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0 让我对付他

70.让我对付他

就好像赶集一样,乌压压的人聚集在史蒂夫化工厂的门口,化工厂大门紧闭,没人进出,只有几条大狗在门后疯狂的咆哮着。

示威的人群熙熙融融的,堪称摩肩擦踵,外面的人举着横幅或者旗子,也有自己DIY制作的纸牌、木板之类,上面都是抗议的标语,诸如:

“撒旦的化工厂滚出上帝的后花园!”

“魔鬼也会诅咒你们!”

“要么自己走出告别镇,要么用灵车拉出告别镇!”

“人类的耻辱,黑心的魔鬼,肮脏的资本家!”

这些横幅之类的东西都已经不再崭新,显然以前它们也是抗议活动的老队员了。

秦时鸥走过来,不断有人跟他打招呼:

“秦,怎么样,没事吧?”

“我很好,谢谢。”

“听说这些狗niang养的拿枪威胁了你?你应该崩掉它们的脑袋!如果你没有枪那跟我说,我还提供子弹!”

“老卡尔,你的这个‘它们’用的好,那就是一群畜生,不过我有枪,下一次它们再敢闯进我的渔场,我就会崩碎它们的脑袋!”

“他们干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没有伤害你,秦,我保证,那些biao子养的要是伤害到了你,我们不会善罢甘休!”

“希克森老爹,我相信你的话!非常感谢你们对我的爱护,我很好,他们伤害不到我!”

海怪拿着个大喇叭正在吼叫:“美国佬滚出加拿大!你们去该死的美国开这种垃圾处理厂!该死的,打开门,我要杀了你们!决不允许你们留在我们的家乡生产这些有毒的该死的东西!”

化工厂里面有两个大烟囱,不断有灰蒙蒙的烟柱腾空而起,光是看着那些浓烟,秦时鸥就感觉不太舒服。

秦时鸥抱着膀子走到了人群的前面,休斯看到了他就走了过来,皱眉道:“这些混蛋,他妈的,他们现在加大了CPL的生产,以前只有一个烟囱冒烟的。”

虎子和豹子也跟着来了,两个小家伙只有一丁点大,但却很彪悍,厂区门后有几只德国黑背、巴西非勒之类的恶犬在吼叫,它们毫不畏惧,眨巴着小眼睛看了一会,不甘寂寞就冲到了门外,对着一群恶犬咆哮了起来。

“汪!”“嗷!”

“汪汪!!”“嗷嗷!!”

“汪汪汪!!!”“嗷嗷嗷!!!”

与恶犬们对峙着,小家伙们一点不落下风,金毛炸起,大耳朵往后收拢,使劲瞪大眼睛露出雪白的牙齿吼叫着。

可惜,小家伙们还稚嫩,叫声有点奶声奶气,不是很威风。

不过这样更让示威的人群感到鼓舞,两个小狗都敢于向强权挑战,更何况他们这些成年人?

未成年人们也来了很多,不过他们和父辈们感觉不一样,把这里当做了聚会现场,一帮孩子打打闹闹,竟然玩的很开心。

看到两条小拉布拉多,孩子们喜爱非常,沙克的儿子小沙屁颠颠的跑出来想要去拉两条小狗玩,沙克上去就彪悍的给了儿子一脚,直接将他凌空抽射了出去,然后横眉怒目:

“自己去玩,没看到虎子和豹子是干大事吗?不懂事!”

小沙估计被沙克折腾惯了,一脚踢飞之后没事人般爬起来,笑嘻嘻的又去找到海怪的儿子玩。

秦时鸥来到没多久,一辆五十铃金刚卡车开了过来,这车的车头印刷着‘史蒂夫化工’字样,显然是这家工厂的车子,看到厂子门口被围,车子赶紧掉头想走。

“拦住它!”休斯叫道。

秦时鸥快步冲到自己的总统一号前,打火挂档踩油门,性能卓越的凯迪拉克呼啸着便冲了上去,直接将想要跑路的卡车给别住了。

五十铃的司机面对这辆总统一号可怂了,他知道这车子的价格,不敢撞,要是总统一号出点事,光是赔钱就得赔的他倾家荡产。

休斯带人围了上来,五十铃的司机和配货员死活不下来,镇民们也不是要打人,只是从车厢里寻找他们要的东西。

车厢空荡荡的,但还是零散的留下了一些薄塑料板和塑料袋。

休斯拿下了几个塑料袋和几块塑料板,看了看忧心忡忡的说道:“这些东西都是有毒的,该死的,圣约翰斯的那帮混蛋官员脑子里都是狗屎吗?这些东西怎么能生产!”

秦时鸥凑上去跟着看,休斯怕他不懂,就解释道:“分辨这些东西有没有毒很简单,你看,抓住塑料袋用力抖,发出清脆声的是没有毒的,声音闷涩的就有毒。”

果然,他一抖塑料袋,发出的声音很是低沉,而有人又从车里找了个塑料袋一抖,声音‘哗啦啦’的很清脆。

“还有,可以点燃它们来检验,没有毒的聚乙烯塑料容易燃烧,燃烧时像蜡烛泪一样滴落,有石蜡味,烟少。有毒的CPL塑料很难燃烧,离火就熄灭,点燃了有盐酸的刺激性气味。”

说着,休斯拿打火机就试验了一下,确实,他手里的塑料板几乎点不着,好不容易点着了,就冒出一堆散发着酸味的黑烟。

“既然这样,那政府为什么不整治这些工厂?”秦时鸥不满的问道,他在国内的时候听说加拿大的政府特别清廉、效率高,现在看似乎也有官商勾结的丑事。

休斯愁眉苦脸的说道:“事实上,他们并没有违法,根据法律规定,这种厂子只要隔着城市超过五十公里就行,是可以建在乡下的,只是我们不希望他们建在告别岛。”

“就是,告别岛以前也有过工厂,但没什么,因为他们顶多是排些废气。可是这种化工厂就太可怕了,他们排的废水都是剧毒,直接排进了海水里,渔场都被毁了!”小休斯怒气冲冲的说道。

秦时鸥听到这里,心里也很是恚怒,他问工厂的排污管道在哪里,小休斯指着工厂的背面道:“都在那里,他妈的,是在水下,用压力泵排放污水,直接进入海洋,所以想要采集他们的污水做证据很难。”

知道了排污管道都是在水下,秦时鸥心里一动,隐隐有了个办法。

“这种示威有用吗?”秦时鸥问道。

“有个屁用。”小休斯闷闷不乐的说道,“只能出口气而已,反正渔场没有鱼了,大家平时也没事干。”

秦时鸥笑了起来,他拍拍小休斯的肩膀,道:“告诉大家,这件事我会解决的,相信我,最多一个周,我就让这些工厂停产,最多一个月,我就让他们滚出告别岛!”

小休斯撇撇嘴道:“你开玩笑吧,这怎么可能,我们试过所有办法,都没有用。”

秦时鸥不解释,道:“那你等着瞧吧,如果不信,我们可以打个赌,赌注你来开。”

一身街头打扮的小休斯显然很喜欢乱玩,听说可以打赌,他就精神抖擞起来,道:“那就赌一把,如果你做不到你的承诺,那你将你的游艇借我玩一个周?就是你那个新买的拖网游艇。”

“好。”秦时鸥痛快说道,“但我赢了呢?”

小休斯挠了挠头,道:“我好像没有你需要的东西……嘿,我有办法了,看你那次去酒吧带了个美女,你很喜欢美女吧?不用否认,大家都是男人,我懂!这样,你赢了,我就给你介绍一个大美女,一点不比上次你带的那姑娘逊色!”

秦时鸥有心想让他换个赌注,但小休斯实在没有能拿出手的东西,最后怀疑的看着他道:“你不是想用赌注逼退我吧?我拿不出赌注就没法和你打赌了。”

“好吧,那就用你的美女赌注。”秦时鸥笑道。

时间到了中午,希克森老爹找到秦时鸥,举起手中的鳕鱼汉堡和秘制炸鸡道:“嘿,孩子,来吃东西吧。”

秦时鸥晕了,道:“你们是带着食物来示威的吗?”

休斯理所当然的说道:“肯定了,示威得一天呢,不吃东西怎么有力气?”

总统一号里有个小冰箱,里面恰好有冰酒,秦时鸥拿了出来,希克森老爹带了很多汉堡,鳕鱼汉堡、猪扒汉堡、手撕羊肉汉堡、三文鱼汉堡、鲱鱼酱汉堡,等等。

此外,希克森老爹还带了金黄的炸鸡块、褐色的薰鱼排等等美食,休斯贡献了甜甜圈、炸薯条、烤香肠之类,一行人凑在一起,好像野餐一样吃了起来。

其他地方也是这样,几家几户聚在一起,有说有笑的吃喝,倒是很像一个团队旅游。

秦时鸥很喜欢吃希克森老爹的炸鸡块,这些鸡肉在炸之前都进行了腌制,味道沉浸到了每一丝鸡肉纤维中,除了肉香味,还带有果酱的清香味,越咀嚼味道越美,让味蕾爽到爆。

自己吃鸡肉,将腌的酥软的骨头给虎子和豹子,一人两狗凑在一起,你一口我一块,吃的狼吞虎咽。

&&&&感谢夜风751、逗公爵、梦蚁、书友150105231746084等兄弟姐妹的打赏,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弹壳是新人,所以难免有写的不好之处,请各位朋友谅解一二,弹壳会吸取教训努力学习,争取往后写的越来越好,争取以后的种田流作品写的更好一些!最后,呼吁一下推荐票,有票票的兄弟姐妹还请支持一下,拜谢!

另外,我看到了很多朋友给弹壳催更,大家喜欢渔场,弹壳感到很荣幸。但是,这本书目前字数推进有些快,因为要控制五月上架的时候字数在三十万字以内,所以弹壳暂时没法加更!但是,弹壳可以承诺,上架之后肯定会爆发,五更八更不是事,所以希望大家如果愿意支持弹壳,请等候一下,当然,将崔更票转化为打赏那就更好了《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