄衣枯瘦男子却是急忙讪笑着拦住了神秘人。动用破军部可不是闹着玩的,这样一来非但是陆震霄要被降罪,便是他自己恐怕也会受到牵连!

“大人息怒,大人息怒!区区小事何劳破军部?我们北混沌军完全可以胜任!陆玄座只是一时糊涂,还请大人消消火……”

说着,黄衣枯瘦男子接连对陆震霄使着眼色,说道:“陆玄座,你倒是说句话啊!不就是几个贱民吗?杀便杀了,难道这天下还有什么事比贵胄的事情还重要的吗?”

“侯御史,你……”陆震霄一时气结,但终究没有将想说的话说出口,只是狠狠的一跺脚对着周围的黄道盟强者吼道:“此次行动全部由侯御史指挥!尔等悉尊御史号令,不得有误!”

说罢,陆震霄勉强的向着那神秘人拱拱手,身子一动带着身边四个黑甲护卫冲天而起!瞬间便消失在夜空之中!

“无礼狂徒!”那神秘人冷哼一声,收起了那金色玉简,转向侯御史淡淡道:“你倒是条忠狗,此次待我回去,一定让你加官进爵。”

侯御史闻言,登时眉开眼笑道:“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大人放心,这一次我定叫整个药王大陆鸡犬不留!”

此刻高台之上的青门与沉月二人早已被数名黄道盟强者看守,但他们对于那个如雕塑般站在原地的谢尘,却并没有任何戒心,只是派了两名四阶圣级强者守在一旁以防万一。

片刻间夺了陆震霄的兵权之后,药王殿前的气氛已经骤然凝重了起来!黄道盟之人与其余所有人隐隐间已经分成了两个阵营,相互戒备严阵以待。

在这种时候,没人会去注意到高台之上那个呆呆的试药人如何,也没人发现,两道精芒在那双毫无神采的眼中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