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25 渔民的经验下周冲榜午夜还有

25.渔民的经验(下周冲榜午夜还有一更)

&&&&宣传一下,弹壳建了个群,群号是:332181430,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进去玩,弹壳在里面恭候各位。另外,承蒙编辑瞧得起,给安排了一个推荐位,下周咱们竞争新人新书榜,所以午夜再来一更,希望朋友们有钱的捧个钱场、有推荐票的捧个票场,弹壳在这里鞠躬感谢啦!

渔场的柴油机‘轰轰’的咆哮着,沙克站在船尾准备下网,秦时鸥回头看了看,就跑到了船头,他才不去干活呢。

随着渔船乘风破浪离开码头,告别岛的身影越来越小,而蔚蓝广袤的大海,则对着小小的渔场张开了臂膀。

海风迎面吹来,湿润润的很新鲜,秦时鸥使劲的吸了口气,大声吼道:“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我是秦时鸥,我喂自己袋盐!”

沙克听不懂汉语,他扭头好奇的看了眼秦时鸥,觉得这个BOSS有时候傻乎乎的。

担心秦时鸥掉下水,沙克就说道:“BOSS,驾驶室里有游泳衣,你快去穿上。”

秦时鸥好笑,他现在虽然说不上是海洋之神,但在海水里比在陆地上还要自在,要什么游泳衣?

沙克却担心他出什么问题,看秦时鸥帮不上忙,他索性找了点东西来让后者玩,秦时鸥老是站在船头往海水里张望的情形让他很恐惧。

听说可以在船上玩捕鱼游戏,秦时鸥高兴了起来,结果沙克给他拎出一串东西,就是几条绳子互相绑在一起,而绳子上打结系着大小不一的竹筒。

“这是什么,葫芦娃吗?”秦时鸥愣愣的问道。

沙克咧嘴笑道:“不,这是‘托尔斯网桶’,专门用来捕捉鳗鱼的工具,待会我找个好地方,将船速降下来,咱们就能捉鳗鱼了。”

随口沙克给秦时鸥解释,鳗鱼是一种很古老的鱼种,生活习性非常奇特,它们在陆地的河川中生长,成熟后洄游到海洋中产卵地产卵,一生只产一次卵,产卵后就死亡。

世界上的鳗鱼,大多数喜欢在温暖的热带和亚热带生存,只有欧洲鳗和北美鳗在寒带水域也能生存。

纽芬兰渔场是墨西哥湾暖流和大西洋寒流交汇而成,这样就占了天时地利,温带鱼和寒带鱼都能在这里见到,此外热带鱼也可以生存。

“北美鳗春夏会从河流中回到海洋里产卵,经过一个冬天的蛰伏,虽然这时候的鳗鱼肉质不会很肥美,可是鱼籽饱满,味道非常棒。”

“把这些竹筒放下去有什么用?”秦时鸥问道。

沙克笑道:“北美鳗喜欢钻进这种筒子里,尤其是我们再放进去它们爱吃的鲜肉丝,我敢打赌,一个小时你捞上来,我们的午餐就足够了。”

秦时鸥将竹筒放入水中,然后把绳子固定住,这样他又空闲下来,就去看沙克拖网捕鱼。

沙克操控渔场顺着海风的方向慢慢的开动,他展示了一下手中的渔网,秦时鸥发现网眼很小,估计连鱼苗也逃不掉,于是就问了一下:“我们不是需要可持续发展吗?”

沙克解释道:“现在是春天,既不是大量鱼群繁殖期也不是鱼虾最肥硕的时候,所以很难捕到足够大的鱼。今天我们是来查询鱼虾的潜在产量,这样小鱼小虾也不能放过,到了秋天它们会长大。只是等我们捕捞上来,会再将它们放回海中。”

渔网撒下去之后,沙克又开始讲解:“控制拖网的速度是一门学问,BOSS,如果是正式捕鱼,我们是针对不同鱼群采用不同的策略。”

“如果是捕捉游速快的鱼,比如乌鱼、鳕鱼,那拖网速度要快一些;如果是游速慢的鱼,如鲑鱼之类,那拖网速度就要慢一些。”

“还有,现在我们是在深水区,要是浅水区,那渔网会接触海底,这时候在坚硬地质的地方拖曳时,就要慢些,否则会损伤网衣;在松软的泥底区域拖曳时候,就要快些……”

最后,沙克拍了拍脑袋,道:“见了鬼,BOSS,我竟然忘了把渔场必需品购买清单给你,有空你看看这东西。”

秦时鸥接过沙克递来的一个小本子,上面用歪歪扭扭的笔迹写着若干东西,主要是围网、地拉网、拖网、耙网、敷网、掩罩,刺缠、钓具、刺杀渔具、取鱼机械设备和冰冻设备之类。

显然,沙克在这张清单上是下了心思的,上面有品牌介绍和相关价格,甚至一些大型设备的安置处都写了出来。

观看着小本上的设备,秦时鸥遇到不明白的地方会问沙克一下,不知不觉,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过去了。

渔场慢慢的开着,海天一色、海风徐徐,秦时鸥偶尔眺望四周,虽然都是一模一样的海水,可是他依然看的津津有味。

差不多时间到了,秦时鸥去把沉在海水中的竹筒网给捞了上来。

沙克本来打算上来帮忙,因为竹筒进了水是非常沉重的,结果秦时鸥愣是一口气给拔了上来,让他看的大为赞叹:“哇哦,BOSS,你竟然是个大力士!”

秦时鸥也不解释,他嘻嘻笑着将竹筒倒开,第一个竹筒翻转之后,竟然有了收获,掉出一条扁扁的褐青色小鱼。

“哈,是一条格陵兰比目鱼,如果再大一点,我们可以烤着吃,味道很棒。”沙克笑道。

秦时鸥抓住这条乱蹦跶的小鱼扔回海中,之后兴致勃勃的又倒了几个竹筒,结果再没有任何收获。

几乎倒了一半竹筒,终于倒出一条黑背北美鳗,个头还不小,得有二十多公分,秦时鸥抓在手里试了试,重量大概一斤。

“这就是收获。”秦时鸥对沙克甩了甩手。

沙克趴在船舷上观看,秦时鸥继续倒竹筒,最后又倒出了一条,一共两条。

见此,沙克眉头皱了起来,叹道:“看来水质越来越差了,以前一网扔下去,可以骗到十多磅的鳗鱼,现在竟然只有两条。”

秦时鸥早有准备,他的海神意识一直在水中飘动,不光竹筒中没怎么抓到北美鳗,其实他们拖在后面的渔网里,也没有多少鱼。

只是这有什么?渔场没有了鱼,自己可以购买鱼苗,只要肯下苦功夫,渔场终究会变得兴盛起来。

秦时鸥对自己充满了信心!

第二网竹筒又扔了下去,秦时鸥看沙克有些沮丧,便动用海神意识,他在海底快速搜捕,找到北美鳗就抓到竹筒里。

这样中午时分,等第二网捞上来的时候,沙克惊喜的发现竟然有过半竹筒里出现了北美鳗。

“看来情况也不是我们想象中那么糟糕。”秦时鸥笑道。

沙克耸肩,道:“只能说,这是海神保佑,唉,除了小时候,我从没再看到一网可以抓到这么多的鳗鱼。”

说着,他的两道浓眉皱了起来,骂道:“见了鬼的州政府,他们只知道说养殖业枯萎,但从来不去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他们将咱们岛上的那几家该死的化工厂迁走,我们的海水岂会污染成这个地步?!”

听了这话,秦时鸥有些诧异,问道:“我们告别岛上还有化工厂?”

沙克愤愤道:“是的,就是这些该死的混蛋在断绝我们的生路,有一家塑胶厂、一家化肥厂,还有一家工厂,我们怀疑他们是生产农药的!总之,都是一些该下地狱的混蛋!”

秦时鸥将鳗鱼扔进水桶里,他去驾驶舱倒了两杯酒,递给沙克道:“镇政府不管?”

沙克无奈道:“管不了,因为那些工厂的老板都有很深厚的背景,我们抗议过、抵制过也向媒体求助过,但最后结果都是不了了之。”

秦时鸥摸了摸下巴,这个问题得重视,难怪告别岛远离大陆污染还那么严重,原来岛上竟然就有这些工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