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6 黄鳍鲔鱼

76.黄鳍鲔鱼

“嗨,我这边好像来了一个大家伙。”秦时鸥沉着的拉住轮座后说道,唐吉和哈姆雷赶忙放下自己手里的吊杆,来到他身边帮忙。

尼尔森随手拿起身边的鱼叉,喝道:“BOSS,和它打耐力战,找机会拖过来,让我给它点颜色瞧瞧!”

秦时鸥忍住用海神意识去海里观望一下的欲望,拉住鱼竿放开鱼线。

鱼线一放开立马就绷紧,凯夫拉纤维质地的鱼竿竟然被拉弯了,秦时鸥这样的神力,都感觉手里的鱼竿一个劲往外滑,由此可知水下那家伙多凶悍!

秦时鸥不断放开鱼线,不断往后拽拉来消耗水下大鱼的体力,鱼竿前段弯起如满月,若非他采用了1.2规格的PE鱼线,那现在估计早就拉断鱼线了。

之前昏昏欲睡的虎子和豹子也清醒了,两个小家伙在左右跳动吼叫着,似乎是给秦时鸥加油鼓劲,叫了一会一看主人还是没拉上鱼来,就一左一右咬住他的裤腿往后拖。

“真是机灵的小家伙,我也想要一个,爸爸。”阿伦羡慕的看着虎子和豹子,都不去关注海里的那条大鱼了。

拉布拉多犬一开始培养的时候,就是本地渔民想要给自己找助手,成年拉布拉多犬都会帮助主人做拉网、收网、赶鱼的活,只是它们小时候,肯定没有虎子和豹子这么机灵。

感受着虎子和豹子的殷切期盼,秦时鸥笑了起来,尼尔森给游艇缓缓加速,耗了足足接近半个小时,秦时鸥开始慢慢的收网,与水中大鱼做最后决战。

能在秦时鸥的神力之下坚持半小时,水中那大鱼应该感到荣幸,它毕竟不是机器鱼,耐力终究有枯竭的时刻,被秦时鸥慢慢的拖近了。

随着鱼线收缩,大鱼从水面升到了水面,看着它掀起的浪涛,唐吉凝重道:“秦,加油,以我的经验看,这家伙最少有四尺,绝对是个大家伙!”

“不止四尺,或许有五尺!”哈姆雷估计道,“而且看它刚才露出的那一下子,这可能是条大西洋黄鳍鲔!”

尼尔森抓着鱼叉站在一旁,他已经做好投掷准备了,秦时鸥将鱼线收缩到了二十米范畴,再收一半就可以刺杀抓捕了。

听到哈姆雷说这是一条黄鳍鲔,尼尔森立马改变了鱼叉投掷的准备方向,面色变得比唐吉还要凝重。

黄鳍鲔是相当珍贵的一种鱼,因常在海域深处快速游动,不受环境污染、营养成分很高,且全身上下无一不可食用,是鲔鱼中的极品,有鲔鱼之王的雅称,是饕客的最爱,其肉质鲜美,脂肪丰厚,富含DHA,多食没有胆固醇过高之虑,是生鱼片的上选材料。

一条保存完善的大型黄鳍鲔,如果运到日本参加拍卖会,那一公斤价格拍出个上千元人民币都不成问题,这样要是一条一百公斤的大鱼,就能拍出十万,说它是海洋黄金有些夸张,可说它是海洋白银绝对没问题。

之后,秦时鸥进一步往后收缩鱼线,这个大家伙开始在水面跳跃,灯光照耀,可以看到它两侧的鳍色泽金黄,后背深蓝,另外体侧具有金黄色的长条纹。

趁这机会,秦时鸥往它每次跳起的反方向狂拉鱼线,进一步消耗它的体力,几次拉扯后,这大家伙就累的受不了了,彻底露出了真面目。

“果然是黄鳍鲔!”唐吉惊呼道,“好大的家伙,秦,这下子你可发财了!”

哈姆雷则对尼尔森说道:“注意你的鱼叉,别碰到它的肚子,否则这损失可就大了。”

黄鳍鲔的学名,其实叫做黄鳍金枪鱼,是金枪鱼属中最为珍贵的种属之一,全身是宝,背部是台湾松板,煎着吃口感柔软,有如松板牛肉;下巴适合烧烤,鱼头用来炖汤或清蒸,骨头最后都可以酥了做香辣干鱼骨。

不过,黄鳍鲔身上最珍贵的还是鱼肚子,这部分的肉质是生鱼片中的极品,日语称Toro,肉质肥美,是日本生鱼片中的极上品,价位自然也因嗜好此道者的偏爱,随之提高。

秦时鸥听说过但没吃过,据说黄鳍鲔腹部的肉可以媲美冰淇淋,入口即化,鲜美异常。

但等确定这条鱼的身份之后,他却没有继续往上拉,哪怕这场搏斗已经进入最后关头眼看他就可以获得胜利。

在哈姆雷、唐吉等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中,秦时鸥拿起旁边的小刀,突然斩断了PE鱼线。

这样鱼线断开,本来已经累的奄奄一息的黑鲔鱼绝境逢生,一个猛子钻入水中消失不见。

“哦,上帝,你疯了?伙计,你疯了?!”唐吉难以置信的叫道,“你放走了它?你放走了一个价值百万的大家伙?”

秦时鸥平静的看着四人,道:“刚才那确实是一条黄鳍鲔,是吗?”

“当然,只要是钓手,都能确定这一点。”哈姆雷叹息道。

秦时鸥笑了,说道:“那现在是几月?五月对不对?按照加拿大渔业保护法,现在似乎不到捕猎黑鲔鱼的季节吧?”

因为价值高,黄鳍鲔遭遇了疯狂捕杀,在太平洋和大西洋都几乎绝迹,所以各个国家都将它放入了保护鱼种中,因为每年3-6月是黄鳍金枪鱼产卵季节,所以加拿大规定每年只有7、8、9三个月可以捕捉黑鲔鱼,其他时候捕杀是违法的。

当然,在上百万的收益面前,没有多少人能真的忍住遵守法律,反正只要捕捉了冰冻起来送入黑市很快就能换钱,国家不可能管到的。

听到秦时鸥这么说,哈姆雷和唐吉傻眼了,两个老钓手对视一眼,都遗憾的摇了摇头,但他们看向秦时鸥的目光却充满了敬佩:“秦,好样的,你做的好,做得好!”

先前秦时鸥刚刚就纽芬兰渔场没落而声讨了人类的野心,当时两人不以为然,现在则把他的话重视了起来,在他们眼里,秦时鸥已经是一个真正的绅士了。

但如果秦时鸥真是这样的绅士,那才见鬼了!

他确定那是一条黄鳍鲔后就想到了别的东西,比如将这条鱼带到自己渔场去,到时候再想办法弄几条小点的黄鳍鲔,由这个大家伙带领,搞金枪鱼养殖……

所以,在将鱼线斩断前,他先操纵海神意识去招安了这条巨大的黄鳍鲔鱼,然后灌入了海神能量修复它因为挣扎而破损的嘴巴而赢得它的感激和臣服。

此时正佩服的看着秦时鸥的哈姆雷和唐吉一定想不到,那条黄鳍鲔如今已经踏上了前往秦时鸥渔场的路。

因为与黄鳍鲔的斗智斗勇,游艇周围的游鱼都被折腾逛了,尼尔森只好换了水域,足足过了半个多小时,才又有鱼开始上钩。

新换水域有一群马鲛鱼,这样在此后一行人就开始不断收获这种个头在二十公分到半米之间海鱼。

连续钓到四条马鲛鱼后,秦时鸥第五条鱼收获到了一条大海鲈,这条鱼也是费了他一番力气才钓上来的,用尺子一量足足有八十二公分,接近一百公斤!

“你今晚运气可真不错。”哈姆雷笑道,“收获了这条大海鲈,今晚就算是没有浪费。”

到了午夜,灯光显得越发闪亮,吸引到的海鱼也更多了。

一行人钓到的最珍贵一条鱼,是唐吉钓到的四指马鲅,这条鱼仅仅比秦时鸥的海鲈鱼短了四公分,但是它的价格高,是海鲈的五倍多,如果是去市场出售,这条鱼能卖出四千到六千块!

对于只靠工资吃饭的唐吉来说,这可不是一笔小钱,接近他一个月的工资,由此可知,这些家伙喜欢夜钓也不光是兴趣,更重要的是收获诱人。

当然了,能有这样的收获确实少见,一晚上钓到两条接近一米的大鱼,还有一条一米半多长的超珍贵黑鲔鱼被放走,说起来秦时鸥等人今晚上的运气拿到买彩票,也能中上一笔钱了。

再往后,他们钓上来的鱼再也没有半米长,有两条鲳鱼属的平面银鱼个头不小大概四十公分左右,这两条鱼也比较珍贵,通体洁白,宽度和长度差不多,力气很大,哈姆雷和尼尔森各钓上来一条,当时差点将两人手里的鱼竿拖走。

其他的诸如鳕鱼、大马哈鱼、北美鳝鱼、纽芬兰红鱼、格陵兰比目鱼之类则钓到不少,五个人林林总总加起来,今晚上的收获接近了一百条鱼。

人多钓鱼就是热闹,尤其是还有两条小狗在逗乐子,昨晚上哈姆雷三人只钓到凌晨两点半就去睡了,一共钓了四十条鱼,而且超过五十公分只有一条旗鱼。

今晚五个人在一起,他们足足闹到了凌晨四点钟,朝阳都快出来了,才收起鱼竿回卧室睡觉。

一觉睡到九点半,秦时鸥起床之后看到其他人还在睡觉,就驾驶船准备回航。

看到他起床,虎子和豹子也打着呵欠跟着爬了起来,陪在他左右,好像两个忠心耿耿的小护卫。

秦时鸥没有游艇驾照,为了避免问题,他是采用电脑驾驶的,速度维持在十四五节上下,一切以稳妥为前提。

船开了一个小时之后,其他人也陆续醒来,尼尔森接管了驾驶台,速度就开始提升起来,毕竟告别号是快速巡航艇,可不是慢吞吞的渔船。

快到码头的时候,秦时鸥看到渔场海滩上似乎有不少人,他不知道家里出了什么事,就赶紧拿起望远镜去看,这一看更疑惑了,这些人很陌生啊,而且都是年轻的男女,一个个打扮还很清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