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0 码头开工

90.码头开工

之前和秦时鸥接洽过的马克思-韦尔上来和秦时鸥握了握手,道:“秦先生,很高兴再次见到您,也很高兴能获得您的信任,这里是设计图和合同,请您过目。”

秦时鸥接过公文包,打电话叫来奥尔巴赫,一个看设计图、一个看合同,迅速将这笔交易敲定了下来。

韦尔已经将草图发到他的邮箱了,秦时鸥感觉没问题,他让大脚雷耶克和沙克等人打听了一下行情,韦尔建筑团确实是业内良心,要价很实惠。

两个码头,一共是五百五十万,其中扩建二十米重力式码头到五十米是一百八十万,这还只是扩建,如果是从新修建,那没有三百万是拿不下来的。

五百米高桩码头的价格是三百七十万,这个价格是可以浮动的,从两百万一直到四百万,秦时鸥是选择全程用预应力混凝土管桩来做桩基,所以要贵一些。

重力式码头的扩建没有什么花哨,就是用岩石、沙子、混凝土和水泥来堆砌,完全是加元堆起来的。

韦尔将讲解的重点放在了高桩码头上:“预应力混凝土,我们将采用圆状和方桩相结合的模式,以六支管桩为一个组合,从浅至深一路打下去。”

“因为海水中有氯离子和其他腐蚀物,所以得用防腐蚀涂装管桩,口径从15-10一直到50-35不等,价格在后面有标准,都是每米的单价,您可以核算一下……”

“按照您的要求,为了保险起见,码头面要用双保险,那就是混凝土层和木板层结合的方式,第一次是木板层,很美观;下面是混凝土层,这样即使木板层万一破碎,也不会漏空……”

“根据工程检测,五百米高桩码头建成之后完全可以停靠八千吨巨轮,相对于您的渔场,我认为这个码头是足够用的了!”

“停不了万吨巨轮?”秦时鸥疑惑的问道。

韦尔解释道:“理论上没问题,可是您应该清楚,轮船尤其是货轮,一万吨是一个分水岭,这边是随便停靠的民用码头,那边就是需要政府批示和检测的商用码头了。”

“OK,那就这么着,价钱没问题,主要是建造的质量一定不能出问题。”秦时鸥说道。

即使是造价最低廉的高桩码头,那往海里延伸一米也得一万加元,这是行情价。

如果是重力码头,那可就爽了,百米之内往海里延伸一米得五万加元,百米以外造价立马提升五倍到十倍,因为重力码头就是人工造陆,光是沙石就得用多少?

之前电话沟通中,秦时鸥已经口头答应了这笔生意,所以这次韦尔过来的时候货轮上就搭载了建筑工具。

奥尔巴赫仔细的检查着合同,老头很认真,带着眼睛,身边放着电话,一边查看一边打电话和同行探讨。

更重要的设计书秦时鸥只看了半个小时,一份简简单单的合同奥尔巴赫却看了两个半小时!

这就是北美地区律师和会计为什么拿那么高薪水的原因,他们需要为自己的客户负责,只要是他们经手的合同和账单,就不能出问题。

等奥尔巴赫确认无误,秦时鸥就痛快付了一百五十万的订金,韦尔就要准备开工了。

秦时鸥希望码头快点建好,秋天的时候,他的渔场就可以往外出鱼了,那时候就得用到这些码头了。

他有信心,自己的渔场将变成整个纽芬兰海域最大的渔场,整个西加拿大的海鲜市场,都要被他统治!

现在渔场已经初成规模,招潮蟹、寄居蟹在海底漫游,大叶藻、巨藻和其他小藻类构成了基础食物带,墨鱼、鱿鱼藏身其中同时依靠它们为食,大西洋鲱鱼成群结队穿越其中,鲭鱼的身影也屡屡可见。

最后就是大量的鳕鱼,海神能量作用于海藻,然后进入了这些鱼类的体内,让鱼儿长得格外快,相信只要一年期,他的渔场就能出现一米长的鳕鱼!

此外,后期还要加入龙虾、鲍鱼、蚌类、鲔鱼、鲷鱼等物种,高级鱼种也有黄鳍鲔和蓝鳍金枪鱼等等,他的渔场最近还吸引了大量的鲑鱼、鳟鱼来到,物种多样性的构架已经起来了。

奥尔巴赫收拾了资料,秦时鸥突然说道:“嗨,老爹,你一直在帮我,好像我还没有给你付过薪水,我觉得这样很不对,所以,你可以说一下你的薪酬吗?”

奥尔巴赫笑了笑,道:“我向你爷爷发过誓,我会好好帮助你,只要你在为建设渔场而努力,那我就会陪在你身边做你的左右手。”

“但我总得为你付出点什么。”秦时鸥坚持道。

奥尔巴赫脱掉西服,挽起衬衣袖子道:“那就给我锄头,让我去菜田和小果园里去干一会,上帝,最近我的骨头生锈了,得干干活才行。”

秦时鸥摊开手,道:“你简直是我的天使!”

“是你的左右手。”奥尔巴赫笑道。

秦时鸥忍俊不禁,道:“你真的要做我的左右手?你知道我的左右手到了晚上,都会干什么吗?”

“对一个老头来说,你干什么我一点不关心。”奥尔巴赫气定神闲,很显然,老先生不像他的外表那样落伍,起码他也有一颗与时俱进的年轻的心。

海神能量改进过的生物就是强大,栽下没几天,菜苗都拔高了不少,芹菜苗色泽白绿,仿佛老坑翡翠,韭菜苗碧绿欲滴,蒜苗则生长的最好,不分季节的往外拔叶子。

奥尔巴赫过去看了看,叫道:“过来,小子,这才几天,菜地里怎么有虫子了?”

秦时鸥过去一看,还真是,菜地里出现了不少蝗虫,这些小东西都是从草地里跑过来的,看来它们也知道娇嫩的菜苗更好吃。

奥尔巴赫对这片菜园很上心,赶紧就去伸手抓蝗虫,可这些蝗虫大多比较小,不少只是幼虫,蹦蹦跳跳的根本抓不干净。

偏偏,就这些小虫子最嚣张,它们专门啃菜鸟的嫩叶,韭菜苗和蒜苗还好,味道偏辣它们不吃,可是芹菜苗就有点遭殃了,还有正在往外探头的黄瓜苗、豆角和茄子等等。

秦时鸥有点没辙,但突然想起圈舍里的鸡鸭,现在圈舍里面还放入了鸡圈、猪窝之类,可以防风雨雪,晚上鸡鸭猪都会钻到自己窝里,白天才会出来疯。

通了水渠之后,这些鸡鸭猪可乐呵了,尤其是鸭子,天天泡在水里,偶尔有些小鱼顺着水流进入圈舍,鸭子和鸡立马就将之赶尽杀绝。

秦时鸥将小母鸡们提了出来,那只被拴着脚的小公鸡也‘咯咯’的叫了起来,秦时鸥看它更精神,便也拉了出来,好像遛狗一样,将这些鸡都用布条绑了起来,带入菜田里。

看到蝗虫,这些鸡顿时亢奋了。

圈舍里面虽然有鱼,可那是鸭子的最爱,小鸡不怎么感兴趣,蝗虫和青虫才是它们的菜。

奥尔巴赫有些担心,问道:“它们会不会啄坏菜苗?”

秦时鸥很有信心,道:“只要有虫子,它们就不会啄菜苗,何况我们两个不是可以监督它们吗?一天杀它一遍,我就不信这里能有多少虫子。”

沙克、海怪和尼尔森出海巡视了一圈,回来看到秦时鸥前者一群鸡在菜园里溜达就笑了起来:“嗨,BOSS,你在溜鸡吗?”

秦时鸥也笑,然后两分钟后,沙克、海怪和尼尔森一人手里牵着五只小鸡,开始跟在后面在菜田里巡视。

韦尔有问题来商讨,看到一行人手里扯着小鸡在菜田里逛游顿时懵了,疑问道:“你们、你们这是什么活动吗?伙计们,我有点搞不懂了。”

秦时鸥道:“哦,我的几个伙计喜欢溜鸡,据说可以陶冶情操,我是来试试,结果感觉还不错。”

韦尔一脸疑惑,问道:“是吗?这可真是稀奇。”

秦时鸥示意他上来试试,道:“很棒的,来吧,我借你玩一会。”

韦尔犹豫了一下,就点头道:“好啊,我来试试,正好最近我的工作压力也比较大。”

秦时鸥将布条塞给韦尔,然后脚底生风,带着虎子和豹子直奔沙滩去晒太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