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1 渔场大建设

51.渔场大建设(求推荐票)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黄金渔场》更多支持!

马上就是清明小假期,各位兄弟姐妹应该可以度个假了,弹壳祝你们玩的愉快。另外,本书马上就要到10000推荐票了,估计今天夜里能到,那按照约定,弹壳要加更一章,希望书友们能帮帮忙,给投一下票票,鼓励一下弹壳,谢谢!&&&&

游艇沿着圣劳伦斯河一路北上,这条河是北美洲中东部最大的水系,连接美国明尼苏达州圣路易河的源头和加拿大东端通往大西洋的卡伯特海峡。

从多伦多,路经渥太华,到达魁北克,然后继续往北开是里姆斯基,最后经过卡伯特海峡就正式进入大西洋了。

游艇入海,水域风情一下子变了,清新的海风徐徐吹动海面,一道道波浪不急不缓的冲荡着,时不时有海鸟从旁边飞过,秦时鸥感觉心灵有着前所未有的安宁。

穿过卡伯特海峡之后,船只掉头向正东的方向行驶,又开出五百多海里,终于到了圣约翰斯。

到了圣约翰斯就是到家了,告别岛静悄悄的出现在了秦时鸥的视野中。

那已经是游艇在海洋上航行的第四天,很巧合,和第一次到达告别岛一样,这时候正是一天清晨,秦时鸥站在甲板上看着熟悉的一切,仿若回家的游子,看到告别岛的一瞬间,隐隐有潸然泪下的冲动。

“那就是我的渔场,我的地盘。”秦时鸥微笑道。

薇妮穿着火红色毛衣站在旁边,清晨海风徐徐,吹着她的白金色秀发随风飘舞,金色的朝阳之光照在她的身上,让她美丽的就像传说中的海妖。

秦时鸥将海神意识放了出去,雪球很远就感受到了,便探头出海面发出一声欢快的‘呜呜’叫声,如鱼雷般飞快冲来。

“小白鲸!”薇妮惊喜的说道。

秦时鸥兴奋的笑道:“你相信吗,这是我的朋友,我可爱的小朋友。”

小白鲸游弋在游艇周围,时不时的冲出海面吐出一道道水浪,薇妮感觉它这是憨态可掬,秦时鸥却觉得这家伙是在对他吐口水,鄙视他之前好久不出现。

秦时鸥示意驾驶员减慢速度,然后站在没入水面的扶梯上。

这样,小白鲸一下子就扑了上来,张大嘴巴将一口海水喷在秦时鸥手上。

秦时鸥哈哈的笑着,他伸手去挠小白鲸,小白鲸停在旁边,眯着眼睛发出享受的‘呜呜’叫声,乖巧的让船上的人直呼‘MY-GOD’。

爬上船,秦时鸥拿出之前在海上钓的一条半米长的马鲛鱼,高呼道:“雪球,出来!”

听到他的呼声,小白鲸好像一条猎狗一样从海洋中跳跃了出来,秦时鸥一挥手将马鲛鱼扔了出去,小白鲸张开嘴巴精准的咬住鱼身,然后摇头摆尾的钻入水中。

一个水手震惊的看着这一切,喃喃道:“上帝,上帝,上帝!真是太不可思议了,这是神迹,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另一个水手说道:“我曾经听我父亲说,他年轻时候在北极见过一位因纽特人,那人和一只白鲸成为朋友,白鲸对他言听计从,我一直不相信,原来这是真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游艇继续往前开,就碰到了沙克的爱丽斯号。

秦时鸥雇佣沙克真是明智之举,这个粗犷的汉子很是克忠职守,这么老早就出海撒鱼饲料,在秦时鸥离开渔场的这段时间,他几乎二十四小时靠在这里。

“伙计,我回来了!”秦时鸥站在甲板上向沙克挥手。

沙克一脸惊喜,哈哈笑道:“BOSS,欢迎回家!这是你新买的船吗?不得不说,这是一个让人垂涎的小家伙,漂亮的小家伙,她会成为告别镇的明星的。”

尼尔森趴在栏杆上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海鸥号,他高声道:“BOSS,我有中型艇的驾驶证,以后能让我来掌控这艘船吗?”

秦时鸥同样高声道:“就把她当成你的船好了,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她的驾驶员了。”

尼尔森发出‘乌拉’一声欢呼,在爱丽斯号上打了几拳,以此来宣泄内心的兴奋。

百万的游艇,确实很有吸引力。

游艇停靠在码头上,秦时鸥将薇妮带下船,给她和沙克、雷迪克之间做了互相介绍。

四个人都没有吃早饭,秦时鸥将沙克和尼尔森邀请上船,海鸥号上有厨房,里面电磁炉、炒锅、高压锅、电烤箱、微波炉一应俱全,可以做饭。

秦时鸥先煎了十来个鸡蛋,他将橄榄油倒在不粘锅里,然后挨个放入鸡蛋。

尼尔森抱着双臂在一旁提醒道:“BOSS,这是不粘锅,不需要用油的。”

秦时鸥一边翻炒煎蛋一边笑道:“我知道,但是不用油不好吃。”

煎蛋、培根、香肠、炸鸡、热牛奶、麦片粥、一大盆水果沙拉,另外就是面包主食,秦时鸥麻利的动手,丰盛的早餐火热出炉。

有美丽如仙子的薇妮在旁,沙克和尼尔森这两个莽汉吃饭都变得斯文起来,秦时鸥看的别扭,说道:“沙克,你不需要注意什么该死的形象,嗨起来吧,狼吞虎咽吧!”

沙克哈哈大笑,然后将五六片面包和煎蛋、培根叠在一起,一大口就咬掉了一半,叫道:“还是这样吃饭更爽!”

吃完饭,薇妮将盘子和碗收拾了起来,戴上围巾开始洗刷。

秦时鸥对沙克说道:“伙计,还记得那一次出海的时候我说什么吗?电磁炉会有的,微波炉会有的,电视机也会有的!这艘游艇上,应有尽有!”

船安然到港,也就没了法拉第集团的两位驾驶员和水手的事情,秦时鸥一人给了一千加元的小费,将他们送去了圣约翰斯机场,这里没他们的事情了。

回到渔场,秦时鸥给薇妮找了一间客房来休息,他则坐船去巡视渔场。

沙克介绍道:“现在每天都有两船鱿鱼仔和墨鱼仔送来,差不多了,我们该引进北极虾了。”

渔业里有一句话,叫做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在海洋食物链中,小虾几乎是最底层的存在,正是它们提供了鱼类生存的能量。

世界上虾类最多的是磷虾,而南极磷虾则是磷虾中的代表性存在。

据1977年~1986年间由南极研究科学委员会和海洋研究科学委员会等国际组织联合的海上调查表明,南大洋的磷虾蕴藏量约为4~6亿吨,堪称是海洋粮仓。

不过纽芬兰渔场没有磷虾,这里有的是另一种威名赫赫的虾类,北极虾。

北极虾一般生存在百米之下的深海中,广泛存在于格陵兰海域的海峡两百米海域,构成了北极地区海洋生物链的基础。

但是这种虾在浅海水域也能养成,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很多渔场开始大肆捕捞这种小虾然后放入渔场,用它来饲喂乌贼等软体动物和一些可以捕食虾的鱼类。

鳕鱼的到来,就像是揭开了渔场建设的序幕,秦时鸥开始花钱如流水。

采购北极虾的同时,秦时鸥也采购了大量的海藻籽,一同撒入渔场。

可能有人疑惑,渔场的建设怎么会是逆顺序呢?不应该先养殖海藻然后再放养北极虾最后养殖鳕鱼吗?

事实上并非如此,主要原因就是季节和气候,纽芬兰渔场虽然有墨西哥湾暖流,海水不凉,可是因为处于高纬度地区,日照不够,所以如果在二三月份就撒下海藻籽,没有足够阳光,它们根本生长不起来。

这样如果等到四五月份种植了海藻再养殖鳕鱼,那就来不及了,所以一般渔场都是先养鳕鱼苗,用饲料来喂养,后期慢慢打造食物链。

毫无疑问,这么做就加重了渔场的负担。

确实,如此一来很多渔场不堪重负破产倒闭,这也怪不得大自然残酷,以前纽芬兰渔场的生态结构没有被破坏的时候,这些渔场根本用不着人工种植海藻之类,是人类自己制造了这个苦果,自己吃的时候就不要嫌苦!

海藻籽的种植就要靠飞机了,秦时鸥购买了足足一百二十万加元的种子,然后海藻籽公司派了一架波兰产的PZLM-18“单峰驼”农用飞机来播种。

这种飞机是在上世纪七十年代设计成型的,机翼采用悬臂式全金属下单翼,翼展17.70米,机翼面积为40平方米,机长9.47米,机高4.60米,空重2750千克,可载1050-1350千克货物。

动力装置方面,单峰驼用了一台PZL-ASz-62IR九缸气冷式活塞发动机,功率足足有1014马力。

秦时鸥之所以这么了解单峰驼的参数,是因为对飞机很感兴趣,对渔场来说,这也是必备品,迟早是要买的。

这架飞机到来之后停在了告别镇主街道上,民用飞机可以利用平整的街道起飞。(我的小说《黄金渔场》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