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 进入大海拜谢

8.进入大海(求收藏,拜谢)

奥尔巴赫带来了摄像机,他将《拿金鼓的女人》从不同角度进行了拍摄,又从皮那让的画作中挑选了一幅《晨风吹树林》,也拍摄了一下。

“我给我的老友发过去,让他用专业眼光判断一下。”奥尔巴赫解释道,“那家伙是利氏拍卖行驻渥太华的艺术总监,眼光没的说。”

秦时鸥将这些画收好安置,奥尔巴赫临走的时候看到了院子里那辆皮卡,就点点头说道:“从渔场去镇子确实不方便,我疏忽了这件事,这样,你开我的老福特吧,皮卡我给安德逊送回去。”

安德逊就是那座小旅馆主人的名字。

听了这话,秦时鸥有些感动,说道:“你把福特给我,你开什么?”

奥尔巴赫道:“我还有一辆宝马750,我就开宝马吧。”

秦时鸥:“……”

奥尔巴赫走了,秦时鸥一个人待在小楼里没事干,就拿上了吸尘器和鸡毛毯子,准备打扫卫生。

小楼分两层,第一层有两个卧室、两个洗手间、一个大厅、一个储物间和一个厨房,整体面积超过三百平,光那个大厅就有近百平。

二楼面积稍小,也有二百五六十平的样子,对称分布着六个卧室,此外还有个二十平左右的衣帽间,很是宽敞,装修风格简约,整个小楼不管地板还是墙壁都铺了一层上佳的红枫板,既防潮又美观。

午饭期间,秦时鸥准备换换口味,纽芬兰地区的鳕鱼是非常著名的,他将意识转移到临近的海洋中,准备完成来时的心愿,烧一尾鳕鱼尝尝。

姿容秀丽的沉宝湖给了秦时鸥极大的念想,本来他想,一座湖泊的景观都是那么灿烂绚丽,那广袤的海底世界,应该更出彩才对。

可是他的意识所见让他失望了,水深两米之内的地方,海底大多数是雪白细腻的沙子,此外隔三差五能碰到礁石。

他的意识进一步下潜,到了水深大概四五米的地方,海底出现了珊瑚。

与电视上那些五颜六色的澳大利亚热带珊瑚不同,渔场周围海域的珊瑚,大多都是灰白色,死气沉沉。

秦时鸥以为这就是寒带珊瑚的样子,随后偶然之间,他也看到了一小片粉红与淡黄交融的珊瑚。

从这片珊瑚上,秦时鸥能感受到勃勃生机,一条条小珊瑚虫凝聚在一起,组成了这片小珊瑚。

这样子秦时鸥就明白了,那些灰白色的不是活珊瑚,而是珊瑚虫尸体组成的珊瑚礁。

秦时鸥的意识在大海中继续移动,但不能移动出很远,极限范围就是距离渔场两海里左右。这样他经历的海域也很可观了,可是意识在海中搜索良久,也没有看到一条鱼!

渔场的近海水域死气沉沉,海底环境破坏的很厉害,鱼儿都离开了这里。此外这片海域的污染也很严重,水质相当恶劣,加上水温比较低,就是鱼儿逃离的原因。

意识往回收的时候,秦时鸥看到了一个透明的水母长臂向他飘来。

这水母有四十多公分长短,口径有五公分,它的外形呈螺旋手臂样,整体匀称,但两端略有些纤细,身躯是由外壁和内壁构成,中间空洞,通体是半透明的淡白色。

秦时鸥认出这是一个杯海绵,虽然看上去很大,其实它和珊瑚的构造类似,后者是由无数小小珊瑚虫组成,它则是由无数小小水母组成。

杯水母是大西洋海域中很常见的生物,这个杯海绵就是方深杯水母组成的,一个小水母只有两毫米长短,它们通常都是群居,数以千计的小水母组合在一起才有这样的构造。

看到这个杯海绵,秦时鸥有些高兴,因为这东西能吸引鱼儿,它号称‘小鱼掩体’,可以保护小鱼。

众所周知,海洋捕食金字塔就是大鱼吃小鱼,但杯海绵能衍生成数米长甚至十数米长,对于大鱼来说它像是怪物,不敢轻易攻击它。

这样小鱼躲藏在里面,就可以获得更高的生存几率。而小鱼的分泌物和排泄物是这些杯水母的食物,二者的共生关系是海洋一大奇观。

秦时鸥的意识靠近杯海绵后,发现组成它的小杯水母此时生命气息微弱,侧面的外壁甚至碎了一个洞。

不过当杯水母靠近秦时鸥的意识之后,生命力慢慢开始恢复,而秦时鸥则感觉自己有些疲惫起来。随即他恍然大悟,原来他的意识是可以为海洋生物进行治疗甚至救护的。

秦时鸥意识往回收敛,杯海绵一直跟着他,最后飘到那片粉红、淡黄交接的珊瑚旁,它才停了下来。

这时候的杯水母们已经恢复了旺盛生命力,秦时鸥能感觉到这些小东西对他的依恋和感激之情。

收回意识,秦时鸥感觉一阵劳累,而且特别饥饿。

鳕鱼没有找到,秦时鸥又懒得动手再烹调鲤鱼,干脆开上车去了镇上,找了一家名为‘希克森老爹’的饭馆吃现成的。

这饭馆从外面看有些破旧,但里面收拾的很干净,一个下巴上用胡须编着小辫的白人老头在忙里忙外打扫卫生,一张张橡木桌子擦的亮晶晶,显然已经有了年头,都上了包浆。

“嗨,伙计,来点什么?”看到秦时鸥,老头笑着问道。

秦时鸥刚要说话,老头仔细打量了他一会,突然快步走过来当胸轻轻给了他一拳:“你开着老奥尔巴赫的车子,我听说那老家伙把秦的孙子接来了镇上,是你吗?”

看来自己爷爷确实很受欢迎啊,秦时鸥笑道:“是的,我是小秦,你口中的秦是我的爷爷。”

他很期盼,老头能像旅馆老板那样给他个折扣,要是请他吃饭就更好了。

结果胖乎乎的老头哈哈笑道:“太好了,孩子,你爷爷还欠我一千多块的饭钱呢,以后记得帮他付清。”

秦时鸥顿时哭笑不得,但紧接着老头又亲热的拍着他的肩膀说道:“不过第一顿饭我请,我答应过秦,等他的后代来接手渔场的时候,会请他们吃饭。”

小辫子老头做事雷厉风行,让他坐下之后就冲进厨房,秦时鸥愣愣的看他身影消失,好久才无语道:“大爷,我还没说吃什么呢。”

四五分钟之后,一份香气扑鼻的炒饭被端了上来,只见雪白的米饭上是更白嫩的鲑鱼肉,点点金色油花点缀其上,还有一片片金灿灿的鸡蛋饼。此外,炒饭外围被浇上了一层红彤彤的肉酱,看上去就让人胃口大开。

秦时鸥用勺子舀起肉酱米饭吃了一口,鲜嫩的肉汁伴随温热的米饭在味蕾炸响,他对小辫子老头竖起大拇指,含糊的说道:“太棒了,这是我吃过最棒的炒饭。”

听了他的夸赞,小老头的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他掏出一支烟斗叼在嘴巴上,吐了口烟后说道:“这可是我希克森老爹最拿手的辣炒鲑鱼肉酱饭,以前你的爷爷很喜欢吃这个东西,我就猜测你也会喜欢。”

“人间美味。”秦时鸥夸奖道。

他这个词一出口,希克森老爹一下子安静下来,他仔细的打量着秦时鸥,眼睛中竟然隐隐有水雾浮动。

秦时鸥不知道怎么回事,希克森老爹端详良久,轻声道:“小伙子,你爷爷第一次吃这个炒饭的时候,也用了这个词,‘人间美味’,那时候还是我父亲在管理这个餐馆哩。一眨眼,好多年啦。”

希克森老爹后面没有再说什么,站在窗口前咬着烟斗看向外面湛蓝的天空,烟雾萦绕,他或许在感怀年轻时候的光阴。

蓝天依旧在,故人已杳然。

吃过这顿饭,秦时鸥要付账,希克森老爹坚持不收,反而道歉:“刚才我想到了过去的一些事,可能氛围有些压抑,明天中午你再来,我再给你做一份,好吗?”

秦时鸥谢过,回到渔场,下午没事情做,他的精神也有些疲惫,就躺在**看电视。

加拿大和美国紧紧相交,作为后者的小老弟,它可以分享到几乎所有的美国电视节目,秦时鸥看了一部国内没有引进的电视剧,叫做‘X杀手’。

X杀手有点模仿X战警,主人公也是一个变种人,拥有特异功能。他的能力是接触到一个人的DNA之后,就可以变为那个人的样子,剧情讲的就是他利用超能力惩奸除恶的故事。

晚上的时候,奥尔巴赫打来电话,说他利氏拍卖行的老友已经飞来了纽芬兰,明天一早去帮他鉴定那些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