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渔场

100 一家人

100.一家人

有部分读者感觉最近一段比较毒,只能说我这个剧情没有设计好,如果不喜欢,希望喜欢渔场的朋友跳过这一段,这样我酌情削减了相关情节,重点还是渔场相关内容,而且我相信后面写的会更精彩,当然,如果要弃书,那弹壳也只能说遗憾,弹壳可以拍着良心说,我很珍惜每一位读者,暂时就这样,看到大家看的不爽,我也挺难受的。另,感谢天空的伙伴、地球ㄨ我错了、你看到的我是黑色的、补天心、xiaotang等兄弟姐妹的打赏,感谢在这个特殊时刻,这些朋友来雪中送炭,非常感谢各位支持!****

“这件衣服不错,雪莉,适合你,买了。”

“这件裙子挺漂亮的,雪莉,你喜欢吗?买了。”

“戈登,试试这双登山鞋,舒服吗?买了。”

“米歇尔,换上T恤我看看,好的,不错,买了。”

“鲍里斯,你适合那套牛仔服,来,穿上,看看,多帅气,买了!”

“……”

秦时鸥其实是不耐烦逛街的,哪怕是和薇妮在一起他都觉得逛街有些无聊,以前没钱的时候,倒是喜欢四处看看,现在钱够用了,反而不喜欢四处逛了。

反正东西都买的起,逛了也只是让自己越来越缺少念想。

四个孩子跟着秦时鸥逛的眼花缭乱,进的商店不多,看的衣服也不多,小镇而已,而且还是经济落后的小镇。

可是,买的东西多啊,几乎只要是秦时鸥觉得合适四人的,那就买,银行卡‘哗哗’的刷着,让四个孩子胆颤心惊。

“秦,他们是谁?是你的孩子吗?”不断有认识秦时鸥的人问道。

秦时鸥回答道:“不,当然不是我的孩子,他们是我的小伙伴,以后会住在我的渔场里。”

买好了衣服,秦时鸥带着孩子们去了家私专卖商场,里面到处都是沙发、椅子、床之类。

“喜欢什么样式的床?去选吧。”秦时鸥笑道,他将老板杰里悄悄拉到身边,低声叮嘱,“伙计,把价格标签先撤掉,别让孩子们看到。”

没有了标签,就是人工报价,杰里按照秦时鸥的吩咐随意报低价,四个孩子没了心理压力,就按照爱好来买了。

雪莉买的是一个粉刷成粉红色的床,戈登买了一张可以折叠的军用床,米歇尔要的那张床的床头带有书柜和书架,鲍里斯则买了一张上下床。

不过,他们买的都是单人床,因为单人床比双人床肯定便宜。

秦时鸥付账的时候看到鲍里斯那张好像大学时代的上下铺铁床惊呆了,问道:“伙计,这是什么意思?”

鲍里斯挠挠头,憨笑道:“如果谁一个人睡不惯,我可以让他到我的房间来睡。”

杰里收了钱就让伙计们装车,他负责送去渔场。

被褥、枕头、枕巾和床单之类,挑选起来就麻烦了,挑选被子的时候,秦时鸥带他们看的都是太空被,雪莉抱起来,惊讶道:“这被子怎么这么轻呢?”

秦时鸥柔和的给了她一个脑崩,道:“太重会让你们做噩梦的。”

“你们喜欢什么电脑?镇上估计没有那么多牌子,走吧,回家去亚马逊买。”秦时鸥抱着被褥放在后备箱,然后问道。

四个孩子彼此对视一眼,不好意思的说道:“我们都不懂电脑,就不用买了,而且今天花了这么多钱。”

秦时鸥笑道:“这些你们别担心,既然你们以前没用过电脑,那就是没有自己喜欢的电脑咯?不知道该买什么电脑,那就买苹果吧。”

这是苹果在加拿大销售时候的广告语:若你不知道该买什么品牌的电脑,那请选择苹果。

“苹果?苹果不是吃的吗?”戈登问道。

米歇尔翻了个白眼,道:“你真无知,戈登,苹果是电子品牌,它的电脑和手机在同行业市场占据比都超过了百分之二十五!”

最后,秦时鸥带他们去休斯便利店买牙膏牙刷、洗发剂、沐浴露之类的生活物资,准备走的时候,秦时鸥挑了一个墨镜给鲍里斯戴上,点点头道:“嗯,更有职业车手的感觉了。”

鲍里斯笑着挠挠头,他去镜子前沾沾自喜的看了看,摘下来小心翼翼的放好,拍了拍裤兜道:“我会戴着它拿一个F1冠军的。”

晚上,秦时鸥特意带着奥尔巴赫、沙克、海怪、尼尔森和四个孩子去了希克森老爹的饭馆吃饭,让他们彼此熟悉一下。

四个孩子第一次以顾客的身份坐进餐厅,路上戈登就问道:“秦,我们可以自己点菜吗?那里有汉堡吗?如果我们想喝饮料,是自己去买还是让服务员买?”

秦时鸥以前以为美国、加拿大这种发达国家的孩子,肯定见多识广,肯德基麦当劳吃到腻那种。现在才知道,发达国家的社会发展也是畸形的,像这些孤儿或者贫民窟里的孩子,他们见识的东西,还比不上华夏穷人家庭的孩子,他们的家庭是真正的赤贫。

这让他想起高中时候看的一篇报道,当时杰梅因-奥尼尔(步行者球队中锋)在NBA正火,《灌篮》杂志对他做了个专访。

这位当时身价过亿的球星回忆说,他第一次进餐馆是15岁的时候,高中篮球教练请他去吃饭,而他第一次穿上新篮球鞋也是15岁,当时他带领他的高中打进了州级联赛的总决赛,学校奖给他的一双乔丹球鞋。

【报道和事迹都真实的,北美贫民窟里的孩子生活极其悲惨。】

金黄的煎鲑鱼、洒上了番茄酱的鳕鱼片、现烤出来的巧克力甜甜圈、烤成酱红色的烧乳猪、雪白的枫糖拌冰酸奶,还有现烤小牛排、软软的舌头鱼、火红的姜汁螃蟹和大龙虾,一系列美味佳肴早已准备好。

吃着希克森老爹的拿手招牌菜,喝着鲜榨的水果汁,四个孩子满足的一塌糊涂。

为了避免氛围沉闷,秦时鸥开始就说道:“嗨,小伙子们,来给我讲一下你们加拿大的风土人情,你们一定去过很多地方,是吗?很可怜,我来到加拿大后一直宅在这里,还没出去过呢。”

一听这个话题,四个孩子都精神抖擞起来,戈登照例抢答:“那我们就从小瀑布城开始说起吧……”

这样,秦时鸥将话题放在了他们以前的游历中,让他们做了话题的核心,孩子们感受不到鄙夷和歧视,分享着他们艰苦但如今回忆起来也很欢乐的流浪旅程,让饭桌氛围变得更火热了。

奥尔巴赫对秦时鸥眨眨眼,后者耸耸肩,表示一切小意思。

吃了晚饭,秦时鸥将他们带回别墅,别墅有八个卧室,一楼有两个超大卧室,面积超过八十平,二楼则有六个卧室,秦时鸥住了一个,有一个是薇妮住过的客房,这样正好剩下对称的四个。

卧室白天的时候已经收拾出来了,只是里面家具还少,只有床和椅子、沙发之类。

秦时鸥说道:“等我们从圣约翰斯订一点东西,你们喜欢看电视,就在房间里装上电视,喜欢唱歌,就安装一个室内卡拉OK,喜欢看书我给你们做一个小书房,好吗?”

四个孩子的眼睛瞪得雪亮,不断的发出‘真的吗’、‘能吗’、‘可以吗’之类的询问。

虎子和豹子摇着尾巴跟在他们后面,熊大不死心,途中还想吓唬几个人,秦时鸥抓着打了它屁股几下,它就老实下来,抱着一根咬胶拼命的啃。

“这不是小虎和小豹的东西吗?”雪莉好奇的问道,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四个孩子名为虎子和豹子名字的含义后,称为为小老虎和小豹子。

虎子和豹子不满的看着熊大,后者不在乎,哼哧哼哧吃的开心,对这吃货来说,没有好吃不好吃,只有能吃不能吃。

“OK,晚安,帅哥美女们,明天见。”秦时鸥最后将他们送进房间。

最后关上戈登的门,雪莉的门却打开了,少女忧心忡忡的看着秦时鸥,问道:“秦,这会不会是一个梦?明天梦醒了,我们发现自己还在街头或者草堆里?”

秦时鸥拥抱住她,柔声道:“即使这是梦,也会一直做到你们失去意识的那一天,去睡吧,以后会越来越好的。”