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56 两条小狗待会还有

56.两条小狗(第二更,待会还有一更)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黄金渔场》更多支持!

这海龟和秦时鸥应该是一样的性子,生活享乐主义者,不知道是不是阳光好的原因,它之前一直漂在海面,慢慢悠悠的游动着,仿佛是在晒太阳。

等沙克开始收网,海龟悲催了,它发现自己游不动了,即使是努力挣扎,也被一股力量拖了回去。

不过沙克没有用蛮力将海龟拖回来,他驾驭着小皮筏,耐心的与海龟耗着,海龟挣扎力量大的时候,他就放一下鱼线,挣扎力量小的时候,就往后收。

那印鱼倒是很淡定,一直贴在海龟身上,它的附着力相当强大,海龟和沙克这么较劲,都没有将它拽下来。

海龟挣扎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没了力气,被沙克轻易提上了筏子,运回了游艇。

这只海龟比电饭煲的盖子也就大一些,秦时鸥没看错,确实是棱皮龟,上了船之后它倒也淡定,撇着脑袋打量了一下秦时鸥和薇妮,自顾自的在甲板上爬。

棱皮龟现在数量不断减少,已经成为国家保护动物了,不断有人偷猎它们,因为这些家伙的价格居高不下。

秦时鸥知道这点,他就是没事干,看沙克用印鱼抓海龟的方式比较奇妙,才一直看下去的。

在甲板上逗着棱皮龟玩了一会,秦时鸥将它放回了海洋中。

沙克想把印鱼杀掉,秦时鸥道:“找个鱼缸养着吧,杀了干嘛?”

沙克挠挠头,道:“这些家伙喜欢贴在船底,体表粘液会对船体产生腐蚀……”

“养着吧。”秦时鸥说道,薇妮微笑,她发现这个男人真不错,有少见的仁慈心。

“以后什么时候饿了,可以炖着吃。”秦时鸥接下来一句话让薇妮翻起了白眼。

游艇用几乎微不可查的速度在海洋漂流,秦时鸥懒洋洋的躺在甲板上晒着太阳,沙克和尼尔森找他打牌他也不参加,还是薇妮加入,三人玩起了比较常见的大老2。

“没事干你可以去钓鱼。”沙克漫不经心的提醒道。

秦时鸥懒懒的摆摆手,吊个鸟鱼,他有海神意识,一个想法就能让无数的鱼排队上钩,钓鱼对他来说实在没有挑战性。

春天的天气,说变就变,上午时候还是好天气,刚吃过午饭,天空就阴沉起来,海洋上也起风了,海浪汹涌翻滚,游艇跟着颠簸起来。

沙克不急不缓的操控游艇返程,秦时鸥问要不要加速一下,万一遇到个海啸暴风雨之类就有意思了。

听了这话,沙克哈哈大笑,道:“不用担心,BOSS,没有大风。你看云彩,现在云彩虽然密集,可是并不低垂,这说明气压并不大,没有气压就没有大风。”

果然,游艇一路开回渔场码头,虽然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但是并没有起大风。

晒不成太阳,下午秦时鸥就在客厅里陪薇妮看电视。

结果,这一场小雨一直下了一天一夜,第二天雨水依然不停,还是淅淅沥沥的下着。

这样倒是空气更清新了,打开门深呼吸一口气,湿润干净的空气从气管进入肺中,仿佛是将呼吸道清洗了一遍。

“出去走走吧。”薇妮换上红色毛衣邀请道。

秦时鸥打了一把伞,两人并肩走在略有些泥泞的小路上,雨水滴滴答答敲打着伞面,路边是被雨水清洗的格外青葱的绿草,别有一番情境。

“在都市里,永远都没有这样的感觉。”薇妮深吸了一口气有些陶醉的说道。

秦时鸥道:“可惜这里的路有些太泥泞,回头都修理一下。”

他回头看向整个渔场,发现虽然打扫的干净了很多,但渔场的基础设施太过时了。

码头虽然能用,可是太狭小,停靠上摩托艇和拖网游艇之后,就已经有些拥挤了,以后其他船只靠在哪里?

连同别墅在内的房子,都太破旧了,现在一下雨,有几个房间的屋顶甚至还漏水……

花园、菜园和运动场缺乏规划,横七竖八的排列着,缺乏美观……

思考着回头怎么修建渔场,秦时鸥发现薇妮突然停下,他刚要问怎么回事,听到薇妮惊喜的说道:“嗨,秦,快看,一条小狗,可爱的小狗!”

在两人侧面的野草丛中,一条毛色灰黄、估计也就两三个月大小的小狗呜呜叫着钻了出来,漆黑的大眼睛犹豫的看着两人,试探的往前走了走,又很快害怕的退了回去。

这条小狗应该是流浪狗,瘦骨嶙峋、毛色黯淡无光,雨水滴在身上,狗毛一绺一绺的黏在一起,爪子、皮毛上都是泥水,丑陋而可怜。

从毛色和外形来看,这应该是一只拉布拉多犬,这种狗在告别镇比较多,从地名也能看出来,纽芬兰的全城是‘拉布拉多-纽芬兰行省’,拉布拉多犬就是在这里诞生的。

薇妮从随身小包里拿出一块饼干放在手心,小狗渴望的盯着饼干,粉色的小舌头舔着嘴巴,却不敢上前。

见此,薇妮将饼干放在地上,小狗歪歪斜斜的跑上来,咬到嘴里却没有吃,又歪歪斜斜的跑了回去,钻进了草丛。

“它怎么不吃?”薇妮问道。

秦时鸥说道:“跟上去看看吧。”

两人跟在小狗身后,这只拉布拉多犬很是虚弱,跑的很慢,而且跑起来踉踉跄跄,顺着草丛中的小路,它在杂草之间钻进钻出,最后钻进了一个小杂草堆中。

这杂草堆应该是有人冬天清理干草时候堆积起来的,小狗在里面拱了个洞,就当成了家。平时这里面可能还比较暖和,现在一下雨,杂草堆可挡不住风雨,狗窝已经湿透了。

此时在狗窝中,还有一条小狗,这条狗看上去比之前跑出来的小狗更小也更虚弱,趴在草堆中几乎奄奄一息,冰冷的雨点打在它的身上,让它不断的颤栗,很是可怜。

大点的狗钻进草堆之后将口中的饼干放在小狗的面前,用爪子拨了过去,那小狗‘呜呜哼哼’的低沉叫了几声,睁开眼睛看清面前的同伴,四肢抓地想爬起来,结果一爬起来又摔倒了。

看到这一幕,薇妮的眼圈就红了,她有些感动的说道:“难怪它不吃掉饼干,刚才它一定是出去找食物给同伴,是吗?”

秦时鸥以前家里一直养狗,直到他大学毕业那年养了四五年的一条狗被人偷猎之后,太过伤心,他的家里才不再养狗。所以,他对于狗的情况还是有些了解。

一眼就能看出,两条狗都已经病了,尤其是小点的狗,已经快病死了。

大点的狗显然不是这么认为的,它趴在同伴身边呜呜的叫着,伸出舌头使劲添同伴的皮毛,似乎想这样将一些热量传递过去。

薇妮更感动了,她抬头看着秦时鸥,后者自然明白她的意思,就说道:“我把它们带回去,看看能不能治好,正好渔场也没有狗看门。”

拉布拉多犬是一种好狗,个性温和、活泼,智商高,对人很友善,在纽芬兰,这种狗可是渔民们拉网上岸的好帮手。

后来这种狗走向世界,身份已经多样化,寻回犬、猎犬外、导盲犬、缉毒犬,功能多种多样,当然,它们也是很常见的伴侣犬。

薇妮试探的走上去,两只小狗很亲人,虽然是野狗,但毫无攻击性,当薇妮伸出手后,大点的小狗就伸出粉嫩的舌头轻轻舔了舔她的掌心,另一条小狗也挣扎着想靠近她。

都说女人天生满怀母性,只是看什么场景能流露出来,薇妮的母性在这一刻如洪水般冲毁了她的理智,感受着小狗舌头的温热粉嫩,看着小狗渴盼依存的目光,她险些流下泪来。

抱起两只小狗,两人就踏上了回程,路上薇妮就问秦时鸥这里有没有兽医,结果秦时鸥打电话给沙克一问,告别镇没有兽医,要找兽医得去圣约翰斯。

但现在去圣约翰斯显然不合适,生病的小狗几乎没了半条命,要是再坐车再坐船的折腾一通,估计直接就没命了。

“这怎么办?”薇妮前所未有的沮丧起来,她倒是略懂一些急救术,可那都是对人使用的,是空姐培训所得,对于生病的小狗,她束手无策。(小说《黄金渔场》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