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四百五十六章 聆听

四百五十六章 聆听

感谢“书友140605124917264”的打赏。

————————————————

冰霜大陆,天港。

谢尘进入大陆半个月之后,一支五十多座魔城的大军浩浩荡荡来到此地。

而此刻早已接到消息的冰霜城主,也已经十分谦卑的在天港之前恭候,见到远远旗帜飘动,冰霜魔城立即轰然而动向前方迎了上去。

“冰霜恭迎翻天魔神大驾!”当冰霜城主看到那为首魔城城头,所站的那个消瘦身影之后,不禁心中一颤,一躬到地!

他万万没想到,传说中的“九魔神”之一,翻天魔神竟然会亲自来到此地!这无疑表现出翻天魔军对自己这个消息的重视程度,同时,也预示着自己若是一旦加入翻天魔军,地位也绝对不会太低!

激动与欣喜之中,冰霜城主并没有注意到翻天魔神的表情。翻天魔神无声的点了点头,枯瘦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冷笑!

他此番前来并非是为了妖刀谢尘,而是为了那枚遗失的天座令!在接到冰霜城主的消息之后,翻天魔神立即将此事转告给了他的靠山,黄道盟副元帅,天座司空不灭!

丧子之仇焉能不报?司空不灭当即便指示翻天魔神即可亲自前往冰霜大陆,便是毁灭一座大陆,也要讲那个胆敢截杀他儿子的狂徒手刃!

翻天魔神知道,以司空不灭的性格,绝对不会只派自己一人前来。对方只是想要假借自己之手来除掉那个持着天座令之人而已。自己来此只不过是摆摆样子,真正动手的绝对是司空不灭!所以,此番他只带了五十多座魔城前来壮壮声势而已。

来到此处的翻天魔军,迅速便将整个冰霜大陆团团包围,并且派出人马。开始对冰霜大陆展开地毯式搜索。只要有可疑者,无论对方是何身份一概诛杀,宁杀错不放过!

霎时间。冰霜大陆完全陷入了无边的白色恐怖!大陆上无论灵师还是普通百姓,人人自危。不知何时便会有厄运临头,无辜死去。

而对于这一切,谢尘却是一概不知,他只是静静的盘坐在地下深处,在身边无数灵石的围绕下,不间断的提升着自己的修为。

半个多月的时间很短,谢尘虽然已经进入了冥想状态。但修为进展却异常缓慢。只不过谢尘的感知之中,却是忽然发现,在这次重新修炼的过程里,自己好像时不时都能够感觉到一丝似有若无的异样。

这种异样感觉十分短暂。可却无比清晰,就好似有人在自己耳边说着悄悄话一般,每每当他正要物我两忘之时,便直接被这话语所打断!

怎么回事?!谢尘心中暗暗皱起了眉,物我两忘乃是灵师最渴望达到的状态。一旦进入这种状态,灵师的修炼速度将会大幅提升。可那声音就如同不散的阴魂一般,一直不断的打断他这种状态!如此一来,他想要修炼到圣级,甚至要花费比平日多出数倍的时间!

“醒醒!”一声轻吟再次响起!谢尘的身体微微一颤。又一次从物我两忘的边缘被拉回到现实!

“你到底是谁!”谢尘皱着眉,愤怒的睁开双眼环顾四方。而此刻,这个方圆不足十米的地下空间之中,却并没有半个人影!

谢尘的声音不断在四壁回荡着,仿佛一个看不见的幽灵在嘲弄着他一般,引得他的愤怒,便是这个幽灵最大的乐趣。

谢尘咬了咬牙,再次闭幕修炼,但就在他渐渐的平复了心情,开始吸收周围灵石之力的时候,那个声音却是又一次响起!

“不行的,在他们发现你之前,你根本不可能进入日月宝盒。”

“谁!”谢尘再次睁开眼,而他的心却是猛然沉到了谷底!一股莫名的寒意从脚底一直升到脑门,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这是一种绝对的恐惧!

他没有听错,那是他心底的声音!但他实在无法想象,这世上除了自己和那已死去只剩下一丝神念的日月界皇之外,谁还知道自己拥有日月宝盒!

这个人能够发现自己的藏身之地,并且准确的说出自己身上宝物的名字。便说明,自己随时都在对方的掌控之中!对方对自己的一切完全掌握,而自己却对对方的任何事情都丝毫不知!如此不对等的情况,谢尘从未遇到过。

但那个声音又再次如幽灵般消失了,留给谢尘的仍旧是一片空旷。

谢尘全神贯注的感知着自己的四面八方,甚至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动静也毫不放过!可他再一次的失望,没有!没有任何身影,没有任何神魂波动!那说话之人就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根本无迹可寻!

此刻的谢尘就如同是一个充满警惕的野兽,他并没有放弃,而是更加专注的巡视四方。便是一颗石子,他也会盯上半天。

渐渐地,谢尘绷紧的神经缓缓松弛了下来。纵然知道身边有人窥伺,但人的神经也不可能永远死死绷紧。

提起的心逐渐平稳,虽然并没有放弃探查,但谢尘却是已经脱离了刚刚那惊恐的状态。

如此过了半晌之后,就在谢尘的心已经几乎平静如水,但却并没有再次进入修炼之时。忽然!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不错,你终于可以静下心来和我对话了。”

谢尘眉头微微一皱!他努力的克制着自己的心跳,使得呼吸尽量平稳,沉声道:“阁下到底是谁?若是谢尘的朋友,还请出来相见,若是敌人,那便出来一战!”

“朋友?敌人?呵呵……”那个声音并没有消失,反而如同与谢尘对话般轻笑着:“难道你的世界里,便只有这两样东西么?”

见对方有了回应,谢尘一边小心的四处探查,一边沉声说道:“当然不是,我的世界中还有更多,但我想阁下应该不再其中。”

“哦?那是什么?说来听听。”

“朋友乃是志同道合。敌人乃是理念相悖。除此之外,我还有亲人,爱人。当然,还有陌路之人。我想阁下应该不在这些人之内吧?”

谢尘目光闪烁。他忽然发现,自己越是心绪平稳,那声音便越清晰。一旦自己内心不安躁动,那声音便越模糊!难道这声音还与自己的心境有关?

“哈哈哈哈!小家伙,你分的太清楚了,其实真正的世界哪里有这么简单?敌和友有那么清晰的界限吗?你的亲人也很可能不是你的亲人,你的爱人转身便会变成别人的爱人。你所认为的陌路人,在不久的将来或许会变成左右你命运之人。你要知道,万物由心生,生死亦然。世事亦然。”

万物由心生……

谢尘心中一动!这岂不是当初刺猬对自己所说的那句话?!这句话乃是一个强者所说,难道此人便是刺猬口中的那个强者?!

想到这,谢尘的声音逐渐放缓,“前辈说的是,谢尘确是有些着相。然而前辈乃是玄界强者。不知如此戏弄谢尘却是为何?”

“玄界?呵呵,你说玄界便玄界吧!我入道之时也曾感悟玄道,这么说也并不不可。”那声音低笑了一下,却是对谢尘的猜测不置可否。

谢尘一怔,难道此人竟不是玄界之人?还是说。他根本不是刺猬所说的那个强者?

见谢尘沉默,那声音又是轻叹一声,“你找不到我的,我距你太远太远,甚至有人穷极一生都无法到达我所在之处的半途。”

“请问前辈是?”谢尘心念电转,迅速分析着此人的话语,但任凭他如何猜测,却也无法想出对方说的到底是何意。

穷尽一生都无法到达之处,这世上真的有这种地方吗?

“你不要问我是谁,若是你真的有那个能力,自然会见到我。我今日来见你,只是因为你所感悟的道很合我的心意,但你自己却走入了一个死胡同里。我来问你,你心中所谓的希望是什么?”

我的道……

谢尘倒吸了一口冷气,沉吟一下道:“我希望能与我亲近之人君临混沌,纵意高歌!”

“呵呵,那么君临混沌之后呢?”

“君临混沌之后?!”

谢尘一愣,他只是有这个目标,本以为这个目标已经足够他奋斗一生,但此刻,却是忽然被问住了。

是啊,君临混沌之后,便再也没有希望了吗?不可能,人永远都有希望,当一个目标实现的时候,一定还会有另外一个目标出现在眼前!但那又会是什么?!看来希望之道,本就应是无穷无尽的!

就在谢尘感觉豁然开朗之时,那声音再次响起:“人心不足,希望不灭。但你的道只限于你自己的希望,那么你创造的界域,又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呢?”

我的界域?谢尘愕然无语,界域只有界皇强者才能创造,自己并没有突破那个瓶颈,也根本无从体悟那种感觉。

“界域,便是一个残缺的世界。这个世界有界主所设想的一切,当然也包括界主的道。在界域之中,界主的道,就是天道!天道不全,万物不生!而这,也是界皇与神的区别!”

界皇与神的区别!谢尘的脑海中瞬间划过万钧雷霆,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还太过深奥。甚至有的,他根本无法理解!

但隐约之间,他的心中仿佛已经开启了一扇大门。虽然门后依旧是漆黑一片,无法窥知究竟,可毕竟路就在眼前!

想到这,谢尘忽然站起身。恭恭敬敬的向着前方深深一拜,“谢尘多谢前辈指点迷津,还请前辈为谢尘解惑!”

“解惑?呵呵……”

那声音再次轻轻一笑,片刻后,淡淡说道:“我无法给你解惑,能走到哪一步,也只有看你自己的心。我只能告诉你,有些事不要用脑子想,想当然的东西,永远只是你一厢情愿。你要学会用心,用心去聆听。就如同现在你能够听到我的声音一样,唯有聆听,才能知道你自己到底要的是什么。前世种种,只是过眼云烟,今世一切,也可能是南柯一梦。这些年来,我也指点过一些人,至于谁能够走到最后,我却不得而知了。”

用心……

谢尘沉吟片刻,再次深深一躬:“多谢前辈醍醐灌顶!”

“谢什么,无非唠叨而已。伤非伤,死非死,世事无常,却有定数,待你渡过眼前这一劫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