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3 被人送鸡蛋抱歉更的晚了些

23.被人送鸡蛋(抱歉,更的晚了些)

4月20日,一年一度的复活节。

从凌晨天没亮开始,告别镇主街道一旁的‘休斯便利店’老板凯文-休斯就听到旁边的路口好像有人在操弄什么,发出不小的杂音。

考虑到今天就是复活节了,休斯也没有多想,他估计应该是政府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们在安装什么道具。

看看时间是五点多一点,休斯也从**爬了起来,他的太太迷迷糊糊睁开眼问道:“亲爱的,怎么起这么早?”

休斯溺爱的吻了妻子脸颊一口,道:“傻姑娘,我得趁着孩子们没有睡醒,把巧克力放进他们床头的彩蛋中。”

穿好衣服,休斯带上给孩子们准备的礼物悄无声息的进了小卧室,看着两个熟睡的孩子,他满足的低声微笑道:“真是两个天使,感谢主将他们赐给我和薇薇安。”

一切准备妥当,休斯没什么事干就打开了便利店的门,这样街头传来的噪音就更大了,他走出去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只见此前冷清孤寂的街头变得热闹无比,整个十字路口的上空几乎被彩蛋给塞的满满当当!

这些彩蛋都是半径二十厘米左右的气球,色泽斑斓、五颜六彩,飘在空中被风一吹,仿若一片蛋海。

在路口一旁,有一个休斯不认识的青年男子正在调试音箱设备,噪音就是从这里面发出的。

此外还有几个人继续用气筒给彩蛋气球打气,不过每次将气球打起来之前,他们都会往里塞一些东西。

休斯正在好奇的看,结果听到有人在叫他:“凯文,打扰到你了是吗?这可非常抱歉。”

顺着声音一看,休斯发现对他说话的竟然是告别镇传奇人物奥尔巴赫律师,急忙说道:“噢,奥尔巴赫先生,您太客气了,没什么,我只是好奇这是在干什么。”

奥尔巴赫笑着走了过来,拉起地上的年轻人道:“这是秦,老秦的孙子,嗨,秦,这是凯文,咱们镇子的篮球好手。”

自然,刚才调试音箱的就是秦时鸥了。

秦时鸥和休斯握了握手,后者有一米九多,三十岁左右的年龄,骨骼粗大、肌肉坚实,双腿尤其修长,一瞧就是个运动健将。

“你就是秦?哈,伙计,最近你可是热门话题,你来自神秘的中国是吗?欢迎、欢迎,欢迎你来到告别镇。”休斯笑道,“不过我想知道,你们这是在搞什么?”

秦时鸥做了自我介绍,然后道:“这是我们中国的一项不错的活动,叫做砸金蛋,至于具体是干什么,那请原谅,这可要保密。”

休斯不在意,笑了起来,上前帮助秦时鸥调试音箱。

一直到六点多,街上人才多了起来,今天天气很好,朝阳澎湃,很快扫掉了极北地区夜晚所遗留的寒冷。

随着人们走上街头,各家商场便利店都开门了,与巧克力蛋糖相关的糖果都被摆在了最显眼的地方,从橱窗往里看,各种各样的糖果摆在货架上。

秦时鸥第一次过复活节,对一切都很好奇,就去休斯的便利店逛了逛。

休斯热情的给他冲了一杯咖啡,看秦时鸥感兴趣,就给他介绍出售的糖果:“大概分两种,小的一种叫方旦糖,就是长一英寸这种,它外面是一层巧克力,里面是又甜又软的面团,价格只要10分币。”

“另外一种是空蛋,就是你眼前和鸭蛋差不多的家伙,其实这个里面什么也没有,只是包着一个巧克力外壳,如果要吃,打碎它吃巧克力片就可以。”

秦时鸥了解了一会,出门的时候看到一些孩子好奇的围在路口看漂浮的气球堆,就买了一堆方旦糖和巧克力蛋,走过去分给孩子们,这些小孩顿时兴高采烈起来。

复活节上午没有什么活动,吃过午饭后,等天气转暖,复活节游行就开始了。

告别镇比较小,人口也少,所以游行队伍不大,只有五六十个人,这些人身穿长袍、手持十字架,赤足走在街道上,每次经过住户门口,围观的人都会向他们发出欢呼。

奥尔巴赫给秦时鸥介绍,这些游行者假扮的都是基督教历史人物,唱着颂歌欢庆耶稣复活。

游行队伍绕小镇主街道转了一圈之后,就向镇子最东头的一座教堂走去,奥尔巴赫给秦时鸥解释道:“接下来,教徒们去教堂行洗礼,然后穿上自己的新袍,庆祝基督的新生,然后打扫自己的住处,这有点像是你们的新年。”

秦时鸥笑道:“是的,确实很像。”

两人结伴向教堂走去,路上到处都是百合花瓣,而且大多是麝香百合,这种花的香味很浓郁,这样整条街道似乎都变成了花园。

越靠近教堂,人群越拥挤,忽然有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走到秦时鸥面前,将一个红彤彤的鸡蛋递了上来。

秦时鸥以为这是什么礼物,就接到了手里,奥尔巴赫笑了起来,赶忙凑到秦时鸥耳边低声道:“这是示爱鸡蛋,伙计,你确定你要接受你面前这位可爱的小伙子的示爱吗?”

一听这话,秦时鸥差点吓尿,你麻辣隔壁还有这说法?之前他在网上可没查到啊。

作为一名纯爷们,秦时鸥的性取向自然没问题,所以等奥尔巴赫将话说完,他立马将红鸡蛋还给了那青年。

小青年一脸失望,奥尔巴赫对秦时鸥挤挤眼,道:“这可是一位帅哥,小子,看他的眼睛,多像蓝宝石;看他的皮肤,就像绸缎一样光滑……”

秦时鸥见那白人青年竟然还在看他,就无奈的撇开手道:“抱歉,伙计,我是中国人,我们是不能和外族通婚的,否则我会被家族驱逐的。”

白人青年听了这话才失望离开,秦时鸥抹了把冷汗,他娘的,自己的魅力难道已经到了男女通杀的地步?以前在国内怎么没发现?

告别镇的教堂不算小,占地大概有两千多平方英尺,尖型屋顶,上面插着十字架,建筑主体都是木材打造,看上去别具匠心。

但是,这座教堂应该年岁不小了,外墙很多地方能看出修补的痕迹,一些彩色窗口都破碎了,只能用彩纸了弥补。

走进去之后,可以发现问题更多,比如桌椅都老旧不堪,墙壁上的圣经彩绘也都褪色了。

进了教堂,奥尔巴赫就严肃起来,他带着秦时鸥排队接受洗礼,后者站在耶稣雕像之下的时候,双手十指交叉合在一起,低眉顺眼的开始祈祷:

“耶稣大神一定保佑,保佑我这个海洋之心能力不要消失,保佑我以后多多赚钱,只要我赚到人生第一个亿,我一定来给你重塑金身——啊,不对,是给你翻修教堂。”

看到秦时鸥一脸虔诚的闭眼祷告,负责洗礼的牧师微笑了起来,不过要是让他知道这小子心里想的东西,估计会直接用洗礼盆砸碎秦时鸥的脑瓜子。

洗礼结束之后,就是复活节活动开始,秦时鸥和奥尔巴赫回到十足路口,那里已经撑起了一个主持台,而主持台的背景是一个笔画繁杂的字。

¥¥¥¥今天弹壳一在京当兵的哥们请假出了军营,陪他吃了顿饭一起回忆了当年的狗屁岁月,所以有些晚了,抱歉,非常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