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四百五十二章 试探

四百五十二章 试探

瞳族族长在离开大厅之后,便一直没有回来。而不多时之后,瞳族族内的强者便将傲雷和谢尘引至下榻之处,安排休息招待。

只不过,二人的下榻之处并不在同一地方,而是相距极远。

是夜,谢尘所在的别院之外忽然风声大作,不多时周围的天空中便已经出现了数到身影。

这些人虽然尽皆都是一袭黑衣,以黑煞蒙面。但从气息上却能够明显判断出,这竟是数名君级强者!

果然来试探于我?房中的谢尘并未入睡,感觉到屋外领域之力躁动之后,更是冷笑一声。在白天之时傲雷便已经告诉过他,瞳族对于进入千眼核心之人都需要试探!看起来,这边是瞳族的试探了!

想到这,谢尘抬手一挥,房门应声而开!此刻恰好他的力量正处于巅峰之时,索性便直接以狂暴的领域之力,十分蛮横的将周围数道领域之力尽皆冲散!

好强!

周围这些钱来“试探”之人没想到谢尘竟然会以这种霸道的方式迎敌,不禁同时一怔!他们虽然也是君级,但真实实力确实参差不齐,本以为此番只是试探一二,逼迫对方施展出神兵之力也就是了,可如今看起来却好像没有想象之中那么简单!

就在这些人心中迟疑,忐忑不定之时,谢尘已经大踏步走出房间。

他目光一扫,周围一共七人。其中君级高阶四人,君级中阶三人!

心中一声冷笑,谢尘也不说话,直接身子一动腾空而起!紧接着,全身领域之力瞬间散开,将这七人全部笼罩在内!

君级巅峰强者的领域之力何等霸道?!只是在一瞬间,这七人便忽然感觉到如同陷入泥沼一般,便是想动也已经十分困难!

“既然来了,那便留下吧。”控制住七人之后,谢尘轻哼一声。屠龙刀瞬间出现在手中!刀光一闪之际!半空之中登时爆散开六道血雾!

恩?感觉到自己这一刀竟是没有将这七人尽皆杀死,谢尘心中一动,目光转动间,正与一双红色瞳孔对视!

就在刚刚谢尘挥刀的一刹那间,那红色双瞳之人竟然生生破开了君级巅峰强者的领域之力,在千钧一发之际闪过了这必中的一刀!

而此刻,那红色双瞳之人也已经看清了谢尘的面目!在片刻惊诧之后,他忽然双眼一眯,飞身暴退!

“瞳劫?!”谢尘也已经认出了此人!虽然看不清面目,可那炙热的气息和红色双瞳。就算是想忘了忘不了的!此人正是当初在拔山大陆上所遇到的瞳族天才。瞳劫!

原本谢尘是想直接击杀此人。但是现在他却改变主意了。瞳劫乃是飞刀的仇人,自己不知道便罢了,既然知道此事,自然要让飞刀亲手了解这段因果!

想到这。谢尘心中一动,第二重刀主领域如闪电般展开!

瞳劫虽然实力不俗,但那也只是在同级之间。面对君级巅峰强者,他能够破开领域已经不易,又哪里有能力突破双重领域?!

刀主领域一开,瞳劫的身子瞬间被束缚在半空之中!而谢尘也是轻轻一招手,转眼便将他摄到了身边!

“久违了,瞳劫。”抬手挥去对方面上的黑纱,谢尘望着面纱下那张熟悉的脸孔淡淡一笑。

“哼!要杀便杀!”瞳劫双目一闪。怒声喝道。

谢尘摇了摇头,淡淡道:“你的对手不是我,要死,你也要死在飞刀的手中。另外……”

说着,谢尘忽然将声音提高。“躲在暗处的朋友也该出来了吧?难道你真的想看到贵族麾下的天才被我所杀么?”

谢尘的声音落下之后,周围顿时静了下来。但片刻之后,忽然传来一生轻笑,数道身影倏然而至。

“呵呵,兄台莫怪,是我瞳某处事不周,还请海涵。真没想到,兄台竟然已经修炼出了双重领域,果然不愧为神兵灵主啊!”

低笑之后,一人笑呵呵的对谢尘拱手致歉,看其面目分明便是白日里与傲雷和谢尘相谈的瞳族族长瞳灵。

刚才的一切瞳灵尽皆看在眼里,那种感觉不会错,谢尘所拥有的本命灵正是神兵无疑!只不过,他的感知之中,谢尘所展现出来的力量绝非是其余神兵灵主所能比拟的!这使得他对傲雷之言不觉又多信了几分。

谢尘微微一笑,解除了瞳劫身上的束缚,淡淡道:“瞳族长,在下初到贵族之内,不知族中规矩,难不成瞳族对每一个客人都如此对待么?”

“呵呵,哪里哪里。”在确定了谢尘的实力之后,瞳劫已然不复族长的傲慢,微笑道:“兄台切莫误会,只是因犬子听闻有高手来到族中,一时兴起欲来请教一下而已。瞳劫,还不快给前辈赔礼!”

“是。”瞳劫闻言,嘴角动了动却是终究没有开口,而是直接来到谢尘身前对谢尘深深一躬。

犬子?谢尘也是一怔,这瞳劫竟然是瞳族族长瞳灵的儿子?难怪这小子天资修为都如此了得。当初若是飞刀真的一念之差杀了他,恐怕一场九魔神之间的大战也在所难免了吧!

其实谢尘不知道的是,瞳族族长瞳灵膝下除了瞳劫之外还有八个儿子,而对于瞳族族人来说,是谁的儿子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血脉和实力。若是没有天赋和实力的话,便是瞳劫也只能居住在千瞳塔五层以下。

此番瞳灵之所以说出瞳劫的身份,为的就是有意卖谢尘一个大大的人情,在日后也好拉近双方的关系。

施礼之后,瞳劫忽然抬起头,说道:“前辈,前番令徒唐尧仗义出手,救瞳劫于水火。此番可是随前辈一同前来?”

瞳劫此话一出,便是一旁的瞳灵也是眼睛一亮,他此前并不知道瞳劫与谢尘相识之事。

“瞳劫,你们曾经相识?”瞳灵急忙顺着此话开口问道,若是二人真的相识,也未尝不是一个拉近双方距离的机会。

瞳劫点点头,说道:“回禀族长。我与前辈相识乃是在蚁族的拔山大陆。当时前辈带着他的弟子唐尧一起参加蚁族招亲,瞳劫能够活着回归族内,也是全拜唐尧兄弟所赐。”

原来如此,瞳灵点点头。欲想要拉近关系,除了施恩于人之外,受恩也是一种极好的方法。多年游走于诸强之间的瞳灵又岂能不明白这个道理?

一听说瞳劫是被谢尘的徒弟所救,瞳灵不禁哈哈笑道:“原来兄台便是当年仗义出手相救犬子之人?真是太巧了!如此大恩我瞳族岂能不报?兄台若是不弃,在下略备薄酒,请君一酌如何?”

谢尘见瞳灵故意混淆将救瞳劫的功劳按在自己头上,便已经看出了对方的拉拢之意。沉吟了一下。欣然点头道:“既如此。那在下便恭敬不如从命了。”

二人相携而去。别院之中便只剩下瞳劫和一众瞳族强者。

眼见着院中那一地残肢碎肉,一个瞳族强者悄然来到瞳劫身边,道:“少族长,这里……”

“收拾干净。战死的六人按照族内战士之礼安葬!”

吩咐完毕之后,瞳劫望着谢尘和父亲远去的方向,喃喃道:“好强的家伙!还好当初我并没有与飞刀死拼,不然以他与飞刀的关系,恐怕定会出手!一会我还要提醒一下父亲,此人与飞刀走的极近,很可能与蚁族的关系非同一般,不得不防……”

瞳族偏厅,丰盛的酒宴很快摆上。就在谢尘与瞳灵正要举杯之时。傲雷却是已然闻声赶到了。

对于瞳族的手段,傲雷再清楚不过。谢尘一旦在交手中能够有令瞳族满意的表现,恐怕瞳族立时便会拉拢。

此刻见到偏厅摆酒,谢尘与瞳灵都是在座,傲雷不禁哈哈大笑道:“瞳族长。这吃酒之事怎么便忘了我傲雷?难不成我竟没有资格与二位把酒言欢么?”

瞳灵闻言急忙笑道:“傲雷兄此言差矣,兄台能来我瞳灵自然荣幸之至啊!”

说着酒桌上立时又添了一副碗筷杯盏,邀傲雷入座。

坐下之后,瞳灵这才说道:“今夜发生了一些小小的误会,我这桌酒却是特意向这位兄台赔罪的。而也正是这误会,才令我偶然得知这位兄台竟然是犬子瞳劫的救命恩人,如此一来我更是要好好尽一下地主之谊了。”

“哦?还有这等事?”傲雷呵呵一笑,看了一眼谢尘。

“正是如此。”瞳灵接过话茬转向谢尘道:“这位兄台,既然你我二人有如此渊源,那是否能够不吝告知名号?兄台不要误会,瞳灵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着既然兄台对犬子有恩,也好让犬子和我瞳族上下知恩图报啊。”

“瞳兄,我想这位朋友的名字你最好还是不要知道为好。毕竟瞳族也不想惹出什么麻烦,不是吗?”傲雷先谢尘一步,若有深意的说道。

“哦?这是为何?”瞳灵眼中紫芒一闪,不禁愕然。

但随即,他却是忽然想起一事,沉声问道:“刚才犬子提到唐尧这个名字的时候,我便觉得有些耳熟。如今才想起,这个唐尧莫非就是近日来乘坐天尊山金弓殿神城游荡混沌之领的那个唐尧?”

为了寻找谢尘,早在几年前小刀和唐尧便已经离开了天尊山,而一个叫唐尧的少年出现在金弓殿神城上的事情,也早已不是什么秘密。

谢尘微笑点头道:“瞳族长说的不错,这个唐尧正是在下的弟子。”

瞳灵闻言又吸了一口气,没想到谢尘竟然与天尊山的关系如此密切!他当然不会认为谢尘就是金弓天尊,毕竟金弓天尊乃是人皇族,拥有的武器也是一张轮回弓。人皇族中人,又怎么会拥有神兵本命灵呢?

只不过这样一来,谢尘不愿意暴露姓名之事便也说得通了。既然与天尊山有密切的关系,那么与黄道盟甚至是人皇族也很可能有关系!如此之人若是公然结交九魔神或者其他魔军,定会引起黄道盟和人皇族的轩然大波!

“难怪……兄台莫怪,倒是我瞳灵思虑不周了。”瞳灵点了点头,旋即不再多问。

谢尘一笑,举杯道:“瞳族长不必自责,在下也实是有不得已的苦衷。若是瞳族长不弃,称在下为‘刀’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