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93 豪爽的渔场主

93.豪爽的渔场主

大菱鲆和皇后蟹是今天的主菜。

两条大菱鲆,一条秦时鸥做了油泼,他把鱼收拾好后在背上划了几刀放上葱片、姜片来去腥,当然,还要撒上料酒和胡椒粉。

这边腌着鱼,那边就用蒸锅加水烧开,之后将鱼放上笼,大火蒸上个10分钟,然后取出来把蒸出的水倒掉,去除之前塞进去的葱姜蒜之类,放入大盘子中。

趁着鱼热,秦时鸥将切好的葱丝和香菜铺在了鱼身上,最后将用酱油、醋、耗油和蒸鱼豉油混合而成的酱汁倒在鱼身上,这道菜就出炉了。

这种油泼大菱鲆,也可以说是清蒸大菱鲆,是最常用的做法,因为这种鱼的鱼肉特别鲜美,清蒸可以最好的保留鱼肉的鲜味,用油泼了则可以增加香味,这样做出来的鱼就很美味了。

另一条则做了烤鱼,在烧烤之前,需要在鱼身上抹一层橄榄油,这样可以锁住鱼肉中的水分,烧烤的时候不断刷油往上,最后烤熟之后鱼肉必须还是雪白色的。

沙克是烧烤好手,一条大菱鲆在他手里飞快翻滚,最后上了桌,用刀子切开之后,鱼肉果然从里到外都如嫩豆腐一样雪白。

“好手艺,伙计!”韦尔和沙克击掌夸赞道。

码头的建设可是大工程,韦尔带了一支工程队过来,足足有六十个人,秦时鸥将他们全部留下了,不过不可能每一桌都是他们这样的菜。

他从希克森老爹的饭馆订好了菜,老头子整个傍晚都在帮他忙活,沙滩上一共开了六桌,大块的烤肉、大瓶的啤酒,工人们吹着海风享受着冰镇啤酒和美味海鲜,舒爽无比。

大菱鲆虽然只有两条,可是雪蟹却足够,十多斤的大螃蟹每个桌子都放了一只,通红的蒸螃蟹一上桌,就响起了欢呼声。

皇后蟹不是大路货,听名字就知道价格不会低,一只十多斤的皇后蟹至少要一百元到一百五十元。

至于大菱鲆,那价格更贵,这种大鱼在海鲜市场价格也得卖到三十加元一斤。

秦时鸥那一桌是他和渔场三干将、奥尔巴赫等人,另外就是韦尔和建筑团的五个队长,当然,熊大和虎子、豹子都坐在秦时鸥身边,规规矩矩,好像三个孩子。

除了秦时鸥和奥尔巴赫,其他人都是一人一杯冰镇啤酒,休斯送来了十个酒桶,这可是足足五百斤的啤酒。

快要吃饭了,韦尔站起来吼道:“兄弟们,安静点,让秦给我们说几句!我们得感谢他,他为我们提供了一笔大生意,还请我们享受海鲜大餐!”

“秦,谢谢你!”工人们诚心诚意的说道,码头改造工作起码要一个月,这样他们这个月可以拿满薪和奖金了,在经济低迷的加拿大,这不容易。

秦时鸥举着酒杯站起来,他向着四面做了个敬酒的姿势,然后高声道:“我要说的是,伙计们,开饭!伙计们,开吃,开喝!吃的开心,喝的开心!”

工人们笑了起来,跟着叫道:“好的,吃的开心,喝得开心!”

坐下之后,秦时鸥先撕了一块烧烤大菱鲆吃,这鱼他在国内就久仰大名,叫做多宝鱼,价格昂贵,只听说过没吃过,如今终于可以放开吃了。

不愧是‘最美味的比目鱼’,烧烤的大菱鲆一点不柴,这肉一咀嚼,就有美味的肉汁喷溅了出来,海鲜独有的鲜香味在口腔中爆开,让人一下子食欲大开。

“我要尝尝咱们渔场的鳕鱼。”沙克笑道,他用刀叉切开,放入嘴中咀嚼了几口,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顾不得鱼肉还没吞下去,他对秦时鸥叫道,“BOSS,快尝尝,上帝,我从没吃过这么棒的鳕鱼!”

秦时鸥以为他的意思是说自己渔场的鱼就是好吃,便切了一块在嘴里,点头道:“确实好吃……”

说着话咀嚼着鱼肉,秦时鸥一下子察觉到了不同,来到告别岛他可没少吃鳕鱼,鳕鱼的肉其实是有些涩的,这是大鱼的通病。

如果大鱼的肉也能娇嫩如豆腐,那就不会是这么个价格了,蓝鳍金枪鱼为什么能卖一千美元一公斤?还不是它的鱼肉最娇嫩?

可是秦时鸥现在吃着鳕鱼的肉,他感觉这鱼肉当真是鲜美又娇嫩,在嘴里轻轻咀嚼几下鱼肉就黏了,味道很香,没有鱼的腥味。

另外,这鱼肉特别入味,这道菜是香煎鳕鱼,最后是浇了柠檬汁的,结果淡淡的柠檬汁贯穿全程,简直妙不可言。

“怎么会这样?”秦时鸥皱眉问道,他猜到了原因,那就是这鳕鱼是海神能量改善之后,鱼肉变得娇嫩无比,等于这鱼的品系改善了。

海怪、奥尔巴赫和尼尔森看两人样子不似作假,也纷纷将刀叉伸向了面前有鳕鱼的菜。

不管是烧烤、清蒸还是炖煮鳕鱼,三人吃到嘴里之后脸上同样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我没吃过这样美味的鳕鱼,伙计们,我从没吃过!”尼尔森难以置信的叫道。

海怪狂点头,奥尔巴赫则似乎陷入回忆之中,最后他饶有深意的看了秦时鸥一眼,道:“这可能和做菜人的技术有关,我以前吃秦洪德先生做的鳕鱼,也是这么娇嫩美味!”

他这是告诉秦时鸥,以前他爷爷管理渔场的时候,鳕鱼也是类似的品种。

不过,很显然老头子没有将这种变异鳕鱼暴露在市场上,这和老一辈华人的性格有关,藏拙才是王道,财不露白啊。

韦尔品尝之后也狂竖大拇指,他对秦时鸥夸奖道:“秦,我敢打赌,如果你不做渔场主而是去开餐厅,那你的餐厅一定是纽芬兰第一!顾客会把你的门挤破的!”

秦时鸥低调的笑着,学习爷爷开始藏拙,一个劲的招呼众人:“吃吃吃,喝喝喝,管他好吃不好吃,大家喜欢就好,使劲吃啊!”

嘴里这么说着,秦时鸥开始考虑了,这鳕鱼质量一改善,味道变得如此鲜美,肯定不能当普通鱼来卖了。

另外,渔场所有鱼几乎都受过海神能量的改善,只是能量多少而已,估计他这里的鳕鱼会比其他渔场出来的都要鲜嫩看,这样他是不是要搞个特供,联系欧美日韩和华夏的顶级食府进行特供。

秦时鸥将两个鳕鱼头分开,一个给了熊大,另一个给虎子和豹子分开。

熊大抱着鱼头张开大嘴开始‘嘎嘣嘎嘣’的啃了起来,它也不怕被鱼刺刺破嘴巴,当然,熊嘴的黏膜坚韧的很,生吃都不怕鱼刺。

虎子和豹子吃的就很谨慎了,虽然这鳕鱼头味美无比,两个小家伙还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啃着——它们以前被卡过了,有了教训就有了经验。

夕阳西下,渔场的海面被照成了橘红色,秦时鸥醉醺醺的看着柔和的海面,心里特别平静,好像灵魂已经先于肉体得到了洗礼。

韦尔坐在他旁边羡慕道:“秦,你这里就像是伊甸园一样,你和你的伙计们不受世俗那些该死的事情叨扰,不用担心房价跌涨、不用考虑明天物价怎么变化,这样的生活简直太令人羡慕了。”

秦时鸥笑道:“是的,我很满足现在的生活,以前我在华夏的时候,每天为了生存而不得不去挤公交、争分夺秒的吃饭和睡觉,那时候生活就像是打仗,生存就是单纯为了活着,没有一点的乐趣。”

说着,他站起来用手机拍了一张照片传到QQ空间,在旁边备注了一句话:从今天开始,面朝大海,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