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五百零二章 云宗

五百零二章 云宗

对于纪如雪带有挑衅般的目光,谢尘只是报以一笑。正如纪如雪所说,现在她是唯一一个可以与谢尘叫板之人。如今整个混沌的神兵都在他们二人的手中,毁灭者如果真的降临并且选择的话,定会在他们之间做出决定。

也就是说,虽然他们已经各自拥有了巅峰实力,可仍旧还是宿敌!

无奈之中,谢尘其实也有着一丝的欣慰。在最开始他听说混沌中出现了一个“神兵猎杀者”之时,还十分紧张。但当知道这个“神兵猎杀者”的样貌,猜出了对方的身份之后,他反而轻松了许多。

当然,谢尘将这一切都归结为二人所拥有的神兵之灵原本就是一体,所以自然会有些潜意识的联系。这也并非是谢尘“情商”太低,而是他从始至终根本就从未想过宿敌之外多余的事情而已。

对于谢尘要点燃狼牙山烽火之事,与在场的这些强者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关系,所以便都随着谢尘一起前往烽烟台。

高达五十余米的烽烟台之下,云宗正在盘膝打坐。清风吹过他的须发衣袂,飘飘然犹若仙人。

早在谢尘与释迦佛祖论剑切磋之后,云宗便已经知道了此次狼牙论剑的结果。而谢尘所凝聚出的十方宇宙更是被他尽收眼底

只不过,作为黄道盟正军元帅,曾在黄道盟旗之前宣誓效忠过人皇族的云宗,却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登上他所坚守的烽烟台!

“云元帅,谢尘欲要点燃烽烟台之烽火。还请行个方便。”谢尘缓步走到云宗身前,沉声说道。

对于云宗,谢尘的心中还是有着几分尊敬之意的。虽然一直以来黄道盟是兵,而谢尘的兄弟盟是匪。双方大小战斗无数,也各有损伤。但无论是谁,都会尊敬有气结,有能力的对手。

而黄道盟元帅云宗,便是这样的人。一直以来,在云宗的主持之下。黄道盟才不至于腐朽到极点。而且根据黎富贵所说,在整个黄道盟中,云宗是少有的几个坚决反对暗中进行哪些以灵师生命作为“试验品”的研究之人。

也正因为如此,云宗在上面经常受到人皇族的打压,在黄道盟的军中内部,反对者更是比比皆是。

但云宗却是生生顶住了来自于人皇族和黄道盟内部的巨大压力,使得那些所谓的“研究”一直存在于地下,极力遏制其蔓延。

可以说,若是黄道盟中没有云宗,那么如今的混沌恐怕早已被黄道盟折腾得兵戈四起民不聊生了。

听到谢尘之言。云宗睁开了眼睛,目光从面前八名强者的脸上逐一扫过。随后缓缓站起身,掸了掸白色的衣袍,淡淡道:“谁先来?”

简单的一句话,便已经将云宗的态度表露无遗。想上烽烟台,先杀我云宗!

众人一阵沉默。并非是他们畏惧云宗的实力,而是没人会想去杀一个固执的好人!

云宗见众人不语,不禁轻轻一叹,伸手入怀中,取出一面黄色的大旗。这面大旗显然已经被云宗珍藏多年,便是在他的悉心保管之下,也已经露出了破败之色。

大旗展开,众人发现,这竟是一面上面只绣着一颗黑星的一星黄道旗!在黄道盟的军衔制度之中,一星为城主。也是级别最低的军官。云宗身为黄道盟正军元帅,却为何要珍藏着一面一星黄道旗?

云宗没有说话,默默的转过身,将这面一星黄道旗平铺在身后的墙面之上。直到这时,他才缓缓开口道:“已经记不清是几万年前了。这是我第一面宣誓效忠的旗帜。那时我记得我只是一个初出茅庐,怀揣着无数梦想的灵王。那时,我站在队伍的最后一排,远远的看着这面旗帜,眼中充满崇敬,心中充满激动。城主大人是我那时候最为崇拜和想要成为的目标,我在见到这面旗的时候,便已经知道,我云宗这辈子与这面旗是脱不开干系了……”

“云老哥,你……”黎富贵皱了皱眉,他与云宗交情不错,见到云宗如此,不禁心中升起一丝悲意。

“富贵,让我说完吧。”云宗摆了摆手,止住了黎富贵接下来的话。

谢尘、五界强者、傲雷和纪如雪都静静的站在原地,在这种时候他们不会去打搅云宗,这是对一个末路英雄最起码的尊敬。

“后来,开战了……”云宗苦笑了一下,仿佛陷入了极为久远的回忆之中,“城主战死,和我一起加入黄道盟的兄弟们也战死了,城也毁了,而我却从如山般的尸体中爬了起来……四下望去,找不到半个完整的尸体,却只找到了这面被城主的残躯压在身子底下的大旗,你们看,这里还有城主那时候流下的血……”

云宗指着旗角处一块已经发黑的地方,兀自叹息:“再后来,我因为战功和修为当了城主,参加了无数次战斗

。魔军我不知道杀了多少,我手下的兄弟们也是死了一批又一批。而我却一直都还活着,踩着魔军和战死兄弟们的尸体,一步一步向上爬。身后旗帜之上的黑星也越来越多……”

“直到今天,当我看到当年城主的血之后,才明白了黄道盟旗帜上的星为什么是黑色的。红色的血多了,浓得化不开了,也就变成黑的了……”

云宗自嘲般的笑了一下,“如今我身后的旗帜已经变成了人臣所能够达到的最高的十颗黑星,你们说说,这到底需要多少人的血才能染成十颗黑星?所有的功勋,都是成千上万,乃至更多的生命换来的,谁的黑星越多,谁所肩负的责任所被负的冤魂就越多!”

“如今,是该偿还一切的时候了。我不是不知道黄道盟的天数已尽,我曾竭力想要挽回。但却根本没那个本事……我只有一个要求,若是我死之后,还请你们能够让我血溅在这面旗帜之上,将这面旗帜挂在烽烟台的顶端!让我看一看。新的天下,到底是什么样的……”

云宗说罢之后,再一次轻轻的抚摸了一下那面陈旧的旗帜,随后毅然转身,问出了与刚才同样的问题:“谁先来?”

“我!”就在谢尘等人沉吟之际,纪如雪忽然上前一步。淡淡说道:“就让我们给狼牙山口尚未结束的战斗做个了结,只不过这一次我会出全力!”

云宗哈哈一笑,久违的战意重新回到了这个身经百战的统帅脸上!

“好!那我便领教一下阁下真正的手段!”

说话之间,云宗的须发衣袂陡然飘起!一阵狂风瞬间掠过!片刻之后,云宗周围已经被一座世界虚影所笼罩,众人都看得清楚,这也是一个完整的世界,甚至在某种意义上,这个世界比之之前毒枭做展示的世界还要完美!

面对云宗这等强者,纪如雪自然也不会怠慢!片刻之后。一个清冷的世界虚影也出现在她的身体周围!

纪如雪的世界之中,清冷中带着一丝凛冽。在皎洁的月光照射下,一座座大陆遍布四方。尤为特别的是,每一座大陆之上都插着一柄冲天利剑!与其说这个世界是由无数大陆组成,倒不如说是由无数利剑所凝结!

“我所构建的世界名为倚天界,世界之源便是一柄利剑。若是我晋阶神境创造世界的话。谁能以剑斩破天穹,谁便是这世界的主宰!一个轮回,尽皆由这个主宰掌控!”

纪如雪的声音冰冷,她毫不避讳的将自己的世界构想与世界之源说出,这些她是说给云宗听的,同样也是说给所有人听的。她对自己所构建的世界也有足够的自信!

骤一听起来,纪如雪所构建的世界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反而好似极近简单。莫说是与谢尘宇宙,便是与大多数半神强者所构建的世界相比,恐怕都略显不足。

但细细琢磨之下。人们却是发现,纪如雪的世界中充满了孤傲的战意!无论是山川草木,还是日月星城,以至于之后将会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生灵,无不充满着锋锐而激昂的战气

这便是剑。锋芒毕露,所向披靡!

云宗点了点头,说道:“好,那便让老夫领教一下这倚天界!”

说话之间,云宗再不迟疑,心念一动之下,数座大陆汇聚漫天星辰,向着纪如雪的倚天界奔涌而去!

“轰隆隆!”

两座世界虚影轰然碰撞!霎时间,一方天际风流云动,另一方剑气纵横!

云宗的世界飘逸无比,流畅自然。而纪如雪的世界极尽锋锐,杀伐决断!双方之战,天昏地暗,难解难分,丝毫不亚于南傲二人与太上道祖,毒枭与瞳灵之间的对决!

谢尘等人站在远处,默默的注视着这惊天一战。他们自然知道,此战无论胜败,云宗都定难幸免。所以他们尽量都留给了云宗尽量的公平,与战死的辉煌。

纪如雪与云宗这场大战,一直持续了三天三夜。三天下来,双方的世界都已崩碎了数次,在重新凝聚之后,再次交手!

直到第三天的清晨,当旭日在狼牙山的东方缓缓升起之时,纪如雪忽然低喝一声!倚天界之中所有的利剑尽皆拔地而起直冲天际!

而云宗似乎也已经感觉到了什么,长啸一声之后,世界一凝,竟是在自己的世界之内凝聚出了一朵白色的流云!

众人知道,最后决斗已经开始了!

剑如闪电,飞掠!云随风摆,无形!

两个世界都已经将几乎所有的世界之力尽皆凝聚在了一起!在下一刻双方的力量轰然相撞!

“轰隆隆!”

利剑与流云几乎同时崩碎!一道道能量涟漪之中纪如雪挺身直进,而云宗却是颓然倒退!

众人看得清楚,一柄雪亮的长剑已经从云宗的胸前贯穿,直透后背!殷红的鲜血瞬间如同鲜花般绽放,染红了二人雪白衣衫!

“这是……无形剑?!你与日月界皇……”云宗口中流淌着鲜血,吃惊道。

“我得到了日月界皇的传承。”纪如雪淡淡说道。

“原来是他的传人……我追杀他,他的传人再来杀我……哈哈……哈哈……”

嘶哑的笑声之中,云宗的双眼渐渐的失去了神采,他笑着离开了这个世界。昔日他满天下追杀日月界皇,而今却是日月界皇的传人终结了他的生命,他笑这世界太小,他笑这命运无常。

“刷!”长剑从云宗的身体之中拔出,点点鲜血瞬间溅在了墙壁之上那面破旧的黄道旗之上!

纪如雪举步上前,将那面黄道旗摘下,回身看了一眼谢尘等人,淡淡道:“走吧妖刀城主,难道你还想让我去点燃这烽火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