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四百六十七章 问过我谢尘了吗

刀纵天穹 四百六十七章 问过我谢尘了吗?

随着庞大的世界虚影逐渐落下,五界联盟的其他强者也已经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虽然对方刚刚所针对的只是释迦佛祖一人,可便是这余波的激荡,便已经令周围的强者感受到那种无与伦比的威压!

“玄界,阴阳自在!”

玄界道祖第一个展开了界域!霎时间,黑白分明的界域扩散而开,与混沌空间相互重叠,将神兽堡垒的城头瞬间笼罩!

“魔界!杀戮之力!”魔祖也是冷哼一声,同时展开自己充满杀伐之力的强大界域!

“神龙界!开启!”

“朱雀界!开启!”

“白虎界!开!”……

随着压力越来越大,五界联盟的强者们几乎同时开启了自己的界域,神兽堡垒的城头之上,一道道绚丽的界域轰然而起相互重叠,将整座神兽堡垒完全笼罩,来抗衡那从天而降的世界虚影!

就在人皇族与黄道盟诸强者见状欲要开启界域同样展开攻击之时,傲立在天空之中那个消瘦的身影却是忽然冷哼一声!

“尔等不必出手,今日且看本神如何抹杀这些胆敢忤逆我人皇贵胄的蝼蚁!”

以一人对抗五界所有强者!仅是这个狂妄无比的傲气,便足以震撼天地!但此刻,没有人会认为此人是在口出狂言,他已经展现出了绝对不容置疑的力量,这种力量之强大,乃是所有人生平仅见!

人皇族皇帝泽天微微动容,他仰望着长天中那个消瘦的身影。他的眼中充满兴奋,他的心底在虔诚祈祷!

“苍天有眼!天佑人皇!老祖终于踏出了那一步。在扫清了这些障碍之后,人皇族必定会君临下一个衍纪!”

不错!这突然出现的消瘦强者,正是人皇族仅剩的一位老祖!人皇老祖闭关数十万年,终于在这大衍之期将至,自己天年已尽之前突破了界皇的瓶颈!

与他突破比前来,人皇族多年的秘密研究与准备,已经显得不那么重要了。便是归墟重开大衍降临,人皇族也能够保证族群绵延不朽!

人皇老祖的世界虚影继续缓缓下降。他并不着急。庞大的世界一点点的挤压着五界强者们的界域,仿佛便是他想要一点点的摧垮对方的意志一般!

渐渐地,五界强者们的界域开始慢慢的退缩,庞大无比的神兽堡垒开始震颤,龟裂!

狰狞可怖的裂痕布满了神兽堡垒的城墙,同样也出现在了五界强者的界域之上!神兽各族首领早已浮现出了本体,巨龙与猛虎仰天长啸。朱雀与玄武低吼嘶鸣!

但这一切似乎已经注定无法改变,在“神”的力量面前,一切都只是徒劳!

气息微弱的释迦佛祖缓缓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十高颂佛号。他的神情安详,便仿佛根本就没有意识到周遭危险。

即便是天道,也是“神”所创造。这世上又能有什么力量能够抗拒?差一步,满盘输!释迦佛祖距离那一步仅有半步之遥,但却因为这千年的鏖战所牵累,终于还是慢了半步!也许这便是,天意!

“轰隆隆!”

巨大的轰鸣之声陡然惊天动地般响起!在世界虚影落下之际。五界强者的所有界域崩碎!巍峨无比的神兽堡垒在这无与伦比的压力之下瞬间崩塌!五界联军所有人的面上一片凄然!

崩碎!天地在崩毁!混沌空间在哀鸣!此时此刻,所有人也都已经看清楚了那从天而降的世界虚影!这个世界。不同于其它界域之中只是单一的充斥一种或数种事物,他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这世界之中,山川巍峨,江河奔腾。这世界之中,日月交替,草木繁盛!一切界域之内所存在的元素,尽皆都可被这个世界之中的力量所克制,这便是神创世界!

“吼——!”

神兽族群的无数神兽不甘的咆哮,嘶吼!神龙在这个世界的压迫下全身鳞甲寸寸碎裂,但即便是那连天道都要忌惮的逆鳞之力,也无法撼动对手分毫!

白虎族长怒吼着狂奔,可他引以为傲的速度,却是毫无用武之地,他就好像奔跑在一个永远都看不到尽头的跑道之上,任他如何奔驰也冲不到对手面前!

朱雀在一片烈焰中,生、灭!不断的涅槃却终究逃不出轮回的束缚。玄武更是直接被死死的压在地面之上,再如何坚固的防御,也根本抵不住岁月的侵蚀!

释迦佛祖的四大护法竭力护在佛祖身边,撑起方圆千米的世界苦苦支撑。道祖和魔祖二人也只能将自己的界域维持在一个极小的范围之内,不至于落入敌人的世界!

此刻,人皇老祖已经将整个神兽堡垒所掌控!这是他的世界,在这世界之中,他便是唯一的主宰!而被笼罩在这个世界之中的五界联军,都只不过是蝼蚁而已!

对于这些蝼蚁,人皇老祖并没有半分的怜悯。但他需要有人来见证他的荣耀!

“五界魔逆,我最后给你们一个机会,生或死你们自己决定。俯首者可生,冥顽者立死!”

人皇老祖的声音在世界虚影的四面八方同时响起,落在五界联军每一个人的心头!

释迦佛祖的嘴唇动了动,淡淡道:“观音、文殊、普贤、地藏……不必再坚持了,心有道,自永生。坐下来,为我们的道超度吧。”

“佛祖……”四人闻言同时心中一凛,佛门素来普度众生,却没想到到了如今,竟要为自己的道超度……

但佛祖之命却是不能不遵,四道界域同时消散,四人闭上眼,静静的坐在释迦佛祖身旁。高颂佛号。

而与此同时,神兽堡垒之中的佛门子弟。也尽皆随着盘膝坐地。一时间,诵念之声纷纷响起。

“罢了!”道祖长叹一声,缓缓收起了界域。“万载清修,劫数已至。便将自在玄通,还于天地吧!”

魔祖目光闪烁了一下,猛然喷出一口鲜血!仰天长啸,“我魔屠尽天下!纵死无憾!”

“魔屠天下,纵死无憾!”

魔界强者们同声咆哮。气冲云霄!

五界联军所有人,此刻尽皆满目悲愤,慨然赴死!在无可逆转的情势面前,他们唯有以死明志!

“哼!说什么纵死无憾!说什么普度超脱?!无非只是逃避而已!但只活着,便有希望!不最后一搏就如此待死,难道你们就真的没有遗憾吗?!”

就在所有五界强者都引颈待死之时,忽然一声轻喝陡然响起!

说话的。是一个全身浴血,但却美若天仙的女子!女子身后,一双流动着七彩光芒的蝶翅轻轻震颤。虽然身处在人皇老祖的世界之中,但她却仍旧拼尽最后一丝力量顽强抵抗!

“哦?你不愿赴死么?”人皇老祖饶有兴致的盯着这个满眼倔强的女子,一个刚刚踏入界皇的小小妖武者,竟然会有如此气魄!

“我纵是死。也是力战不敌而死,也是在求生之中战死!却不是因为畏惧和绝望!”女子抬起头,毫不畏惧的与人皇老祖对视!

“蝶儿说得对!老子或许会被打死,但绝对不会被吓死!”佛门阵营之中,一道身影勉力腾空而起!这是一头提着赤金长棍的白毛巨猿。虽然此时白色的毛皮早已脱落大半,被鲜血染红。但他依旧全身上下充满了弄弄的战意!

“我也不愿被吓死,当然更不想死!杀人与被杀,我宁愿选择前者!”与此同时,一个红发独臂男子也从魔界阵营之中走出,血月弯刀虽然已经破碎,但仍旧锋利!他艰难而稳定的步伐,仿佛正在告诉所有人,他玉长风,还能杀人!

在世界之力的巨大压迫之下,三人艰难的走到了一起。空空伸手在破烂的衣衫之中摸索了一阵,视若珍宝般取出一个赤红色的包裹。纵是他百战余生,也都没有将此物损毁半分!

包裹打开,那是一面赤红的旗帜!当空空将这旗帜系在长棍之上,奋起扯起之时,所有人都看到了一个黑色的铁拳在大旗上飘扬,挥舞!

玉长风和蝶儿同时站在了这面大旗之前,便仿佛两座巍峨的山峰一般护卫着心中的信仰!此时此刻,早已有人认出了这面旗帜,在千年之前,这面旗帜曾经出现在北混沌,并通过影像玉简,在所有的魔军心中高高竖起!

“兄弟盟!”跟随在人皇族阵营之中的傲雷君主嘴角动了动,低低说出了一个名字!

兄弟盟!黄道盟副元帅黎富贵的眼睛眯了眯,心中却是一声叹息!

兄弟盟……

五界联军安静了下来,他们没想到,在这种时刻,还要宣城与神境强者一战的,竟然是一支千年前便已经消失的魔军!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明知不敌却还要力战!这种意志,顿时令所有已经放弃了抵抗准备赴死的五界联军深深动容!

“哈哈哈!小家伙们说得对!既然能战,为何不战?!我等死都不惧,又怎会惧战!”沉默片刻之后,魔祖忽然朗声大笑!消失的界域再次张开!

“战!”刹那间!雷鸣般的吼声冲天而起!魔界、玄界、神兽界与妖兽界的强者们同时仰天怒吼,心中重新燃起的战斗的烈焰!

“佛祖?”地藏界皇蠢蠢欲动,询问着望向释迦佛祖。

释迦佛祖高颂了一声佛号,微微笑道:“战也是一种修行!我佛虽慈悲,但却并不懦弱,便用你们的力量尽可能的去超度他们吧!”

“战!”佛界强者们停止了高颂佛号,长身而起,战意凛然!

刹那之间,汹涌的战意再次覆盖了整个神兽堡垒!纵然是在神境强者的世界虚影之中,这些强者们也要拼死一战!

“可恶!你们三个小辈!竟然敢忤逆我的威严!”人皇老祖见五界联军战意再起,不禁怒从心头起!他本以为,凭借自己超凡实力的震慑,这些魔逆纵是不降也会战意全消。却没想到,这三个蝼蚁般的小辈,竟然只凭只言片语便使自己能够流芳万世的传说毁于一旦!

想到这,人皇老祖的眼中已经闪现出了弄弄的杀机!

“三个小辈!既然你们那么想去死,那我便先让你们去死!”

世界之力猛然狂暴起来,转瞬之间,一只由狂风所凝聚的无形大手,恶狠狠的向着空空三人当头拍下!

但就在这时,人皇老祖的心中忽然升起一丝危险的感觉!就在他还未弄清楚这感觉到底从何而来之时,空空三人的身前却是陡然多出了一个黑袍青年!

那青年轻蔑的望了一眼呼啸而来的狂风巨手,淡淡说道:“要杀他们三个,阁下问过我谢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