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四百二十六章 收徒

四百二十六章 收徒

真正的仇人……

唐尧的身体猛地一颤,对!真正的仇人!他根本就还没有报仇,他根本不知道他真正的仇人到底是谁!而且,眼前的这些人也并非是他亲手所杀!

“说!是谁指使你来的!”唐尧一把揪起那奄奄一息的鹰眼老者,怒吼道。

鹰眼老者被唐尧摇晃得上气不接下气,但倒总算还有些骨气,“小……畜生!要杀……便杀!老夫、老夫岂能是你可以侮辱的……”

“啪!”

又是一记重重的耳光!唐尧睚眦欲裂,若不是此刻他还保持着一分理智,恐怕立即便会将鹰眼老者的头直接拧下来!

鹰眼老者喷出几颗碎牙,忽然眼中闪过一抹恶毒的笑意,他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地大笑道:“哈哈哈哈!想知道是谁派我来的吗?你就算知道了,也根本无法报仇!你便在仇恨之中度过你的下半生吧!哈哈哈……”

笑罢,鹰眼老者的声音戛然而至,他的头一歪,已然全身筋脉尽断而死!

“你!我撕了你!”唐尧见最后的线索竟然在自己面前自杀,不禁大声咆哮,气急败坏。

就在这时,那神秘的声音再次响起,“你要是真的撕了他,恐怕最后的线索也就真的没了。打开他的衣襟看看吧,或许你能够想到什么。”

唐尧一愣,下意识的扯开鹰眼老者胸前的衣襟!

“啪嗒!”一块正在破碎的玉牌掉落,唐尧挥手一招,那眼看着便要风华为齑粉的玉牌迅速飞到手中。

“黄道……军……护卫……”

唐尧只来得及看清这几个字,玉牌便已经直接化作飞灰散去。显然鹰眼老者在死前为了不暴露身份而直接将身份玉牌毁灭!

“前辈,这是?”

“你真的想知道?”那神秘的声音似乎沉吟了一下。随后才问道。

唐尧闻言立即对漂浮在面前的金色盒子深深拜下,坚定道:“还请前辈指点迷津!唐尧便是粉身碎骨,也要为家国报仇!”

“那好吧。”金色盒子隐隐发光,声音再次从其内传出:“黄道盟除正军之外,另有异常强大的三军。分别是七杀、贪狼和破军!根据此令牌的字迹间隔,其上开头写的应该是黄道盟破军部,而破军部下分护卫、仪仗和攻坚三营。如此推断,这些人应该隶属于破军部护卫营。”

黄道盟破军部护卫营!

唐尧在得到答案之后,不禁怔了怔!他身在混沌之领,自然听说过黄道盟的三支精锐。梦璃国渔溪之时。灰岩大陆上的其它国家不可能不知。难怪这些原本交好的盟国不敢派出一兵一卒驰援,原来敌人竟然有如此大的来头!

见唐尧愣住,那神秘的声音轻轻一笑,“据我所知,破军部护卫营统领乃是君级巅峰强者,其麾下君级高手不计其数。莫说是梦璃国,便是整个灰岩大陆也是说灭就灭!而且,此命令也未必是护卫营统领所下,其上或许还有更强者的指派。你的敌人也许强大到你根本无法想象,你还想报仇么?”

“想!”唐尧嘴唇抿了抿,毫不犹豫的决然说道:“若非前辈,我唐尧现在恐怕已经曝尸荒野!我这条命本就是捡来的。此生我将为报仇而活!”

说到这里,唐尧忽然心中一动,下一刻竟是直接对着金色盒子跪下!

“前辈,唐尧家国已失修为微末,自知不敢高攀。但还是要斗胆请前辈可以收唐尧为徒,指点我修炼之法。无论能否报仇,唐尧都愿为前辈鞍前马后,以死效命!”

收徒?金色盒子沉默了,似乎唐尧的话触动了他心底那久久不能忘却的牵绊。

半晌之后,金色盒子终于轻轻叹息一声说道:“你是我出关之后所遇见的第一个人。你我也算是有缘,便收了你这个弟子又有何妨?”

“多谢师父!弟子唐尧叩见师父!”唐尧闻言大喜,便欲行师徒之礼。

金色盒子动了动淡淡道:“先不忙拜师,你要先回答我几个问题,我才会真正点头。我观你小小年纪便已有了圣级修为。想必应该是天赋不错?”

天赋不错?唐尧苦笑了一下,说道:“回禀师父,若是在梦璃国中,弟子的天赋倒还说得过去。也正是因为如此,弟子才能够得到我国老祖的临终传承,得以有了如今的修为。但弟子却知道,我的天赋,在梦璃国之外的强者眼中却只不过是个笑话而已。”

笑话?金色盒子闪了闪,不禁问道:“你的本命灵是?”

唐尧叹了口气,说道:“回禀师父,弟子不敢隐瞒,弟子的本命灵是梦。”

梦……

金色盒子沉默了下来,天地间骤然安静,唐尧甚至能够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果然,这种虚无缥缈的本命灵根本就一无是处!无法攻击,无法防御,甚至连神魂攻击都算不上!任何梦璃国之外的强者在听到这本命灵之后,都会付之一笑,轻蔑之意溢于言表。唯有已故的王国老祖,却偏偏当自己是个宝贝……

想到这,唐尧心中又是一叹,沮丧道:“师父若是觉得弟子的资质太差不足以为徒,弟子绝无半分怨言……”

“哈哈哈哈……”就在唐尧的话还未说完之时,那金色盒子忽然大笑了起来,“梦!梦即希望!你的本命灵既然是梦,那我便是不想收你也不行了!”

大笑间,唐尧只觉得面前金光瞬间大盛!片刻之后,金色盒子消失无踪,一个黑袍长发的青年男子凭空出现在身前!

这男子双眉如剑,目若寒星!虽然看起来年纪极轻但隐约间一股经历过万载沧桑的气息陡然扑面而至!

“看什么呢?还不快快拜师!”男子眼含笑意,望着唐尧淡淡说道。

拜师?!唐尧怔愕片刻之后,心中涌起一阵狂喜!对方既然愿意现身相见,便说明已经对自己认可!此时此刻他又怎能放弃机会?!

“师父!弟子唐尧叩见师父!”

青年男子静静等着唐尧行礼之后,这才淡淡说道:“你只知拜师,难道连为师是何人都不问么?若我是十恶不赦,臭名昭著之辈,你不会后悔吗?”

唐尧抬头道:“师父,弟子虽然驽钝,但却也知道天下并无绝对的善恶之分。更何况,我这条命是师父给的,哪怕师父让我做尽天下恶事,我也无怨无悔!”

“呵呵,你倒是看得开……”青年男子微微一笑,随后道:“我不会让你做尽天下恶事,但我却是要做更为不赦之事,此事可能会让你下一刻便粉身碎骨,可能会让你连报仇的机会都没有。你有这个胆子吗?”

唐尧没有丝毫的犹豫,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弟子既然跟了师父,哪怕师父要逆天弟子也不会有半分犹豫!”

“好!你有资格做我的徒弟!起来吧,为师名叫谢尘,你便是我妖刀谢尘的第二个徒弟,也是我妖刀唯一真正意义上的弟子。或许你会因此而荣耀加身,或许你会因此而万劫不复。”

妖刀谢尘!唐尧怔了怔,眼睛一亮!当年谢尘叱咤风云之时,他还未出生,但在他不足二十年的生命之中,却到处都能听到妖刀之名!

三十年来,妖刀谢尘不仅成为了北混沌的传说,包括混沌之领在内的北混沌所有人能够耳熟能详的知晓妖刀之名!正是妖刀,掀起了如今整个混沌的滔天骇浪,魔军风起云涌,黄道盟的统治地位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威胁!

引领百万魔军冲击要塞城,最后被黄道盟的英雄黎富贵“大义灭亲”亲手斩杀。临死之前重伤了英雄黎富贵,使得黎富贵养伤三十年未踏出黄道盟半步!

难道这个妖刀谢尘竟然没死?难道自己的师父就是当初那个魔军之雄!

唐尧激动起来,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拜在妖刀谢尘的门下!妖刀可是如今天下魔军的一面旗帜!来往于梦璃国的那些魔军甚至将其当做英雄一般崇敬!

黑袍男子正是谢尘,而那金色的盒子正是当年他得自于日月界皇的“日月宝盒”。

谢尘并没有死,当他被“噬灵花”吞噬失去意识之前,强行将自己引入日月宝盒之中。这三十年来,他便一直在日月宝盒内的世界中修炼。他忘记了时间,忘记了一切,心中便只想着在失去意识之前所听到的一句话!

“小子,当你有足够力量去点亮狼牙台的烽火之时,你们兄弟盟的大旗会重新飘扬在混沌之领!”

这声音,是外公黎富贵所发。而直到那时,谢尘才知道了外公的真正用意!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外公用了一种非同寻常的手段保全了自己,保全了兄弟盟!

难怪在那时母亲并没有出手,难怪谢拓在惊呼之后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吞噬!他们原本就相信,外公黎富贵绝对不是那种为了某种所谓的“大义”,便能杀戮亲人之人!

狼牙台的烽火!

剑九说,那是反抗者对统治者宣战的号角!当狼牙台被点燃,那身为统治者的黄道盟则必须应战!

混沌三十年,日月宝盒中须臾万载!谢尘终于决定再次踏出混沌,这一次他要让黄道盟因为他而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