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78 钓鱿鱼

78.钓鱿鱼

秦时鸥将鱼缸里的两条皇后鹦嘴鱼提了出来,都是成年鱼,大的有三十五六公分,小的有二十五六公分,色泽鲜艳亮丽,一条蓝色一条绿色,一公一母,正好是夫妻鱼。

皇后鹦嘴鱼是观赏鱼中的明星,看到它们,周围的几个大学生就围了上来,一个个头娇俏的女生萌萌的问道:“大叔,这是什么鱼,真漂亮。”

“漂亮的东西都是有毒的,你们小心点,别被毁了容。”一个男生吓唬女孩子们。

秦时鸥闷着头,将皇后鹦嘴鱼从码头扔进了海里,那女生又问道:“大叔,你怎么将它们扔掉了,自己养着不好吗?”

“大叔,你怎么不和我们说话?”

秦时鸥茫然回过头,指着自己问道:“我说,你们嘴里的大叔,叫的是我?”

这些人都是多伦多大学外国语学院的学生,或多或少都能说中文,几个姑娘一直用汉语喊‘大叔’,秦时鸥自从来了加拿大就再没听过这个词,也没有多想,所以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

一行女学生一起点头,秦时鸥一下子懵了,我屮艸芔茻,老子确实比你们大,但也不过才大学毕业四年,怎么就成叔叔辈了?

他掏出手机打开正面摄像头,里面明明是一个精神抖擞的小青年嘛,不过出海一个多月,他的皮肤晒黑了很多,可能这样稍微显得老态了。

“好吧,我是大叔了。”秦时鸥叹息道,“时光真他妈一把杀猪刀啊,我竟然这么快变成大叔了!”

没什么可看的,大学生们就散开,有人拿出了吊杆,蹲在码头上钓鱼。

秦时鸥看着这帮人,觉得他们倒是挺自觉啊,在自己的渔场玩,还钓自己的鱼?靠了,这些年轻人不是很有礼貌啊。

主要是码头周围是浅水域,只有放养的鱼仔,没有大鱼,所以一般情况下不能在这里钓鱼。

他招呼了海怪一声,海怪立马拉下脸来,虎虎生威走到码头上,喝问道:“嘿,孩子们,你们有钓鱼证吗?如果没有钓鱼证,那小心你们被海监抓走!”

加拿大和美国一样,野外钓鱼是要钓鱼证的,在渔场钓鱼当然是不需要的,只是海怪这么吓唬他们。

不过,加拿大政府对纽芬兰渔场的保护力度确实很大,这也是两家化工厂爆出严重污染问题之后,政府就直接对其进行惩处的原因。

以前告别镇的居民们也进行过抗议活动,之所以迟迟无效,是因为他们拿不出污染的直接证据,污水都是在海底经压力泵排出的,收集到的污水被稀释的厉害。

这一次不一样,史蒂夫化工厂的老板自己作死,请来的化验室获得了他们的初始污水,一化验就发现污染多厉害,按照规定上报政府,政府立马要他们关门。

这一点体现在钓鱼上,就是政府监管纽芬兰渔场野外钓鱼很严格。

1992年,加拿大政府就下达了纽芬兰近海渔场的禁渔令,消减了绝大部分鳕鱼的捕捞配额,当时一直到2003年,整个纽芬兰渔场除了私人渔场之外,都不能捕捞也不能海钓。

但是,即使实施了十一年禁渔令,纽芬兰水域仍然如同死水,鳕鱼的数量不但没有恢复,反而在继续减少。在这种情况下,加拿大渔业部长不得不宣布彻底关闭全部纽芬兰及圣劳伦斯湾沿海渔场,一直到现在。

大学生们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沙克这么一喊,他们就讪讪的收起了鱼竿,不好意思继续在这里钓鱼了。

秦时鸥倒是想组织大学生们去沉宝湖射鱼,但想想这个要动用弓箭之类,万一出意外怎么办?所以他就闭上了嘴巴,拖了张躺椅一边晒太阳一边看大学生们玩沙滩排球、沙滩篮球之类。

他躺了一会,一个身材高挑、美腿修长的女大学生笑吟吟的走了过来,她赤着脚,穿着淡黄色的包胸纱衣和及臀短裙,胸前的双峰被包裹的格外挺翘丰腴,露出在外的大长腿又白又笔直,全身上下充满了青春诱惑。

“嗨,你好,我叫提雅-鲁斯兰,很高兴认识你。”女大学生走到秦时鸥跟前弯下身伸出手,这一弯腰,包胸纱衣顿时下坠,从上方露出一道细腻幽深的事业线。

秦时鸥从躺椅上探身坐起,握了下提雅的手又放开,道:“我是秦,同样很高兴认识你,要喝点什么吗?茶,咖啡,橙汁,梨汁,黑莓汁,或者苹果汁。”

他举起手中的水晶杯,里面是刚刚压榨出来的黑莓汁,酸酸甜甜,好喝还败火。

“苹果汁吧,谢谢。”提雅微笑道,她以为秦时鸥会起身去拿果汁,哪知这男人吹了个口哨,身边趴着的一条小狗爬起身叼过手机,直接打了个电话:“尼尔森,一杯苹果汁。”

随后,一个身躯健美强壮的男青年就从别墅里走了过来,一只手端着一杯苹果汁,一只手提了把躺椅。

“BOSS,需不需要遮阳伞?”尼尔森问道,同时背着提雅眨了眨眼,他以为秦时鸥想要和这性感女大学生约炮。

秦时鸥懒得解释,他只是孤单而已,并不想泡妞,而且即使泡妞他也把目标放在薇妮身上。所以便摇摇头,道:“晒太阳挺好的。”

说着,他抬头看了看天空,嗯,似乎更蓝了,那两家化工厂停工之后环境就是好。

提雅抿了一口苹果汁,主动挑起话题问道:“你是华裔?姓秦,应该是华裔吧?我接触的东方文化比较少,所以搞不太清。”

“是的,华人,刚来到纽芬兰不久,你呢,你的名字和姓也不太像加拿大本地人。”秦时鸥道。

其实,他这么说就不专业了,加拿大是一个移民国家,连官方语言都没有统一,英语也是,法语也可以,至于姓名和人种,那就更乱了。

“乌克兰,我是在基辅出生和长大的,前年来到加拿大留学。”提雅解释道。

秦时鸥笑了起来,道:“难怪你这么漂亮,皮肤还这么好,原来是乌克兰的姑娘。基辅也是好地方,苏联红军的基辅集团军群在第聂伯河战役打的很勇猛。”

提雅道:“那是因为之前的基辅战役遭受太大耻辱,西南方面军的四个集团军被全歼,加上布良斯克方面军、南方方面军,红军损失过百万,骄傲的红军战士们必须得一雪前耻,怎么会不勇猛呢?”

听了这话,秦时鸥稍微有些吃惊,能说出参与基辅战役的苏联红军部队的姑娘可不多,哪怕基辅是她的家乡。打个比方,去问上海的姑娘,淞沪会战中国军派出的主力部队是哪一支,有几个知道?

但秦时鸥意识到和美女晒着太阳讨论军事知识似乎不太好,就问道:“你为什么不去和你的同学们一起玩,而是来找我一个大叔聊天?”

提雅叹了口气,道:“我不太会玩排球和篮球,打牌的话,我又不懂他们的规则,本来想要钓鱼的,结果又不可以,能找人聊天打发时间也挺好。”

秦时鸥想了想,道:“你喜欢钓鱼?那你钓过鱿鱼没有?渔场不允许钓鱼,因为都是刚刚放养的鱼苗,但可以钓鱿鱼。”

他也没有钓过游鱼,沙克和海怪给他演示过,是在出航的时候,昨晚上也钓到了几条鱿鱼,唐吉还给他留了一条,让他烤着吃,抹上番茄酱或者辣椒酱,味道很好。

“钓鱿鱼?哦,我只见过鱿鱼,从来没有钓过。”提雅有些兴奋的说道。

秦时鸥起身去拿了鱼线和鱼钩,准备好诱饵,带着提雅走上码头,路上有学生问他干嘛,他介绍道:“我要去钓鱿鱼,你们感兴趣可以一起来,这个待会你们可以烤着吃。”

学生们本来一心想来渔场垂钓,结果没机会,这样能钓鱿鱼也很好,弥补了他们的遗憾,当下有七八个人扔掉手里的篮球跟了上来。

钓鱿鱼,用的可不是鱼竿,而是手线、钓线和钓钩、转环、沉锤、竹轴组合而成的钓具。

在钓具当中,鱿鱼钩是主体的,秦时鸥所用的钩子是沙克自己DIY的,找一个长圆柱形的竹筒制成竹柄,然后将20来枚单钩均匀的插在上面,用细钢丝绳扎紧,固定成倒伞状,这样就大略成型。

钓鱿鱼的时候,要将钓线一端用钢丝绳缠绕固定在钓钩上,在竹轴的圆锥体端套装上沉锤,再将钓线的另一端接于转环的下环圈,手线一端接于转环的上环圈,基本上就可以了。

秦时鸥现在整天跟一群老渔夫混在一起,潜移默化之间,学到了很多东西,尽管是第一次钓鱿鱼,但一切技巧都掌握的很熟悉,讲解起来也是清清楚楚。

大学生们听懂了之后就面面相觑,原来他们手里的钓具根本没用。

秦时鸥拿了个小桶里,里面装的是丁香油,他将一个塑料假鱼饵在里面沾了沾,挂在吊钩上扔进水中,向提雅解释道:“现在这种假鱼饵是钓鱿鱼时候最常用的饵,不过我觉得并没有真饵好用,所以待会有了真饵,我建议你还是用真饵。”

“你现在不是钓鱿鱼了吗?那待会怎么会有真饵?”提雅瞪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秦时鸥笑了起来,道:“一分钟之后,告诉你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