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 来自加拿大的遗嘱

1.来自加拿大的遗嘱

四月份的海岛市,依然有些春寒料峭。

早上七点半,秦时鸥没了睡意,就披着外套倚在床头,看着窗外怔怔发呆。

他来这座城市已经八年了,是在这里上的大学,然后毕业就留了下来。

秦时鸥的大学是海岛市最好的学校中央海洋大学,毕业之后,上铺兄弟毛伟龙帮忙,他进了海岛市最好的国企中海油的一家分公司在人力资源部做了HR。

这一做就是四年,结果上个月人力资源部新来了一个漂亮的档案管理员,经理指派秦时鸥来带她,本来这没什么,只是这档案管理员太美貌出众,引得了公司一位富二代觊觎。

后面的事情就很简单也很老套了,富二代见秦时鸥和小美女走的如此之近就大为吃醋,他找秦时鸥警告了几次,后者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有一次两人直接口角相向最终到动手开打。

本来只是女人问题,富二代被秦时鸥打了一顿之后问题就严重了,他直接联系财务部几个狐朋狗友设计了一个局陷害了他,诬陷他偷盗财务部的一笔现金。

这个跟头栽的有些大,秦时鸥不光赔上了全部身家,还因此被公司开除!

说起来,离开中海油也未必不是好事,秦时鸥早就想出来闯闯了,可问题是,他现在身上没钱了,他的钱都赔给了公司。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个月还是他交第二季度房租的日子,现在他身上凑一凑也就是吃顿饭的钱,付房租是绝对不够的。

真是怕啥来啥,秦时鸥正在为钱的问题苦恼,外面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秦时鸥打开门,房东大叔那张严肃的脸出现在他的面前,毫无疑问,这个时候房东来找他,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交房租。

海岛市虽然位于北方,但因为靠近海洋是天然的优质港口,所以经济发展很快,算得上天朝二线城市,房价很高,房租也很贵。

秦时鸥租赁的是一个一室一厅的小公寓,月房租就要一千元,而且一次性缴纳一个季度的房租,那就是三千元,可要命的是,这个关头秦时鸥身上连三百块都没有!

没有办法,秦时鸥只要陪着笑脸请房东高抬贵手,房东很是不悦,最后硬邦邦的说道:“给你两天时间,后天晚上我过来拿钱,如果还是交不上房租,你就给我滚蛋!”

话说的很难听,可秦时鸥却无力发怒。

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秦时鸥如今就被逼到了这样的绝境。

送走房租,秦时鸥一脸疲惫的躺在**,心里全是对未来的茫然和对当前处境的沮丧。

他眼看就要奔三,可却是一个无事业无房无车的三无人员,想起家里两鬓斑白的年迈父母,秦时鸥心里憋屈的难受!

就在这时候,房门忽然再次被人敲响,房东刺耳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小秦,开门,快开门!”

听到房东的声音,秦时鸥心里的沮丧和绝望被愤怒取代,房东真是欺人太甚,都说好给他两天时间来筹款,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

秦时鸥强忍怒气打开门,却发现房东身边还有一个头戴大檐帽、身穿制服的警察。

见了面,警察问道:“您是秦时鸥先生吗?”

秦时鸥点头,那警察便道:“好的,请您和我走一趟,有人找您。”

听了警察的话,秦时鸥还没有说什么,房东急忙道:“杜警官,我和小秦没有任何关系,如果他犯了什么案子,那和我的房子可是没有关系的。”

秦时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是之前的案子有出现了问题,便失魂落魄的跟着年轻警察去了派出所。

结果到了派出所,年轻警察直接将他带进了所长办公室。

进了办公室,秦时鸥打眼往办公室里一扫,看到沙发上坐着两个西装笔挺的男子,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警察在给两人泡茶。

让秦时鸥摸不着头脑的是,沙发上两个人中有一名身材高大、金发碧眼的白皮肤洋鬼子,这洋鬼子年龄不小得有五六十岁,络腮胡子都变成了雪白色,但魁梧的身板笔直挺立,极有威势。

毫无疑问,那中年警察就是派出所的所长了,果然,他先对秦时鸥伸出手道:“您是秦时鸥先生吧?我是罗山区双河街道派出所所长罗永志,您好。”

秦时鸥之前一段时间被警察们搞得生不如死,看到罗永志伸出的手,就急忙握上去,点头哈腰的做了自我介绍。

随后,等罗永志和秦时鸥放开手,之前坐在沙发上的中年男子站起身,接着握住他的手说道:“秦先生,您好,我是海岛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李信,这位是加拿大法铭德律师事务所的知名律师史克曼-奥尔巴赫先生。”

双方介绍之后,之前一直在虎视狼顾的老鬼子用英语发问道:“您好,秦时鸥先生,您知道秦洪德这个人吗?”

李信刚要翻译,秦时鸥已经用娴熟的英文下意识的回答了:“秦洪德?那是我的二大爷,嗯,就是我爷爷的二哥哥。”

老鬼子奥尔巴赫点点头,又问道:“那您身上应该有一块海神之心——是一块小小的蓝色吊坠,特别漂亮,请问您能拿出来让我看看吗?”

秦时鸥皱起剑眉不知道这老鬼子搞什么,不过还是打开衬衣最上端的扣子,扯着红线拉出了一块通体湛蓝的心形吊坠。

奥尔巴赫伸手接过海神之心,然后对罗永志道:“先生,请问能借贵处一个纸杯用用吗?”

罗永志一个电话,后勤快速送上了一个规格最高的水晶杯。

奥尔巴赫接了杯水,将海神之心放入水中,随即,整个水杯都变成了和那海神之心一样的湛蓝色彩,奥尔巴赫抖动手腕,水面荡漾,竟然有种海水翻涌的味道!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秦时鸥也不知道自己一直戴的这小坠子竟然有如此神效!

做完这一切,奥尔巴赫严肃的说道:“秦时鸥先生,您好,我是法铭德律师事务所一级律师史克曼-奥尔巴赫,受委托人秦洪德先生委托,现将其遗嘱递交于您。另,我将其遗产公布于您……”

奥尔巴赫打开遗嘱书,说道:“从现在开始,您——秦洪德先生的长孙——秦时鸥先生,将继承秦洪德先生在加拿大国纽芬兰-拉布拉多省圣约翰斯市告别镇的大秦渔场!根据加拿大皇家银行对渔场的评估,估值渔场市价为4200万加元,即2亿3310万人民币!”

秦时鸥的心脏‘砰砰砰’剧烈跳动,好不容易稳定下心神,哆嗦着声音问道:“奥尔巴赫先生,您不是开玩笑吧?我的二爷爷,给我遗留了两亿三千万的财产?”

奥尔巴赫点头确认,后面又向他介绍了一些事情,好像说他现在是秦时鸥的私人律师了,需要他尽快去加拿大完成遗产交割之类的事情。

在罗永志和李信的公证下,秦时鸥在遗产接收书上签了字,然后带着李信和奥尔巴赫出了派出所,往自己的出租房走去。

结果到了他的小公寓,他愕然发现门外竟然堆积了不少东西,仔细一看,全是他的行李,主要是被褥、书籍和电脑之类。

正好房东也走出门外,看到秦时鸥,他‘啪’的一下子锁上门冷冷道:“你回来了?正好,我把事情给你说清楚,你是不是在外面干了什么坏事?否则警察怎么会找上门来?”

秦时鸥刚要解释,房东冷着脸继续道:“不用说什么了,你提上你的东西滚蛋吧,我可不会把房子租给你这种不三不四的人。”

一下子,秦时鸥清醒了过来。

PS1:微-博账号:全金属弹壳本尊。有玩微-博的朋友关注一下,大家经常聊聊,互动一下。

PS2:微信账号:qjsdke,微信名是:弹药库,谢谢。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