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3 官银火力援助求帮忙

43.官银(火力援助,求帮忙)

“这是银锭!不对,专家说是什么来着?明朝的银块!”秦母看到秦父手里的金属块便着急的解释道,“以前咱们这里有人捡到过,后来市里来了专家,才知道是什么。”

秦时鸥想起来了,大概他上高中时候,有一次回家,他听到父母说邻村有人运气好捡到了好几块明朝银块,然后被市里文物局收走了。

当时这件事还引发了周围几个村子的寻宝热,因为文物局的专家说,这银块是明朝的官银,按照史书记载,明英宗天顺二年,曾经有一艘从京师驶出往南方运送官银的船只在京杭大运河白龙河一段消失了,可能就是沉在河里。

秦父和秦母那时候也跑去河里摸索过好几天,结果河蚌摸了一大桶,银锭毛都没见到一根,时间久了,这件事也就尘埃落定,再没人关注了。

仔细回想,秦时鸥想起那年大旱,白龙河好几个区域都没水了,露出了河底。

估计那几块银锭是早期运银船没有被淤泥覆盖时候让流水冲走的,冲到了两岸边,等到河水干枯,被人捡到了。

后来,这些人还去河岸找,又哪里能找到?银锭确实有不少,但都在河中央的两米厚的淤泥下面呢!

“我刚才在河边捡到的。”秦时鸥随口说道。

他现在身价巨富,对银块所代表的价值没什么感觉,这种银锭只能融化成银块来出售,不可能当古董来卖,否则只要露面就会被政府收走,当初村子里的人捡到的银块就是这样的下场,文物局只是给了几百块钱奖励而已。

银价比较低,现在一克三块五,密度也小,一立方厘米才10克,这么算来,按照木箱半米长、半米宽、半米高来算,一箱子银块最多125000立方厘米,那就是500万人民币。

另外,明朝官银质地不纯掺杂有锡和铜,不考虑考古价值,那些银块能值400万顶天了。

这些钱,现在秦时鸥可不放在眼里,捞上来自己融化的话犯法,只能捐献给国家,他费这个劲干嘛?

秦父不是那么好忽悠的,问道:“你去河边干嘛?”

秦时鸥没想到老爹思维跳跃能力还挺强,他灵机一动,道:“我接到了以前一个女同学的电话,去河边和她见了个面,嘿嘿,顺便捡到了这东西。”

果然,最着急他终身大事的秦父和秦母一听这话,立马不管银锭了,两人目光灼灼的盯着秦时鸥,连珠炮似得开始发问:

“哪个村里的姑娘?叫什么名字?”

“难怪你小子刚才跑那么快,去见姑娘了?”

“什么时候叫家里来坐坐,爸妈认识她不?”

“人家找你出来玩,你怎么这么快回来了?吃了饭再回去。”

“要不你提上点东西去她家里呗,你看,咱家里好东西也多,外国货呢。”

秦时鸥翻了个白眼,躺在**装睡,被逼急了无奈道:“妈,我现在对女孩没兴趣……”

听了这话,秦父面色大变,惊恐的问道:“你、你对女孩没兴趣,你喜欢男的?”

奥尔巴赫正在喝水,听到这话直接笑喷了。

距离秦鹏的婚礼很近了,段磊很快将奥迪A6的手续办完就给送了过来,秦时鸥正好开着去给秦鹏帮忙,又是订酒店、又是买礼物,整天忙的不行。

抽空,他去县城,将秦鹏之前看好的那个门头楼买了下来,260个平方,全款购买的话只需要1800块一平,没花多少钱,秦时鸥就办了下来。

5月8号,秦鹏大婚的日子。

清晨五点半,太阳刚刚露出头来,一支奥迪车队风驰电掣的开进秦家村。

现在经济好转,农村车子也多了,加上百姓们从电视上也看多了豪车,所以对奥迪不再那么敬仰。

可是,奥迪A8L这种顶级轿车,在农村依然罕见,而八辆火红色的奥迪A6排成一列开在村子水泥路上的场景,更是非常震撼人心!

秦鹏的父母看到这支车队,嘴巴张开老大,好久才合上,赶紧泡茶、拿瓜子糖果招待司机们。

秦时鸥去接待了一行人,段磊指了指这些车子,颇有些得意的问道:“怎么样?”

“好,多谢你了磊哥!”秦时鸥热情的与段磊握手,“你竟然亲自带队过来了,太给力了。”

段磊笑道:“答应你拼一支车队,我肯定得亲自带过来,如果你不满意,我好赶紧换嘛。”

听到段磊这示好意味十足的话,周围的乡邻百姓都纷纷对秦时鸥投以震惊目光,三三两两凑在一起咬着耳朵:

“老秦的儿子咋这么厉害了?什么时候认识的这种朋友?”

“啧啧,一支奥迪车队,知道打头那车多少钱吗?奥迪A8,两百万!”

“嗨,这算啥,你看老秦的儿子这次回来,听说带着一个加拿大洋人律师呢。”

“他不是在海岛上班吗?这又出国了?”

奥尔巴赫西装笔挺,他是律师出身,自然有一幅好口才,秦时鸥和秦鹏商量之后请他做主婚人,这对奥尔巴赫来说是大材小用。

拿着婚礼主持词,奥尔巴赫上来找秦时鸥商量几句话。

看到气度不凡的奥尔巴赫,段磊暗暗心惊,他见过的外国人多了去了,能有这种气势和威仪的也不是没见过,但那些人无一不是一方俊杰。

这样,段磊便大为自己非同常人的识人眼光感到骄傲,他相信,秦时鸥的能量一定能给他带来巨大帮助。

七点半,新郎就要准备出发了,西装革履的秦鹏坐上头车,秦时鸥驾驶着崭新的进口A6跟在车队后面,其他亲戚和秦鹏的好友上了车队,一排奥迪气势恢宏的开上了马路。

车子开的很慢,他们要在路上开一个小时,这样也让这支奥迪车队出尽风头,A8打头、全数A6的组合还是很靓的。

秦时鸥的进口A6更是其中的明星,尽管外形差不多,可是人们看到进口A6,还是本能的感觉到这车有些地方不一样。

进了严莉莉家所在的村庄,秦时鸥的车子带路,车队停在了她家门口,身穿雪白西装的秦时鸥推开车门下了车,围观的村民顿时一阵低语:

“哟,好帅的小伙!”

“莉莉嫁的真好,看人家这女婿!”

着实,秦时鸥体型峻拔,相貌虽然没有多么帅气,可五官也很端正,发型专门打理过,雪色西装一尘不染,配上他潇洒自如的气质,当真是美郎君一个。

不过有人看出不对:“新郎怎么会自己开车呢?”“是啊,我见过莉莉女婿,不是这小伙子吧?”

后面,秦鹏被秦时鸥差点气坏,摇头道:“失算失算,这他么伴郎当的,把所有风头都抢尽了,还要我这个新郎干什么?”

照例,严莉莉的一帮闺蜜堵着门口,娄慕青依然是OL女神打扮,黑长直秀发柔顺的披在肩头,她身着火红色套裙,小西装贴在身上,胸口丰腴、柳腰纤细,筒裙到膝盖,翘臀将裙摆撑的满满的,从侧面看就是一道优美的S型线条。

踩着红色高跟鞋,娄慕青堵住门口,眉彩飞扬道:“喂,你们干嘛?”

秦时鸥摊开手,道:“还能干吗,抢新娘咯。”

“礼金呢?”娄慕青伸出小手道,“没有礼金你们可进不去。”

秦时鸥早就准备好了,他提着一个小包,打开之后里面全是鼓鼓囊囊的红包,一人一个送上去,一个女孩打开一看,里面一打全是红彤彤的毛爷爷……

“哇!”

惊呼声响了起来,秦时鸥带队,趁机冲了进去,娄慕青想阻拦,秦时鸥低声道:“我们一群大老爷们,不小心占了你们什么便宜,可别怨我们。”

听了这话,娄慕青恨恨的跺了跺脚,只能放任他们进去。

秦鹏目瞪口呆,问道:“完了?就这样抢到媳妇了?”

秦时鸥道:“我出马,这些事情还不简单?”

身穿婚纱的严莉莉等在闺房,看到秦鹏,她的眼睛中流露出浓浓的幸福,秦时鸥抱着双臂站在门口,从心底为秦鹏这兄弟高兴。

这或许不是最美的新娘,但却是最好的新娘。

接到新娘,到了吉时就要返程,秦时鸥开车载着娄慕青、周灵四个严莉莉的闺蜜,香车美女,一路领先回到了家里。

婚礼现场是在镇上最好的酒店,奥尔巴赫做了主婚人,所以虽然酒店档次一般,但这个普通话发音比现场任何一个中国人都要标准的外国主婚人成了亮点,大大提升了婚礼的档次。

秦鹏的堂弟在收红包,秦时鸥将他的红包递了上去,不厚,看上去也就是千把块钱的样子。

这样,周围偷眼看的人就松了口气,他们真怕秦时鸥直接给张卡或者弄个几万块的超级红包,这样其他人可就没了活路。

现在秦时鸥送上的红包,一看里面就不是一张卡,而且是钱的话也不会很多,其他人就压力大减。

&&&&感谢仰望天堂的猫、树袋子、竹林誠、(り亦云、书架上晒太阳等兄弟姐妹的打赏,非常感谢弟兄们的支持!说实话,现在新书榜好凶猛啊,卧槽,我下午点开首页一看被排名震慑了,咱们渔场咋就从第二一下子跌到第五啦?哈哈,看来不能小觑天下英雄啊!各位兄弟,虽然咱们前面好书一堆,可这不能成为咱们止步不前的借口是吧?就是一个字,干!弟兄们,咱们渔场必须得继续冲,冲回属于咱们的第二位置!希望能借各位力量,助咱们渔场扬帆出海,直上九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