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四百零二章 他来自灵宫

四百零二章 他来自灵宫

“嘿嘿,七杀浑天蟒果然不好糊弄,看来老夫真的是老咯!”

极为熟悉的笑声在谢尘身后响起,诧异之下谢尘竟是一时间没想出这声音的主人到底是谁!

还未待谢尘转身,那声音却是又道:“哟,妖刀城主也在这里,小人祝妖刀城主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哦!”

不、不会吧?!竟然是他!

谢尘眼角微微抽了抽,难以置信的转过身。在他身后,一张带着一脸谄笑,皱纹堆垒的老脸正要占满了他全部的视线!

下意识的倒退了一步,远离那一身黑袍的谄笑老者,谢尘深深吸了一口气。他万万没想到,能够让银蛇君主特意亲自等待,能够左右一场战斗胜负的,竟然会是此人!

这时,银蛇的声音也已经响起,“老鬼,你这家伙便不要装蒜了。到了什么时候你怎么都改不了这一副欠揍的样子呢?”

“嘿嘿!习惯使然,习惯使然……其实有时候,连我自己都会忘了我自己是谁,这应该就叫入戏吧。”黑袍老者又是嘿嘿一笑,对银蛇的调侃丝毫不以为意。

老鬼……

谢尘吞了吞口水,直到这时他才确定自己并没有认错人,但仍旧禁不住喃喃问道:“你……真的是幽鬼?”

这老者正是当初在斗灵大陆和药王大陆都与谢尘等人擦肩而过的幽鬼魔军首领,混沌悬赏二百万的幽鬼!

幽鬼笑了笑,“妖刀城主好记性,正是小人。”

银蛇君主见幽鬼仍旧口无遮拦,不禁冷哼着点破:“谢尘,他就是幽鬼不错,但除了你所知道的那个幽鬼魔军之主外,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北混沌灵宫分舵舵主。被黄道盟内部不提名悬赏五千万灵石的君级强者幽鬼。他的命,可是很值钱呢。”

什么?!谢尘心中一震!幽鬼的头衔直接让他张口结舌!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还有这么大的来头!就连天网军都摸不着半点头绪的北混沌灵宫首领,竟然屡次三番在自己面前出现过?!

见银蛇点破了自己的身份,幽鬼无奈一笑,耸耸肩道:“这下完了,又多了一个人知道老夫的身份,老夫可是又凭空多了一份危险哦……”

银蛇眼中罕见的有了笑意,淡淡道:“大不了你再死一次,然后再换个身份就行了。废话少说。要塞城的部署如何?”

耳中听着二人的一问一答,谢尘心中早已一片混乱。回想起当初与幽鬼的一次次见面,他忽然发现,幽鬼这个人着实不简单!

斗灵大陆,在黄道盟的围攻之下,幽鬼成功逃脱这倒还在其次。但在药王大陆上,这家伙非但遭受天怒星辰的轰击而不死,而且还给兄弟盟提供了尉迟敬和七杀军的消息!

虽然直到现在兄弟盟众人都没有见到尉迟敬和七杀军,但细想起来。这种机密的消息一个悬赏只有二百万的魔军首领又如何会知道的?

而且当时的情形显然是幽鬼在酒楼上刻意挑衅兄弟盟众人,他一个实力不怎么样,且异常圆滑之人又怎么会在强者云集的药王大陆上随便挑衅?!现在想起,那恐怕便是有意去提醒兄弟盟众人注意的吧!

“谢尘。你想什么呢?”银蛇君主见谢尘的目光似乎有些茫然,不禁皱眉问道:“难道这老鬼曾经欺负过你?”

“哦!没有!”谢尘如梦初醒,赶忙摇手。

幽鬼撇了撇嘴,不满道:“老夫又怎么会去欺负一个毛头小子?这种自降身份之事。老夫能做吗?就算做了,难道我就不怕你银蛇发飙?!”

银蛇冷哼一声,“知道就好!”

谢尘干笑。自降身份?幽鬼的身份早就被他自己降到不知何种低级了,还怕自降?但后一句话却是点醒了谢尘,原来幽鬼与银蛇老早便相识,那么灵宫当初之所以宽待并相助自己,显然也有银蛇的影子。

此刻,幽鬼和银蛇已经言归正传,开始说起要塞城之事。谢尘也将心中的百般疑惑压下,侧耳倾听。

幽鬼道:“根据我属下回报,在银蛇令开始召集混沌魔军之后,要塞城便已经在玄座陆震霄的指挥下开始大量集结军队。如今除了维持各处最基本的力量之外,北混沌的黄道盟正军已经大部分都集结到了要塞城。而且天网军的程竹笔不久前也已经到了那里。”

“他们的兵力如何?”银蛇问道。

幽鬼道:“黄道正军方面,除了陆震霄麾下直属一百座神城和要塞城内原本的守军之外,黄道盟成建制的军团大概有十个到十五个之间。按照每一个军团至少下辖二百二十座神城计算,黄道盟正军在要塞城至少拥有三千座神城的力量。若是再算上天网军,这力量只会更强!”

三千座黄道神城!

谢尘嘴角抽了抽,黄道盟果然底蕴深厚无比,短短时间内,陆震霄竟然便能够在要塞大陆聚集了这么强的力量。莫说是寻常魔军,便是君级强者要闯过三千座神城的封锁,恐怕不被杀死也会被累死吧!

银蛇君主点了点头,幽鬼的计算显然在他的意料之中。

“其它方面有动静么?”

幽鬼思索了一下,说道:“目前还没有确切的消息,只不过因为死囚岛被毁的消息已经传入混沌之领,而天网军损失巨大。所以黄道贪狼军想必会参与此战!不确定的消息称,贪狼天网军的一支部队已经秘密进入要塞城,若是真的,那么这股战力就不容小觑了。”

“七杀呢?”银蛇似乎无意间扫了一眼谢尘,向幽鬼问道。

“可以确定的是,七杀军袭杀营的一座神城已经出动,但却好似无意参加要塞大陆之战。他们的行动极为隐秘,我也不知道他们的行踪。”

“一座神城?战力如何?”显然银蛇对七杀军的消息更为关注。

幽鬼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些幽灵般的家伙十分难弄,他们从不与任何人打交道,也从不多言多语。具体战力根本无法摸清,只不过绝对不会是善茬就是了。而且我听说,黄道正军方面,陆震霄那里应该又来了几个地座的将军。据说其中有人与陆震霄是旧友,此次虽然不是前来协防,但他们却也很可能出现在战场上。”

地座将军?银蛇沉吟了一下,并未多言。片刻之后,他取出一张地图缓缓展开,招呼谢尘和幽鬼道:“管不了这么多了,箭已在弦上,兵来将挡吧!我们先确定一下行军路线……”

几乎与此同时,北混沌中一座不知名的无人岛屿。

阴霾的天空下,绣着七颗黑星的黄道旗轻轻飘动在城头,而这座几乎从未在北混沌中出现过的神城主城内,忽然传出杀猪般的惨叫!

主城内庭,浑身鲜血的尉迟敬气若游丝,伏在地面上的身体不停的神经质般的抽搐着。他不甘,他愤怒,他后悔!他心中在咆哮,为什么你们七杀军的失误要算在我尉迟敬的头上!

“尉迟敬,能够袒护你的人皇贵胄已经消失很久,想必早已不在这个世界上了。你鼓动人皇贵胄进入北混沌这种荒芜之地本就是死罪,你可知道为什么你现在还能活着么?”

冰冷的声音在内庭中央的一个水池中响起,但水池中却没有半个人影,便仿佛是这池中之水在说话一般。

“为……为什么?”尉迟敬勉强抬起头,面上早已没有半分的血色。

就在刚刚,那个水池瞬间便将他所有的手下尽皆吞噬!而使尉迟敬变成如今模样的,只是一滴水而已!

“你说海投靠了兄弟盟,但我却不认为海会背叛七杀军。”

“可这是当日在天缘城,所有人都目睹的事实!”尉迟敬咬牙辩解。

“目睹的,未必便是事实。七杀军中不允许失败,海若失败我会亲手除了他。但投敌,却是七杀军之耻!我留着你,便是要问个清楚,海到底如何投敌,投的又是什么样的敌人?你若是说得清楚,我会给你一个痛快。若是说不清楚,你将生不如死。”

水池中的声音,便如同那池中的水面般平淡。但听在尉迟敬的耳中,却是没来由的令他打了一个冷颤!

生不如死!无数人都曾说过这句狠话,但尉迟敬却知道,面前的水池真的可以做到这一点!

“我说不出来……你杀了我吧。”尉迟敬声音嘶哑的低吼,他终于体会到蝼蚁的感觉。在这水池的之前,他就是蝼蚁!

“说不出来么?你会说的,虽然你很想死,但我却不会让你死得那么简单……”

水池似乎在轻笑,轻笑间一滴清澈的水珠忽然从水池中飘起,轻轻的悬浮在尉迟敬的面前!

“不,不要……”尉迟敬瞳孔狠狠收缩,发出惊恐的低吼!

“啊——!”

水珠悄无声息的在尉迟敬的眉心一闪而逝!堂堂黄道盟前黄座,巅峰圣级强者,此刻却是双眼狠狠的凸出,额头青筋暴跳,全身抽搐不止!

水池依旧平静,波澜不惊。片刻之后,它似乎在低声呢喃,“海,你可是一件珍宝。我真的很想知道,那个兄弟盟到底有什么手段,能够让你甘心背叛!不过,我相信,你一定会回来的,只有我这里最适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