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五十四章 我只会杀人

三百五十四章 我只会杀人

有些事情耽搁,晚上的更新可能会稍晚一些,还请朋友们谅解。

————————————

月夜,天缘城兄弟盟驻地。

明日便是兄弟盟与飞刀魔军开战之日,兄弟盟所在的客栈之中一片寂静。

这是兄弟盟自从踏入混沌以来,所面对的最强对手。飞刀魔军拥有两名悬赏在一千万以上的巅峰圣级强者,若非其首领飞刀一直没有踏入君级,恐怕其实力早已与银蛇和毒枭并驾齐驱。

这一战无论对于兄弟盟还是飞刀魔军来说都至关重要,明日必定是一场空前激烈的龙争虎斗!

黄道盟便如同是一座大山,横亘在北混沌与混沌之领之间。任何想要进入混沌之领的魔军都只有两个选择,与黄道盟正面冲突冲击要塞城,或者在天缘大会之上取得仅有的三个名额。

七十多年前,因为傲雷君主的那一战,使得混沌魔军对混沌之领更加趋之若鹜。到了如今,混沌之领已经不再是强者的象征,而是充满着机遇与挑战之地!

傲雷说过,在那里人们可以得到自己想得到的一切,甚至包括长生不朽!“归墟”这个名字在以前只是被当做了一个传说。但当傲雷用自己破开混沌锁链的事实证明了归墟的存在之后,它便已经成为了整个混沌所有人追逐的目标!

对于冲击要塞城,飞刀魔军没有把握,兄弟盟更没有!他们都已经到达了一个瓶颈,要突破便必须要争夺!

“师父,无法静心么?”轻柔的声音在谢尘身后响起,纵然经历了很多,但玉蝶儿仍旧如此称呼谢尘。

偏过头,谢尘微笑的看着身边如水般的女子,“明天之后。或许很多事情都会改变。”

蝶儿同样露出了微笑,她知道现在谢尘的心很乱。这并不是大战来临之前的紧张与烦躁,而是因为他对兄弟们的牵挂。

“你在担心什么?空空他们可是对这一战很期待呢。”

“期待么?”谢尘心中轻叹一声,他与别人不同他是兄弟盟的老大。为了变强,他自己可以拿命去拼,但兄弟们呢?

似乎感觉到了谢尘的叹息,蝶儿轻轻的将头靠在对方的肩头,轻声呢喃,“师父,或许你自己没发现。自从你恢复了意识之后。你好像比以前想的更多了。与黑甲一战的时候,你让我们全都离开。虽然我们都知道你是为了我们的安全,但你却忘了,我们兄弟盟的所有人都是一条心的。”

一条心……

谢尘默默揽住蝶儿的肩头,细细的品味着这三个字。他的确有些变了,变得比当初更加会牵挂,他担心兄弟们会发生危险,担心很多。只因在过去的五十年中,他自觉得欠兄弟们太多。

“一条心。一条命。”蝶儿继续说着,“你可以为我和兄弟们付出的,他们同样也可以。为什么我们会守护在你身边五十年,难道你还不明白么?我们这些人早已将生命托付给了对方。我们都是同一种人,宁愿自己遭受危险也要保护朋友的人。”

谢尘的身子微微僵了僵,蝶儿的话已经敲在了他心底的最深处。他自己又何尝不知兄弟们的心?若是能为兄弟们去死,则死而无憾!

许久之后。谢尘长长吐出一口气。仿佛将堵在心头的一座大山直接随着这口气一起吐出,他轻松了许多。他们都是一样的人,谁也不愿意欠谁的。哪怕欠的是命!

“蝶儿,谢谢你。”

蝶儿嫣然一笑,仿佛月光下陡然盛开的一朵百合。她知道谢尘终于踏破了心中的藩篱,至少明日一战他已经做好了准备。

二人相依在月下,无声却胜过千言万语。世间事往往会如此一般,不求回报的付出,往往会收获意想不到的回报。

谢尘是幸运的,他收获了一切想要的美好。只不过另外一人却似乎并没有他这般幸运。

同一轮明月之下,天缘城外密林。

树梢之上,一袭白衣胜雪,一柄长剑森寒!

剑尖犹自滴着鲜血,白衣上也绽放出点点血色之花。

悄无声息的杀戮就在这柄剑斩杀了第五个人之后被终止,因为那仅剩下的第六人已经将黑色的长弓拉成了满弦!

“除非有命令,否则我不愿免费杀人。”有力的手指扣在弓弦之上,面无表情的男子盯着眼前那雪白的面具,声音平静如水。

“我和你不同,我从不为钱杀人。”白色面具下的声音同样冰冷,被这样一张长弓指着,她竟是毫无半分波澜。

“告诉我原因,我不想因你而破例,我同样也不愿杀女人。”

“因为谢尘,只有我可以杀他,他更不应该死在不光明的手段之下。”白衣人沉吟了一下,说出了答案。

她没把握一击杀掉眼前这个看起来与普通人无异的男人,这样的人便是刻意低调,恐怕也不会籍籍无名。北混沌中何时出现了一个这样的强者?而这样的人,却为何要偷偷去袭杀谢尘?!

她是纪如雪,是倚天剑主。她一直暗中跟在兄弟盟附近,原本是要杀谢尘,但却不得不出手悄然杀掉了五个潜入的杀手。

在天缘城中,纪如雪悄然杀了两人,对方察觉到异常后直接撤退。本该收手的纪如雪却执意要斩草除根,于是在这里又杀掉了三个。

令纪如雪有些意外的事,从始至终对面这个拿着长弓的男人一直都没有出手。她无比确定对方已经知道了她的存在和行动,却始终冷眼旁观。

在得到纪如雪的回答之后,男人嘴角微微动了动,“杀人便是杀人,手段与方法甚至是理由都不重要。就如同你刚刚所杀的那五人,他们被你悄然袭杀或是正面对敌战死,没有什么区别。”

“他们不是你的同伴?”纪如雪终于问出了心中的问题。

同伴?男人忽然嘲讽的笑了,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几次笑。只因他再一次听到了这个颇为滑稽的字眼。

“我没有同伴那种可笑又无法掌控的东西。”虽然不屑,但男子依旧回答了纪如雪这个问题,他真的不愿免费杀人,哪怕是为了自己。

可笑又无法掌控……

纪如雪怔了怔,眼前的男人简直便与那个人是两种截然相反的极端!一个可以为兄弟付出一切,而另一个却如此的孤独。

纪如雪忽然不想杀人了,另一个很异想天开的想法出现在了她的脑海中。冰与火可以相融,但情义与冷漠呢?孰胜孰劣?她想看看,若是这两个人男人碰撞在一起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长剑如雪!猛然在月夜之下闪烁出了耀眼的光华!而同时,弓弦声也骤然响起!

巨大的灵力波动瞬间便引起了天缘城附近黄道盟强者们的警觉!但当他们飞快的赶到这里之时,却只能惊愕的发现一片被齐刷刷斩成平地的树林,几具尸骸与满地鲜血!

有人认出了那几乎尸骸的身份,这几人曾隶属于黄道盟黄座尉迟敬麾下。只不过因尉迟敬被罢黜,这几人也随着尉迟敬离开了黄道盟……

黎明时分,弥漫的晨雾中一个白衣人扛着一个男人悄然来到了兄弟盟的驻地。在用力的将肩头男人扔进兄弟盟的院子之后,白衣人踉跄的离开。

她需要好好休息一下,那个男人的实力实在太强。纵是在她的永恒剑意之下,也能够用弓箭将她重伤!

但这也正是她想要看到的,这男人的实力越强,便越是能够对谢尘造成威胁!兄弟盟的情义是否能够改变一个无比冷漠之人?她期待着结果,天道无情,他真的能够逆天吗?

重物落地的声音瞬间惊动了兄弟盟众人!当他们警惕的将驻地四周搜索之后,终于将目光聚集到了院中那个手腕上带着黑色手镯,奄奄一息的男人身上。

这人是谁?为何会被扔在这里?在疑惑之中,众人将男子抬到房中。虽然生死早已看惯,可见死不救却并非兄弟盟能够做得出来的。

“他的伤是剑伤,看起来对方是有意留下一个活口……”青门迅速检查了一下此人的伤势,做出了判断。

“在这种时候扔来一个重伤之人,会不会是飞刀魔军的诡计?”陈词沉吟着望向谢尘。

谢尘盯着床榻上的男人,片刻后摇了摇头:“比赛即将开始,若是诡计,岂不是来得太晚了一些?他的伤都是外伤,长风和小白留下医治便可,我们差不多也该出发了。”

玉长风点点头,对谢尘的安排并无异议。这个人身上有太多的疑点,一定要救星了之后才能了解真相。

但就在众人纷纷准备离开,赶赴赛场之时,那男子却悠悠转醒,声音极其微弱:“我……不需要你们救……我不欠任何人……”

谢尘的脚步顿了顿,回头望向依旧还在恍惚状态的男子。刚刚他已经察觉到此人的修为绝对不弱,尤其在如此重伤之下仍能开口说话,看来定是心志坚定之辈。

想到这,谢尘走到床边,轻声说道:“我们也不需要你回报,你只要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们便各不相欠了。”

名字……

男子神志恍惚,下意识的张了张嘴,喉咙中传出了几个模糊不清的字:“海……我叫海……我只会……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