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3 老子不干了

73.老子不干了

清晨,春天化工厂老板卡卡-山尼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出自己建在工厂里的小别墅。

刚出门,电话响了起来,他看了看是老朋友凯尔文-史蒂夫的号码就接了起来:

“我的老伙计,凯尔文,你怎么想起给我电话了?又来炫耀你接了什么大单子了吗?哈哈,伙计,你知道的,我可不会羡慕……什么?”

“该死的,凯尔文,闭嘴!听我说,我问你,你的化工厂排水管有没有问题?我的管道都被堵住了!”话筒里传出了史蒂夫化工厂老板刺耳的咆哮声。

卡卡一愣,莫名其妙的说道:“你的管道被堵住了?那就疏通啊,你给我打电话干什么?”

“十二个排污管道全部都被堵住了,这绝不是自然原因,除非是海底发生了地震!我给你打电话,是问问你那里有没有什么问题。”

卡卡道:“不不,我这里没有问题,如果有问题,我的车间主任早就向我汇报了。别多想,老伙计,或许海底真的发生地震了呢?哈哈,好好疏通吧,祝你今天能过的愉快。”

虽然明面上是朋友,其实暗地里,卡卡和凯尔文是对手,毕竟告别岛上就两个化工厂,一个是他的春天化工厂,另一个是凯尔文的史蒂夫化工厂,生产的材料都差不多,私底下关系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这样得知对手的厂子出现了麻烦,卡卡原本愉快的心情简直就是欢乐了,可惜他的这种心情没有维系很久,走到办公室的时候,他看到自己的车间主任戴维斯正焦灼的等在那里。

“怎么了?”卡卡心里出现了不妙的感觉。

“BOSS,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好像我们的排污管道被堵住了,十个都被堵住了!”戴维斯说道。

卡卡一下子着急了,怒道:“既然堵住了,那你还不赶紧去排开?等在这里干什么,找骂吗?该死的蠢货!”

戴维斯无奈的解释道:“我将压力泵调到最高功率了,可是还是冲不开管道,这一次好像得安排人去海底清理了。”

听了这话,卡卡顿时破口大骂起来:“该死的,怎么会这样?安排人去海底清理?你知不知道这得是多高的费用!好吧,看来是告别镇的这帮乡巴佬动了手脚,这群猪猡,我要教训他们,我一定要教训他们!”

戴维斯等老板发泄了一通之后,再次解释道:“BOSS,我想恐怕并非如此,从管道里捞上来的一些堆积物来看,堵住排污管道的是一些海藻……”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排污管道被海藻堵住了?该死的,什么海藻能在三级污染的工业废水中生存下来?!”卡卡暴怒的吼道,“走,带我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到了工厂的污水处理中心一看,卡卡愤怒的情绪被惊愕取代,确实,堵住管道的应该是海藻,因为此时已经有海藻叶片出现在污水排放口了。

深绿色的海藻叶片生机勃勃,与灰黑酸臭的污水形成了鲜明对比,枝叶招展,仿佛是在讥讽的和卡卡打招呼。

看到这些海藻叶片,戴维斯更惊愕了:“上帝,这些该死的是什么玩意儿?他们生长的怎么这么快!我早上来查看的时候,还没有叶片长出来!”

卡卡顾不上发火,道:“赶紧派人下水去管道口那里去看看。”

一群工人穿上潜水服下了水,然后送回来的消息让卡卡目瞪口呆:找不到管道口,整片海域都被巨藻封锁了!

“巨藻?哪里来的巨藻?”卡卡喃喃道,“昨天下班的时候明明还没有问题,水下怎么会突然出现了这么多的巨藻?这不可能啊,这不科学啊……”

嘟囔了一阵,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还是凯尔文-史蒂夫的电话,接通之后,对面传来凯尔文有气无力的声音:

“伙计,你认识不认识什么处理海藻的公司?我得让他们来帮我处理一下该死的巨藻,我的排污管道海域都被巨藻堵死了!”

“我的也是,凯尔文。”卡卡沮丧的说道。

“什么?这是怎么回事?我们被人对付了?”

“这是肯定的,可是这些巨藻是怎么回事啊?告别岛什么时候出现巨藻了?还有,巨藻怎么会生长的这么快?调查,一定要调查这件事!我一定要让幕后黑手付出代价!”

“现在要紧的是先打开排污管道啊,该死的,我刚签订了一份大合同,五十吨的PCV,月底就得交货,如果交不出是要赔偿违约金的!”

是的,当前最重要的是将排污管道里的巨藻除掉,卡卡手足无措,压力泵没有用,人工去除的话,又进不了狭窄的管道口,要想通过机械去除,那也不行,管道太长……

“BOSS,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堵住管道的是巨藻,只要我们斩断巨藻的根系,那一切问题不就解决了?”戴维斯建议道。

卡卡听了这话眼睛一亮,他伸手在戴维斯肩膀上狠狠拍了一记,叫道:“说的好,戴维斯,你这聪明的家伙!我就知道,我让你做车间主任是明智的选择!快,带上人——不,我要亲自带人去铲除这些该死的混蛋巨藻!”

十米的潜水对于老水手来说是SO-EAZY,卡卡穿上潜水服,提着水下切割机就下了水,另外还有他挑选出来的十多个身强体壮的工人。

下水之后,卡卡透过潜水镜往外一看,顿时就惊呆了:

以前荒芜如撒哈拉沙漠的海底,现在仿佛变成了亚马逊丛林,沿着排污管道所在的海岸线,海下全是生长茂盛的巨藻。这些巨藻的主干都有二十多公分粗细,简直就像是一棵棵大树一样,粗壮的让人震惊!

巨藻的枝叶互相缠绕,就像一面面大网,将周围海底封锁了起来,这样别说排污管道,就是地下通道也能给它堵死!

“见了鬼!”卡卡喃喃道,“这他么怎么可能,一晚上怎么会长出这么多巨藻?难道昨晚上工厂排放的不是废水是化肥?”

嘟囔了一会,卡卡振作精神,挥舞水下切割机靠近巨藻开始切割它们的主干,只要斩断它们的根,它们就会死掉。

巨藻的主干韧性十足,又如此粗大,水下切割机也不如伐树切割机那样锋利,所以切割起来很费劲。

卡卡正咬牙干着,忽然看到一条粗长的巨藻干向他漂来,他心里一喜,嘟囔道:“哪个家伙干的这么快?”

他往巨藻干一看,感觉不大对劲,再仔细一看,看到了一个张开后足足有篮球大小的嘴巴——“啊!!上帝,是海蛇!妈的,该死的!是他妈的海蛇!!”

看到这条四五米长短、海碗口粗细、身上黑白花纹斑斓的巨型海蛇,卡卡当即感觉裤裆一热,他被吓尿了!

与此同时,还有十余条海蛇从其他位置游射了出来,那些正在干活的工人吓得魂飞魄散,扔掉手中的切割机玩命的往水上游,手脚并用,一个个恨不得爹娘再给多生两只手脚。

虽然一些专家给出的报告说大西洋没有海蛇,但当地的渔民都知道,这是他妈的扯蛋,这些专家是张着嘴胡咧咧,告别岛的渔民就知道,夏天要小心海蛇,尤其是近海水域的礁石周围,经常躲藏有海蛇。

不过,一般来说海蛇是没有攻击性的,只要不招惹它们,它们不会去咬人,哪怕它们从人身边游过,对人也没什么威胁。

但是现在看来,这些游出的海蛇就是气势汹汹对着人来的,要说它们没有攻击性,谁信谁sha-B!

所有人都知道,海蛇是有毒的,而且一般是剧毒。

这帮人逃的一个比一个快,落在最后的就是平时缺乏运动的老板了,海蛇头迅速追了上去,一下子就缠上了卡卡。

卡卡绝望的伸出手,这下子不只是吓得小便**,直接是屎尿齐出了!

大海蛇缠上卡卡之后,张开狰狞的大嘴巴,狠狠的就咬在了他的脖子上,然后似乎是以为他死定了,便放开它游走了,又追向其他人。

卡卡也以为自己死定了,海蛇可是剧毒啊,但他被海蛇咬了之后,并没有感觉疼痛,只是脖子处感觉到有几滴湿润冰冷的黏液滴了上来。

没死就继续逃,卡卡手脚并用终于游出水面,当爬上海滩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

戴维斯等人着急忙慌的帮他脱下潜水服,一股屎臭味迎面而来,一行人差点吐掉。

卡卡扯住戴维斯,扯起脖子一边哭一边问道:“快看看,快看看,我是不是被毒蛇咬到了!”

戴维斯仔细检查过之后,确认道:“没有,BOSS,你没被蛇咬到!”

“狗屎!”卡卡既庆幸又愤怒,他拉过潜水服,找到脖子的位置一看,四个小口赫然出现。

戴维斯恍然大悟,道:“BOSS,上帝保佑,那海蛇只是咬到了你的潜水服,它以为将毒液注入了你的身体,其实没有,其实只是咬透了潜水服而已……”

卡卡再次开始嚎啕大哭,这次可真是死里逃生啊,他这是在撒旦的手里转了一圈啊,哭了好一会,他爬起来叫道:“去他妈的工厂吧,老子不干了!老子要离开这该死的人间地狱!”

远在大秦渔场的码头,秦时鸥控制着海蛇回到巨藻林深处潜伏了起来,刚才累坏他了,他要控制海蛇吓唬那些人,最好咬透他们的潜水服又不伤害他们,这种细致活太累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