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四百二十四章 盒子

四百二十四章 盒子

卷起千层巨浪,震撼整个北混沌的要塞城之战,因为黎富贵的突然出手而结束!

兄弟盟全灭,名震天下的妖刀谢尘以及麾下全部陨灭!他们便如同骤然从天空中闪过的璀璨流星,以极为华丽的光芒在北混沌的上空一闪而逝,留下的只有一个悲壮而辉煌的传说。

在黄道盟的强势之下,不甘的混沌兽们力战后星散,百万魔军溃败!飞刀魔军溃散、风雨阁溃散、银蛇魔军溃散!蝶族黯然退隐,毒枭悄然离去!

不久之后,银蛇重新整合麾下,吸收飞刀魔军、风雨阁与斗灵魔军加入,持着通关金牌进入进入混沌之领!毒枭大肆侵吞这些魔军离去之后所剩下的领地,一跃成为北混沌名符其实的魔军霸主!

北混沌重新归于平静,一切好像从未发生。但反抗的种子却已经悄然播下,在所有魔军强者的心中生根、发芽!

甚至刚刚进入混沌的人们都能够绘声绘色的说出,百年前一个叫傲雷的男人开启的人们心中的希望,他告诉世上所有人,归墟真正存在,世上有人能够长生!

而三十年前,一个叫兄弟盟的队伍为此战,他们只差一步便踏穿了“永不毁灭”的要塞城!他们虽然失败了,但却向全天下人展现出了不可磨灭的斗志!黄道盟并非不能撼动,希望永在人心!

要塞城不再平静,一支支魔军前赴后继,一腔腔热血恣意挥洒!不仅仅是北混沌,所有在混沌之领外围的区域,都在一次又一次上演着轰轰烈烈的壮举!

无数年来。魔旗从未如此漫天而起,如夜空繁星。魔军从未如此气势如虹,卷起滔天骇浪!

如果说傲雷点燃了混沌风云的引线,那么兄弟盟则将这个火药桶彻底引爆!

在兄弟盟全灭之后的这三十年,是混沌魔军爆发的三十年!滚滚洪流之下。魔军爆发的时代,降临!

云端,巍峨的宫殿犹若君临天下的仙府,明黄色的黄道盟旗之上,醒目的十颗黑星令人望而却步。

宫殿之中,黎富贵大喇喇的坐在椅子上。犹如在椅子中堆起一座小小的肉山。

“黎富贵,你为了黄道盟而大义灭亲,成为了我黄道盟的英雄。但却也为我们黄道盟带来了无穷无尽的麻烦……”

一个声音仿佛从云端传来,在宫殿中回荡。

麻烦?黎富贵大喇喇一笑,换了一个更加舒服的姿势,油腻腻的说道:“元帅。黄道盟什么时候也开始变得怕麻烦了?只怕更大的麻烦不在那些魔军,而在我们自己吧?”

“哈哈哈哈……”

大笑声震颤着整个宫殿,但笑声中却没有丝毫的畅快与欢愉。片刻后,声音再度响起:“黎富贵,你可知为何在你成为了黄道盟的英雄之后,我却要将你幽禁在我的云顶城中三十年?你做的那些事,看似隐秘。但却瞒不过我的眼睛!我要你在这三十年中好好反省一下,你终究是黄道盟之人,有些事不能恣意而为。”

“幽禁?呵呵,元帅说笑了,我倒是觉得这是对我的赏赐。这三十年可是我过得最舒坦的三十年,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谁能比我更惬意?”黎富贵笑了,笑得很欠揍。

“舒坦么?”那声音并没有因黎富贵的态度而波动,反而带着一丝无奈的笑意:“那你舒坦的日子也到头了,回到混沌中去受苦吧。如果。你真的认为你埋下的种子可以发芽的话……”

放我出去么?黎富贵眯着的双眼中闪过精芒,他忽然沉声问道:“难不成……”

“是啊,时间快到了,所有的势力都已经开始蠢蠢欲动,混沌之领注定无法平静了。”

声音消散。黎富贵早已消失在了宫殿之中。云朵轻轻浮动,但云朵之下的暗流却是空前的汹涌!

混沌之领,灰岩大陆。

僻静的树林中忽然人影一闪,一个锦袍少年如同闪电般穿过树影向着远处的一处山谷飞去。

少年的神情慌张,原本华美的锦袍被大片大片的撕裂,甚至还能看到斑斑的血迹。他的气息已经开始变得虚弱不堪,但为了生存,他却不能停止脚步!

树林之外,一阵阵滔天的杀气涌来!片刻之后,无论是林间还是上方的天空,都已经布满了杀气腾腾的人影!

浩瀚的领域之力散开,为首的一名鹰眼老者沉声喝道:“小贼就在这山谷之中,给我仔细的搜!”

“是!”

无数应和声中,人影倏然散开!树木摇曳,绵绵如海浪般在群山间涌动!

“噗通!”

水花轻轻溅起,锦袍少年纵身一跃便钻入了一汪深潭。他实在跑不动了,这深潭便是他最后的希望。

潭深百米,暗无天日。少年能够感觉到一道道强悍的气息从水面上掠过,而他甚至恨不得自己连心脏都停止跳动!

“没有用的,他们若真要抓你,便是将整座山翻过来也不会离开。逃避,永远不会给你带来希望。”

沉凝如水般的声音突兀响起,少年身子一颤,险些直接惊呼出声!

是谁?难道那些人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到了这潭水之中?!为何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少年的目光惊疑不定,四处寻找。

“别紧张,我不会杀你。”声音再次响起,随后却是微微一叹:“果然不愧是混沌之领,天地灵气如此充裕,空间也如此牢固,看来便是君级强者也无法破碎一座大陆了吧?”

“你……到底是谁?!”少年惊恐中勉强拢起周围一片空间,颤声低吼,犹如一头被惊吓的小兽。

“我是谁?呵呵,我是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而已。若是你肯告诉我你是谁,你又为什么非要带着我来到这里的话,或许我会帮你。”

那声音轻笑着,但笑声中却是带着一丝亘古的苍凉!

我?!少年瞳孔微微一缩,连日来的奔波与逃亡,早已令他的神经有些麻木,便是再遇到更大的变故,恐怕也不会比现在更糟了吧?

想到这,少年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是灰岩大陆梦璃国的王子,我叫唐尧。不知前辈是何方高人?如若前辈愿意帮助晚辈逃过此劫,待到晚辈复国之后必定倾全国之力相报!”

“灰岩大陆梦璃国?这里应该是混沌之领吧?灰岩大陆又位于混沌之领的哪里?距离北混沌要塞城有多远?”

北混沌要塞城?!叫唐尧的少年一阵错愕,他没想到对方会问出这么多看似不找边际的问题。但既然有求于人,他必须回答。

“回禀前辈,晚辈从未离开过灰岩大陆,只是知道灰岩大陆位于混沌之领的南方。至于北混沌,晚辈却从未听说过……”

“南方?呵呵,这老家伙……”那声音似乎无奈的轻笑了一声,随后又问道:“那么你回答我第二个问题吧,为什么要带着我来到这里?”

“带着你?前辈此话……”

就在唐尧再次陷入错愕之际,那声音却是忽然开口道:“向左游出十米,快!”

“哦!”

唐尧心中一惊!下意识的身子一动向左移动了十多米的距离。

“刷!”

一道透水而下的灵力,在下一刻擦着唐尧的身边飞快掠过!显然水面上已经有人对这深潭展开搜索!

一场虚惊之后,唐尧对这神秘的声音更是钦佩,不禁低声道:“前辈救我!晚辈家国被灭,身边只余一件天外灵宝。若是前辈不弃,肯现身一见的话,晚辈、晚辈愿以此宝相赠!”

“哦?宝物?什么样的宝物呢?”

唐尧咬了咬牙,低声道:“不瞒前辈,此宝乃是我父王在三十年前偶然所得,便是我父王和国内强者也不知其来历,也不知其用法,只是觉得其内定有莫大的玄机。此番便是父王让我带着此宝去拔山大陆进贡,才使得我免遭被屠杀之厄。但却不想就在我即将到达天港之时,遭到不明强者截杀,这才逃到此处遇到前辈。”

唐尧简单的将事情经过讲述一遍之后,从怀中摸索出一个斑驳的金色小盒子,捧在手中道:“前辈,这便是我所说的宝物。”

那声音沉默了一下,淡淡说道:“若是我告诉你,你的家国被灭,而你又遭逢截杀之事尽皆源自于这个盒子,你相信吗?”

什么?!唐尧如遭雷击一般猛然一颤,险些将手中的金色盒子丢下。

“灭国屠城,痛下杀手,竟然只是为了这个无用的盒子?!”

“无用么?呵呵……”那声音轻轻一笑,“你觉得这盒子无用,只不过是因为你不会用而已。若是你知道这盒子的能力和用法,恐怕便是再给你一百个王国,你也绝对不会换!”

“前、前辈!你可不要戏弄于我!”唐尧早已惊愕得无以复加,这看起来极为普通的金色盒子,竟然会这么强大?!难怪对方不惜将梦璃城直接荡平,而且还要截杀如丧家之犬般的自己。一切的因由,竟都是这个盒子!

“戏弄你?我为什么要戏弄你?难道你到现在都没有发现,其实我就在这盒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