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三百七十章 人质

三百七十章 人质

六点多到家开始码字,到现在晚饭还没吃,第一更总算送到了,第二更接着便会到来,今天承诺的三更不会变!

——————————————

日落,月升。

半山崖旁的游人愈发稀少,而谁也没注意到有一个人静静的悬浮在半是青山半是水的崖壁之下,神情专注宛若石雕。

月至中天,游人早已散尽,谢尘这才轻轻吐出一口气环视了一下四周。

“各位朋友,时候不早了,若是再不出来相见,谢尘便要回去了。”

谢尘的声音很轻,须臾间便被淹没在不断起伏的浪涛声中。但周围却忽然沉静了下来,这种沉静寻常人根本无法察觉,那是一种源自与神魂的滞涩。

缓缓的,一道身影从半山崖一侧凌空走出。此人身穿黄袍面色阴厉,正是当初在药师大会之上被破军部抓走,后来又放回的黄道盟北混沌御史侯成。

“传言妖刀城主已经晋阶君级,虽然我不以为然,但显然你也已经孕育出了世界之源

。如此年纪,如此感悟,实在难得。”

侯成的声音阴测测的响起,虽然他在夸赞,但任何人都能感觉到那股透骨的杀机!

谢尘淡淡一笑,目光环顾四周之后再次落在侯成身上,“候御史谬赞了,在下一介魔逆,又岂敢受黄道盟重臣如此抬爱?只是不知今日诸位困住在下有何打算?”

抬爱?侯成眼中精芒闪烁,他恨不得立即上前将这个险些陷自己于万劫不复的小子生吞活剥!若非现在还要以这小子做饵,怕是他早就动手了!

侯成心中想着,说话的声音却是平淡,“谢尘,你既然知道已经无处可逃,那便乖乖的说出青门那小子的去向。不然的话,今日这半山崖,便是你葬身之地!”

青门么?谢尘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既然侯成能够这么问。那便说明至少现在黄道盟和天网军还没有找到青门!

想到这,谢尘微微一笑,说道:“候御史,在下才是兄弟盟的首领。有什么事你与我说便是,若是我见到青门兄弟,自当转达。”

“你算个屁!”侯成见谢尘有意卖乖,不禁勃然大怒!当即身子一动,伸出手掌闪电般的抓向谢尘!

与此同时,君级强者的领域之力忽然展开,将谢尘所在之处尽皆笼罩!上一次他已经知道谢尘可以劈开领域的束缚。这一次他绝对不会犯同样的错误!

“候御史如此蛮横。难道是欲要留住谢尘么?”谢尘见状。翻手召出屠龙刀,单臂一振一道刀芒劈出,身形暴退百米!与此同时一点寒芒亮起,一颗凝聚了五万灵石之力的天怒星辰如闪电般射出!

“哼!如儿戏般的东西。又怎能伤我!”侯成显然已经对谢尘的天怒星辰有所防范,见狂暴的寒芒一闪,他立即抬手一挥,天怒星辰周围的领域登时凝固!

“砰!”

一声闷响传出,那颗天怒星辰直接一闪而灭!蕴含了五万灵石的狂暴力量竟是倏然消散!

但谢尘对这一点也早有预料,若是能够被如此程度的天怒星辰伤到,那么侯成也不配称为君级强者了!

如今谢尘的那点领域之力根本无法与侯成的领域抗衡,若是想在侯成的领域之内移动,便只能依靠屠龙刀之力!

谢尘根本连看都没看已经“哑火”的天怒星辰。他飞快的向着四周劈出道道刀芒,直奔广阔的江面方向蹿去!

在侯成的领域之中,原本他想要抓住谢尘十分简单。但此刻见谢尘向着江面逃窜,却不禁冷笑了一声站在原地没有动!

“程大人,这小家伙归您了。他们兄弟盟号称生死与共。您抓了他们的老大,想必青门那小子会自己出来。”

程大人?!谢尘心中一动,难道此地除了侯成之外还有高手?!若是有的话自己为何丝毫感觉不到气息?看来此人的修为定在侯成之上!

不待谢尘思索完毕,却是忽然感觉身体周围的领域束缚一松,却是侯成撤去了自己的领域之力

!但紧接着,一股更为强大的领域之力随之将谢尘完全笼罩!

这股领域之力的强悍,竟然完全不输于当初谢尘所见过的银蛇君主!在这如同泥沼般的领域之中,谢尘甚至想要做到抬起手中的屠龙刀都异常艰难!

而那催动领域之人也并没有再给谢尘劈开领域的机会,人影闪动间便已经来到谢尘身边!

“半个神兵的拥有者果然十分难缠,只不过修为太低,最多只能到此为止了!”

轻飘飘犹若春风般的声音忽然在谢尘耳边响起。就在谢尘想要有所动作之时,两根手指已经牢牢的掐住了他的后颈!

被人掐住后颈虽然并不影响肢体的活动,但便仅凭这种速度,这份从容,便已经让谢尘骇然!对方能够轻松做到这一点,便说明要杀自己也不过是翻手之间而已!

金芒一闪,谢尘收起了屠龙刀,垂头侧目,已经放弃了抵抗。

“阁下要杀谢尘,却为何还不动手?若不想杀,还请阁下放手,谢尘虽不才,但却也不愿受这般折辱!”

“哟呵,小家伙倒是有些骨气!”

那人听到谢尘的话之后不怒反笑,同时竟是真的将放在对方后颈上的手掌松开。既然谢尘能够收起刀说出此话,那便说明对方已经服输了。

果然,在后颈上的手离开身体之后谢尘并没有再次暴起反抗,而是缓缓转过身望向身后之人。直到此刻他才看到,原来抓住自己之人是一名看起来已经到了耄耋之年的老人。

老人鸡皮鹤发,虽然精神矍铄但面上身上都已经明显的显出岁月侵蚀之色。他站在谢尘的面前,给谢尘的感觉仿佛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是一个从古画中走出的老叟一般。

“若是我没猜错,阁下便是北混沌天网军统领,程竹笔程先生吧?”

“没想到你竟然知道老夫的名字,看来你在灵宫那里花了不少的灵石啊。”

老人并没有否认自己的身份,而是若有深意的笑望着谢尘。灵宫号称混沌中消息最为灵通之处,而天网军只对黄道盟负责。二者虽然一官一民看起来毫不相干。但暗中却是都在较劲。

程竹笔是黄道盟北混沌天网军的统领,但他却不知道灵宫在北混沌的最高负责人是谁。在这一点上天网军无疑输了一筹,以至于程竹笔说话之时往往将灵宫挂在嘴边。

而谢尘自然不知道这些,见程竹笔如此说,他也并没有否认,只是淡淡道:“谢尘为黄道盟悬赏缉拿,今日落在程先生手中自然无话可说。杀剐存留悉听尊便。”

此刻侯成已经到了二人身边,周围埋伏的其余黄道盟强者也纷纷现身。正如谢尘所料一般,黄道盟显然在此早有准备。

“程大人,这家伙狡猾的很。便是我们暂且不杀。也先用混沌锁锁了吧……”侯成讪笑着建议道。

虽然在等级上他与程竹笔同级

。但贪狼军输于黄道盟三支精锐之一,甚至黄道正军统帅对其都没有任免权。所以侯成面对程竹笔难免矮上一头。

混沌锁?!谢尘暗骂了侯成这家伙的狡诈,但面上却是不动声色道:“在下技不如人,已然不欲抵抗。莫不是候御史以为谢尘还能够在你和程先生两位君级强者面前逃脱么?若是果真如此。谢尘也不会甘心束手了!”

程竹笔闻言,也是微微点头,看了一眼侯成捻须道:“候御史且放宽心,有老夫在,料想这小子也逃不出去。我们留着它的目的在于引得那个青门出手相救,若是真的将他锁住,那青门眼见救援无望因而放弃远遁也说不定。”

“大人说的是……”侯成见程竹笔如此说了,当即不敢多言。心中却是暗道,且让你谢尘安逸一时。待到抓住了青门那小子之后,我定要将你带回死囚岛,让你好好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谢尘逃过了锁链加身之厄后,忽然笑道:“程先生,适才我听闻你们要以在下引得青门兄弟来救。难道天网军已经掌握了青门兄弟的行踪?天网军的消息之灵通果然不愧混沌首屈一指。在此之前在下也曾向灵宫打探过消息。灵宫号称混沌中消息最为灵通,在这件事上却是被天网军比了下去。”

“灵宫算什么?繁星安敢与皓月争辉!”

谢尘的这句话无疑令程竹笔大为慰怀,在傲然冷哼了一声之后,这才说道:“事到如今老夫也不怕告诉你,根据我天网军的消息,那青门便在这半山崖周围!只因这小子拥有一种极为诡异的隐匿之术,便是老夫也无法探知其具体行踪。但他终究已是笼中之物,我天网军已然出动千余宗级催生人,布出天网大阵,无轮天上地下他都无所遁形!”

在谢尘口中听到天网军压过灵宫一头的话之后,程竹笔显然心情大好。而且他自认为谢尘已然无幸,索性便将此间之事大体说出。

就在数日之前,当青门来到昆河大陆之后,天网军便已经同时展开了行动。对付兄弟盟是黄道盟正军的事,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惊动兄弟盟的任何人。

发现青门出现在半山崖的,是天网军曾经派驻在昆河大陆的一个圣级强者。此人无意间见到一个白发俊秀少年在崖壁上写字,正要阻止之际忽然想起了程竹笔之前的吩咐。

接到消息之后天网军与一起来相助的侯成立即行动,将半山崖附近完全掌控!但就在捉拿青门之时,却是意外的被青门逃开。谢尘所听到的那个“强者飞天”的传闻,则正是青门逃离追捕的景象。

虽然青门一时逃开了追捕,但却也受伤不轻。根据程竹笔和侯成的判断,青门并没有逃出周围的天网大阵范围!

所以他们这才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在此守株待兔。只是没想到,青门还未出现,却是谢尘先到了。

说到这里之时,程竹笔忽然对谢尘呵呵一笑,说道:“素问兄弟盟之中的兄弟最重义气,虽然有些不光彩,但为了尽快抓住青门那小子,便要委屈一下小兄弟你了哦!”

说话间,程竹笔忽然手腕一动,谢尘忽然被直接提起到半空之中!

与此同时,程竹笔的声音也想着四面激荡而开:“青门!限你十息时间内现身束手!否则,便为你的老大收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