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49 游艇展览会

49.游艇展览会

第二天六点多起床,秦时鸥估计薇妮还没有醒,就下楼订了早餐。

期间买了一份《多伦多清晨报》,秦时鸥一看,多伦多竟然在举行春季游艇展览会,报纸介绍说这次展览会为期一周,有二十多个国家接近一百家游艇公司汇聚在此。

多伦多有加拿大四大商港之一的多伦多港,位于安大略湖西北岸,最大吃水深度达10米,没有潮汐变化,是个优质港口和海滩度假胜地,游艇展览会就是在这里举行。

现在多伦多港正是热闹时候,因为加拿大气候寒冷,很多航道都有开放和关闭的时间,比如多伦多港的湖船航行季节为4月初至12月底,海船为4月的第一个星期后至12月中旬。

现在是五月上旬,航道开放不久,游客很多,渔业捕捞也开展的如火如荼。

七点半,秦时鸥等到了薇妮,他将早餐送了上去,两人一起吃完之后准备去观赏游艇。

薇妮又换了一套衣服,上衣是花边立领的蕾丝打底衫,衣衫有精致的花边钉珠环结点缀,穿在她身上带出了温婉的淑女感。

衣袖是带着朦胧诱惑的蕾丝材质,这样包裹着细致玉臂,显得她的手臂格外修长秀美。衣服后背采用水滴形镂空设计,露出些许的魅惑,雅致而又时尚十足。

搭配打底衫,薇妮用了黑色白花短裙,裙摆只到膝盖上方,采用高收腰设计,将她那颀长的娇躯展现了出来,加上黑丝和黑色高跟,让她看起来时尚与性感并存。

秦时鸥看看自己身上还穿着那件印有篮球LOGO的T恤,多少有些不好意思,实在太不注意自己形象了。

站在秦时鸥面前,薇妮微微转了转身,笑道:“我这样打扮,你习惯吗?”

秦时鸥道:“很棒,看上去美丽极了。”

听了这话,薇妮愉快的笑道:“那就好,我们走吧。”

出了酒店的门,薇妮便自然的伸手挎在秦时鸥的臂弯上。

秦时鸥一时之间大喜,他琢磨要不不去看什么游艇了,就这么带着薇妮在街上逛一天也很爽啊。

当然,这种diao丝想法也就是想想,两人还是去了游艇展览会。

游艇展览会是在室外举行,五月的多伦多气候温和,暖暖的阳光晒在身上,让人心情愉悦。到了安大略湖畔,水气充沛的清风迎面吹来,那就更舒服了。

在北美地区,游艇已经成了一种时尚的交通工具,不管是普通家庭还是土豪巨富,都喜欢玩游艇,而且各有各的玩法。

别看秦时鸥现在身家不小,实际上如果玩游艇,他这点身家还真不上档次。

在崇尚金钱资本的美国,有一个很经典的问题,叫做:如果给你1亿美金,你会买些什么去享受?

一亿美金,可以买100辆劳斯莱斯,或几十幢乡间别墅,再或者买几架私人飞机,但如果用这些钱去买一艘船——一艘超级豪华游艇,恐怕这1亿美金才刚刚够用。

从17世纪中叶的第一艘皇家狩猎船诞生起,“游艇”就成为了顶级奢华的代名词,很是受到王室、名人和顶级富豪的宠爱。

高昂的购置费、养护费、泊位费用等,构建出千万与上亿身家财富的分水岭。

每当游艇驶离港口,海上就多了一座行宫,游艇主人拥有国王般的权力,自由地驾驭独属自己的奢华世界,对于男人来说,还有比这更有诱惑力的吗?

所以,尽管游艇展览会已经进行到了第六天,但依然人来人往,会场人群熙熙融融。

此前秦时鸥虽然一心想买游艇,但圣约翰斯毕竟也是小地方,出售游艇的公司不少,可是缺少真正的豪华游艇。

这次在展览会上,秦时鸥可是看尽了豪华游艇。

展览会打头的是意大利RIVA集团旗下的一款豪华游艇,根据介绍,这是RIVA本年度的主打旗舰,内部装潢富丽堂皇,客厅、主人房、客房、厨房、酒吧、舞池、卡拉OK音响等设备一应俱全,各种高科技装备、通讯及卫星导航系统也是应有尽有。

当然,这游艇自然也是售价不菲,足足要一千四百万加元!

绕过这艘豪华游艇,就是正式进入展览会现场了,展场一共分了七个展区,是按照游艇功能来分的,分别是:

运动型游艇区、房艇区、家庭度假游艇区、钓鱼艇区、私人商务游艇区、商务外包游艇区、超级游艇区。

超级游艇区的占地面积最大,但只有两艘游艇出现在现场,秦时鸥和薇妮去看的那艘游艇名为‘阿尔·萨拉玛号’,是由德国乐顺造船厂刚刚建成,根据服务员介绍,这艘船已经被沙特阿拉伯的国防部长苏尔坦·本·阿卜杜勒·阿齐兹王子订购了。

阿尔·萨拉玛号长达139米,起居面积达到了8000平方米,一共80间客房,船员人数达到96名,甚至船上还有一个小型游泳池,其他诸如厨房、影院、餐厅、酒吧、健身房、高尔夫加班、停机坪自然更是应有尽有。

相比豪车,显然这种豪华游艇更能吸引人的目光,薇妮看到这艘船之后,就忍不住低声叫道:“哇,上帝,真是太棒了!”

美女总是能受到优待,一名导购主动上来给两人介绍了一下这艘船,随着对这艘船的了解增多,两人感受到的吸引力就越大,薇妮艳羡道:“如果能上船看看就好了。”

导购无奈的耸耸肩,道:“如果是展览会第一天你们就来,那是有机会上船参观的,可惜这艘船已经被人买下了,不允许游客上船参观。”

过了一会,秦时鸥带着薇妮正准备走,一行穿着传统阿拉伯长袍的穆斯林走了过来,看到这些人,导购就撇下秦时鸥二人迎了上去,热情的问道:“阿勒纳哈扬先生,请问你们是来接收游艇的吗?”

这些人中,领头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深目高鼻,表情高傲,身上白袍一尘不染,一看便知身份不凡。

秦时鸥看到这人感觉面熟,便开动脑筋,然后试探的问道:“嗨,阿费夫-谢赫哈-利法-本-扎耶德-阿勒纳哈扬?”

阿费夫就是之前在利氏拍卖行拍下了他那个玻耳修斯和美杜莎青铜雕像的中东土豪,不过当时参加拍卖会的时候他是穿着西服,现在穿了阿拉伯长袍、头上戴着围巾,形象有点差异。

听到秦时鸥的声音,领头男子一愣,他掉头一看笑了起来,走上来伸出手道:“秦?你好,没想到在这里碰到你。”

两人握了握手互相问好,之后秦时鸥问道:“这艘船是你买的吗?”

阿费夫摇头笑道:“不,是我的一位长辈买的,我是来替他接收的。”

秦时鸥问道:“我记得你是阿联酋一位高官的子侄,之前导购说,这艘船属于沙特阿拉伯的国防部长,你们之间是亲戚吗?”

阿费夫笑道:“是的,你说的那位国防部长是我的姨夫,我的小姨嫁给了他。”

有了这层关系,事情一下子好办了,秦时鸥提出能不能上船看看,阿费夫很豪爽的挥手说行。

上了船,秦时鸥陪同薇妮转了一圈,阿费夫在甲板上准备好了美酒,邀请秦时鸥聊天。

聊天中秦时鸥才知道,阿费夫也是来买船的,不过他买的是F1高速摩托艇,他是F1摩托艇大赛的发烧友,麾下有一支摩托艇队伍,甚至还拿过大赛的金杯。

虽然从外表看,阿费夫这人骄傲的很,但实际上攀谈起来,这人却很好打交道,言谈举止彬彬有礼,而且总能表现出对人的尊敬,气度非凡,不愧是土豪家族打造出来的精英后代。

聊了一会,秦时鸥看薇妮过了瘾,便向阿费夫道谢然后告辞,他们还没有怎么逛这展览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