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 沉宝湖里的宝箱

5.沉宝湖里的宝箱

早春天气寒冷,奥尔巴赫将秦时鸥送回了小旅馆。在浴室里,秦时鸥调好水温,躺在宽敞的浴缸里开始探究眼睛中奇怪的变化。

首先,他确定海神之心消失了,此时他的脖子上只剩下一圈红绳;此外,几次试验之后,他发现先前一幕并非是他错觉,他确实可以掌控沉宝湖的水下动向……

他能看到湖中的一切,从水面一直到水底,就好像他的意识可以进入水中,能掌握水中一百多个立方米的动向。

身体泡在温暖的浴缸中,秦时鸥的意识则去了沉宝湖,在他意识掌控范围内,水都是透明的,不管阳光照射的有多深,即使昏暗的湖底,在他意识中也是亮如白昼!

沉宝湖是那种普通的内陆湖,湖泊四周近水处的湖底是雪白细腻的沙子,偶尔有一条条小草鱼或者小鲤鱼快活的钻入沙泥中,等它们钻出来的时候,会带起一些水藻沉积物,便张口吞了进去。

这让秦时鸥大为好奇,作为一名海洋爱好者,他一眼就看出这些小鱼的身份,黑背白腹、身躯粗短强壮,这种杂食性的小鱼,应该就是他小时候在老家水库池塘里很常见的草鱼和鲤鱼。

加拿大也有华夏传统淡水鱼?秦时鸥有些不解。

意识从浅水沙滩往深水处转移,一些体长稍大的鱼类出现了,但是也以草鱼、鲤鱼或者黑鱼等为主。

有些鲤鱼和草鱼都长得一米多长,它们动作凶猛有力、姿态睥睨纵横,简直就是这个沉宝湖里的霸主。

一团水草抖动起来,秦时鸥的意识转移了过去,这时候两条二十公分左右的小泥鳅从水草下钻了出来。

他打量了一下,这些小泥鳅通体灰黄,上面布满黑色斑点,和他以前在海洋博物馆看到的黑斑条鳅样子很像。黑斑条鳅是北美地区常见淡水鱼,对此他是有些印象的。

两条黑斑条鳅张合着嘴巴想要寻觅水草的草籽吃,结果一条成人手臂长短的鲤鱼呼啸着冲了过来,大嘴张开‘咔嚓咔嚓’将一团团水藻给吃掉了。

黑斑条鳅受惊逃避,鲤鱼将水草吃了个七七八八,然后就得意洋洋的摇头摆尾游走。

很有意思的,秦时鸥从这两条黑斑条鳅的身上感受到了愤怒这种情绪。

愤怒的小泥鳅?秦时鸥忍不住乐了起来。

随着他的意识继续游走,他又在湖泊中看到了白斑狗鱼、北美很常见的贝加尔小白条、莓鲈和黑鲈等,不过最多的还是鲤鱼、草鱼等,长得比较大的也是后者。

湖泊中的世界虽然不如陆地这般丰富多彩,但也是五颜六色,他的意识仅仅在湖泊中转了一小部分,可是已经见到了几十种鱼,大多数他都不认识,更别说那些奇形怪状的水草了。

秦时鸥一直以为淡水鱼的种类很单一,在沉宝湖中他算是长了见识,原来淡水鱼也一样是五颜六色、色彩斑斓,可怜他以前还特意关注过鱼类,现在碰到的鱼却十有八九不认识。

将意识转移到沉宝湖中得有两个多小时,秦时鸥换了四次水,最后他转移到了**缩在被褥里继续在湖泊中游览,实在感觉有些疲惫了,才打算收回意识休息一下。

就在这时候,一条半米多长的大鲤鱼突然冲了出来,后面追着一条颜色灿烂的七彩鲑鱼。这七彩鲑鱼不知为何极其愤怒,龇牙咧嘴追杀在后。

鲤鱼被追的太急无处可逃,就一头撞入湖底,可能是想要钻入厚厚的淤泥中躲避。结果它往淤泥中一撞,湖底一下子出现了坍塌,露出个大概三四米见方的大洞。

七彩鲑鱼紧追在后,鲤鱼又逃向远处,秦时鸥看到那湖底的大洞有些好奇,就将意识探进去看了一眼。

这一眼,让他的心一下子激动的跳了起来,因为他赫然看到,这湖底泥洞里斜堆着两个橡木箱子。

两个橡木箱子一大一小,都是正方体形状,大的长宽高有一米半左右,小的则有八十公分上下。两个木箱样式古朴,还被铁链牢牢禁锢着,很容易让人想起传说中的藏宝箱。

橡木箱子的位置几乎是在湖底中央,秦时鸥估测了一下,沉宝湖中央位置得有八十多米深,在这个天气潜水这么深,估计得是专业打捞队才行。

这让秦时鸥很郁闷,他现在哪里有钱去请打捞队,就算他出的起钱,荒凉的告别镇能有专业打捞队吗?

如果自己的意识能把这宝箱给托起来就好了,秦时鸥遗憾的想道。

结果就在他出现这个念头之后,橡木箱子四周的湖水忽然开始分涌,然后在水流冲击和强大水压之下,将箱子托了起来!

秦时鸥震惊了!

他心神一颤,意识散乱,浮起来的箱子又摇摇晃晃的落到了湖底,搅动泥沙将水坑周围搞得昏乱无比。

深吸了两口气,秦时鸥冷静下来,此后他再次生出托起箱子的意识,两个箱子又一次慢慢悠悠的浮动起来。

只是操控水流浮动箱子很吃力,比起先前意识在湖泊中游走,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箱子漂起才十来米高,秦时鸥已经累的无法承受,这样橡木箱子再度落入湖泊中。

宝箱近在咫尺可是自己却无力将之弄到手的感觉实在令秦时鸥抓狂,后来他想到了办法,他休息一会之后,等体力恢复,就让意识控制水流方向,翻滚宝箱向浅水岸边滚动。

这样一来,他就省力多了。

将宝箱藏在岸边,秦时鸥穿上衣服跑出旅馆,他看到旅馆老板有一辆福特皮卡停在门前,就说道:“伙计,是这样的,我爷爷的渔场有些东西要处理,能借您的卡车用一下吗?唔,我会帮您加满油。”

胖嘟嘟的白人老板呵呵笑道:“秦,你的爷爷是个伟大的男人,我非常佩服他,看在他的份上,你想用车子可以随便用。当然,如果你给我加满油,那就更棒了。”

奥尔巴赫已经介绍过秦时鸥的身份,老板听说他是秦洪德孙子之后,还给他的房费打了八折。

此时已经是下午时分,小镇开始变得热闹起来,只是沉宝湖位于镇子之外五公里远的地方,周围还很静默孤寂,这样正好方便了秦时鸥下手。

趁周围没人,秦时鸥用意识控制水流将两个橡木箱子推到岸上,然后搬到了车厢里。

放好橡木箱子,秦时鸥直接开车去了大秦渔场,渔场里房屋不少,秦时鸥找到一座二层枫木楼,奥尔巴赫说这是他爷爷生前的住所,小楼旁边两棵枫树,就是他爷爷刚来到这渔场的时候亲手种下的。

上楼之后,秦时鸥将小箱子打开,缠绕四周的铁链已经剥落在水里了,小楼里有锤头,他‘咣郎’一下子就砸开了。

箱子砸开之后,秦时鸥眼睛一亮,因为这里面是一卷卷用塑料袋密封好的画!

&&&&还望各位兄弟姐妹收藏一下本书,虽然现在字数还少,但弹壳会努力更新,早日将字数提上来!谢谢各位书友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