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纵天穹

五百一十九章 借助神力

五百一十九章 借助神力

“请问泽天阁下,何谓君临天下?”

释迦佛祖强忍住胸中翻涌,努力使自己端坐于莲台之上,淡淡问道。

“这还不简单?”泽天哈哈一笑,说道:“君临天下者,天地在手,苍生臣服,言出即为天命,一怒万骨嚎哭!”

释迦佛祖点点头,继续道:“阁下可想君临天下?”

泽天昂首向天,道:“此事何须想?我便为天下之君!”

“我看,却不尽然吧?”释迦佛祖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哦?我已晋升神位,挥手便可毁天灭地!谁敢与我争锋?我不是天下之君,难道你是么?”泽天面现愠怒之色。

释迦佛祖淡淡道:“贫僧方外之人,怎能妄言为君?但贫僧却知道,为君者,上,可开疆扩土,威震四方!下,可泽被苍生,赐福万民。君王之大业,可由杀戮而起,但却不可以杀戮始终。暴君,难道也配称君临天下么?”

“暴君?暴君又如何

!”泽天怒道:“我昔日,也曾统领天下!我人皇族君临四方,并以黄道盟威慑群魔!但结果却是如何,你们五界,还有那些不服正统的魔军逆贼,何曾以我为君?!我如今已可开天辟地,对此混沌早已没有留恋。一群乱臣贼子留之何用?我便是要将你们尽皆毁灭,待我开创天地之后,自然会有新的子民!”

释迦佛祖闻言,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是深深吸了一口气!他没想到,如今的泽天竟然已经偏执到了这种程度!看起来自己便是如何劝说也已经无用,为今之计,只有尽量拖延时间了!

“泽天阁下,你既为神,便应有神之仁慈之心……”

“我对我的子民自然仁慈,但对尔等刁民逆贼。却无需仁慈!”

……

狼牙山口,释迦佛祖与泽天相互对答,针锋相对!泽天并非不知道释迦佛祖有意拖延时间,但他却并不说破!在他看来,天下大势已成定局。既然这些逆贼仍不放弃,那他便看一看他们到底有什么杀招!只有将他们所有人最后的希望以雷霆之势破灭,这些逆贼恐怕才会俯首受死!

而与此同时。狼牙山的山巅之上。一路败退而回的魔界至尊等人也正在调息,释迦佛祖为他们争取了极为宝贵的时间,只待一会释迦佛祖退到山巅之后,他们便要展开最后的行动!

纪如雪环视了一下众人,沉声道:“各位可是按照我的要求,将各处布置完毕了?”

众人纷纷点头。说道:“尽皆布置已毕,唯待掌控者号令!”

“好!”纪如雪微微点头,心中暗暗计算了一下时间之后,说道:“从第一处魔尊所布下禁制之时算起,到现在已有半日之久!魔尊现在便开始吧!”

“恩!”魔尊闻言之后,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到狼牙山颠的一处早已设定好之地,忽然全身灵力运起。猛然抬手向着地面之上按去!

“轰隆!”一声,狼牙山外原本魔尊摆下大阵阻挡泽天之处,忽然一道方圆千里的混沌风暴冲天而起!

而此时此刻,魔尊也是屏息凝神,整个人似乎都尽皆笼罩在了一层红雾之中一般。脚下一道红线缓缓的向着一个方向延伸而去!

按照这个速度,只消再有半个小时,这条红线便可以延伸到如今已经站好了位置静静等待的,龙族族长龙腾的脚下!

这便是纪如雪在之前与众人所定下的最终计划!从一开始布置层层防线。一直到这些强者接连后退,所有的一切尽皆在计算之中!

但泽天出现之后,先是大杀四方,使得前来观战的混沌强者们溃逃。继而又展现出了强大无比的神威之力,让前面的六道防线瞬间崩溃!

若非是释迦佛祖生生挺住了神威之力,并且以言语拖住泽天,恐怕众人如今已经没有后招可用了!

就在山巅之处。龙腾身上一道橙色的光芒腾起,脚下的橙线向着妖兽界至尊黎洛儿那边开始延伸之时。

山口处的泽天忽然感觉到心中一振悸动!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世上难道还有能让我忌惮的力量吗?!泽天心中一凛,忽然面色一变,望着释迦佛祖沉声道:“释迦。如我所料不错,你们是想要借用这狼牙山的神力吧?”

释迦佛祖心中一沉,笑道:“阁下都感觉到什么了?”

泽天冷哼一声,道:“一开始,我便觉得你们所布置的那些脆弱无比的防线毫无疑义。现在回想起来却是明白了,借助神力需要环环相扣!必须在特定的时间内布置下独有的禁制并且按照顺序引动,才能够成功!这种办法本是我人皇族所创,看来现在的天道掌控者,也只是一个拾人牙慧之徒!”

见泽天对自己一方的计划了若指掌,释迦佛祖并未惊慌,而是微微一笑,说道:“既然阁下如此了解,却为何还不阻止?”

“阻止?哈哈哈哈!我为何要阻止?!你们这些蝼蚁般的家伙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有趣的对手,我为何不让他多活一会?!山腰上那些应该是最后的阻击人马吧?我便去陪他们玩玩!我给你们半天的时间准备,半天之后,我会让整个狼牙山化为平地!”

说话之间,泽天大笑着从释迦佛祖身边举步向前!这狼牙山上的巨大威压,在泽天的面前便恍若无物一般!

释迦佛祖罕见的怔愕了一下,这个泽天……好狂!他明明知道狼牙山巅,正在酝酿着一股足以与他匹敌的力量,但他却根本毫不在乎,甚至还要给对手时间去做准备!这种事情,换做任何一个强者都不会这么去做,但泽天却偏偏这么做了!

泽天真的狂傲到了这种地步了吗?当然不是!相反,泽天自幼便在人皇族中,与这世界上最为巅峰的权力打交道。他所见所闻所经历的东西,远远要比寻常人多得多!

对于泽天来说,有的时候,了解自己甚至要比了解对手还要重要的多!他无比清楚自己如今欠缺什么。若是能够弥补这个缺点,便是让他遇到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又能如何?!

这便是泽天的打算,他心中真正的对手并非是纪如雪和眼前这些强者,他真正要对付的是从归墟另一端走出的毁灭者!

关于混沌兽一族那神境混沌兽的传说,泽天自然也有耳闻。一个神境的混沌兽竟然被毁灭者一招之间便直接消灭!那毁灭者的实力已经恐怖到了什么程度?!他必须在遇到毁灭者之前全力的提升自己!

他泽天绝对不能如同人皇族的始祖一样成为人下之人!

在这种心情之下,泽天一步步的走到了狼牙山的山腰,在这里。十二人或是盘膝而坐,或是昂首而立。他们,在等着泽天!

十二天尊么?泽天的目光从兄弟盟的十二人身上一一扫过,当看到小刀的时候,他微微顿了顿,但旋即恍若没有注意到这个除了他之外。唯一的一个人皇族族人一般,淡淡说道:“十二天尊,我人皇族素来对你们不薄,你们因何恩将仇报,与本皇为敌?”

“我呸!你丫什么东西?我们吃你的还是拿的了?什么恩将仇报?你对我们有恩吗?仇我倒是记得!我们老大全家,都差点毁在你们这些自命不凡的家伙手中!”

空空毫不留情的啐了一口吐沫,瞪眼低吼道。

“你们老大?”泽天翻起眼皮

。似乎在思索。

“我们老大便是妖刀谢尘!我们十二天尊,都是兄弟盟的兄弟!恐怕是你做过的坏事太多,早就忘了吧!”空空怒道。

“哦,谢尘么……”泽天微微点了点头,恍然大悟。他从君山灵境出关之时,谢尘早已被纪如雪所“杀”,所以他根本没想到这一点。

“如此说来,你们兄弟盟倒还真是一群以德报怨的有趣家伙……”泽天似笑非笑的说道。

“以德报怨?我们素来有恩报恩。有仇报仇!你不会用词就不要滥用好不好?还人皇呢,就这水平?!”一旁的青门不失时机的开口讥讽。

泽天也不生气,淡淡说道:“若是我记得不错,妖刀谢尘可是天道掌控者所杀?我只是险些将他杀死而已,而天道掌控者才是真正杀他的凶手!你们不去为你们的老大报仇,却来帮他与我为敌,这岂不是以德报怨又是什么?当然。我说得比较委婉,若是直白些,应该叫敌友不分,认贼作父吧?”

“放屁!我们老大他……”

“空空!”主持大阵的陈词一声冷喝。截断了空空刚才想要说的话。谢尘未死之事乃是极端机密,若是此刻说出,难保泽天不会对尚未出关的谢尘痛下杀手!

喝住了空空之后,陈词眼眸一转,望向泽天,道:“泽天阁下,我等十二人前来,乃是相助天道掌控者守护狼牙山。阁下若是想要闯山,恐怕没那么容易。”

“恩,这个我知道,大概要费一番手脚吧。”泽天点点头,望着这个盘膝坐在十二人正中央,面前摆放着一张棋盘的慵懒女子。他又岂能看不出这女子乃是阵法师?而且,眼前这座大阵的纷繁程度,也几乎是他生平仅见!

陈词懒懒一笑,说道:“既然如此,阁下这山是上还是不上了呢?”

“上,当然要上!虽然要费一番手脚,但我估计……一炷香的时间也总该够了吧。”泽天哈哈一笑,忽然一抬脚,“咚!”的一声,一圈金色的涟漪瞬间从他的脚下激荡而出!

与此同时,天尊山金弓殿,别院山洞之前。

蝶儿仰着头,望向狼牙山的方向,默然不语。现在他们应该已经开始交手了吧?不知结果如何呢?

在此之前,兄弟盟众人曾给蝶儿传回过消息,他们说纪如雪已经准备好了对付泽天的方法。但这方法到底管不管用?对手可是蛰伏了万年,并且一出现便大杀四方展现出强绝力量的人皇泽天啊!

蝶儿轻轻蹙着眉,甚至就连她身后的山洞之中隐约透出了一点光芒她都没有注意!她很想随着众人一同前去并肩作战,可纪如雪却绝对不允许她踏上狼牙山半步!

蝶儿知道,这是纪如雪要自己留下来好好保护谢尘,而她自己也的确不能离开这里。因为就在不久之前,她已经察觉到,山洞之中的那个人,随时都有可能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