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四百八十章 泽天的野望

四百八十章 泽天的野望

“嘭!”

殷红的鲜血如雨点般爆散,滴落!漫天血雨之中,人皇泽天露出了满足的微笑,而周围冲过来的人皇族人们眼中也同样亮起了兴奋之光!

“不要!”谢轩和黎洛儿挣扎着爬起!小胖子谢拓双眼通红,如同一只愤怒的狮子!

“走!”四人中,唯一还能够保持冷静的就只有黎富贵。他强压着心中巨大的痛楚,猛然提聚灵力,一座瑰丽无比的巨大“噬灵花”在背后绽放!

“咕噜!”噬灵花的花瓣就如同一张狰狞的巨口一般,顷刻便将包括谢尘在内的五人全部吞噬!片刻之后,五人同时消失无踪!

“想跑?没那么容易!司空不灭,给我追!”人皇泽天冷哼一声,抬手一指,一道如丝线般的金芒陡然射/出!而金丝所指之处,正是黎富贵所逃遁的方向!

在君山灵境之中,空间比之周围混沌之中要坚固许多!便是黎富贵拥有空间转换的超凡能力,也根本无法传送太远!更何况,在被汲取精血之后,他已经修为大损!

司空不灭点了点头,腾身挥手,带领着三十七名人皇亲卫如同闪电般顺着金丝所指的方向追去!同为黄道盟副元帅,司空不灭太了解黎富贵了!噬灵花的空间传送在一定时间内只能施展一次!如今几人都已经身受重伤,根本无法走远!

就在司空不灭会同人皇亲卫追出去之后,人皇泽天却是已经悄然出现在了满是鲜血的祈天坛之上。

此刻周围的人皇族人还未散去。所有的目光再次集中到了泽天身上。

长叹一声之后,泽天环视了一下祈天坛周围这些支离破碎的族人残躯和仍旧微温的金色血液。仿佛心中充满了悲戚和痛苦。

见陛下如此,人皇族人们都不禁面色戚然,心中感动。

可是突然!泽天抬起头,他的嘴角浮现出一抹残忍的笑容!紧接着,他更是在所有人皇族人惊愕的目光之中,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天佑我泽天!如此多的人皇精血,正是上天让我晋阶神位的提示啊!哈哈哈哈……”

张狂的笑声响彻整个君山灵境,泽天脚下的祈天坛忽然开始震荡起来!

一滴滴金色的人皇精血。倏然从地面上漂浮而起!泽天舒展开双臂,抬头沐浴着从天而降的圣光,嘴角边依旧挂着狰狞的微笑!

人皇精血!蕴含开天辟地的本源之力,只要吸收了这些精血,泽天便可以如愿以偿!人皇族的血脉无比珍贵,六千亿年来,人皇族早有铁律。便是统领人皇族的皇帝陛下,也不允许擅自杀戮族人夺取精血!

而如今这么多的人皇精血摆在泽天的面前,他自然兴奋无比!而且,所有人皇族人都不知道的是,其实泽天早已察觉到了小刀乃是谢尘所冒充!

他之所以拒绝了司空不灭的提议,之所以放任谢尘展开界域杀戮人皇族。尽皆都是为了在此之后能够吸收死去族人的精血!其实,早在谢尘暴起发难之前,泽天便已经悄然展开界域之力,否则那柄金色的长剑也不可能出乎谢尘预料的快!

当一股股纯正的血脉力量逐渐融入泽天的身体之内时,他知道自己的猜测没有错!一切的布局与计划都没有白费。随着人皇族的血脉力量在体内不断增强,泽天感觉到自己几乎就要升华!

强大的界域之力骤然展开。原本只有数种属性的界域如今已经开始不断的变化繁衍!他感觉到了自己的界域,正在向着一个真实的世界开始转变,而那界域之力也已经到达了突破世界之力的边缘!

对!就是这样!我要成为神!我要突破界皇的桎梏,成为真正的神!泽天的心中咆哮着,他的眼中浮现出无比的渴望!

但就在这时,长生殿的另一端。人皇族化神坛之上,忽然一个世界虚影展开了!

一个声音愤怒的咆哮着:“泽天!你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你这是要毁灭我们人皇族!”

毁灭人皇族?泽天目光一凛,遥望那另一端忽然出现的世界虚影,嘴角边浮现出一抹狞笑!

“老祖!我这怎会是毁灭人皇族?人皇族中有你我两个神境强者的话,将无敌于天下!就是毁灭者降临,也奈何不了我们人皇族!我们人皇族必将君临下一个衍纪!”

“胡闹!”人皇老祖的怒道:“你可知因何在天地开创之初,先祖便严令禁止汲取族人血脉提升修为?”

泽天冷冷一笑,“那只不过是先祖迂腐罢了!”

“迂腐?就只凭你这一句话,便不够资格担任我人皇族的首领!先祖人皇开创天地,何等英明神武?!天地自有均衡之处,世界也须平衡来支撑!你擅自汲取族人血脉,便是打破这种平衡!你虽可能提升,但却更会毁了我们人皇族群!我现在以人皇族监国老祖身份,敕令你归还血脉之力,退下人皇皇帝之位,待到新帝登基再做发落!”

人皇老祖显然已经无比愤怒,与此同时,他的世界虚影正在迅速扩展,将泽天那尚未成型的世界边缘直接碾碎!

“新皇登基?我就是皇!谁敢治我的罪?!这血脉之力如此完美,本就是上天给我的恩赐!我为何要散去?!我看是你这老东西老糊涂了吧!”

泽天怔愕片刻之后,忽然狞笑起来!也罢!原本还想在与你这老家伙一起并肩扫荡天下之后再除掉你!既然你那么想死,那我便成全你!

想到这,泽天全身灵力霎时间全部调动而起,更加疯狂的吸收人皇族的精血。与人皇老祖对抗!

“冥顽不灵!我现在便赐你一死!”人皇老祖冷哼一声,骤然间世界之力更加狂猛的压下!眼看着泽天的力量就已经快要被碾压过长生殿!

长生殿乃是祈天坛与化神坛之间的中心点。人皇老祖的世界虚影本就极强。若是一旦在范围上再占据了上风,那么泽天必死无疑!

可恶!吸收了这么多族人的力量难道还不够么?!泽天感觉到自己的世界在人皇老祖的世界面前节节败退,不禁心中焦急!

但旋即,泽天的目光便已经落在了周围正在愕然看向老祖和陛下针锋相对大战的人皇族人身上!

“人皇族人们!为了人皇族能够君临下一个衍纪,为了我族万事不朽!现出你们的生命,尽到你们的责任吧!”

泽天的目光忽然疯狂了起来!而人皇老祖却是惊怒交加大吼道:“泽天,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泽天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疯狂而残忍的狞笑!如今所有人皇族人都在他的世界之中,难道这种事情还要明说吗?!

“把你们的血脉之力。统统给我!”残忍的怒吼声冲天而起,泽天便如同是一个发了狂的野兽一般,双目赤红,仰天长啸!

“嘭!嘭!嘭!……”

接连不断的肉/体碎裂声此起彼伏!金色的血雾如一朵朵烟花般在泽天的世界之内爆散而开!

这些金色的血液甚至还未来得及飘散,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吸扯,如同百川归海一般向着泽天汹涌而去!

人皇老祖的世界已经碾压过了长生殿,但是就在他的世界之力正要涌上祈天坛将泽天一起碾压之时。却是戛然而止,被一股更加强大的力量阻挡在了祈天坛前!

在吸收了无数人皇族人的精血之后,泽天只感觉到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大!仿佛举手投足间,便可以毁天灭地!仿佛他体内拥有无穷无尽的力量,仿佛他便是世界主宰!

“想杀我?老东西!你可以去死了!”泽天狞笑着将人皇老祖的世界一步步的逼离祈天坛,并且以一种缓慢而坚定的速度向着化神坛的方向蔓延而去!

化神坛方向。传来人皇老祖痛不欲生的咆哮:“泽天!你毁了人皇族!你是我人皇族的千古罪人!”

“千古罪人?”泽天冷笑着,“六千万亿年来,人皇族早已失去了当年先祖开创天地的斗志!我只不过将那些无用的族人清除而已!人皇族只要有我一个强者便已经足够!而你便在九泉之下看着我重新屹立在新的衍纪巅峰,成为永世不朽的传说吧!”

“轰隆隆!”

在泽天疯狂的碾压之下,长生殿轰然而到!化神坛上。人皇老祖猛然喷出一口鲜血,面色惨白!

“完了。一切全完了!人皇族的千万亿年基业,没想到竟然会在老夫手中毁于一旦!我们人皇族本来还有机会的!但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机会葬送!我愧对先祖!不,是天灭我人皇族啊!”

人皇老祖仰天悲鸣!经营了六千万亿年才有如今人皇族人丁鼎盛之状,却是朝夕之间被毁在了一个无知的野心家手中!他怎能不悲,怎能不痛?!

但他又能如何?吸收了无数人皇族人血脉之力的泽天强大无比!而他此刻却是因当年与谢尘交手而损耗巨大尚未恢复!他已无力回天!

屹立于君山灵境之内六千万亿年之久的化神坛,在泽天的狞笑,在“天灭人皇”的哀嚎,在巨大的轰鸣声之中被从混沌的版图上彻底抹除!

泽天站在如山般的族人尸体之上,全身布满金色的血液,疯狂的仰天长啸!

“人皇族算什么?在衍纪之末,还不是只能无力的挣扎求生!我泽天成为神之后,定会开辟一个新的世界!在那个世界中,我就是人皇族的始祖!”

与此同时,君山灵境外围。

人皇族内的躁动并没有传递到这里,而此刻,四十余道身影已经将四个气息微弱之人团团包围!

司空不灭冷冷的扫视了一下眼前这四人,他虽然对并没有看到谢尘的尸体感到十分疑惑,但却丝毫不怀疑人皇族血祭灵杀的力量。

“黎富贵,在黄道盟时你便一直与云宗狼狈为奸与我作对!现在,你可后悔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