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四百四十四章 吃人

四百四十四章 吃人

这是一张写满字迹的纸,小刀一眼便认出这是谢尘的笔迹。

纸上密密麻麻的写着“兄弟”二字,便仿佛一个充满心事的小孩子在胡乱涂鸦。

只不过,小刀却是能够感觉到谢尘在写这些字之时混乱与彷徨的心境。谢尘不愿在此终老,他心中有更多的理想!至少,他要在自己体内的力量再次爆发,将自己炸成虚无之前,再见一面心中牵挂的兄弟!

“回禀天尊大人,黄道盟地座药圣求见。”

就在这时,金弓殿中一个仆从走入殿内,朗声说道。

药圣……

小刀苦笑了一下,这个药圣乃是“混沌药神”的大弟子,传说医术无双。自己在回到金弓殿的第一件事便是派人去请此人来医治谢尘。

只不过,茫茫混沌路途遥远,一年半之后这位“药圣”才姗姗而来。而病人却已经离开……

在数年之前,小刀尚且能够根据自己于谢尘之间的神魂联系找到谢尘所在之处。但经过几番变故,特别是谢尘身体重创之后,却是已经再也无法感知到谢尘的存在。

茫茫混沌,何处去寻?这药圣便是来了,也已无人可医。不得不说造化弄人,世事无常!

但药圣既然是自己请来,小刀自然不能不理。

金弓殿客厅之内,一名双鬓斑白的老者已然落座。当小刀进入厅内之时,急忙起身笑道:“见过金弓天尊

。”

小刀点点头,直言不讳道:“劳烦药圣远道而来,只不过这需医治之人却已不在金弓殿中,在下万分抱歉。”

药圣闻言一怔,不禁面带歉意道:“天尊见谅,在下实是被些许事情耽搁了一下……”

小刀摆了摆手。叹道:“药圣大人不必自责,这一切或许都是天意吧……我那至交好友已经离开,我此番便准备再入混沌寻找。不知药圣大人可有医治这种症状之法……”

说着。小刀便详详细细的将谢尘如今的状态以及大致的原因说了一遍。他已经下了决心,哪怕是寻遍天涯海角。也要找到谢尘!而此刻询问药圣医治之法,便是为了在找到谢尘之后能够立即救治!

在听罢小刀的描述之后,药圣沉吟了半晌,说道:“回禀天尊,此病天下间只有两人可医,而在下却并不在这两人之中。”

“哦?那两人是谁?”小刀心中一沉,急忙问道。

药圣说道:“其中一人。便是在下的师尊,混沌药神。只不过他老人家仙踪无定,根本无法寻觅。而另外一人则是在下的师弟……”

师弟?小刀眼睛一亮!他记得“混沌药神”有三个弟子,大弟子便是眼前的药圣。而其余两位却是分别加入了魔军。二弟子乃是在“五界”之中的魔界,三弟子则是“九魔神”中“灵石谷”麾下。

只不过这两人并非医者,魔界中的二弟子是“毒师”,号称“毒王”。而三弟子则是蛊师,被称为“蛊尊”。难道谢尘的伤。并非医者能够医治?

药圣见小刀沉吟,不禁解释道:“在下所说的另外一人并非是我那两个师弟,而是我师尊在数十年前新收的一个弟子。此次我便是因为去见他,才耽搁了些时间。说来惭愧,在下的医术却是还不及这个新入门的小师弟了……”

竟是“混沌药神”的第四弟子?!小刀急忙问道:“此人现在在何处?他叫什么?”

药圣道:“天尊不必担心。我这小师弟如今就在我三师弟所在的灵石谷中,想来不会离去。他来自北混沌,名叫青门……”

茫茫混沌之中,一架看起来极为普通的混沌马车缓缓前行。

如今正是夕阳如血,似乎车中驾车之人对这夕阳无比眷恋,被这景致所吸引一般,生恐马车加速前进,而将美景抛于身后。

忽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马车中传出,马车的速度再一次慢了下来,几乎停滞!

又到极限了么?车中那布满沧桑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苦笑,没想到我甚至连驾驭混沌马车都如此吃力……

苦笑间,那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勉强提聚灵力催动混沌马车向着附近的一座大陆飞去。他不知道能不能坚持飞到那座大陆,若是不能,那便让自己永远的消失在混沌中,也未尝不是一件坏事……

捞刀大陆,相传在数万亿年前,有人在这座荒芜大陆的河流中捞起了一柄刀形的天外灵宝

。这座大陆自那以后,便被叫做这个名字。而除了那个传说之外,这座贫瘠的大陆上别无所长,偌大的区域,人口却是不足千万。

诚然,混沌之领中强者无数,自然会有一些强者暂时在这座大陆之上驻停。只不过,任何一个强者在看到了这座大陆的贫瘠之后,都不禁暗自摇头,转身离去。他们甚至连对这座大陆占领的欲望都没有。

浊水村,位于捞刀大陆的边缘。如果说捞刀大陆是人烟荒芜的不毛之地,那么浊水村就是这不毛之地上一棵极为不起眼的枯黄小草。

全村上下不足百户,人口不到五百。靠着浊水河边仅有的几块能够播种之地,繁衍生息。

当谢尘清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已经站满了村民。望见这些衣衫褴褛的村民之时,他险些以为自己真的已经死了。

一张张面黄肌瘦的脸孔,干瘪得几乎皮包骨的身躯,阴沉的天空与荒芜的大地,若非这些村民们尚且还有呼吸,整个世界便与地府无异!

“你……醒了?”一张布满沟壑的面孔凑近谢尘,声音中带着浓重的口音。

“恩……咳咳,这里……是什么地方?”谢尘压抑着体内欲要咳嗽的冲动,低声问道。

“这是浊水村啊。你是……神仙?”声音再次响起,好奇中略带着一丝奇怪的恐惧和失望。

神仙?谢尘哑然,有摔到地上爬不起来的神仙吗?

不过,在下一刻谢尘却是忽然发现。这些村民几乎全都将双手背在身后,显然是在隐藏着什么!凭直觉,他一下子便弄清楚了那到底是什么!那是一柄柄磨得十分锋利的菜刀。还有一个个空碗!

“你们……想要吃我?”

谢尘坐起身,目光扫了一眼身边之后。不禁心中一沉!他此刻正坐在一堆干柴之上,若是自己醒的稍微晚一些,怕是已经成为了这些百姓的碗中之物!

这浊水村到底是什么地方?难道竟然穷凶极恶到同类相食的地步?!

“不、没、没有……”那上了年纪的村民倒退了几步,矢口否认!但惊慌之间,却是不小心将手中的火石跌落在地,使得他面色一阵铁青。

“爷爷!我饿……”就在这时,忽然一个同样带着浓重口音的稚嫩声音响起。一个黑瘦黑瘦的孩童。晃着大脑袋跑上来拉扯那村民的衣角使劲摇晃。

谢尘明显能够看出,那孩童在望向自己之时,毫不掩饰的流露出垂涎之意!

“同族相食,连小孩子都被你们引入歧途!该杀!”谢尘的声音由低转高。心中无名之火滕然而起!

“仙人恕罪!仙人饶命啊!”见到事情败露,年长的村民一把抱起身边的孩童,“噗通”一声跪倒在谢尘身前不断求饶。死的“仙人”他们敢吃,但活的“仙人”他们却是不敢杀!

与此同时,其余那些瘦弱的村民也都“呼啦”一下跪倒一地

。他们眼中充斥着惊恐和羞愧。只是不断的高声求饶。

谢尘怔住了,看起来事情并非如同自己所想象的那样。

想到这,谢尘的语气放缓,沉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和我说实话。否则我一样不饶!”

“是……”

年长的村民定了定神,絮絮叨叨的开始说起。

原来,浊水村今年大旱,颗粒无收。村民们自己的口粮都已经荡然无存,但附近的官府却依旧征收税赋。原本不到七百人的浊水村,此刻已然饿死了接近一半。剩下的一半村民在逼不得已之下,为了活着,而开始以死者的尸体充饥。

而就在这个时候,谢尘从天而降。

原本村民们以为谢尘定是上天派下来拯救他们的神仙,却没想到,这个“神仙”在把地面砸出一个深坑之后就再也没出来过。

胆子大的村民去坑中查看,结果便将已经因为灵力告罄而昏迷的谢尘拖了出来。

“神仙”竟然摔死了!村民们起初不信,可等了好几天之后,谢尘一直没有半分的动静,他们这才确定了谢尘的“死亡”。

同村人的尸体已经吃得差不多了,不得已之下村民们大胆的打起了“神仙”的主意。反正也是饿死,倒不如将“神仙”吃了,多活一会是一会……

听完叙述之后,谢尘不禁有些哭笑不得,心中也起了一丝恻隐之心。

“神仙是来救你们的,你们却要吃了神仙。难道你们就不想想,吃了神仙之后谁还能来救你们么?”谢尘佯怒道。

“仙人恕罪!仙人饶命!小的是一时猪油蒙了心,才、才做出……”那老者是浊水村的村长,他第一个大声求饶,紧接着便引起所有村民的一片哀声。

“好了!你们的命,暂时先留着……你,过来!”谢尘面色一板,抬手指向刚才那个说“饿”的孩童。

老者见谢尘面色似乎不善,不禁心中一惊,赶忙将孩童护在身后,颤声道:“仙人饶命,仙人若是饿了……那老夫愿意、愿意……”

谢尘失笑道:“愿意什么?愿意献身为食么?”

不料老者却是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忽然挽起了袖子颤颤巍巍道:“仙人,老夫宁愿献身为食,以供仙人充饥。但还请仙人在吃了老夫之后,能够放过我孙子,能给我浊水村降一场好雨。老夫余愿足矣!”

谢尘的脸色也是逐渐变得严肃起来,他分明的看到,就在老者那**在外的枯瘦手臂上,一道道如同刀削般的疤痕分外醒目!甚至有些伤痕还未完全结痂,显然是刚刚割开不久!难道……

想到这,谢尘一挥手,在一阵惊呼声中将那黑瘦的孩童凭空摄来,沉声问道:“孩子,这些天你吃的是什么?”

孩童舔了舔嘴唇,嗫嚅道:“吃的是爷爷的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