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9 海神的食物之

19.海神的食物(三更之第一更)

宴会的趣味就在于参与,秦时鸥吃的并不多,但很开心。

PARTY结束之后差不多一周,秦时鸥接到了小布莱克的电话,利氏拍卖行已经将宣传工作做到位了,4月18日就是他们今年的重头戏,春拍。

在拍卖行当中,春拍和秋拍是最重要的,包括苏富比、佳士得、香港恒德等拍卖行所筹备的春拍也在这几天举行,可以说,每年的这个时候,都是收藏家的盛宴。

每一次拍卖会总有标王,这一次利氏拍卖行的标王,就是秦时鸥的珀耳修斯与美杜萨青铜雕像。

这座雕像的出现引发了欧洲收藏界的地震,精工之父切里尼的作品本来就不多,时至今日,接近五百年的天灾人祸,存世的就更少了,尤其是他的大型铜雕。

对于雕工界来说,切里尼的这件作品的意义,并不差于《蒙娜丽莎》之于绘画界,尤其是在十九世纪末期的时候,这件雕像还被丢失了,现在再度被找回,自然更是增添了几分传奇色彩。

布莱克家族自然要邀请秦时鸥参加拍卖会,地点是渥太华的一家五星级酒店,当地政府动用了特警来协助拍卖行进行安保工作,一切显得隆重又正式。

拍卖会开始之前,所有的拍卖品都陈列在展览厅,秦时鸥在小布莱克的陪同下一起观看。

这一次拍卖会总共有四十八件艺术品参拍,囊括了书画、木雕、铜雕、陶器、瓷器、家具、金银器和杂式古董在内,很是齐全。

在现场,最受关注的自然是《玻耳修斯与美杜莎》青铜雕像,一群带着厚厚眼镜的老家伙围在四周,每人手里都有一个放大镜,拼了命的瞪眼看那雕像,恨不得把这东西塞进眼睛里。

秦时鸥四处观看,竟然又看到了另一幅毕加索的画像,名为《女人头像》,他仔细研究了一下,感觉这幅画和自己幼儿园时候的涂鸦差不多,比他那幅《拿金鼓的女人》要难看很多。

这让他有了些信心,他感觉只要有这幅《女人头像》在,《拿金鼓的女人》价格不会低。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嘛,比一比他的那幅画还是不错的。

如果说毕加索的画作让秦时鸥无法欣赏,那之后他看到的另一幅画就让他感觉疯狂了——那幅画名为《氢化钙》,就是一些颜色各异的彩色圆形图案整齐的排列在画布上。

“这个东西,不会也是来拍卖的艺术品吧?”秦时鸥怀疑的问小布莱克。

小布莱克帅气的耸耸肩,道:“你猜对了,是的,它就是。”

秦时鸥不想在公众场合展示自己的无知,但他还是忍不住翻白眼:“如果不是上帝疯了,那就是收藏家们疯了!”

小布莱克笑着解释道:“如果你不能欣赏它,这很正常,但我得向你介绍一下,这幅画的作者名为达明安-赫斯特,是英国成交价最贵的当代艺术家。”

秦时鸥不想多说,如果当代艺术就是在画布上画圆圈,那他还是去欣赏中国的山水画吧,那才是真正的艺术!

大概的看了几眼,他准备离开,结果走过一个雕像的时候,忽然感觉心底深处出现一种悸动。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硬要形容一下,那就是灵魂在亢奋的颤栗。在这种感觉的操控下,秦时鸥停下脚步看向身边这个雕像。

这雕像的形象是一个苹果,大概有成人拳头大小,具体质地不太清楚,类似蜡块,但更为浑浊,通体灰黄,不怎么美观。

小布莱克是精明的生意人,看到秦时鸥停下看这个苹果雕像,就问道:“怎么,感兴趣吗?这是个不错的小玩意儿,根据碳十四分析它诞生于十八世纪,是真正的古董。”

不知为何,这东西对秦时鸥产生了强烈的吸引力,或者说,这东西吸引住了秦时鸥的海神之心。

不过,秦时鸥不想表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就不屑的说道:“这也是古董?哦,上帝,我今天受到的刺激太多了——不不,应该说,我今天学到的东西太多了。”

小布莱克愉快的笑道:“得了吧,秦,你的眼神已经告诉了我你的真实想法,你很想得到它,对吗?事实上,你的眼光很不错,别看这小东西卖相不好,它的价值在于它的身份,知道它是什么质地吗?龙涎香!”

龙涎香到底是什么,至今为止也是一个谜,西方近代科学家将它分析之后说它只是鲸鱼肠梗阻的残留物,而在东方和西方的中远古时代,都将这种香料当做宝物。

秦时鸥又看了几眼这个苹果雕像,然后就入场做拍卖准备了,他坐下之后小布莱克给他介绍了一名带着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后者自我介绍名叫阿伦-布兰登,是一名金融家。

上午十点钟,拍卖会准时开始,而第一件拍卖品竟然就是秦时鸥很看不上的那件现代艺术品《氢化钙》。

让秦时鸥震惊的是,这幅在他眼里狗屁不通的画像竟然拍出了240万加元的高价!

“难道老子的艺术鉴赏水平就这么差?”秦大官人有些沮丧起来。

相比之下,旁边的阿伦-布兰登情绪就比较极端了,他咬牙切齿的说道:“狗屎!这些家伙都疯了吗?这就是一幅烂布!一幅该下地狱的烂布!他们竟然愿意花费240万来买!一切都是狗屎!”

秦大官人惊诧的看着阿伦-布兰登,这大叔是在仇富吗?

随即,没过多久,秦时鸥的东西上场了,首先出现的是亚瑟-皮那让的画作。

结果让秦时鸥尴尬的一幕出现了,这么多画像合在一起,竟然没人关注,要知道一开始拍卖《氢化钙》的时候,至少有五六位收藏家竞相报价来着。

这些画像的底价是100万加元,拍卖师扯着嗓子吼了好几声,最后是两位美国籍的青年画家以起拍价合力拿下了这些画。

随后另一个打击又出现了,毕加索的两幅画是接连拍卖的,首先拍出的是秦时鸥很看不上的《女人头像》。

这幅画的起拍价是600万加元,价格一抛出来,就有一名俄国籍收藏家提价了五十万,此后又有人零零星星的竞拍,最后这幅画的成交价达到了860万加元的高价。

接着出场的是《拿金鼓的女人》,结果这幅画的起拍价竟然只有180万加元,比起《女人头像》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秦时鸥面色一下子不好看了,小布莱克急忙解释,低声道:“别激动,伙计,《女人头像》可是毕加索先生成熟期的作品,而你的这幅画只是他转型期随手的画作。你要知道毕加索是一名高产的艺术家,他的存世之作得有几万幅,说实话,你这幅画卖出这个价格不算低了。”

不过小布莱克又安慰了一下秦时鸥:“刚才我接到电话,你那幅皮那让仿画的《向日葵》我已经托朋友帮你卖出去了,卖给了纽约博物馆,价格是五十四万加元。”

这个消息让秦时鸥顿时眉开眼笑,本来那幅假画他都不抱希望了,结果竟然能卖出五十多万加元,这也算是一笔意外之财了。

在秦时鸥和小布莱克交流期间,有关《拿金鼓的女人》的竞拍也开始了。

毕加索大爷毕竟面子大,尽管这幅画的价值不被看好,但几位俄国籍和中东籍的收藏家还是争抢了起来,最后阿联酋的一位富商以二百五十万加元的价格拿下了这幅画。

大概拍卖了十件艺术品,拍卖会开始休息,之后回来,秦时鸥很关注的龙涎香苹果就开拍了。

很巧合,这个龙涎香苹果的名字竟然是‘海神的美食’,拍卖师介绍道:“这是来自大海的馈赠,我们曾经请教过多伦多大学海洋专家布拉克-哈森教授,根据他的考据,这件艺术品是十八世纪时期渔民们给海神的祭品……它的起拍价是——160万!”

%%%%感谢星河兄成为本书第一位执事,今日三更第一更开始,希望大家能给一下推荐票,顺便收藏一下本书,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