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36 家的味道

36.家的味道(求收藏推荐票)

悲催,今天弹壳的号竟然被起点禁言了,估计最近没法在书评区回复大家的留言了,还请各位多多包涵!另外,麻烦大家登陆账号收藏一下本书顺便投几张推荐票,十万字了,可以开宰啦&&&&

毛伟龙打电话给一个朋友,让他过来开走了长安,而他自己则坐上了大切诺基。

“不知道这算不算行贿啊。”秦时鸥调笑道。

毛伟龙哼了一声,道:“这算毛啊,国际友人赠送的礼物,代表的是咱们华夏和加拿大的伟大友谊!谁要是说这车是贿礼,那就是破坏咱们两个伟大国家的伟大友谊!”

秦时鸥和奥尔巴赫找了家四星级酒店住下,他们只住一晚,明天就要回家。

毛伟龙又开始念叨:“你干嘛不提前打电话给我?这边咱们同学不少呢,陈磊和大俊都在,知道你今天回来,我就提前约个局,咱们搞个同学会。”

“回头吧,我这次急着回家见我爹娘,等我回加拿大的时候还要从京城走,到时候咱们再聚会也不迟。”秦时鸥只能如此许诺。

回国了,秦时鸥就格外的想念家里两鬓发白的父母,急着想回家吃老妈烙的肉饼和老爹炒的葱爆肉。

第二天一早,秦时鸥又去了机场,转飞东山省山泽市,然后从机场包了一辆车,直奔市内来了个大采购,这才转道回家。

开车的司机看秦时鸥出手大方,而身边还带着一个洋鬼子,就羡慕的说道:“小兄弟你混的真好,在国外吧?哪个国家?美国吗?看这洋鬼子像美国人啊。”

秦时鸥笑道:“不是美国,加拿大。”

司机道:“都一样,能在国外混的开这可真了不起,这洋鬼子是你什么人?真是稀罕物,我这还是第一次拉到洋鬼子乘客呢。”

这司机一口一个‘洋鬼子’,显得很不礼貌,奥尔巴赫年龄大了看的开,不在乎,秦时鸥可不行,他提醒道:“师傅,你别看我身边这位是洋人,实际上他的普通话说的可比你溜。”

“秦,没关系,我习惯了。”奥尔巴赫很配合的用汉语回道。

司机闹了个大红脸,后面再没说话。

秦时鸥家是山泽市农村的,距离市区接近一百公里,而且有不少山路,所以司机一路不敢开太快,花了两个多小时才将他送到小镇。

比亚迪车子在镇子上的柏油路上开着,五月的老家明显比告别镇暖和的多,姑娘们都换上了透明丝袜,踩着高跟在街上扭来扭去。

路两边的树木也全都绿了,娇嫩的小草钻出地面,将乡野装扮的五彩斑斓,也别有一番风情。

车子开过小镇车站的时候,秦时鸥一下子看到老爸的身影,正在路口摆摊,卖着绿油油的韭菜。

看到父亲弯腰收拾韭菜的身影,秦时鸥心里顿时有些酸楚,感觉自己挺不孝顺的。

之前去加拿大,秦时鸥没敢说自己是去接收遗产,他父母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一辈子的农民,从不敢有发横财的想法。

此外,秦时鸥的二爷爷对他们来说只是传说,鬼子侵华之前就出了国,后来再没有音讯,如果贸然对父母说这位从未谋面的二爷爷给他留了几亿的财产,他父母肯定不信,担心他上当受骗,是不会让他出国的。

即使是让他出国,也会日夜担忧,所以,秦时鸥索性说自己出国进修。

这也是从利氏拍卖行拿到第一个一千万加元的时候,秦时鸥只敢给家里打十万块的原因,打多了他父母指不定想成什么了。

让司机停车,秦时鸥走到了父亲跟前,微笑着站定。

“要韭菜?二刀雪韭,炒着吃、包饺子……”秦父下意识的说道,抬起头才惊喜的发现儿子回来了。

“你这是什么时候到的啊?我没看着有市里的车开过来。”秦父高兴的笑道,“来来,这里有马扎,坐车累不累?”

旁边摆摊的小贩纷纷打趣:

“哟,老秦家小子回来了?这么帅小伙子,真好。”

“老秦赶紧收拾东西回家吧,儿子回来了,还卖什么韭菜。”

“小秦,你爸爸可真勤快,来镇上接你还不忘摆摊卖菜,你以后可得孝顺你爸爸啊。”

秦时鸥笑着和这些小贩打招呼,秦父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向儿子解释道:“你妈让我来接你,我想,反正来镇上,空手来也是来,带点韭菜还能卖几个钱。”

秦时鸥点头道:“我知道,爸,咱们回家吧,以后日子就好过了。”

秦父笑了起来,把剩下的韭菜分给小贩们,秦时鸥打开车子的后备箱,拿出一大包包装精美的枫糖和一条鳕鱼香烟,跟着父亲也分给这些小贩,实际上这些人也都是父亲的老伙计。

“小秦挺出息啊,这些糖和烟可不像便宜货,老秦真有福气啊。”一个老头笑眯眯的说道,秦父得意的笑了起来,道,“那是,我儿子有出息着呢。”

回过头来,秦父就有些心疼了,嘟囔道:“那些烟不少钱吧?”

秦时鸥搂着父亲的肩膀道:“没多少钱。”

他是给父亲赚点面子,他知道自己父亲好面子。

秦父是骑电车来镇上的,秦时鸥直接让他找地方放下,然后坐车回去。

上一次秦时鸥半签证的时候,奥尔巴赫没有来他家里,所以他父亲第一次见到他,看到车里还有个外国小老头吓了一跳。

秦时鸥帮两人做了介绍,得知这须发皆白的老头是个很出名的大律师甚至还做过驻华大使,秦父顿时肃然起敬。

在路上,秦时鸥向父亲说了实话,不过说的比较含蓄,说渔场大概值一千多万,他身上现在也有四五百万的存款。

但即使是这样,秦父也震惊的目瞪口呆,一个劲的眨眼睛,竟然哑口无言。

汽车直接开到家门口,秦时鸥推开家里锈迹斑斑的大铁门,听到声音的母亲就出来了,看到儿子,慈祥的笑道:“哎呀,秦时鸥同志回来了。”

秦时鸥拥抱了母亲一把,秦母说道:“你看你出趟国,洋气了,见面还拥抱呢。”

秦父和奥尔巴赫将车里的东西提了出来,秦时鸥给司机结清了尾款,带上东西回家。

这次回来,秦时鸥没少带东西,告别镇的各大特产,从枫糖浆、冰酒一直到海鲜鱼干,到了山泽市的时候又买了若干阿胶、山参之类的东西,还有毛伟龙从京都市给他买的烤鸭等特产。

看到这么多礼物,而且大多数还包装华美,一向节俭的秦母心疼道:“你回来一趟,怎么买这么多东西?”

秦父消化了路上的消息,此时倒是气定神闲,笑道:“你儿子现在是百万富翁啦。”

秦时鸥苦笑,何止是百万富翁,自己是正儿八经的亿万富翁。

奥尔巴赫帮忙搬东西,秦父赶紧让他坐下,秦母道:“我打电话让闺女过来,中午反正要在一起吃饭的。”

秦时鸥不是家里的独生子,他有个姐姐,嫁到了别的镇上,不过平时回家也算方便。

收拾了东西,秦母又急匆匆的进了厨房,她的肉饼还贴在锅上,刚才离开太久都焦糊了。

“妈,去饭店吃吧。”秦时鸥不想父母太劳累。

秦母甩手,道:“你快省点钱吧,去什么饭店吃,家里不挺好的?什么都有,秦鹏前两天还给送了两斤牛肉过来呢,待会下个牛肉汤吃。”

秦父从冰箱里拿出之前买好的肉和蔬菜,一边给肉化冻一边说道:“就是,饭店里有什么吃的?老贵,吃不着什么东西,就在家里吃,我给你做葱爆肉和炸里脊肉。”

煤气打开,花生油倒上,随着袅袅炊烟,香喷喷的炒油味道就传了出来。

对秦时鸥来说,这股充斥着焦烟味的油香,就是家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