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64 是谁干的

64.是谁干的

“秦,你要明白,你是在告别岛开渔场的,不是来告别镇度假的。”海怪严肃的说道。

他是为秦时鸥和渔场考虑,一天的时间花了上百万加元,可是却都是度假才会用的游艇,好吧,或许还有一艘可以用来出海巡航的敞首艇,但今天本来要买的渔船呢?

秦时鸥拍着海怪的肩膀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伙计,可是你要知道,人生最重要的是生活,渔场就在那里,它不会跑掉,但时光不一样,及时行乐。”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薇妮挑着娥眉问道。

秦时鸥回身拥抱了她一把,笑道:“是的,薇妮,就是这样,你说的很棒!”

薇妮耸耸肩,秦时鸥很有些兴奋,刚才可是他和薇妮第一次拥抱啊。

海怪对沙克摊摊手,沙克笑道:“这就是BOSS,他是业余的渔场主,而且也不是靠渔场来吃饭的,你不能用传统的眼光看他。”

开的是凯迪拉克总统一号,刚买了几百万的拖网游艇,家里两艘摩托艇都是名牌,这种渔场主,在整个圣约翰斯或许不少见,可是在告别岛绝对是独一份。

海怪叹了口气,妥协道:“好吧,那只能改日来买渔船了。”

秦时鸥笑了起来,道:“享受生活不代表不务正业,MAN,为什么改日买渔船?”

大脚雷耶克挥了挥手里一张清单,对海怪道:“我已经按照秦的要求,将这些东西买全了,只要找一家船厂拼装就可以了。”

海怪接过清单一看,这就是他之前给秦时鸥的购船建议,已经被整理的井然有序。

渔船的拼凑可不是一个人能做到的,体型太大,发动机太重,这个可以自己选购,但最后的拼装一定交给专业的船厂,雷耶克帮秦时鸥选择的,是圣约翰斯最出名的船厂——波塞冬船舶重工。

按照海怪的要求,秦时鸥采购了一艘200吨级别的近海渔船,主机功率928KW、船长40.19米、型深3.5米,型宽7.4米,满载总吨473吨,净吨199吨,除配置一般船用设备外,还配备了捕捞设备、保鲜和加工设备、助渔和导航设备等,已经可以进行深海捕捞了。

自己配置的船艇,不管游艇和渔船,都不可能当场带走,毕竟渔场的组装之复杂可不是电脑能比较的,这是大件!

傍晚时分,秦时鸥等人就踏上了回家之路,渡轮在海中乘风破浪,秦时鸥趴在船头的栏杆上看着西方的红霞漫天,心头宁静。

来到告别岛之后,每天挤公交车上下班、打仗一样忙碌工作的生活,和他似乎不再相干,这里生活的节奏总是慢慢悠悠,连说话的语速似乎都比城市更慢。

秦时鸥喜欢这样的生活。

“你在看什么?”薇妮学他一样俯身趴在栏杆上,海风徐徐吹拂,她的柔顺金发随风飘舞,衣衫拂动之间,自有一种乘风飞走的感觉。

“看天气,明天又是一个好天气啊。”秦时鸥叹道。

“为什么这么说?”薇妮好奇的问道。

“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秦时鸥笑道,“这是我爸爸教我的,一定没错。”

回到渔场,尼尔森订好了披萨,秦时鸥煎了一点鱼排,一行人说说笑笑的吃了起来。

尼尔森将韦尔建筑团首席工程师马克斯-韦尔来到渔场的探测初步结果向秦时鸥汇报了一下:“他选定了两个可以建筑码头的地方,重力码头在渔场东南方,高桩码头就在现有码头的基础上进行重建,人工费加上材料费,价格在五百万上下。”

薇妮吐了吐舌头,惊讶道:“这么昂贵?”

沙克倒是早有准备,他解释道:“薇妮,这是码头,一个是只有政府才有实力建设的重力码头,另一个是可以停泊万吨巨轮的五百米高桩码头!”

“我不太懂这个,只是感觉好昂贵。”薇妮拿起一块披萨大口吃着,和沙克、海怪这些粗汉一样,而不是如名媛小姐般用餐刀切着小块吃。

“你看,我们现在的码头,基本上就是往海里延伸了一个木桥,两边栓上渔船就行,而且最多能容纳二三百吨的渔船。如果是五百米高桩码头,那就可以在垂直岸线的方向上修建突堤了,泊位分布在突堤上,数量和长度都可以剧增。”沙克进一步解释道。

“简单的说,就是渔场对渔船的容纳量鸟枪换炮了。”尼尔森笑道。

秦时鸥耸耸肩,道:“这样不好吗?以后渔场生意做大了,我们总不能从圣约翰斯租赁泊位吧?那样一次次钝刀子割肉,更浪费钱,不如索性一步到位。”

以前,因为告别镇泊位不够,且码头深度太浅,大吨位渔船是停不下的,只能停泊在圣约翰斯,然后用小吨位渔船来近海渔场捕鱼输送回去。

这样自然麻烦,但告别岛从来没有出现过大渔场,与大吨位渔船合作的机会也少。

秦时鸥吃完一份披萨,撕碎了几块扔在地上给虎子和豹子吃,两个小家伙你争我抢狼吞虎咽,边吃边打闹,给饭桌增添了不少谈资和笑料。

吃完饭秦时鸥去往卧室,虎子和豹子蹦蹦跳跳的跟在后面,只是到了卧室门口,两个小家伙不动弹了,它们坐在地上伸出舌头舔着嘴唇,大眼珠子咕噜噜转,一副我是乖宝宝的样子。

秦时鸥心里纳闷,以前一开门,这俩小家伙就往里钻,毕竟它们的窝可是在这卧室里,今天怎么改了性子?

疑惑着他走进卧室,结果一脚踏进去却踏在了一洼小水泊中。

“怎么有水?”秦时鸥纳闷的自语道。

他看看地板上的一滩水渍,形状是规则的椭圆形,色泽淡黄,然后心里一下子猜到了这是什么东西。

秦时鸥拉开门往外一看,端坐在地上的虎子和豹子齐齐打了个哆嗦,夹着尾巴就一起往楼下跑。

楼梯是旋转式的,还比较陡,小豹子跑的太快站不稳,直接滑倒叽里咕噜的滚了下去。

薇妮正在客厅里,看到豹子滚下来赶忙心疼的抱起来,摸着小狗头问道:“怎么了,宝贝儿,摔疼了没有?来,让我看看,看看你摔到哪里了……”

看到这个情景,秦时鸥怎么会猜不到卧室里那一汪水是什么?显然不知是哪一只小狗尿的尿!

小狗在家里尿尿,这种事很常见,秦时鸥以前养狗的时候却没怎么遇到,因为每次家里养了小狗,他的父母都会先训小狗学会去外面院子的泥土地上撒尿。

另外,按照秦时鸥老家的习俗,养了小狗会拜灶王爷,据说这样小狗就不会随处乱拉乱尿。

这种事以前都是秦时鸥的父母干的,他没有做过,再者这两条小拉布拉多之前都很乖巧,竟然忘了这回事。

现在发现这件事也不要紧,狗狗还小,能训好,要是这么纵容下去,等它们长大了,那就麻烦了,到了记吃不记打的年纪,狗狗就很难管理了。

秦时鸥虎着脸下楼,虎子撅着屁股还在那里磨磨蹭蹭顺着楼梯往下爬,他伸手抱起到了客厅,然后将薇妮怀里的豹子接过来,一起放到了一张高脚椅上。

两个小家伙似乎也知道自己犯了错,依偎在一起低着头,虎子伸着舌头直舔嘴巴,豹子则吐着舌头‘呵呵’喘息,好像做鬼脸一样。

薇妮看出秦时鸥表情不对,问道:“怎么了?”

秦时鸥指着两个小家伙道:“还不是它们两个,今天咱们不在家,它们竟然在卧室里尿尿!”

看到秦时鸥伸到面前的手指,两个小拉布拉多一起抬起头讨好的凑上去用粉嫩的舌头舔他的手指,小尾巴摇的飞快,仿佛是两个直升机的小飞翼。

秦时鸥心里好笑,脸上还是表情阴沉,他知道这时候不能给两个小家伙好脸色,要不然以后自己的卧室就准备做厕所吧,便收回手,在两个小家伙的头顶各弹了一个脑崩。

豹子‘呜呜’的叫了两声,它站起身在高脚椅上转了两圈,结果发现没有地方能下去,这高脚椅足足有一米二高,对两个小狗来说,这高度是很可怕的。

“说,你们两个谁在卧室里尿尿了?”秦时鸥瞪着两个小家伙问道。

豹子转着眼珠子想找从高脚椅逃跑的办法,虎子则腆着脸一个劲拿舌头舔嘴巴以装蠢卖萌。

“都看着我,说,谁在卧室尿尿了?”秦时鸥拿手指点着两个小家伙的脑袋。

薇妮忍着笑,跟在旁边喝问道:“谁到处乱尿尿?快站出来!”

被两人呵斥,两个小家伙老实了,它们嘴巴里发出‘呜呜’的低鸣声,凑在一起蹲在板凳上垂下头,一幅沮丧的样子。

秦时鸥抓着虎子颈后皮到面前,佯怒吼道:“来,虎子,你是哥哥,你先说,是不是你干的?”

虎子傻愣愣的看着秦时鸥,舔了舔嘴唇然后又低下头,四个小短腿缩在身前一动不动,看那样子倒像是在认错一样。

秦时鸥又抓起豹子,豹子委屈的低鸣着,两个漆黑的小眼珠‘咕噜噜’的转,和虎子的憨厚样子截然不同,大大的狡猾。

训了两个小家伙一会,秦时鸥带它们进了卧室,然后放在那滩尿旁边,一只手摁一个小家伙的脑袋,嘴里吓唬道:“来,你们自己尿的尿,还不承认,那就给我舔干净。”

两个小家伙倒是干净的很,四肢紧紧的蹭着地板,秦时鸥往前推它们两个,它们两个就沉着屁股往后缩,死活不肯往前靠,看的薇妮再也忍不住,便笑了起来。

秦时鸥在尿水旁边折腾了两个小家伙一顿,又将它们带到别墅外,放在草地上拍着地道:“以后拉屎和尿尿要出来,记得么?必须出门才能拉屎尿尿!”

两个小家伙瞪大眼睛抬头看着秦时鸥,又开始装蠢卖萌。

松鼠小明看到秦时鸥和薇妮出来,便爬到了枫树的枝杈上,抱着一颗榛子‘咔嚓咔嚓’吃的津津有味,边吃边看秦时鸥训两个小拉布拉多。

来回了两趟,两个小家伙就明白了秦时鸥的意思,第二次再从卧室带到草地上,虎子立马后腿缩起微微蹲下开始大便,豹子傻愣愣的看了一会,然后小牛学大牛屙屎,有样学样,也蹲着开始大便。

&&&&求支持撒,我们在首页被干的好惨噢,菊花一路被爆,弹壳还有痔疮,这可真是爽到了骨子里……另外,感谢宅女冬冬帮忙在书评区火力支援了弹壳,谢谢讲义气的冬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