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7 渔场真面貌

17.渔场真面貌(求支持)

秦时鸥痛快转账,让4S店的经理和泰格见识到了什么叫土豪风范。

这辆6.2L的顶配总统一号裸车售价是28万加元,折合成人民币140万元,而秦时鸥期间打了个电话,毛伟龙告诉他,这辆车在国内的售价是260万元,高了近一倍!

因为秦时鸥是全款买车,所以4S店还有优惠,送了他全套的真皮座椅配件和一份低保保险。

另外,经理告诉秦时鸥,这辆车子还有一个附加服务,那就是不论何时何地,只要是加拿大境内,若是车子抛锚或者需要维修,只要一个电话,其他的4S店去给他搞定。

有钱就是大爷,秦时鸥不得不感慨。

其实买这辆车,他一点都没感觉,就好像兜里有一千块的时候花20块钱买了两套煎饼果子,就是这么简单。

轻轻松松赚了一辆豪车的提成,可把泰格乐坏了,他简直将秦时鸥当爹了,忙前忙后加咖啡、加饼干,只差揉肩捶背了。

车子手续牌照之类不需要秦时鸥麻烦,4S店负责给他办理,他要做的就是回去,然后等着4S店将车子运到他的渔场。

奥尔巴赫带秦时鸥在圣约翰斯转了转,虽然是纽芬兰第一大城,但在秦时鸥眼里,这还是小城,冷冷清清的,只有20万人,也叫城市?

圣约翰斯虽然人数少、面积小,可他是加拿大为数不多的拥有贸易港的城市,所以经济发展的很好,否则总统一号这样的车子也没有市场。

奥尔巴赫给秦时鸥介绍,说这座城市是19世纪初期的时候,由4000名保皇派人士和一些饥饿而逃至此地的爱尔兰人建设的,所以有不少具有爱尔兰风格的古建筑。

圣约翰斯很注重保护这些传统建筑,市区有不少楼房古旧破残,但依然没有拆除,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向游客们诉说着这座城市并不耀眼但也精彩过的历史。

逛了一圈,两人去了圣约翰斯的海湾码头,乘坐客轮又回到了告别镇。

看到秦时鸥回来,正在打扫卫生的沙克好奇的问他买了什么车。

秦时鸥很装逼的说道:“是一辆凯迪拉克总统一号,以后老沙你要是用,去我那里拿钥匙,随便用。”

这副牛逼闪闪放光芒的作态,让他忍不住想起了当年大学时候作为宿舍里头一个买了电脑的毛伟龙。

那时候这家伙也喜欢这样装逼,他给他的电脑安装了密码,而且一天能换十二次。倒不是他吝啬不想让舍友使用,而是为了享受舍友们来讨要密码时候的快感。

哪知沙克哭笑不得,道:“你去买了SUV?上帝,我还以为你看了我给你的清单,是去买皮卡了!”

秦时鸥摸了摸鼻子,他其实没看沙克给他的购物清单,反正近期又没打算给渔场添置家当。

“还要皮卡?”

“当然,以后用皮卡拖运渔船维修工具,用它来装鱼箱,用它来拖船,用它来送冰块,反正皮卡在渔场的作用可大了。”

“那下次再说吧,到时候看看有什么好皮卡,对了,你在干吗?”

“打扫渔场卫生,BOSS,我得在渔场开工之前把这里打扫出来。”

秦时鸥笑道:“你一个人得干到什么时候?”

沙克也笑了,道:“谁说我一个人干?我只是在收拾还能用的东西,明天开始,自会有人来打扫卫生。”

开始秦时鸥不懂沙克的意思,第二天一早,接二连三的汽车引擎轰鸣声响了起来,秦时鸥爬起来往外一看,一群群人接二连三的到来。

沙克甩着他的虬须给到来的人进行分工,二十多座房屋,很快就都有人去负责打扫了。

秦时鸥问道:“你是请了清洁工吗?”

加拿大的清洁工薪水可不低,不过这不是重点,他不满意的是沙克不与他打招呼就雇人干活这种态度。

沙克摇头笑道:“用什么清洁工,都是我的邻居和朋友,他们没事干,就来帮我打扫卫生,只要我们最后管一顿饭就行了。”

秦时鸥有些感动,这个资本主义国家的人际关系竟然还有这么温和的一面,他还以为加拿大地广人稀,人与人之间冷漠的很呢。

正是因为加拿大地广人稀,所以人们——尤其是邻居之间,关系都很好,远亲不如近邻。

这时候秦时鸥才知道沙克的面子有多大、人缘有多好,他只是打了几个电话,来帮忙打扫卫生的至少有五十人!

看到了沙克的儿子小沙也带了一些小伙伴在帮忙,秦时鸥就开车带他们去买了大量零食和酒水饮料,索性决定晚上开个PARTY。

一整天,渔场里人来人往、熙熙融融,与之前门可罗雀的情形不可同日而语。

松鼠小明和小红蹲在枫树上傻愣愣的看着这种两腿直立动物在自己的巢穴下走来走去,吓得它们都不敢下树。

随着卫生清理,渔场的面貌开始展现出来。

秦时鸥总算知道为什么这里这么多的房屋了,当一座吧台和一张张台球桌清理出来的时候他才发现,原来这渔场还有酒吧和桌球厅。

和渔场干系不大的左邻右舍都在帮忙,秦时鸥也不好意思闲着,他得主动带头干活,这样去海底探险的活动就搁置了。

不过,休息的时候他还是去海底看了一下,以珊瑚区为核心,海底世界变得生动许多。

有些遗憾的是,之前他引来的那条硬头鳟不见了,估计是吃饱喝足回去找族群了。

大秦渔场占地面积很大,秦时鸥觉得封建社会年代,老家最大的地主也没有自己地多。

之前他没有在渔场好好逛过,这次趁着大扫除,他从头到尾看了一遍,渔场位于告别岛最东南的位置,距离镇中心大概有二十公里的样子。

告别镇是在小岛的中心偏东南一些的地方,小镇往东北走,就是一座雪山,名为‘坎巴尔山’。虽然雪山的主峰不算高,但面积不小,连绵一片,整个小岛的东面和北面都是它的身影。

甚至,秦时鸥的渔场都与这片小山脉接壤,渔场的正北方就是山脉在小岛东南位置的起始点,而衔接二者的,是一片连绵的枫树、松树、云杉、西部红柏、道格拉斯松等杂乱数目组成的树林。

奥尔巴赫告诉秦时鸥,以前,这片树林的渔场地域长得是紫荆、金叶水杉、红叶李、红枫、金叶国槐、紫叶红栌、蓝冰柏等树木,每当夏秋季节,这些数长满叶子,树林是非常漂亮的,色彩斑斓,恍若仙境。

“可惜,后来老秦去世,这些树木也纷纷枯萎了。”沙克插嘴道。

在奥尔巴赫陪同下,秦时鸥步行着走向渔场的北方位置,之前这里到处都是齐膝高的杂草,看上去脏乱差,他懒得到这边来,而且也担心草里藏着毒蛇之类的东西。

现在靠近树林的位置,他发现自己担心有些多余,这里枯草虽多但蛇鼠之类的东西很少见,倒是有不少的鸟儿时不时的飞下来寻找草籽吃。

路上他竟然发现了一条小河,小河从渔场背面的雪山蜿蜒而下,直接汇入大海。

在奥尔巴赫的引领下,秦时鸥沿着小河往北走,结果又有了新发现,穿过树林,在雪山脚下他看到了一座小瀑布。

“瞧,惊喜吗?”奥尔巴赫笑着问道。

秦时鸥道:“这渔场太棒了,给了我太多的惊喜了。”

晶莹的雪水咆哮着从山上流淌下来,进入小河河道的时候,有大概五六米的落差,于是就形成了一座小瀑布。

瀑布虽然不大,可是因为水流湍急,所以哗哗流水冲击而下,也颇有几分气势。

就在秦时鸥陶醉于这幅山水画的时候,忽然,一阵‘呜呜’的叫声响了起来。

“呼噜呼噜!呜呜!呜呜!!呼噜呼噜!”低沉的吼声越来越响,距离秦时鸥的位置也越来越近。

听到这个声音,奥尔巴赫脸色霍然一变,急道:“不好,是熊!”

&&&&感谢书友星河任我闯的再度打赏,成为本书第一位执事,也感谢每一位点击收藏推荐本书的书友,帮助本书在都市新人榜冲的那么猛。不过话说,咱们的推荐票涨的确实有点慢慢啊,大家能给力的冲一下吗?

解释一下,有书友感觉弹壳更新太慢,主要是近期弹壳身体不好,在北京跑了四个医院,竟然都没有挂上号!我也真是醉了,怎么挂个号就这么难呢!如果身体检查没事,更新会加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