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5 不只是宝贝亲啦

45.不只是宝贝(亲,求推荐票啦)

感谢IU李智恩、舞鞋和星河的打赏,也感谢舞鞋的满分评价票!各位兄弟姐们,大家看到了,最近首页新书榜战斗惨烈,咱们渔场被爆的好像向日葵一样……弹壳知道最近剧情有所差池,可能一些朋友看的不爽,现在马上就言归正传了,所以在此求点票票,拜谢!&&&&

回来的时候大包小包一堆,走的时候还是大包小包一堆。

各种蔬菜种子、母亲亲手烙的肉饼、父亲炒的猪油饭、路上吃的水果、老家特产的干肉、各种白酒,秦时鸥不得不雇了个车上路。

更麻烦的是,秦时鸥还带了十头土猪的猪崽、一群土鸡仔,这些东西带上飞机非常困难,秦时鸥索性直接雇车一路开到京都。

带着这些小家伙到了京都,毛伟龙看到之后眼睛都直了,喃喃道:“卧槽,禽·兽,你到底打算开渔场还是养殖场?”

秦时鸥将大包小包扔给毛伟龙,没好气的说道:“你管得着吗?想办法,这些东西可不好过海关和检疫局。”

毛伟龙立马拍胸膛,道:“行了,兄弟,这事还不简单?我找我老爹打几个电话,绝对无条件放行。”

在京都,秦时鸥和奥尔巴赫停了两天,八达岭长城、故宫、天安门逛了个遍,东单购物、王府井采买、万达广场扫荡……

早餐京八珍、午餐全聚德烤鸭、晚餐东来顺涮羊肉,然后再去三里屯酒吧玩到半夜,这就是毛伟龙给秦时鸥准备的京都生活。

玩了两天,秦时鸥就有点受不了,适应了告别镇安静平淡的生活,再过这种灯红酒绿的日子,他不太习惯。

毛伟龙的能量很大,两天时间,土猪、土鸡的处境资格就办好了。

这种家畜、家禽出入加拿大国境,需要提供提货单和免疫证书。加拿大也是农业大国,所以对家禽和家畜的审核标准还低一些,不必进行隔离观察,只要提供一份10天内发给的健康证书就行。

这份健康证书中,家畜着重于狂犬病、蓝耳病、猪口蹄疫的检查,禽类则是禽流感的检查,只要这些大型疾病检查能过关,那进入加拿大就没什么问题了。

让秦时鸥比较吃惊的是,加拿大的海关还要求给猪这种大型家畜加装一个芯片,芯片纪录了猪的族属和分类,要接受定期检查。

准备离开京都的时候,秦时鸥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一件事要毛伟龙帮忙,就将之前在白龙河得到的那个橘黄色石印拿了出来,拍照让毛伟龙找玉石圈的朋友帮忙看看,这是什么。

一看到这石印,毛伟龙就做出了和秦时鸥一样的判断:“这东西你哪里来的?这是宝贝啊,真是太漂亮了!”

秦时鸥看毛伟龙爱不释手,就一把夺了回来,坏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个小五郎打什么谱,是不是想搞到手打磨一下给自己做印章?”

毛伟龙嘿嘿笑道:“还真是有这个想法。”

带走照片,没过多久毛伟龙就打来了电话,声音很是激动,问道:“认真问你一句,禽·兽,这东西你哪里来的?”

秦时鸥听毛伟龙声音变的都不成调,就知道这东西的价值可能出乎自己的预料,联想和这石印在一起的那些明朝银块,他心里一动,道:“这是我姥爷家里的传家宝,据说是从明朝传下来的,怎么了?”

“那就没错了,你快来京都古文化研究所,快来!”毛伟龙叫道。

秦时鸥不明白毛伟龙的意思,不是让他去询问玉石圈的大拿吗,怎么和古文化研究所联系起来了?

打车去了京都古文化研究所,毛伟龙等在外面,一见面就问道:“印章你拿着吗?”

秦时鸥点头,毛伟龙不废话,立马将秦时鸥带到了一个办公室,里面有两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在焦急的等着。

双方见面,两个老头就将印章要了过去,然后拿出放大镜凑在一起聚精会神的看。

秦时鸥悄声问道:“怎么了,这是什么?”

毛伟龙神秘的眨眨眼,道:“待会你就知道了,他娘的,你小子真是好命,难道老天爷认你当干儿子了?你爷爷刚给你留下了什么青铜雕像,现在你姥爷又给你留下了另一件宝贝。”

两个老头大概研究了半个多小时,然后其中一个方脸膛的老先生放下放大镜叹息道:“原来这节庵印竟然真的存在!一直以来,我以为这是民间的传说,哪知我竟然犯了这大错!”

毛伟龙低声给秦时鸥介绍道:“年龄大的老头姓郭,叫他郭老就行,是清华大学明清史研究专家,专门带博士生的,很厉害。另一个是钟老,研究的是古文字,也是一位教授,两人也都是玉石方面的专家。”

顿了顿,他又道:“当时你给我看这个印章的时候,我觉得它可能是田黄石质地,你知道田黄石吗?”

秦时鸥茫然的摇摇头,毛伟龙顿时一脸鄙夷,秦时鸥只好试探的问道:“是不是一种宝石?”

“是最珍贵的宝石!”毛伟龙咬牙道,“最珍贵的,最珍贵的!”

两个老头摘下眼镜坐到了秦时鸥对面,郭老微笑道:“小伙子,你这件传家宝,可真是宝贝,我来给你介绍一下。”

“这印章上面的字体,都是篆体,而篆体在唐宋元明时期,是印章专用字体,其中,印章顶上这两列字,左面是‘名芳千秋’,右面是‘忧国忘身’。”

“此外,石块前后左右四面用篆体写的这四句话,其实是四句七言诗:手帕蘑姑与线香,本资民用反为殃。清风两袖朝天去,免得闾阎话短长,你知道这四句诗是什么吗?”钟老插嘴问道。

秦时鸥尴尬的笑了笑,他挺喜欢诗词的,但天可怜见,这四句诗是确实没听过。

钟老叹道:“很正常,这首诗没什么名气,我再给你读一首,你应该就有印象了。”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咏石灰,这是于谦的诗!”秦时鸥立马道。

钟老微笑道:“是的,这首诗是于谦于少保的诗作,这两首诗,都是他的大作。印章上的这首,名为‘入京’,是当年于少保从山西赴京为官时候的作品。”

秦时鸥脑中灵光一闪,道:“我想起来了,‘两袖清风’这个词,就是从这首诗里出来的,对吗?”

郭老抚须笑道:“不错,正是如此。”他翻开印章,指着最下面则是四个篆体大字道,“这四个字,是‘节庵公印’,节庵公便是于谦的自号!”

这下子秦时鸥听明白了,他的声音顿时也颤抖了起来,道:“这印章,是于谦生前所用?”

如果真是这样,这印章就不只是宝贝这么简单了,而是国宝!

于谦何许人也?那是当之无愧的国之栋梁、华夏脊骨、民族英雄!如果要夸赞他,那用任何词语都不为过!这是真正用不屈傲骨撑起过一个民族、一个朝代的伟人!

秦时鸥中学时代最佩服的两位民族英雄,便是岳飞和于谦!

郭老摇摇头道:“并非如此,这个节庵印,于谦从未用过,根据《明史-于少保纪》的记录,是英宗年间一位福建大印章师傅专门为于谦制作的,用的材质是当时能找到的最好的田黄石。”

“后来,这印章送给于谦后,于谦很是喜欢,却因为太过珍贵,没有接受,只是观摩把玩了月余,便请当时从京返回福建的一位官员带了回去。”

“这一段在《明史》有记载,但这节庵印一直没有在历史上出现过,所以后来的历史学家考据这一段的时候,都以为只是著书人为了显示于谦的清廉而杜撰的,却没想到,这宝贝竟然真正存在!”

秦时鸥明白了,白龙河里的那具骸骨,应该便是那位福建官员的。

那官员从京都押解一船银块返程,同时也带回了这座印章,结果不知出了什么意外,船落入河底,印章连同那五十多箱银块一起被淤泥封盖了起来。

毛伟龙问道:“郭老、钟老,那这印章是不是特别值钱?”

一听这话,郭老和钟老顿时横眉怒目,几乎异口同声的吼道:“值钱?这东西已经不是钱能衡量的了!知道这是什么?这是《明史》记录在册的国宝!价值连城!要是真出售,估计所有的收藏家都会倾家荡产来换它!”

“我不会卖的,不管什么情况下,我都不会卖!”秦时鸥斩钉截铁的说道。

郭老和钟老欣慰的点点头,道:“是的,年轻人,这东西不要卖,这是我们民族的瑰宝啊!这是于少保亲手用过的大印,比明朝那些皇帝的玉玺都要珍贵!一定、一定,要保护好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