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80 鸡中之霸啊

80.鸡中之霸(求推荐票啊)

感谢脑残认证合格朋友的打赏,从最近打赏锐减来看,弹壳知道现在情节走向出现一点问题,正在修改大纲,争取写的让大家喜欢,毕竟是新人,希望大家能海涵一下,弹壳会吸取教训,完善自己。另,弹壳在书评区删除了一些书评,并非是针对什么人,只是新人心理素质捉急,观看那些恶意挑刺帖和辱骂帖,实在影响码字心情。最后,还是希望大家可以支持一下,投一下推荐票之类,拜谢!****

没头没尾的接了这么个电话,秦时鸥吓了一跳,问道:“打起来了?谁打起来了?动枪了没有?报警了没有?”

他的话又让那边的人迷茫起来:“为什么要报警?是你养殖场里的小鸡和小猪打起来了……就是你养的小动物打起来了!”

秦时鸥差点摔了手机,这算什么鸟事,就这种事还用的着给他打电话?小牲畜打个架算什么,让它们打就是了!

随便安抚了几句,秦时鸥就继续上场比赛了。

之前秦时鸥抢断得手,小休斯的叫声戛然而止,好像被人捏住了脖子一样。

底线发球,自然还是秦时鸥主攻。

在禁区持球在手,秦时鸥来了个旱地拔葱,双腿肌肉猛然爆发出强悍力量,如航天飞机般飞天而起又是一个暴扣!

在绝对的身体素质碾压下,小休斯一行人根本没机会,秦时鸥连连突破杀入内线,不是上篮就是扣篮,他们都来不及犯规,目送秦时鸥连进五个球……

最后一个球命中,秦时鸥对小休斯挑挑眉毛,故作无奈的说道:“伙计,求求你好好教训教训我,我最讨厌打球没有对手了。”

他以为小休斯会沮丧或者生气,结果这家伙反而特别兴奋,比赛结束,他一把拉住秦时鸥,叫道:“太好了,秦,没想到你球打的这么好。有了你,今年的夏季杯篮球邀请赛,我们告别镇肯定能进四强!”

“什么夏季杯?”秦时鸥问道。

小休斯随后给他解释了一下,所谓夏季杯篮球赛,就是拉布拉多-纽芬兰省官方组织的一场民间篮球赛,在本地很有影响力,每年八月份举行,以镇子为单位。

告别镇每年都参加,但他们实力不足,最好的战绩都没有进入过最后的十六强。

搞明白夏季杯只是业余比赛之后,秦时鸥摆摆手,牛气冲天的说道:“既然我来了,那还进什么最终四强?我们就是去拿冠军的!”

他生平第一次扣篮,而且屡屡上演暴扣,更将以前视为街球高手的小休斯打爆,如今信心不是一般的足。

后面也证实了这一点,依靠如此强悍的身体素质,他可以在场上碾压所有对手,只要给他配上两个人,那就随便开打,又是突破暴扣又是强打上篮,又是封盖又是抢断,打的对手们苦不堪言。

打了四五轮,秦时鸥一直带队在场,浑身大汗淋漓,那叫一个爽。

总统一号庞大的身躯掉过头,引擎轰然咆哮,飞一般的开了出去,在它后面,是大学生们的小巴车,慢慢悠悠。

大学生们羡慕的看着远去的豪华SUV,有人叹道:“学习再好也比不上有个好爹,看看这位渔场主,这么年轻就掌控一个渔场,开着豪车来打球,提雅那绿茶婊倒是好眼光……”

总统一号开回渔场,秦时鸥光着膀子将运动衣搭在肩膀上跳下车,几个注意到他的女生眼睛一下子亮了。

一米八五的身高在加拿大只能算是普通,可是秦时鸥身材比例非常好,虎背蜂腰、长臂长腿,胸肌健硕而不夸张,八块腹肌如磐石般坚实,配上因风吹日晒而变成古铜色的肌肤,看上去阳光而帅气。

秦时鸥和大学生们打了个招呼打算去洗澡,结果提雅对他说道:“你最好去看看你养的那些动物,它们打的很厉害……”

挠了挠头,秦时鸥就抓着衣服走向天然养殖场,那距离可不近,距离别墅在一公里之外。

在养殖场,秦时鸥看到了沙克和尼尔森,笑着问道:“你们在这里干嘛?想吃烤鸡或者烤乳猪吗?”

沙克无奈道:“你要是再不想办法,那现在能不能吃到烤鸡或者烤乳猪不好说,反正以后是吃不上了。”

秦时鸥走过去,看到这自然养殖场里混乱不堪,本来挺好的草场,现在被它们的屎尿搞得很肮脏,天气又热,这些东西一发酵,那酸爽,秦时鸥当时差点尿了。

此外,地面上有很多鸡毛、鸭毛,有几头小猪身上还鲜血淋漓,好像是什么东西咬破了一样。

鸡鸭分成几堆依偎在一起,有一只红冠子公鸡矗立在养殖场正中,扯着脖子、单脚独立,时不时‘咯咯’叫两声,看上去很是耀武扬威、不可一世。

怪异的是,虎子和豹子竟然都在养殖场里,两个家伙一左一右盯着那红冠子公鸡,注意力集中的很。

“怎么回事?”秦时鸥问道。

尼尔森介绍道:“该死的,这只公鸡不知道吃错了药还是怎么回事,四处欺负鸡鸭,后来不光是鸡鸭,它竟然去叮咬那几头猪,搞得鸡飞鸭跳,我们最后让虎子和豹子进去,才看住了这该死的公鸡。”

公鸡长得快,而且当初上飞机之前,秦时鸥怕它们扛不住,特意用海神能量改造过这些它们,这样它们长得更快了。

另外,在渔场这些鸡鸭吃的都是小鱼小虾和乌贼墨鱼之类,营养充沛的很,本来正常的说鸡鸭一个月就能长大,何况又是海神能量改造又是吃海鲜,这些鸡鸭自然长得更快了。

鸡鸭群里,长得最快的一些母鸡都有两三斤了,那公鸡也有两斤多,骨架子粗大、羽毛也很硬朗,肉没有多少,所以看上去体型比母鸡鸭子之类要大。

秦时鸥不知道厉害,看公鸡老实下来了,就叫出虎子和豹子离开。

结果才走出没几米,圈舍里传出了母鸡尖锐的叫声和鸭子的‘嘎嘎’声,他赶忙回去看,这才看到那公鸡竟然在追着鸡鸭一阵狠啄,一口下去就是羽毛纷飞,将母鸡和鸭子群追的无处可逃。

最倒霉的是那些猪,土猪长得慢,吃的还是水果、野草、大豆之类,不是饲料这种催肥性东西,这样长得更慢,和来时变化不大。

这样土猪与公鸡对阵,竟然占不到上风,其实土猪也不会惹那公鸡,是公鸡追着鸡鸭跑的时候有土猪挡路,就会被公鸡攻击。

“卧槽,这家伙很嚣张啊!”秦时鸥没办法,打开门进去想踹公鸡,结果公鸡回身扑棱翅膀直接飞了起来,又长又尖的喙抽冷子拧在了秦时鸥的腿上。

秦时鸥懵眼了,他没料到这公鸡竟然如此嚣张。

说时迟那时快,跟着跑进圈舍的虎子腾空跳起,一脑袋撞在公鸡身上将它撞开,这才解了秦时鸥的危局。

秦时鸥这下子不敢再小瞧这公鸡,心里暗恨当初怎么会在母鸡群里夹带了一只公鸡?他让沙克去找了一条废皮带,学老家的做法,想系住公鸡的腿把它绑在栅栏上。

这公鸡身手灵活,圈舍里面又脏的很,它左飞右跳,秦时鸥连它的鸡毛都碰不到。

最后还是虎子和豹子出动,老招数,虎子从正面追击,豹子从侧面驱赶,二者将公鸡驱逐到圈舍一角,扑上去才摁住了它。

秦时鸥抓住机会用皮带绑住鸡爪子,然后找了根结实的木杆系好,这次解决问题。

公鸡还不老实,嘴里‘咕咕’叫着,又是跳动又是扑棱翅膀想要甩开皮带,可哪有那么容易。

这下子母鸡和鸭子才安静下来,沙克给秦时鸥解释道:“这公鸡的野性很大,它应该是有很强的地盘意识,不想让母鸡和鸭子出现在自己的地盘上。”

“他妈的这东西太霸道了,这里都是老子的地盘,什么时候轮到它了?找个机会,等它再肥点了就烧了吃!”秦时鸥跺着脚说道,好好的球鞋,全是鸡屎猪尿之类,臭死人了。

沙克摆摆手道:“这可不行,BOSS,我建议你别这样,我看过了,这里二十多只鸡,只有一只公鸡,还得要它配种,否则这些鸡吃完就没有了。”

尼尔森不在乎的说道:“镇上有的是火鸡,肉还多,不知道BOSS干嘛要从家乡带这些鸡鸭过来。”

“味道不一样,等入秋了这些鸡养肥了,让你好好尝尝笨鸡的味道。”秦时鸥说道,想到高压锅炖鸡汤时候的香味,饥肠辘辘的他忍不住吞起了口水。

被拴住之后,这只公鸡终于老实了下来,它咕咕叫着最后找了个干净的地方蹲下身,似乎委屈的很。

秦时鸥看看圈舍的卫生,实在看不过去,说道:“找个时间,从树林那边的小溪引一条渠道过来,这样有了流水,圈舍能干净一些。”

沙克摇了摇头,道:“有点太远啊。”

当初为了防止树林里有野兽钻出来偷吃鸡鸭猪,所以圈舍选址故意隔着林子远了一些,而从山上流下来的那条河又是在树林里,这样开一条支脉确实费劲。

尼尔森出了个主意,道:“如果只是想要搞一条水渠通过圈舍,那我们不如在旁边打一口井,然后安装水泵,抽水来人工造一条小河。”

“水量能够吗?”秦时鸥问道。

尼尔森满腹信心的说道:“这个你放心,绝对够!加拿大是全球水资源最充沛的几个国家之一,而咱们告别岛四周都是海,里面还有一个沉宝湖,水源更足了。”

加拿大的水电都很便宜,当初乘坐飞机从空中飞过的时候,秦时鸥就发现几乎每个城市都亮了很多灯,好像不夜城一样。其实加拿大夜生活不算丰富,之所以亮这么多灯,就是电力过剩,故意亮着灯来消耗电量。

这一点和华夏又是两个极端,没办法,华夏人多资源少,加拿大则相反,水电资源充沛,人少,消耗也少。

秦时鸥衡量了一下,觉的这个办法真不错,道:“好,那明天开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