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四百五十四章 散灵

四百五十四章 散灵

白衣似雪,长发如瀑。

当谢尘再次睁开眼之时,一张毫无表情的白色面具就那么突兀的出现在眼前!这并非什么天国接引亡魂的使者,而是一个人!

对于这张面具,谢尘再熟悉不过。宿命中的敌人他怎能忘记?

“你醒了。”

“是你救了我?”

“顺手而已,就算我还你送我去见日月界皇的人情。”

“呵呵……谢谢你,纪如雪。”

二人的对话就此结束,原本就冷冷清清的城池之上再次陷入无尽的沉默之中。

谢尘并没有立即起身,他不想在纪如雪面前展现出他虚弱的一面。他就那么仰面躺着,看着如水般清冷的月光,在云层中穿梭不定。

忽然他觉得很享受,很惬意。仿佛所有的烦恼都在瞬间消失无踪,一股清凉的风吹进了躁动的身体,使得全身的血液,脏腑,甚至灵力都平稳了下来。

真希望,这一刻能长一些……

看到谢尘面带着微笑凝望天空,纪如雪悄无声息的走向一旁。她的体内,一个声音不满道:“剑主,为什么你不告诉他,自从你进入混沌之领后就一直在找他?看这小子的样子就不顺眼,你不杀他,至少也要让他感恩!”

感恩?冰冷的面具下,纪如雪的嘴角动了动。恩与怨,谁又能说得清楚?纠葛的太多,却仅仅是一个感恩就能解决的吗?

在日月界皇的界域之中,自己拼命修炼,走着他走过路,经历着他所经历的一切。在千钧一发之际战胜了更强的自己,得到了日月界皇的赏识,被收为传人。

但在日月界皇神念的口中,所听到的却尽皆都是对这个男人的夸赞与惋惜。自己虽然不服,可却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

近四十年的时光,在日月界皇的帮助下,自己便仿佛经历了四千年!四千年中。自己无时无刻不再修炼感悟,自己的修为突飞猛进一日千里。本以为再次踏入混沌之后,可以以绝对的优势战胜这个男人。但一出关,得到的却是他的死讯!

就算不知内情,纪如雪也直到谢尘并没有死。因为他们本就是一体双灵,可倚天剑却一直没有吸收到屠龙刀的力量。

进入混沌之领,一路行来。依靠着倚天剑与屠龙刀联系,纪如雪所见的,尽皆是触目惊心。

蚁族外域,黄道盟破军部护卫营统领沈况被杀。黄道副帅司空不灭之子司空不老陨落。南混沌联盟大半几乎全灭!

在这里。纪如雪感觉到了谢尘的存在。君级巅峰这种恐怖的修为,竟然真的被这个男人做到了!

继续追寻,纪如雪去过天尊山,到过已经开始因为一个“神迹”的出现而逐渐繁荣的捞刀大陆。追寻到雷鸣岛,去过无名岛,又来到了千瞳塔外……

她终于见到了这个男人,却没想到,一见面便看到他跌下云端生死旦夕!待到救起他,才从剑灵口中得知他似乎动用了前一任神兵之主的秘法,使得身体陷入了莫名的危机之中!

如此回想起来,自己所经历的一切与他比起来似乎太过平淡。而这个男人仿佛天生便注定饱经磨难,一路坎坷。

纪如雪再一次放弃了可以击杀宿命之敌的机会。全心救他。她不求什么回报,求的只是内心深处那一丝有些可笑的慰藉。

见纪如雪走开,谢尘这才缓缓的踉跄起身,现在他的身体极端虚弱,便只这一个动作。就已经让他汗流浃背,气喘不止。

而此时,纪如雪也“恰好”折返而回,她的手中端着一杯清水。

“喝了它,休息一下。”

谢尘挺直腰板,接过水杯,一饮而尽。

看着自己所端来的清水被眼前的男人“咕嘟咕嘟”喝下,纪如雪的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暖意。这股暖意迅速蹿上心头,顷刻间便将她的心灼得加速跳动。

若是能如此,胜却天下万千……

清凉的泉水入腹,谢尘显然好过了许多。

他面色稍缓,将水杯递向纪如雪,“多谢。”

默默接过杯子,纪如雪克制着自己的声音,冷冷问道:“在融合两个神兵的时候,是谁偷袭你?”

对于纪如雪知道自己的伤势,谢尘并不感觉到意外。毕竟自己所知道的秘法,纪如雪同样也知道。只不过她感悟天道,不会去做逆天之事而已。

“没人偷袭。”谢尘掀了掀嘴角,淡淡说道。这本就是他自己的选择,便是现在让他重新选择,他也会毫不犹豫的停止融合去阻止小刀和萧十三。

“没人偷袭你便搞成这样,还真是……”纪如雪看到谢尘那般无所谓的态度,心中不禁一怒,但话说到一半却生生止住。

“废物是吗?呵呵,也许吧。”谢尘直接说出了后半段话,自嘲一笑,也不解释。

“你准备去哪?”半晌之后,纪如雪终于重新开口。

“妖兽界。”谢尘沉吟了片刻,缓缓吐出三个字。

“有事?”

谢尘摇了摇头,“没有,只是想去见一个人而已。”

“女人?”望见谢尘脸上浮现出的那抹淡淡的笑容,纪如雪的心狠狠抽了一下。

“是女人,不过……”谢尘诧异转头,望向纪如雪:“这关你什么事?”

关我什么事?

纪如雪一愣,显然她自己也发现刚才自己的语气中充满了一种浓浓的不满之意。但片刻后她又再度冷静下来,说道:“当然与我有关,我若不知道你去什么地方,还怎么杀你?”

杀我么?谢尘点点头,忽然一笑,说道:“当初你说十年之后定要杀我,如今过了数个十年,怕是你有些等不及了吧?”

“是!我就是等不及了!”纪如雪扬起脸,目光直视谢尘。此刻,她真想把这个男人一拳揍飞!

感觉到一股莫名其妙的危险之后,谢尘眼眉挑了挑,说道:“若要杀。你随时都可以杀。我的伤已经好了,随时都可以奉陪。”

“你……”纪如雪一时气结,伤好了?你现在连站在那里都十分勉强,还要在我面前充英雄?!不可救药!

见纪如雪似乎被自己逼得无语,谢尘嘴角动了动,忍住接下的话没有开口,心中忽然有些怪怪的感觉。看来空空说的不错,与女人斗嘴,便是胜了也是输。

斗转星移,寒冰城上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直到月影西沉。旭日东升之际。谢尘才终于再次开口问道:“我们现在这是去哪?”

纪如雪白了谢尘一眼。淡淡道:“妖兽界!若是你觉得我的城太慢,我不介意你自行离开,但前提是,你真的能做到。”

说罢。她头也不回的直接向主城内走去,只留下谢尘一人站在那里大口喘气,累得直接弯下了腰。以谢尘现在的身体状态,“罚站”大半夜,简直比任何酷刑都要残酷的多!若是纪如雪再不离开,谢尘很可能直接“毫无风度”的摔倒在地。

在谢尘暗自庆幸没有露出疲态的同时,面具之下的俏脸也是微笑起来。死要面子的臭男人,活该!

一晃半月,谢尘与纪如雪便一直在这种“明争暗斗”的情况下度过。

在宿命之敌面前。谢尘一点也不肯示弱,有的时候便是强忍着体内莫大的痛苦,也要强撑着站在对方眼前。

而纪如雪却也毫不客气,往往对谢尘一次对峙便整整持续大半天,每一次都是把谢尘累得腰酸腿软。几乎骂娘。

不过总的来说,纪如雪对谢尘还是不错的。至少每天,她都会给谢尘带来一杯清水,让谢尘能够补充一下体力。

说来也是奇怪,半个月下来,谢尘忽然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好。便是体内的躁动依旧剧烈的恐怖,但至少站上半天之后,却不似以往那般难受了。

随着力量的缓缓恢复,谢尘也渐渐的将这件事抛到脑后。这一切大概都是因为力量恢复,躁动减小的原因吧。

直到有一天,当纪如雪眼看着谢尘将清水全部喝干之后,忽然眼中浮现出一抹戏谑的笑意。

谢尘的心思机敏无比,当他看到这个“冰疙瘩”眼中竟然罕见的出现笑容之时,心里不禁狠狠一沉!

“你笑什么?”谢尘试探的问道。

“没什么,你可听说过散灵水?”纪如雪收起笑意,恢复了冰冷。

散灵水!谢尘脑海中顿时响起一阵轰鸣!他岂会没听说过这种失传已久的歹毒东西?!这种散灵水寻常灵宗只要喝下一杯,便会散尽全身灵力变成一个普通人!而便是实力再如何强横的灵师,只要没有达到界皇级别,都会受到莫大的影响而使修为大减!

难道,这水是……

谢尘下意识的看着手中已经空荡荡的水杯,不禁有些怔怔发愣。

“日月界皇恰好会配制散灵水,我在接受他传承之时,也一并学会了。寻常君级强者只需连喝十天便会成为普通人,而你显然要比他们强得多,至少你喝了三十天之后,还能提聚出一点灵力。”纪如雪的声音平淡。

“你……好歹毒!”谢尘一时气结,没想到自己竟然不知不觉间喝了三十天散灵水!难怪直到现在,体内的灵力还只在灵王上下徘徊!这纪如雪看起来光明磊落,却竟是一个如此阴险之人!

“歹毒?你早晚都要死在我的手上,有没有灵力又有什么区别?”

纪如雪目光一冷,忽然一挥手,竟是凭空摄出一辆混沌马车!

“你现在可以滚了!我倒很有兴趣看一看,一个灵王在混沌之领中如何生存!谢尘,你不要忘了,你我是宿命之敌,必须要死一个!我原本想堂堂正正的杀了你,但现在我却改变主意了,我要看着你在最绝望的一刻死去!而且死在那些原本你挥手就可以杀死的卑微敌人手中!”

可恶!谢尘此刻的心中,便仿佛被灼热的岩浆所倒灌一般!百般滋味涌上心头,却是根本无从纾解!这女人,好狠毒!

“好!那我便如你所愿!我倒要看看,谁能杀我谢尘!”一股执拗之气上涌,谢尘抬脚踏上混沌马车!

纪如雪冷笑道:“你放心,一旦你离开我的寒冰城,我便会告诉天下所有人你就是没有死的妖刀谢尘!到时候,杀你的人恐怕会争先恐后,接踵而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