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四百一十四章 我喜欢掠夺

四百一十四章 我喜欢掠夺

要塞大陆边缘,魔军与黄道盟的对峙持续了整整三天。三天之中,魔军没有动,黄道盟同样也没有任何动作。

银蛇和陆震霄,就好像是两个老谋深算的“对弈者”一般,静静的等待着。

“禀君主,有一座没有悬挂魔旗的城池在我军军阵之外求见。”

就在包括谢尘在内,所有人都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时候,魔军一方终于有了一丝动静。

银蛇抬了抬眼,问道:“对方是谁?多少人?可曾报出名号?”

“对方不肯透露姓名,人数大概在二十左右。”

“好!这便引我前去迎接!”

说话之间,银蛇君主已然站起身,大步走向厅外。厅内其余众人见他如此,都不禁一愣!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银蛇却要亲自迎接?难道这便是他要等的人么?

银蛇并未邀众人一起前往,众人索性便坐在厅中静静等候,欲要看看此人到底是谁

片刻之后,一声长笑从厅外传来,显然那人已经登上了银蛇魔城!

“哈哈哈哈!北混沌风云际会,如此多的豪杰欲要离去,老夫可着实孤单的很啊!”

大笑声入耳,谢尘心中一动!这声音,怎么听起来如此熟悉?!

还不待谢尘想起这声音的主人,厅内却是已经有人认出!风雨亭从座位上霍然站起,望着行在银蛇身边,全身尽皆笼罩在黑袍之中的那人惊愕道:“毒枭!”

“风雨阁主,久违了!”

那人并未否认,直接当着众人的面摘下风貌,绿色长发飘然,正是北混沌三大强者之毒枭!

见到毒枭忽然出现,在场的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怔!他们在北混沌闯荡多年,又岂会没有与毒枭或者毒枭魔军打过交道?

只不过,他们与毒枭之间大多时候却不是把酒言欢,而是刀兵相向!

毒枭太过霸道。不臣服便为敌!无论风雨阁、飞刀魔军、甚至是蝶族,都与毒枭魔军有过摩擦。只是在数十年前毒枭与黄道盟一战败退之后,毒枭魔军最近收敛了许多。可即便如此,众人也万万没想到他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见过毒枭君主。”

第一个上来见礼的是谢尘,虽然曾经兄弟盟与毒枭魔军之间多有冲突。但毕竟毒枭曾经在炼魂大陆救过自己,而且最近还对自己以礼相待,帮助自己进入了日月界皇的界域。于公于私,谢尘都会稍稍客气一些。

但其余人却是没那么客气了!

飞刀城主眉头微皱,沉声道:“毒枭,你怎么也来了?”

毒枭先是对谢尘还礼一笑。随后看了一眼飞刀。淡淡说道:“飞刀城主稍安勿躁。既然你已经决定踏入混沌之领,难道还怕我占了阁下的地盘,吞了你魔军么?”

“哼!若非我家城主就要进入混沌之领,我们又岂能与你如此客气?!”

站在飞刀身后的文叔冷哼一声。对毒枭怒目而视。自从飞刀城主的七伤之体再也无法压制之后,给飞刀魔军造成最大麻烦的就是毒枭!

百余年来,两支魔军大小战斗进行过不下百次,飞刀魔军早已将毒枭视作了头号大敌!

毒枭闻言,眼中绿芒一闪!

“主人说话,下人也敢插嘴?滚开!”

一句话说罢,偌大的主城大厅中,陡然被一股强大的领域瞬间笼罩!素来以力量为傲的文叔,竟是在毒枭一声呵斥之下不由自主的倒退了数步!

“刷!”

一点寒芒已经出现在了飞刀城主手中!与此同时蝶族的两名君级强者同时展开领域!而风雨亭以及四位夫人也同时召出本命灵

。严阵以待!

“住手!”

“稍安勿躁!”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银蛇和谢尘已然阻在了剑拔弩张的双方中央!

银蛇没有说话,只是扫了一眼飞刀等人和毒枭,直接走向自己的座位。而谢尘却是对毒枭微微抱拳之后,对飞刀等人说道:“飞刀兄、风兄、蝶族的前辈们还请切莫动怒。我以为毒枭君主应该并无它意,他能够来到此地,想必应是银蛇君主所说的助拳之人。既然我们现在有共同的敌人,又为何不能暂且放下昔日的恩怨呢?”

“哈哈哈哈!还是妖刀小兄弟有见地!”毒枭闻言哈哈一笑,收起领域大步走向一处座位,落座之后他才继续说道:“我此来助拳不假,但却也不是白白相助!”

“哼!便是你白白相助,我风雨亭也不领情!”风雨亭冷哼一声,转向银蛇道:“银蛇君主,若是你所说的援手之人就是毒枭的话,那我看还是免了吧!我风雨亭宁愿堂堂正正的战死,也不愿在战斗的时候还要防着别人在背后捅刀子!”

对于毒枭的为人,风雨亭再清楚不过。当初傲雷还在北混沌之时,风雨阁曾经一度与毒枭魔军结盟,一同对抗傲雷魔军的扩张。

然而,风雨亭却没有想到,毒枭眼中只有利益,对盟约这种东西视如粪土!当毒枭在利用风雨阁成功的将傲雷魔军拒之门外之后,却是忽然转过头,欲要吞掉风雨阁!

若非是风雨亭与麾下拼死作战,又兼恰好银蛇前来相助。恐怕现在的风雨阁早已成为了毒枭魔军的附属!这便是当初风雨亭欠银蛇的那个人情,也使得风雨亭对毒枭深恶痛绝!

差不多的事情也在蝶族身上发生过,按说老谋深算的毒枭不会轻易去惹拥有君级强者的妖武者族群。但是他却刻意去挑动数支魔军与蝶族大战!

对于寻常魔军的挑衅,蝶族自然不惧!可就在迎战之中,毒枭却是悄然潜入蝶族欲要窃取蝶族视若珍宝的九转传承!

好在蝶族发现及时,而恰好一名君级长老正在族群之内。力战之下,毒枭虽然杀了数十名蝶族强者,但却终于没能取得九转传承!

所以此刻毒枭刚一出现,便立即遭到了在场几乎所有人的抵制,若非他救过谢尘,怕是谢尘也会同样对他不假辞色。

“毒枭,看来你的人缘的确不怎么样。你这笔生意。怕是难做咯!”

见众人义愤填膺,一直沉默不语的银蛇终于开口,望向毒枭的目光中充满了戏谑。

毒枭淡淡一笑,“人缘又有何用?我自纵意而为,又岂会在乎别人的看法?若是真的在意,那我便不是毒枭了!”

说罢,毒枭忽然面色一板,在众人讶异的目光之中猛然扯开自己胸前的衣襟沉声道:“尔等可知这是什么!”

毒枭的动作显然出乎了众人的意料,当见到那袒露的胸口上,一道由左至右狰狞无比的伤疤之后。众人不禁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伤痕显然极深

!可以想象。当初在受伤之时毒枭胸前的肋骨若非尽断怕是也没剩下几根完好的!而且伤痕从心脏处经过。真不知他到底是如何在这种重伤之下存活下来的!

“哼!只可惜苍天无眼,没取了你的性命!”风雨亭惊愕之后,冷哼一声。

“苍天早就瞎了!他若有眼,这世上便没有我毒枭了!”毒枭扫了风雨亭一眼。忽然转向谢尘说道:“谢尘,我知道你拥有能够治愈外伤的南冥离火,你用它来修复一下我的伤痕试试!”

谢尘沉吟了一下,缓缓点头,挥手祭出一团蓝色火苗。

早在之前的战斗之中,众人都已见识过谢尘南冥离火的神异。此刻见状,不禁纳闷不知毒枭到底在打着什么主意。

蓝色火苗瞬间在毒枭的伤疤上燃起,初时谢尘倒是不觉得什么,但片刻之后面色却是忽然大变!

“谢尘怎么回事?”见谢尘神色有异。飞刀急忙皱眉问道。

谢尘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再过片刻之后才收回了南冥离火,颓然摇头道:“此伤,南冥离火无法愈合。”

无法愈合?!

大厅之中沉默了下来,南冥离火又称生命之火。有着生死人肉白骨之奇效。寻常外伤,可直接修复,除了毒素,蛊虫和神魂创伤之外,几乎从无例外!但毒枭身上的伤,却是无法愈合!

“非但南冥离火,老夫好歹也是拥有一代药王之名!但陆震霄给老夫留下的伤,便是我自己也束手无策!若非我命大,得以用一座大陆千万生灵为引,恐怕现在真的如你们所愿,永远的消失在这混沌之中了!”

毒枭冷哼一声,眼中绿芒闪动,似乎直到现在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依旧惊心动魄!

“这……真的是陆震霄所伤?!”飞刀似乎听出毒枭言下之意,皱眉问道。

毒枭合上衣领,点点头:“如今北混沌之中,除了他之外,还能有谁能够伤到老夫?!尔等口口声声说要与陆震霄一战,但你们却连对手的实力和战法都不清楚,去了也只不过是送死而已!”

众人再次沉默,他们知道毒枭所言非虚,难怪当初一战之后毒枭魔军便不敢再有大动作。原来陆震霄当时竟然将毒枭重伤至斯!

“放眼整个北混沌,千年来与陆震霄真正交手的,恐怕便只有我与傲雷二人!就如同刚刚我所说一般,我并非是白白帮你们!我要你们承诺,一旦你们进入混沌之领后,麾下所占地盘以及不能随你们进入混沌之领的魔军,全部归我所有!”

毒枭扫视着众人,语气不容置疑!

众人沉默间相互对视了一眼,飞刀城主深深吸了一口气,点头道:“毒枭,我们离开混沌之领,这北混沌中又哪里还有能够与你争锋的魔军?其实你本不必如此,只要你有心,这些自然都是你的。”

“那不一样!”毒枭嘴角掀了掀,道:“我自己去开拓,与从你们这帮家伙手中抢夺的感觉岂能相同?我喜欢掠夺的感觉,尤其是从你们这些死对头手中掠夺!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