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 我的渔场我的鱼

3.我的渔场我的鱼(求收藏)

3.我的渔场我的鱼

京都飞多伦多的这班波音777外表也涂着云纹,是淡蓝色的彩纹,体长接近七十米,翼展也有六十多米,流畅的体型让其看上去充满美感,彩色涂装在夜色下更是散发着如梦似幻的色泽,让秦时鸥激动不已。

登机的时候有空姐指引,加航空姐自然都是金发碧眼的大洋马,秦时鸥看的眉飞色舞,入座的时候发现,他的位子靠近窗户。

本来这让他心花怒放,飞机起飞之后可以观看万家灯火的盛况了,结果,当飞机飞起之后,秦时鸥透过圆形窗子往下一看,脸色顿时变了。

说不上是什么感觉,随着飞机加速奔驰,秦时鸥的心脏陡然加速‘砰砰’猛跳,强烈的憋闷感充斥在他胸腔,让他呼吸急促、眼前发黑,此后一个扭曲的高空俯瞰图出现在他脑海中,胃里的食物一个劲往喉咙里冲,他用了大毅力才忍下干呕的欲望。

飞机呼啸着开始二次升空,奥尔巴赫深吸一口气吓了一跳,此时的秦时鸥再也没有了刚上飞机时候的精神抖擞,只见他脸色惨白、冷汗淋漓,双手死死掐着副手,一副脏器功能衰竭的惨样。

奥尔巴赫沉着的握住他的手腕,然后摁了头顶的呼唤按钮,随即一名穿着天蓝色制服和黑丝高跟的空姐快步走了过来。

“麻烦您看看我的朋友,他似乎晕机了。”奥尔巴赫苦笑道。

空姐看过秦时鸥的样子之后,就快步离开,随后不多久,秦时鸥感觉一只温婉略带冰凉的小手摸在了自己额头上。

“没事,这位先生只是有些畏高而已,很常见的。”一个柔和悦耳的声音徐徐响起。

接着,秦时鸥感觉额头的小手转移到了他的手掌上,有人说道:“放轻松,先生,深呼吸,来,随着我的节奏深呼吸。你要想象,你现在坐在家里的饭桌前、或者院子里、原野里,你的父母就在你的身边……看到了吗,他们在对你微笑,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向你的父母去慢慢的倾诉一下……”

“妈,我恶心!”秦时鸥努力幻想自己在老家农田的场景,当那悦耳声音让他倾诉的时候,他忍不住就喷出这么一句话。

话一出口,他就听到了奥尔巴赫的笑声。

身边那空姐还在他耳边低语,轻声安慰他,一股淡淡的香味传进他的鼻子里,让他忍不住想起了端午时节老家的槐花。

一样的清雅,一样的甘甜。

晕眩感和恶心感终于开始消退,秦时鸥吞着唾沫慢慢睁开眼,他一扭头突然就清醒过来,负面感觉全被惊艳感所驱逐。

此时坐在奥尔巴赫位子上的是一个有着黑色秀发的女郎,她的五官精致如瓷器,樱桃小嘴不点而赤、淡蓝色的双眸仿佛雨后晴空,和一般白人女性粗糙肌肤不同,她的皮肤细润如温玉,在橘色灯光下散发着腻美柔光。

一套裁剪合适的宝蓝色空姐制服穿在她身上,将她纤美身材完美勾勒而出,她的俏脸上带着甜蜜微笑,温柔的注视着秦时鸥,让后者一瞬间,竟然有种画中仙子飘然而出的错觉。

“您好点了吗?”空姐微笑着问道,然后轻柔的扶着秦时鸥,将他扶到奥尔巴赫的位子,同时向后者解释道,“您和这位先生换下位子可以吗?他不适合靠近窗户。”

奥尔巴赫笑道:“乐意之至。”

等秦时鸥坐下,空姐温柔的点点头,整理了一下套裙站起身,一双弧线优美的美腿修长笔挺,在肉色水晶丝袜的包裹下,散发着象牙般的动人色泽。

空姐再度点头,秦时鸥急忙致谢,道:“谢谢您的开解,我现在好多了,如果没有你,真不知道这一路上该怎么办。”

“这是我应该做的,先生,祝您旅途愉快,再见。”空姐嫣然一笑伸手关闭了秦时鸥头顶的呼唤按钮,再一次,他嗅到了那道槐花般的清甜香气。

这一趟航班时间可够长,一共有十二三个小时,期间有空姐不断走动,但秦时鸥注意之前安慰他那空姐再没有出现,奥尔巴赫在吃饭的时候问过派发盒饭的空姐,得知先前那空姐是这机组上的乘务长。

“她的名字是什么?”秦时鸥问道。

那有着亚麻色秀发的空姐对他礼貌一笑,说道:“这种问题,您还是亲自去问她更好。”

可惜一直到下飞机,秦时鸥都没有再遇上那善解人意的空姐。

他们是在多伦多皮尔森国际机场进行转机,因为时差原因,西五区的多伦多比东八区的京都慢了十二个多小时,现在依然是夜晚。

转机的时候一下飞机,抬头的瞬间秦时鸥被震撼到了,那绚丽的银河如撒落在黑色绸缎上的块块宝石,晶莹的星星大小不一,但都闪烁着一样灿烂而柔和的光芒。

无边无际的黑暗和随处可见的星光构成了无垠苍穹的主旋律,站在大地之上,秦时鸥竟然有种莫名的感动。

这就是星空,熟悉而陌生的星空,仰头的秦时鸥一瞬间有种孤独挺立在苍茫大地的感慨,他在想,五千年前炎黄祖先们第一次看到清澈星空的时候,是不是也像他这么震撼?

其实小时候,秦时鸥在老家还是能看到这样星空的,那时候的夏天,家里没有风扇、空调,到了夜晚,一家人带着小马扎、小杌子,和左邻右舍就坐到村里的打谷场上去乘凉。

晚上和小伙伴们玩累了,秦时鸥就会躺在温热平整的打谷场上傻傻的仰望星空。

多少年了,他以为自己都忘了那段时光,现在在遥远的加拿大看到这璀璨星空后他才发现,承载着他最美好记忆的童稚岁月从未离去,只是隐藏在心神最深处!

秦时鸥不断的做着深呼吸,说道:“这里空气不错。”

多伦多是安大略省最大的城市,而安大略这个名字来源于原住民的语言,意为‘亮晶晶的水’,地如其名,这个地方拥有北部的哈德孙湾和南部的五大湖和圣劳伦斯河,空气素以水汽充沛而著称。

但奥尔巴赫不以为然,他笑道:“多伦多的空气才差呢,相信我,小伙子,等去了告别镇,你会发现那里的空气是甜的!”

再度乘上飞机,下一站就是圣约翰斯市了。

在飞机上,奥尔巴赫抓紧时间给他做了个知识普及,圣约翰斯是纽芬兰-拉布拉多省的省会城市,附近海域是有名的鳕鱼大渔场,他要继承的大秦渔场就属于鳕鱼大渔场的一部分。

加拿大的鳕鱼全球闻名,秦时鸥初中学地理,至今还记得课本上对纽芬兰渔场的评价——踩着鳕鱼走上岸的富饶地方。

他还没吃过鳕鱼,现在磨刀霍霍,打算到了渔场之后先下锅来两条鳕鱼,什么清蒸红烧水煮鱼,来吧!

飞机降落的时候恰恰黎明,当飞机飞的比较低的时候,秦时鸥能勉强接受这个高度,他从机窗上往外看,首先入目的是那一望无垠的湛蓝海面。

此外在湾区上,一排排五颜六色的木制楼房随意的搭建着,有一种慵懒的情怀。

圣约翰斯机场距离市区大约十公里左右,出租车很少,不像国内机场那样人来人往,在飞机上的时候秦时鸥就注意到了,这座所谓的省会城市有点小啊,一点不繁华,乘坐出租车开到市区,宽敞干净的街道上行人只有三三两两。

不过这城市的景观没的说,一下车便有一股带着淡淡腥气但清新的海风迎面而来,秦时鸥现在是看到什么都感觉新奇,到了码头上了一艘渔轮,他还看到一块块浮冰顺着海流在水中飘荡摇曳。

“你的渔场在东南方向,那是个很棒的位置,拉布拉多寒流和墨西哥湾暖流就是在你的渔场里进行了交汇。”奥尔巴赫站在甲板上微笑着说道。

秦时鸥激动不已,快要靠近渔场,他有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站在甲板上被猎猎海风吹拂,竟然都感受不到其中的寒意。

此时正是太阳初升的时候,一丝温柔的橘红从东方飘荡而起,如同少女羞涩的笑脸,随即灿烂的朝阳跳跃而出,万缕霞光普照海面,顿时将黑夜仅有的一丝黯淡也驱散了。

浩瀚海面这一刻仿佛变为秦时鸥小时候最爱的橘子水,朝阳的光辉穿透荡漾的波浪,将这片海域变成了梦幻之洋。

“啾!啾!”几声清脆的鸟鸣声响了起来,迎着海风,四五只雪白的海鸥滑翔飞下。

秦时鸥看着这一切,心里一片满足。

他的名字中带着‘鸥’,所以从小到大就很向往海鸥这种大洋奇鸟,可惜在海岛市,近海环境破坏的厉害,海鸥早就消声绝迹,如今在遥远的大洋彼岸,他终于看到了这种海鸟。

海鸥出现,说明陆地也不远了,很快,一座小岛出现了。

说是小岛,其实岛屿也不算小,秦时鸥估计面积足有四百多平方公里,看到这座岛屿,他是心怀激动,因为他的渔场到了。

*****字数还少,求票求推荐之类太矫情,但是希望大家可以收藏一下,以后更新量会升上去的,请喜欢的兄弟先收藏下来,话说养成不也是一种风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