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1 运河沉船装逼到此结束

41.运河沉船(装逼到此结束)

段磊办事非常靠谱,傍晚时分,一支奥迪车队的照片发到了秦时鸥的手机上,段磊发信息道:事情已办妥,8号早上车队出发。

秦时鸥打电话道谢,之后找到秦鹏,给他看了车队照片。

自然,秦鹏将他留下一起吃了晚饭,毕竟这次是解决的他的大事。

秦时鸥也懒的回家,因为他买车的缘故,老爹老娘在家一个劲嘀咕,败家子之类的称谓已经挂到他头上了。

当然,好在他的父母不知道,他在加拿大开的是国内售价超过200万的总统一号,而且他们更不知道,总统一号在告别镇跟摆设一样……

春天,家里地里的活挺多的,茄子秧、芹菜种子、辣椒苗、夏黄瓜苗都得准备栽种了。

秦时鸥家里是开菜园子的,他上大学的费用,都是父母用一棵棵绿油油的蔬菜换来的,所以这段时间,院子里都是小菜苗。

看到这些菜苗,秦时鸥就想到了渔场里空出来的那大片荒地,告别镇蔬菜种类比较单一,主要是传统的花椰菜、胡萝卜、甜辣椒、土著蕨菜之类,另外最多的是马铃薯、甜玉米和青豆。

毕竟是渔场拼凑起来的小镇,种植娇嫩蔬菜实在不是那些五大三粗的水手渔夫们能对付的事情,告别镇蔬菜大多是从圣约翰斯输送来的,加上运费,这样价格自然不菲。

价格高也就罢了,长时间的运输导致了蔬菜不太新鲜,看到家里的菜鸟,秦时鸥决定带一些种子回去,自己去种植。

秦时鸥把这件事和父母说了一下,秦父立马忙活开来,将黄瓜、西红柿、红绿辣椒、茄子、芹菜还有甜瓜、西瓜等水果的种子也收拾了出来,给秦时鸥准备了一背包。

奥尔巴赫这种年纪的人,对田地有别样的热情,他头上戴着秦父的一顶草帽,笑道:“秦,太好了,回去我帮你一起种植这些蔬菜,你懂得怎么培植吗?”

秦时鸥笃定的说道:“这个你放心,我可是在菜地里长大的,摆弄这些东西,小意思!”

秦父和秦母要去给韭菜浇水,春天是吃韭菜的好季节,而这种蔬菜离开水是不行的,需要隔三差五的浇水灌溉。

秦时鸥自然义不容辞要去帮忙干活,奥尔巴赫也带着草帽跟了上去。

这样到了菜园里,秦时鸥一家就成了乡邻们关注的焦点,周围菜园里忙活的几户人家都停下手,好奇的打量奥尔巴赫。

“这个洋老头是哪里人?”一个矮个中年人悄悄问蹲在地头的秦父。

秦父递上一根烟,笑眯眯的说道:“这是小鸥在加拿大认识的朋友,是个大律师,听说还在咱们国家做过大使呢。”

矮个中年人是秦家没出五服的亲戚,论辈分秦时鸥得叫四叔,他打量了一下秦父递上来的烟,羡慕道:“哎呀,哥,小鸥这下可出息了,朋友都交到外国啦?你这烟是什么牌子?”

对于父母而言,最好的夸赞总是来自孩子,秦父老脸生光,道:“我也不知道什么牌子,反正小鸥捎回来的,吃着呗,味道挺好,你尝尝。”

秦家的菜地是在村前,旁边靠着白龙河,灌溉韭菜的水就是从河里抽上来的。

白龙河养育了秦家村,这条河浩浩荡荡,汇集了上方土山的地下河与若干条小河,以弯月的形状从村子前流过,水流湍急、气势磅礴,河段最宽的地方有二十多米,最后流入下游一座大水库。

虽然京杭大运河已经停运,但是很多河段依然水量充沛,比如白龙河就是这样。

秦时鸥将抽水机用绳子吊住绑在白龙河岸边的一棵柳树上,然后放入水中,放好水管,通电之后,雪白清冽的河水就汹涌的淌了出来。

奥尔巴赫很开心的待在韭菜地田埂的尾端,水淌到头之后他打个招呼,秦时鸥用铁铲来封闭旧菜渠打开新菜渠。

结果浇了大概十几分钟,水渠忽然停水了,秦父顾不上抽烟,叫道:“快去关电闸,别烧了机器,肯定是水草堵住机器啦!”

秦时鸥干这个太轻车熟路了,撇腿就狂奔冲上河堤,将电线杆上挂着的电闸给拉了下来。

断了电,秦父要将抽水机拉上来清理水草,秦时鸥笑道:“不用你去,我处理就行。”

他不打算把抽水机拔上来,这小机器是纯铁的,看上去不大,实际上很重,现在他有海神之心,用海神意识去清理水草即可。

海神意识下水,秦时鸥一下子就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吸引力出现了。

就和之前在拍卖会上看到那名为海神食物的龙诞香苹果雕塑一样,海神意识几乎不受控制,就顺着河流快速飘荡而下。

十几秒钟的时间,海神意识就冲出了白龙河在秦家村前的一段,然后慢慢停留了下来。

秦时鸥好奇的看着河底,没什么东西。

这里水质一般,河底是厚厚的淤泥和垃圾,连鱼类都很少见,偶尔能看到几条泥鳅从淤泥里钻出来,小时候常见的鲫鱼、草鱼和鳝鱼,根本不见踪影。

秦时鸥有些疑惑了,是什么在吸引着海神意识?他仔细扫视周围河底,除了淤泥还是淤泥,淤泥之上看不到有价值的东西——

淤泥之上没有东西,那淤泥之下呢?

海神意识功能多且强大,就像是一个可以千变万化的分身,秦时鸥心思一动,河水激荡如漩涡,迅速将松软的淤泥冲开。

这样河底风云变幻,随着淤泥被冲开,还算清澈的河水顿时变成了灰黑色,河畔洗衣服的几个妇女大吃一惊,赶忙收拾衣服上了岸堤。

河底淤泥足足冲开两米多厚,水下几乎变成泥浆,好在海神意识在水下不是靠‘眼睛’看东西,所以秦时鸥依然能弄清楚河底的情况。

随着淤泥冲开,竟然出现了一艘破碎的沉船,这艘船大概十余米长,有三米多宽,木料已经被侵袭的腐朽不堪,不过依然能看出大概形状。

这艘船方头方尾,破碎的甲板面很宽敞,倒下的干舷很低,能看到一支大梁拱,此外在四周,还能看到五六条笔直的桅杆。

看清木船大概形状之后,秦时鸥就判断出,这是一条沙船,村里曾经就有一条,小时候他和秦鹏等小伙伴经常坐着去河道中央钓鱼,不过,村里那条船没这么大,顶多三米多长。

沙船以前在北方河道很常见,是中国四大古船之一,唐宋时期就已经成型,这种船适于在水浅多沙滩的航道上航行,明朝时期,曾经统治着京杭大运河,负责运粮运人,所以此时看到这种沉船,秦时鸥不吃惊。

吸引秦时鸥注意力的,是沉船上一个碎木箱子,这木箱已经腐朽破烂,露出一块块好像半砖头一样的灰褐色方块。

秦时鸥不知道这些方块是什么,不过数量不少,足有半人高的箱子里面装的都是这些方块。

此外,在这些箱子之中还有一具骸骨,骸骨上沾满淤泥,两条手臂环在胸前,怀里赫然抱着一个灰色木箱子。

吸引海神意识的东西,就来自这木箱子!

&&&&渔场的兄弟姐妹们,万岁!万岁!上一周,咱们渔场取得了让弹壳和身边朋友目瞪口呆的成绩,都市新书第一!首页新书第二!这个成绩,对一个新人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在这里,弹壳必须向各位真挚的道谢!感谢每一位收藏了本书的朋友,感谢每一位点击本书的朋友!感谢每一位投推荐票的朋友,更感激每一位打赏的朋友!

现在,新的一周开始了,凌晨弹壳先更新一章,点燃咱们新的一周的冲锋之火!星辰大海是我们的追求,只有天空才是我们的极限!让我们的渔场,继续冲起来吧!

另外,亲爱的各位书友,我在这里向大家推荐一本朋友的书,书名为《隐身狂少》,喜欢轻松系统流的朋友可以去看看,点击链接:http://www.qidian.com/Book/3432787.asp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